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9章 兵工厂困局-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729章 兵工厂困局



    先不说土肥原贤二和川岛芳子,回头再说徐锐。

    由于无为县已经是新四军四支队所控制的地盘,而且四支队的地盘已经跟大梅山军分区连为一体,所以从刘渡镇上岸之后,徐锐和川军七九九团残部就再没有遇到任何阻碍,于两天之后顺利回到了大梅山区。

    小鬼子倒是有心想阻拦,却根本就抽不出兵力。

    毕竟,武汉会战仍未真正结束,还有许多收尾工作需要进行,而且,板垣征四郎也已经伤重住院,第十一军已经乱成一团,这也就是武汉会战大局已定,要不然没准还真可能凭空再生波澜,甚至反胜为败也有可能。

    总之,小鬼子根本已经顾不上徐锐。

    不过,徐锐收编川军七九九团之事却在持续发酵。

    国民军统帅部连续四次向新四军军部发去了照会,要求新四军给徐锐施压,放川军七九九团归建,新四军军部出于维护抗日统一战线大局的政治需要,也连续四次给大梅山军分区发去电报,要求徐锐交待清楚有关川军七九九团之事。

    但是徐锐矢口否认,表示川军七九九团确实已经全员战死。

    徐锐编的这套说辞,连新四军军部首长都不相信,蒋委员长和国民军统帅部的高官自然更不相信,但是不信也没办法,因为徐锐死活不承认,难不成,你还能拿枪指着徐锐的脑门逼他承认?蒋委员长倒有这心,奈何徐锐却是在敌后,够不着。

    据说,蒋委员长因为这事,气得好几次大发雷霆,最后却也只能不了了之。

    不过,在内心深处,蒋委员长却把徐锐记恨上了,当然了,徐锐对此毫不在意,蒋委员长恨不恨他有什么关系?

    两天之后,徐锐一行顺利抵达梅镇。

    此时的大梅山根据地,已焕然一新。

    尤其是根据地的中心梅镇,又增加了大量的建筑,其热闹程度已经不亚于县城,自从过了沙桥岗之后,川军七九九团以及九江警备旅的伪军都看傻了,他们还真没有想到,在皖中山区竟还有这样大这样热闹的一个大镇。

    徐锐先让冷铁锋把川军伪军安顿到警卫营的驻地,事实上,这三百多不到四百的精锐老兵,徐锐也没准备再分拆,而是打算直接编入警卫营。

    冷铁锋带着部队走了,徐锐则径直回了部队大院。

    回到家里才刚刚坐下,茶都没来得及喝上一口呢,后勤部长肖雁月就找上门来,向徐锐诉苦来了。

    “团长,这个后勤部长我没法干了。”肖雁月气呼呼的说道。

    肖雁月也算是独立团的老人,所以一直称呼徐锐为团长,改不了口了。

    徐锐起身给肖雁月倒了杯水,笑说:“咋了,谁又惹到咱们肖部长了?”

    “是你,是团长你惹到我了。”肖雁月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的弹药紧张,为什么还要给新兵特批五十发实弹,搞什么射击训练?”

    这个确实是徐锐特批的,所有新兵,在结束新兵连的训练之后,都有机会参加一次实弹射击,而且每人五十发子弹!徐锐此举的初衷是为了给新兵一个适应过程,以免新兵初次打枪时,因为紧张而思维卡顿。

    训练场上思维卡顿没啥,不过挨教官一顿训。

    可如果战场上思维卡顿,那后果可就严重了。

    所以,徐锐决定给新兵搞实弹射击,以免上了战场后惊惶失措。

    但是这也给大梅山军分区的后勤带来了压力,弹药开始告急了!

    肖雁月继续诉苦:“团长你知不知道,就你离家的这几天时间,各地的区小队、县大队又往军分区输送了多少新兵?”

    徐锐好奇的问道:“多少?”

    “说出来吓你一跳。”肖雁月说道,“整整五千人!”

    “什么,五千人?!”徐锐还真吓了一跳,大梅山军分区原本就有差不多万人,现在再加上五千人,岂不是已经有一万五千人?这已经是国民军三旅九团的甲等师规模了,大名鼎鼎的中央军校教导总队也不过就这规模。

    说起这,还得归功于**完整的武装梯队建设。

    自从大梅山根据地成立的那一天起,各个县大队、区小队便也陆续组建起来,每个村也组建了各自的民兵队,之后大梅山根据地扩展到哪里,民兵武装就跟着扩展到哪,现在大梅山根据地已经涵盖了官县、蒲县、单县三县交界的十几个乡镇,总共组建了五个县大队、几十个区小队,外加一百多个村民兵分队,总人数超过了两万人!

