第726章 丢人丢到国联-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726章 丢人丢到国联



    无论赛红拂内心有多火热,今晚都注定要独守空房了。

    因为徐锐跟切列夫、史迪威的长谈一直持续到了第二天的黎明时分,要不是因为天亮之后还要急行军,切列夫和史迪威没准还会把这场谈话继续下去,因为他们发现跟徐锐的交流真的超乎想象,而且获益良多。

    徐锐对于国际政治、经济、军事的许多观点,犀利又新颖,尤其是徐锐对于未来世界格局的大胆预测,更令切列夫还有史迪威心潮澎湃。

    徐锐竟然敢于断言,德国将肯定发动统一欧洲的战争,而且时间就在一两年内,届时英法两国将会不可避免的对德国宣战,以英法两国对德国宣战为标志,第二次世界大战将正式爆发,紧接着,苏联和美国也将会卷入到第二次世界大界。

    徐锐更大胆的推断,德军将会对苏联发动大规模的坦克集群闪击战,而日本海军也将在太平洋战场对美国的太平洋舰队发动突袭,由于准备不足,苏联和美国在战争前期,都将遭受巨大的损失,苏联武装力量的损失将超乎想象!

    因为古德里安将在苏德战争中,实践大毛奇的坦克集群闪击战理论。

    而苏德战争的最终结果也证明,在平原地形,坦克集群闪击战是高效且致命的!

    不过美国、苏联都拥有极其强大的工业基础,所以随着战争的深入,苏联和美国将陆续赢得战场主动,并向以德意日为首的轴心国集团发动反攻,并最终胜出,赢得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苏联和美国将取代当今的世界霸主英国,成为新一代世界霸主。

    切列夫和史迪威都被徐锐的这番描述讲解得心惊肉跳,不过两人都必须得承认,徐锐的分析丝丝入扣,推断入情入理,从目前的局势看,徐锐描述的这种局面,出现的可能性是非常高的,尤其是苏联,其实一直在准备对德作战。

    同时切列夫也必须得承认,苏联红军确实存在战术僵化的痼疾。

    三人正说话之间,王沪生又一次走进来催促:“老徐,该上路了。”

    “知道了,就好。”徐锐挥挥手,又对切列夫和史迪威两人说道,“切列夫先生,史迪威将军,并非吓唬你们,苏联和美国或许会取得这场大战的最终胜利,不过你们两国都将付出难以想象的人员牺牲,所以,我有个更好的建议。”

    切列夫和史迪威对视一眼,说道:“愿闻其详。”

    徐锐说道:“美苏两国要想赢得战争,将要付出超乎想象的巨大人员牺牲,然而我们中国却拥有近乎永不枯竭的兵源,所以我建议你们回国之后,向各自政府提建议,加大对于我们中国的援助,我们中国别的不多,就是人多!”

    “当然。”切列夫说道,“回国之后我就会跟斯大林同志提建议。”

    史迪威也说道:“眼下我们美国仍旧是孤立主义当道,所以我无法给予徐司令确定的答复,但是我能保证,回国后一定全力游说众参两院的议员,我也期望着,美国国会能够尽快通过租界法案,给予国民政府更多的军事援助。”

    “国民政府?”徐锐微笑着说,“史迪威将军,请恕我直言,国民政府就是一个无底黑洞,无论你们美国提供再多的经援,恐怕也是没什么大用,还有切列夫先生,你也是驻华公使,对于国民政府的种种**想必也是非常清楚吧?”

    切列夫和史迪威便立刻沉默了,因为徐锐说的是实话。

    国民政府虽然从成立至今不过短短的二十七年,但各个官僚机构的贪腐现象却要比西方国家严重得多,尤其是在现在这样的国难当头,广大富人阶层以及官僚集团,居然仍有心思躲在大后方醉生梦死,这实在是让人无法理解。

    徐锐又接着说道:“史迪威将军,切列夫先生,我郑重的向你们提建议,希望你们在回国前抽时间去趟延安,全方位近距离的接触一下我们**,我坚信,等你们离开延安之后就会对中国的局势有一个全新的理解。”

    经过整整一晚上的铺垫,徐锐终于亮出了最终的意图。

    徐锐的最终意图,还是要替**争取美国、苏联的援助,尤其是美援。

    说不自量力也好,说厚颜无耻也罢,为了国家以及民族,徐锐不在乎。

    既然美国想要利用中国,中国为什么就不能够利用美国?国与国之间从来只有利益,从来就没有所谓的真正的友谊。

    美国提供援助给予中国,并不是出于友谊,更非出于人道主义,而是为了本国利益,是为了让中国拖住更多的日军,减轻美军在太平洋战场的压力,所以,我们可以对美国的援助心存感激,但是没必要背负上道德枷锁。

    何况,这些援助从来就不是免费的,是要偿还的!

