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0章 筹建化工厂-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730章 筹建化工厂



    大山之中,试爆场。

    郑家康将一颗刚试制成功的一斤装地雷小心翼翼的埋进土里,布好引线,然后在地雷周围放了三个木头人偶,这三个木头人偶是用来测试地雷杀伤力的,安排停当,郑家康就带着兵工厂的技术人员撤到了五十米外。

    “准备了,各部门注意。”郑家康大声示警,心中却难免有些紧张。

    不得不说,上次生产出来的那批劣质地雷,给了郑家康极大的刺激,从肖雁月那里接到反映之后,郑家康便亲自带队组建了技术小组,对之前的地雷进行分析,结果发现,导致杀伤力不大的主要原因是,铸铁外壳太厚!

    因为铸铁外壳太厚,导致地雷在爆炸之后只裂成两半。

    所以,这次郑家康专门改进了工艺,不仅是减小了铸铁外壳的壁厚,而且还效仿鬼子的甜瓜手雷,将外壳浇铸成一个个小方块,每两个小方块之间的凹槽更薄,更易断裂,这样一来就会产生大量的破片!

    可不要小看这么个小小的技术改进。

    为了使外壳变更薄,并浇铸出凹槽,郑家康带着十几名徒弟连续奋战了十几天,解决了十几个工艺难题,今天才终于浇铸成功。

    然后,郑家康就迫不及待的到试爆场上测试威力来了。

    “各部门注意,十秒钟倒计时,十,九、八……一!”十秒计时结束,郑家康狠狠一拉引线,五十米开外的地雷便轰的一声爆炸开,原地立刻腾起一团耀眼红光,放置在爆炸点两米内的两个木头人偶顷刻间被掀翻在地。

    不等硝烟散尽,郑家康就头一个冲上去。

    冲进爆炸现场,郑家康的目光首先落在直接放在地雷上的木头人偶上,却发现,这个木头人偶的两条木腿已经完全被炸碎,木头制的身体上也是布满了铸铁破片,郑家康粗略的数了数,至少有二十多块破片!而且钉得极深!

    这要是在真正的战场上,这个“鬼子”绝对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再看两米外的那个人偶,虽然保持完整,但已经被掀翻在地上,而且身上也同样布满了破片,而且至少有三处破片命中了要害部位,这要是真正的战场上,这个“小鬼子”十有**也是救不活了的。

    再看十米外的那个人偶,还好好的站着,不过身上也钉入了不少破片,从破片钉入的深度看,不足以造成致命杀伤,但是丧失行动能力绝对是毫无疑问的,也就是说,在经过改良之后,一斤装药地雷的杀伤半径大约是十米。

    “师傅,这杀伤力应该差不多了吧?”一个学生喜孜孜的说。

    郑家康身为兵工厂厂长兼首席工程师,手下带了十几个学生。

    郑家康点点头,有些感慨的说:“所以说,经验主义害死人哪,以前在汉阳兵工厂,所有的手榴弹和地雷,用的全都是黄色炸药,到了大梅山兵工厂之后,我就直接把那边的规格照搬了过来,结果就成了一炸两爿,你们可得吸取这个惨痛的教训。”

    “嗯呐。”十几个学生连连点头,脸上都是一副虚心受教的样子。

    这时候,试爆场外忽然传来一阵引擎轰鸣,郑家康和十几个学生扭头看时,只见一辆边三轮摩托车犹如风驰电掣般疾驰过来,闯入试爆场之后兀自还不减速,竟然笔直的向着郑家康他们猛冲了过来,转眼间相距已经不足十米。

    郑家康已经看清楚了是来的是谁,站在原地岿然不动,可他手下的十几个学生却全都吓得脸色发白,纷分走避,结果那辆边三轮摩托车却来了个漂亮的甩尾,然后嘎吱一声停在了郑家康面前,最终相距不过区区半米。

    “老郑。”徐锐部郑家康挤挤眼,说道,“有人到我面前告你状了。”

    “是肖部长吧?”郑家康一猜就着,又苦笑着说道,“这事还真不怨她告状,是我犯了经验主义错误,把以前汉阳兵工厂的手榴弹和地雷规格照搬了过来,结果就出了问题,因为汉阳兵工厂用的黄色炸药,这边用的却是黑火药。”

    徐锐说道:“在来的路上我也在琢磨这个事儿,研究所的郑二强教授不是已经研制出黄色炸药了么?为什么你们兵工厂生产手榴弹和地雷,用的还是黑火药?”

