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3章 徐锐的计划-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733章 徐锐的计划



    徐锐跟川岛芳子的第一次见面很快结束,自然也不可能谈出什么结果,川岛芳子倒也不着急,作为一名特工,她深知要想把徐锐这样的人物拉进到己方阵营中来,绝对不是件容易的事,所以她有的是足够的耐心。

    川岛芳子心安理得的在招待所住了下来,尽管徐锐限制住了她的自由,不让她随便外出刺探大梅山的情报,可她对此并不怎么在意。

    因为川岛芳子能够感觉得到,拿下徐锐并不是完全不可能的,就如土肥原阁下所说,这世界上就没有收买不了的人,就看你能不能出得起足够高昂的价码,只要出的价码够高,就是神祗都能够收买!

    再说徐锐,结束了跟川岛芳子的会面之后,径直找到了王沪生。

    一见徐锐,王沪生便立刻说:“老徐你来得正好,我刚要去找你。”

    徐锐便把吐到嘴边的话哽生生咽回肚子里,问道:“老王你有事?”

    “嗯,有事。”王沪生点点头,又接着说道,“是这样的,上次我去军部开会,项书记跟我提了一个事儿,因为随着我党敌后武装的持续扩大,军事干部变得越来越紧缺,所以各个敌后根据地都纷纷创办了抗大分校,通过短期培训培养骨干。”

    徐锐点头说:“项书记的意思是,在我们大梅山办抗大分校?”

    王沪生说道:“项书记是这么考虑的,他认为我们大梅山根据地局面稳定,群众基础也好,各方面的条件都相对较好,而且还有不少来自武汉的青年学生及专家学者,军事教员也有,所以在大梅山办抗大分校最合适不过。”

    “行,这事我没有意见。”徐锐点头说,“老王你看着办就是。”

    “老徐,那我可就当你点头了。”王沪生闻言大喜,“我这就去回复项书记。”

    “等等,老王我找你也有事儿。”徐锐赶紧叫住王沪生,说道,“这次的事,复兴社和中统不宜参与,恐怕得动用上海地下党的力量。”

    一听说是关于秘密战线的事情,王沪生立刻警觉起来。

    先走到办公室外左右看看,确定没有人,才又关上门,问道:“老徐,啥事?”

    徐锐便把昨天他找切列夫、史迪威所谈的事原原本本的说了,然后又说道:“眼下的局面,制药厂还有化工厂是非上马不可了,不然非受制于人不可,而且制药厂设备和化工厂设备都是现成的,但是怎么把这批设备运回大梅山,却是个难题。”

    “老徐,这可是大好事,真有你的!”王沪生忍不住徐锐肩上捶了一拳。

    虽然是政工干部,虽然不太懂军事,可是对于制药厂还有化工厂的重要性,王沪生却是十分清楚的,制药厂意味着什么?制药厂意味着源源不断的药品,意味着所有负伤的指战员都可以得到及时救治,意味着部队的持续作战能力!

    化工厂就更加不用说了,子弹、炮弹甚至地雷,哪一样能缺得了化工产品?

    如果大梅山根据地真的建起了制药厂及化工厂,那局面立刻就大不一样了,毫不夸张的说,从此再不怕鬼子搞什么封锁了!我大梅山根据地的武器弹药、药品、粮食,甚至被服都能自己生产,小鬼子还封锁个鸟蛋?

    “老徐,这事我跟上级组织反映!”王沪生说,“一定责成上海地下党的同志,不惜一切代价将这批设备运来大梅山!”

    “老王,你能不能等我把话说完?”徐锐似笑非笑的说道,“你知不知道,这可是一家中型制药厂外加一家中型煤化工厂的成套设备,你知道这些设备加起来有多重?我这么跟你说吧,一艘两千吨的货船都未必装得下!”

    “什么,连两千吨的货船都装不下?”王沪生瞠目结舌道,“真要是这样,单凭上海地下党的力量,恐怕是没办法运来大梅山,这可如何是好?”

    徐锐说:“这么多的设备,单凭上海地下党的力量,肯定是不行的,所以,我们还得借重日本人的力量!”

    “你说什么,日本人的力量?”王沪生愕然道,“老徐,你是在讲笑话么?”

    “老王,你看我像是在跟你讲笑话么?”徐锐嘿然说道,“你知道刚才警备团在下沙桥外抓到的那个女间谍是什么人么?”

    王沪生说道:“难道是日本人?”

    “你说对了。”徐锐嘿然说道,“而且还是一个名人,川岛芳子听说过没有?”