    当然,徐锐并不会天真的以为,仅凭他的一番话,就能影响到切列夫和史迪威两人的观点,退一步讲,就算真的切变了切列夫还有史迪威的观念,这两位只怕也无力改变苏联政府及美国政府的对华政策,因为他们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人物。

    不过,还是那句话,哪怕只有万分之一机会,徐锐也愿意付出一万分的努力!

    这时候,王沪生第三次走进了徐锐的帐篷,说道:“老徐,你们怎么还说个不停?”

    “好了,好了,这就好。”徐锐顺势站起身,对切列夫和史迪威说,“切列夫先生,史迪威将军,反正你们一时半会也不会离开大梅山,那今天咱们就先说到这,等回家之后,咱们再深入详细的畅谈,好不好?”

    切列夫、史迪威欣然应允。

    史迪威边收拾东西边说道:“徐司令,能不能借你们的电台用一下。”

    切列夫也说道:“徐司令,我也想借你们的电台,给国内发个电报。”

    徐锐大抵能够猜到两人为什么借电台,无非是要向国内报告九江之战的详情而已,昨天晚上,徐锐把他带着川军第七九九团残部,先后三次攻占九江的过程原原本本的说了,听的切列夫和史迪威是咋舌不已。

    当下徐锐说道:“行啊。”

    史迪威两人便同声道谢。

    (分割线)

    当天上午,史迪威和切列夫的电报便分别传到了美国和苏联国内,接着便在美联社和塔斯社公诸于众,并配发了评论员文章,这一近乎教科书般的经典战例,甫一公布便立刻在世界范围内引发了轩然大波。

    正在日内瓦万国宫召开大会的国联也受到了波及。

    当时国联正召开大会,讨论的议题是,国民政府请求国联出面调停中日战争。

    说起来这真的是讽刺,从九一八开始,中日战争全面爆发已经历时七年之久,从七七芦沟桥事变开始,中日之间也已经打了一年,并且大半个中国已经沦陷,广袤国土几乎已经被战火烧得通红,包括中国**在内,中国的许多民主党派都已经对日本宣战,可是作为执政党的****以及***领导下的国民政府,却居然至今还没有对日本宣战,还在谋求国联的出面调停,这也算是世界史上一大奇观了。

    陈述阶段,中国代表一如既往大打悲情牌,以博取西方同情。

    而日本代表则是一如既往的强硬,声称中日间的纷争理应由中日双边解决,域外的国家不应插手其中(大家是不是觉得这说词很眼熟?是的没错,这个也是当今中国,对南海仲裁案的官方表态,三十年风水轮流转,如今到我家了,当然南海是中国固有领土,中国绝没有侵略任何国家,这点跟小日本不同)。

    日本驻国联代表犬养三郎,当着五十多个成员国代表的面无比蛮横的说道:“我认为有必要再次重申,大日本皇军在中国地面的军事行动,并不是侵略,而只是为了解放中国四万万的贫苦百姓,使之免于遭受**的国民政府的盘剥压迫。”

    停顿了下,犬养三郎又说:“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大日本皇军在中国的行动,受到了全中国贫苦百姓的鼎力支持,皇军所到之处,当地的百姓无不壶浆掸食、以迎王师,摆在诸位面前的照片就是最大证明。”

    说完,犬养三郎就拿起了面前的照片。

    这些照片,都是各地伪政府强迫当地百姓配合日军摆脱的,内容虽不尽相同,表达的意思却只有一个,就是中日亲善。

    最后,犬养三郎得意的说:“正是因为得到了老百姓的支持,大日本皇军才能够屡战屡胜,所向披靡,所谓正义之师,无往不利,说的就是这么个道理。”

    然而话音才落,塔斯社和美联社的通讯稿就传到了万国宫会场。

    当场听完美联社的通讯稿,中国驻国联代表郭泰祺顿感扬眉吐气,对犬养三郎说道:“正所谓正义之师,无往不利,这话我也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