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8章 雌雄双煞-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728章 雌雄双煞



    从皇居出来,闲院宫载仁和寺内寿一一合计,都认为招降徐锐这件事,非土肥原贤二这个“东方劳伦斯”莫属。

    土肥原贤二,绝对算得上日本情报界的翘楚。

    炸死张作霖的皇姑屯事件是土肥原贤二一手策划的,把清废帝溥仪从天津静园偷偷接到旅顺并一手策划建立伪满洲国的也是土肥原贤二,策划并建立冀东防共自治政府的幕后人物还是土肥原贤二,甚至南京维新政府的成立也跟土肥原贤二有很大的关联。

    如果说,日本还有一个人可以出面去招降徐锐,这人一定就是土肥原。

    “就是土肥原贤二了!”闲院宫载仁说,“他是招降徐锐的最合适人选。”

    “殿下所言极是。”寺内寿一顿首说道,“这种事情,原本就是土肥原贤二的专长,招降徐锐的事交给他,最是合适不过。”

    “哟西。”闲院宫载仁说道,“那就给上海的土肥原机关致电吧。”

    “哈依。”寺内寿一一顿首。

    (分割线)

    日军大本营的电令很快就到了上海,并呈送到土肥原贤二的办公桌上,此时的土肥原贤二,正在为如何请吴佩孚出山而伤脑筋。

    这个时候,汪精卫还没有叛变投敌,组建以汪精卫为首的南京伪政府,自然更是没影的事,但是为了缓解来自西方列强的压力,将华北、南京以及冀东的伪政府纠合在一起,组建一个至少形式上统一的中央政府却是势在必行的。

    所以,土肥原贤二就想到从下野的旧军阀中找出一个名望还算服众的,找来找去,土肥原贤二就找吴佩孚,在所有下野的旧军阀中,吴佩孚还算是一个有声望的,由吴佩孚挑头组建统一的中央政府,可说是阻力最小的。

    但是让土肥原贤二郁闷的是,吴佩孚居然不肯出山。

    几个月来,土肥原贤二是把各种手段都用尽,金钱、美色、威逼利诱,能用到的,能想到的全都用了,可吴佩孚硬是油盐不进,始终不肯点头!以至于土肥原贤二恼羞成怒,动了暗杀吴佩孚的念头,不过还没付诸实施。

    这倒不是因为土肥原贤二心慈手软,而是土肥原贤二还不肯承认失败,还没有对吴佩孚彻底死心,土肥原贤二还想再尝试一次,如果这次还是不能够请出吴佩孚,那土肥原贤二就彻底死心,就会毫不犹豫的铲除吴佩孚。

    然而,就在土肥原贤二准备再次动身前往北平时,大本营的电令到了。

    纳尼?招降大梅山独立团团长徐锐?一个小团长?也要由我亲自出面?看完电报,土肥原贤二险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土肥原贤二可是东方劳伦斯,可是大日本帝国情报界的扛鼎人物,却让他去招降区区一个团长?

    虽然这个团长打了不少胜仗,而且给日军造成了不小的威胁,但是团长就是团长,让他堂堂一个中将机关长去招降一个小团长,土肥原贤二认为是侮辱!有那么一瞬间,土肥原贤二甚至萌生出质询大本营的念头,你们究竟有没搞错?

    不过最终,土肥原贤二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之后,土肥原贤让他的副官调来了所有关于徐锐的战报。

    土肥原机关的官方名称,是对华特别委员会,由陆军、海军以及外务省分别抽调要员共同组建而成,因为总负责人是土肥原,所以叫土肥原机关,作为这样一个机构,侵华日军各部队的战报当然是有资格抄录存档的。

    但是土肥原贤二并没有详细的读过这些战报。

    正所谓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土肥原贤二的精力毕竟是有限的,他自己份内的工作都还忙不过来呢,又哪有多余精力过问不相干的事情?所以,土肥原贤二只是听说过徐锐,但是对徐锐的具体战绩并不怎么清楚。

    土肥原贤二只知日军在徐锐手下吃了不少亏。

    但是,当副官将所有关于徐锐的战报都呈送到案头,当土肥原贤二认真阅读了这厚厚确摞战报后,对整件事的态度就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逆转!徐锐具体打了哪些胜仗,又消灭了多少日军,这就先不说了,单单是栽在徐锐手下的这份长长的将官名单,就足够让土肥原贤二感到触目惊心的了!