    “川岛芳子?”王沪生摇摇头,说道,“没听说过,这个女人难道很有名么?”

    徐锐摇头说:“我说几件事你就知道了,皇姑屯事件有这个女人的参与,劫持清废帝溥仪和皇后婉容前往旅顺有她的参与,一二八上海事变更是这个女人一手炮制,现在你应该明白这个女人有多厉害了吧?”

    “什么?那还不赶紧把她抓来!”王沪生赶紧拔枪。

    “老王,你急个什么?”徐锐嘿然说道,“她人都在大梅山,还怕她跑了?”

    王沪生一想也对,当下把手枪收回枪套,又说道:“老徐,要按你这么说,那这个女人的手上可是沾满了咱们国人的鲜血,你可一定不能轻易放过她!”

    “老王你放心,这女人死定了!”徐锐狰狞一笑,又说道,“不过现在,这个女人还不能死,因为她还有利用价值,我打算利用这个女人,或者说是利用这个女人背后的势力,帮我们把制药厂还有化工厂的设备运回到大梅山。”

    王沪生点头说:“老徐,你具体打算怎么做?”

    徐锐说:“具体是这样,既然小日本想要招降我,那我不妨虚予委蛇,刚才我已经跟川岛芳子放话,叫他们拿出一点诚意,我刚才开出的价,是一个师团的装备,或者十吨药品也行,但是我估计他们一定不会答应。”

    王沪生点头说:“你这属于狮子大开口,他们肯答应才怪。”

    徐锐接着说道:“所以,你立刻通过上级组织给上海地下党的同志下指示,让他们尽全力从上海的市面上收购纱布、棉纱等商品,要那种体积庞大并且用得着的商品,而且越多越好,最好能装满一条两千吨的商船!”

    王沪生闻言立刻眼前一亮,说:“老徐,你是想玩调包计?”

    “对,调包计!”徐锐点头说,“眼下小日本的特务机关几乎控制了整个上海,还有极司菲尔七十六号的狗腿子为虎作伥,我们从上海市面大肆收购纱布、棉纱等物品的消息肯定瞒不过他们,然后货物一定会遭到鬼子的扣压!”

    王沪生点头说:“然后呢,再然后怎么办?”

    徐锐接着说道:“再然后,等到货物遭到鬼子扣压之后,我们就想办法调包,用包裹在棉纱包内的化工制药设备替换掉真正的棉纱包,再然后我会向土肥原贤二要诚意,要求他们放行这一船的货物,以我的判断,小鬼子有很大可能会答应。”

    王沪生点点头,说道:“纱布还有棉纱并非什么重要物资,这确实有很大可能,可是老徐,你刚才说的虽然简单,但是具体操作起来却是十分之复杂,稍有不慎就极有可能出现纰漏,而一旦出纰漏,整个计划就可能功亏一篑。”

    徐锐点点头说:“所以,我得亲自去一趟上海,还得带上狼牙。”

    “什么,你才刚回来,就又要去上海?”王沪生闻言大为不满,“你这个司令员,当的可真是清闲,却把我累得,都快累出翔了。”说完,王沪生还夸张的擦了擦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水,不过说真的,最近这一段时间,王沪生是真的累坏了。

    徐锐说:“老王,我知道最近这段时间你累了,所以你也一起去,跟我们去上海,不过你就不必执行什么任务了,就当是去上海度假消谴,顺便把你的那个红颜知己,叫什么眉的弄回大梅山,你的终身大事也该解决了。”

    “什么话,我是那种因私废公的人?”王沪生闻言大为不满,心下却一动。

    徐锐笑道:“老王你就给句痛快话吧,这次去上海,你是去呢,还是不去?”

    王沪生心里自然是想去,可怎么好意思直接说出口,皱眉说道:“我们要是都去,家里怎么办?得有人留下看家吧?”

    徐锐说道:“我会让老兵留下,有老兵、雁子还有老刘留在家里,出不了事,老王你就放心跟我去吧,再说去了又不是不回来了,最多半个月,我们也就回来了,就算军部首长知道了,也是无话可说,他们还得表扬我们。”

    “那倒是。”王沪生笑道,“真要是把制药厂设备还有化工厂设备弄回大梅山,通报表扬那是不能少的,还得让你官复原职,老徐,不是我说你,你这个军分区司令员当的未免太悠闲了,所以必须尽快让你官复原职。”

    徐锐笑道:“那就这么说定了啊。”

    王沪生说:“行,我这就跟上级组织反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