    “司令员,这事我也正想跟你说呢。”郑家康苦笑说,“郑教授他们确实已经把黄色炸药给研制出来了,并且已经做好生产黄色炸药的工艺流程,可问题是,没有化工厂,再好的工艺流程也白搭,也生产不出来黄色炸药。”

    “化工厂?”徐锐的眉头一下蹙紧了。

    说起这个化工厂,确实已经成为徐锐心头一根刺了。

    眼下大梅山根据地的发电厂、洋灰厂、兵工厂都已经开始运转,甚至连钢铁厂也已经建起两座小高炉,不久前已炼出第一锅铁水,虽说铁的质量有待加强,只能用来生产手榴弹和地雷的铸铁壳,但好歹已经能生产钢铁了。

    但是这个化工厂,却不是土法可以解决的。

    因为化工厂所涉及的专业设备实在是太多,泵和阀门就不说了,只要肯花钱,日占区甚至国统区也能够搞到,但是像离心机、除尘器、压滤机、干燥机、球磨机、混合机、气化炉、散热器、压缩机、反应炉等专业设备,有钱也买不到。

    你说为什么买不到?因为整个中国就没有这玩意!

    说起这事,还得从蒋委员长说起,说白了,蒋委员长就是一大买办,他所代表的就是买办阶级的利益,什么是买办?买办就是替外国资本家在中国市场服务的中间商或经理人,通过在中国市场倒卖洋货赚钱。

    买办当国,你完全可以想象,像化工厂这样技术性极强、利润极高的重化工,是完全不可能在中国的土地上出现的,所谓的黄金十年,所谓中国经济飞速发展,其实真正发展的不过是外贸经济以及纺织等轻工业,或者采矿业。

    而像钢铁、冶金、化工、材料、机械等等重工业,中国要么就没有,既便有,规模也是小到非常可怜,比如说钢铁,国民政府产能最鼎盛时,年产钢材也不过一千余吨,还不及日本零头的零头,说起来实在是可怜。

    郑家康接着说道:“司令员,钢铁厂眼下也炼不出高品质的合金钢,但是既便只是依靠各地民兵送来的铁轨,也勉强够用,至少每月二十挺马克沁重机枪的产能是能够保证的,但是如果没有化工厂,我真的是一粒子弹也生产不出来。”

    “行了,这事我已经知道了,我会想办法。”徐锐说完,转身就走。

    徐锐办事素来雷厉风行,既然已经问出问题的症结还在于化工厂,那么再留在兵工厂就没有必要了,于是徐锐又匆匆驱车来到了不远处的化学研究所,找到了郑二强教授,可这事找郑二强教授也没用,因为化工设备确实没办法用土设备替代。

    最后的探讨结果,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将汉阳兵工厂搬迁到重庆的小型化工厂搬到大梅山来,再就是从国外进口全套的设备,第一条路显然不可能,所以就只剩一条路,从国外进口全套的化工设备。

    徐锐当即又驱车返回了梅镇,然后在青训队的教室里找到了切列夫还有史迪威。

    如今大梅山军分区的条件已经大为改善,各个单位都盖起了营房,青训队作为预备军官训练营,也是不例外,徐锐在青训队甚至还有专用办公室,当下徐锐将切列夫还有史迪威请到了他的专用办公室,又让徐野奉上瓜片茶。

    徐锐微笑着说道:“这可是地道的六安瓜片,两位尝尝?”

    史迪威是耿直人,闻言径直端起茶盏品尝,切列夫却是克格勃出身,警觉得很。

    所以切列夫没有端起茶盏,而是笑着问道:“徐司令是不是有什么事跟我们谈?”

    史迪威闻言一愣,赶紧又将茶盏放回桌上,敢情这茶还不能随便喝,中国人行事可真是复杂,一点都不爽快。

    “也好,那我就直说了吧。”徐锐嘿然说,“切列夫先生,史迪威将军,我想要进口创办一家小型化工厂所需的全套化工设备,我知道美国和苏联正经历化工革命,石油化工正全面替代煤化工,所以肯定会有不少的煤化工厂需要淘汰。”

    顿了顿,徐锐又接着说道:“这些煤化工设备对贵国来说,是需要淘汰的产能,但是对于我们中国来说却是急需的高端设备,我们愿意花高价从贵国进口,不知两位是否愿意从中牵线,帮我们一个忙?”

    切列夫摇手说道:“徐司令,你的这个忙,我们苏联恐怕帮不上,因为我们苏联才刚刚完成第二个五年计划,眼下第三个五年计划才刚刚开始,各工业领域,尤其是重化工领域正处于急剧的扩张之中,所以实在是爱莫能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