    **发动民间武装,是有传统的,也是非常富有成效的。

    这些民兵武装,就是正规军的兵源,每隔一段时间,各地的民兵武装都会将一部分平时训练较积极、战斗意愿较强烈的民兵输送到正规军,徐锐不在大梅山的这段时间,正好赶上各地的民兵武装向军分区输送武装人员。

    这也是大梅山根据地的民兵武装第一次向正规军输送人员。

    结果一来就是五千人,这个数字着实让王沪生吓了一大跳。

    “所以,你之前定的每个新兵五十发实弹的射击训练,该取消了。”肖雁月说,“每人五十发,五千人就是整整二十五万发子弹,团长,这都已经够打一场中等规模的战斗,就这样白白浪费在训练场上,多可惜?”

    不过,徐锐对此仍然持有不同意见。

    徐锐说道:“雁子,账不能像你这么算的。”

    肖雁月不满的说:“那你倒是说说,该怎么算?”

    徐锐又说:“你只知道每个新兵打五十发实弹,五千新兵就会浪费二十五万发实弹,可是你没有想过,如果不先进行实弹训练,这些新兵上了战场,只会浪费更多的子弹!不仅是浪费子弹,这些新兵还会面临生命危险!”

    肖雁月哑口无言,因为她必须承认,徐锐说的在理。

    停顿了下,徐锐又接着说:“而如果上战场前,先让新兵打一打实弹,熟悉一下子弹纷飞的战场环境,有助于他们的心理成长,这样等上了战场,他们就不会慌,不慌,打仗时就不会浪费子弹,活下来的机会也就更大。”

    肖雁月却还是有些不甘心,又说道:“可五十发实弹太多了,十发就差不多了。”

    “十发实弹太少,根本找不着感觉,五十发已经是底线了,不能够再少了。”徐锐说完停顿了下,又接着说,“再说咱们的兵工厂不是已经建起来了么,兵工厂都有了,你这个后勤部长还用发愁弹药?”

    “别跟我提兵工厂。”肖雁月却没好气的说,“提起兵工厂我就来气。”

    “这是咋了?”徐锐愕然道,“兵工厂又怎么招惹你了,还是郑厂长惹你了?”

    “就是那个郑家康。”肖雁月哼声说,“兵工厂自打建起来已经好几个月了吧,可那个郑家康除了给我送来一堆的手榴弹,哦还有地雷,除了手榴弹和地雷就再没有别的,子弹都不能够复装,什么兵工厂?”

    歇了一口气,肖雁月又接着数落道:“还有,就他送来的那些手榴弹和地雷,质量也是惨不忍睹,就说那地雷,蒲县县大队上次伏击鬼子运输队,从我这领了十颗地雷,结果地雷炸是炸了,鬼子也倒了,可是过了一会,被炸翻的鬼子竟又爬了起来,啥事没有,曹大队长回来后把我好一顿埋怨,团长你倒说说,这地雷能叫地雷?就一响炮。”

    “还有这样的事情?”徐锐闻言立刻蹙紧了眉头,这个可不是小事。

    电视剧《亮剑》中,一营长张大彪有句经典台词,守着鬼子运输线,还怕没弹药?

    这话说的是很霸气,但是在真正的敌后战场,想通过打劫鬼子运输线以战养战,绝对是千难万难,毕竟小鬼子也不是傻瓜,他绝不可能主动把运输物资的具体路线、时间,事先告诉你知晓,没这些情报,打劫运输队就几无可能。

    既便撞大运赶上了,鬼子运输队也会有武装押运,如果实力不够,没准还会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

    所以,像三八大盖、歪把子、九二式重机枪这样的耐耗品,还可以通过战场缴获来实现以战养战,但是像子弹、手雷这样的易耗品,绝不可能通过战场缴获实现以战养战,所以还得建造兵工厂自己生产。

    大梅山军分区的正规军,现在已经达到了一万五千人的规模,加上民兵甚至已经超过了三万人,这么庞大一支部队,要想通过战场缴获来实现以战养战,不啻于天方夜谭,所以兵工厂的作用就十分之重要了。

    但是现在,大梅山兵工厂不要说生产子弹,就连复装子弹也不行,而且生产的手榴弹和地雷质量极差,这问题就严重了,兵工厂不力,势必会严重削弱,大梅山军分区下属的各个部队的战斗力,这问题必须解决!

    “行,这个事我知道了。”当下徐锐点头说,“我会跟老郑谈。”

    肖雁月说:“团长你可得尽快找郑家康谈啊,战事可不等人。”

    徐锐说道:“那,我现在就去工业区找老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