    立花庆雄少将,阵亡;

    羽村秀一少将,阵亡;

    川口平次少将,阵亡;

    安达僚太少将,阵亡;

    坂井德太郎少将,阵亡;

    牛岛满少将,阵亡;

    龟田英一少将,阵亡;

    冈田资少将,被俘遭羁压;

    濑谷启少将,被俘遭羁压;

    重藤千秋少将,被俘遭羁压;

    稻叶四郎中将,被俘遭羁压;

    冈村宁次中将,遇刺身亡;

    伏见宫俊彦中将,遇刺身亡;

    小猪义男中将,剖腹自杀;

    杉山元大将,剖腹自杀;

    田俊六大将,忧愤而死。

    看着这长长的一串将官名单,土肥原贤二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徐锐虽然只是一个团长,可是他的战绩却已经远远超过那些师长、军长、集团军司令甚至战区总司令了!因为除了徐锐,整个国民军再没人有如此显赫战绩!单从这点看,此人就完全配得上他土肥原贤二出马了。

    话又说回来,如果真能够像当初招降马占山一样,将徐锐也招降到南京维新政府的阵营中来,那对于整个中日战争局面的影响将是决定性的,现在的徐锐,不啻于是中国主战派的一面高扬的旗帜,如果这面旗帜倒了,中国的主战派必将一泄千里。

    “哟西,天皇陛下真是深谋远虑。”土肥原贤二自言自语了一句,然后按下召唤铃将副官叫了进来,吩咐副官说:“你马上去把川岛大佐找来。”

    “哈依。”副官一顿首,转身去了。

    目送副官的身影远去,土肥原贤二的那对标志性的小眼睛却眯了起来。

    当初招降马占山之时,土肥原贤二可是亲自去的,不过时移势易,以眼下局势,土肥原贤二却绝不会随随便便动身去大梅山,毕竟当初马占山乃是孤军作战,眼下的徐锐,却是背靠整个中国,他要真去了,保不准就是有去无回之旅。

    所以说,在与徐锐直接接触之前,还得先派个人去探探徐锐口风。

    转念间,土肥原贤二就想到了他的最佳搭档川岛芳子,川岛芳子跟土肥原贤二是日本情报界的雌雄双煞,如果说土肥原贤二是东方劳伦斯,那川岛芳子就是东方的玛塔哈莉,这两个王牌特工双剑合璧,很是干成了不少大事。

    比如皇姑屯事件,又比如扶持伪满洲国,川岛芳子都有参与,上海一二八事件更是川岛芳子所一手炮制,借用土肥原贤二的话来讲,川岛芳子就好比他手中一把锋利的军刀,刀锋所向,无往不利,就没川岛芳子办不成的事。

    土肥原贤二坚信,川岛芳子是跟徐锐接触的最佳人选。

    首先川岛芳子是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个很漂亮的美人,根据特高课所提供的情报,徐锐似乎是一个风流种子,只要徐锐有寡人之疾,他就绝对无法抵挡川岛芳子的妖艳风情,要知道在整个上海滩,川岛芳子都是有名的名媛,当然,川岛芳子在人前的公开身份乃是前清肃亲王的十四格格,而非日本特务机关的间谍。

    其次川岛芳子还是中国人,乃是前清肃亲王的十四女。

    有这两重身份在,既便是徐锐不肯投降,也不太可能伤害川岛芳子。

    不过土肥原贤二等到中午,都没等到川岛芳子,因为川岛芳子去沪江的跑马场参加马术比赛了,川岛芳子虽然是女人,却酷爱马术、击剑、射击等激烈的运动,而且自幼受到养父川岛浪速的严格训练,身手十分了得。

    一直到傍晚时分,川岛芳子终于穿着一身骑装,进了土肥原办公室。

    川岛芳子一进门,土肥原贤二就吩咐副官出去,还让把房门给带上,并且特别叮嘱,接下来他有重要的事情跟川岛大佐商谈,没有十万火急之事不要来打扰他,副官哈依一声,转身出门,又把办公室的门给轻轻移拢。

    房门才刚刚关上,土肥原贤二就迫不及待的抱住了川岛芳子,一边把脸伸到川岛芳子的脖子上像狗一样嗅着,一边喘息着说:“我的小宝贝,这一整天你上哪了?你知不知道,我在这里等了你一整天?你快想死我了。”

    川岛芳子一边轻搂着土肥原贤二的脖子,一边往后退,直到臀部顶到硬实的办公桌,才顺势仰倒在办公桌上,然后用无比魅惑的眼神看着土肥原,说道:“你真有那么想我么?你要真那么想我,为什么不陪我去跑马场赛马?”

    “赛马?”土肥原眼中的情火立刻潮水般退去,愁眉苦脸的说道,“我都快忙死了,哪有时间陪你去跑马场。”

    “还是吴佩孚的事?”

    “不仅仅是吴佩孚,还有徐锐。”

    “徐锐?”川岛芳子闻言立刻来了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