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3章 骄兵悍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733章 骄兵悍将

    处理完了兵工厂和化学厂的事,徐锐又花了半天时间,把离开大梅山之后积压下来的事情都给处理了,到了第二天,终于可以腾出时间来开会了,而且从时间上看,三大主力团的团长及各自手下的营长差不多也能赶回来了。

    这段时间,大梅山军分区的部队一直在整训,但是你若以为整训就是一直留在根据地训练那可就错了,而且还是大错特错,事实上,除了警备团和四大直属营留在根据地,三大主力团都以连为单位撒了出去,实行以战代练。

    正是因为三大主力的连续作战,才使大梅山根据地的控制区域扩大了两倍还多,原本大梅山根据地的控制范围只包括梅镇以及青风岭、青牛岭环抱之中的梅河盆地,现在,大梅山根据地的势力早已经扩展到了蒲县、官县以及单县境内。

    其中蒲县位于大梅山的东南角,单县位于大梅山的西北角,官县则位于东北角,这三个县除了县城还在鬼子伪军控制之下,其余乡镇已经全部处在大梅山军分区的控制之下,而且既便这三个县城,相当大的因素是故意留下的。

    为什么留下?因为留着县城才能围diǎn打援。

    总之,徐锐不在家的这段时间,他手下的这群骄兵悍将压根就没有闲着,都在持续不断的向外扩展地盘,正因为这个原因,前几天地方民兵机构向大梅山军分区输送新兵时,一家伙就来了五千人!

    因为有仗可打,三个主力团日子过的不错。

    相比之下,警备团和四大直属营的日子就难免有些闲得蛋疼。

    离会议正式开始的时间还有好几个钟头呢,高楚就早早的来到了司令部的会议室,抱着楚楚给他买的搪瓷茶杯,慢腾腾的喝着瓜片茶,你说他为什么来这么早?因为他在团部闲得都快淡出鸟来,每天跟政委和几个营长大眼瞪小眼,他早就烦了。

    高楚坐下来没多久,骑兵营长铁钢也晃晃悠悠的进来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长时间骑马训练的缘故,骑兵的双腿多少都会带diǎn罗圈,不过铁钢的罗圈腿就明显要严重得多,甚至都影响到了正常的行走。

    “哟,老铁过来了。”高楚用仅剩的独眼刻意的打量着铁钢的双腿,打趣说,“从骑兵营驻地过来,走了应该有一两个钟头吧?”

    骑兵营驻地就在司令部隔壁,相距还不到百米,高楚这么说是存心在恶心人。

    铁钢闻言脸色一变,反唇相讥说:“昨天老牛跟我说,你们警备团的炮兵怎么也学不会拇指测距,我原本不信,现在却信了,真是有什么样的团长就有什么样的兵,嘿!”

    铁钢这是在反讽高楚是个独眼龙,因为独眼是没办法用拇指测距法进行测距的。

    独眼也是高楚的禁忌,高楚闻言当即勃然大怒:“老铁,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你什么意思?想打架是不是?”

    “打就打。”铁钢怒道,“老子早就瞧你不顺眼了,娶了个漂亮媳妇就了不起了?”

    “咦呀嘿,我说你小子怎么每次经过我家门前时,没事老往院子里看,敢情还想打我们家楚楚的主意。”高楚这下真不答应了,捋着衣袖就站起身。凰倾天下之千面妖女

    眼看两人就要打将起来,正好警卫营长秋风和炮兵营长牛大壮走进来,便赶紧把两人给拦住了,然后好说歹说半天,才终于把两人给劝住了。

    牛大壮把铁钢摁回座位,苦笑说道:“你们俩呀,居然还有心思打架。”

    “就是,你们俩真是越混越回去了。”秋风也道,“你们难道就没听说,昨天老何集中了三个主力营外加一个机炮连,把官县县城给打下来了。”

    铁钢讶然道:“什么?老何把官县县城给打下了?”

    高楚却很生气的说道:“老何这也太不是东西了,上次见面他还信誓旦旦跟我保证,一定会把官县县城留给我的,怎么说打就打了?他娘的。”

    气急之下,高楚也不管何光明是他老长官,直接骂娘了。

    牛大壮说:“老何现在可着实的威风,打下官县县城之后,他学着团长的做派,直接把城内的那些乡绅一锅端了,缴获了整整五十万现大洋还有价值一百多万的金银珠宝,粮食棉布什么的物资,就不说了,在后勤部大门口堆得跟小山似的,你们是没看见,肖部长脸上都快笑出花来了,逢人就说老何的好。”

    秋风说道:“我现在是真替老何担心。”

    “替老何担心?”铁钢不解道,“为啥?”

    秋风两手一摊,笑道:“怕老兵看到这一幕揍他呗。”

    铁钢、牛大壮还有高楚闻言先是一愣,遂即捧腹大笑起来。

    四人大笑之间,会议室外忽然响起杂乱的脚步声,遂即十几个人乱哄哄的涌进来,铁钢四人扭头看去,便看到何光明、万重山、何书崖三个团长鱼贯走进来,在三人的身后,还跟着姚磊、朱晨、杨八难、李海、黑皮、孙长河、嵇程、丁力、雷鹏等九个营长,十几个营团长走成一堆儿,给人一种强烈的人强马壮的视觉冲击。

    “你们在说什么呢,笑得这么欢?”何光明一进来就大声嚷嚷说,“说出来也让我们大伙乐呵、乐呵。”

    秋风摇手:“何团长,这个不能说。”

    何光明便转向高楚:“老高,你说。”

    高楚愁眉苦脸的说:“营座,这个真不能说。”

    何光明便嘁了一声,说道:“不说就不说,当谁稀罕听似的。”

    何光明等十几个团营长一进会议室,里头立刻就成了菜市场,吵成一锅粥,门口站岗的两个警卫员对视了一眼,然后很默契的从口袋里摸出两团棉花球,往耳朵一塞,整个世界顿时间就安静了。

    这两个警卫员也是站岗站出经验来了。

    之后又过了没多久,工兵营长梅九龄、狼牙队长冷铁锋也相继到了。

    徐锐最后一个出现,站在大门口的两个警卫员看到徐锐出现,便立刻扯开嗓子喊:“司令员到……”埋下一座城 关了所有灯

    因为耳朵堵着,两个警卫员喊得格外大声。

    刚刚还吵得跟菜市场似的会议室便立刻变得鸦雀无声,然后,所有与会的团营级干部便齐刷刷的长身起立,又齐刷刷的把目光投向会议室的门口,然后,徐锐挺拔的身影就出现在会议室门口,又昂首挺胸走进来。

    徐锐大步走到主位上坐下来,挥挥手说道:“都坐,都坐下吧。”

    冷铁锋、何光明等十几个团营级干部这才纷纷落座,会议室的气氛再次变得轻松。

    何光明嘿嘿一笑,问徐锐道:“团长,你这次召集大伙开会,是不是要有大动作?”

    听到何光明这话,十几个团营长的目光霎那间变得灼热起来,因为何光明的想法,也是大多数人内心的想法,他们都认为徐锐这次召集所有团营级主官到司令部开会,必定是要有大的动作了,这也属于徐锐的一贯作风。

    徐锐的一贯作风,是不让鬼子消停,自己也不消停!

    不过对于即将到来的大动作,与会的主官都很期待,尤其是警备团长高楚、骑兵营长铁钢还有警卫营长秋风,做梦都盼望着能够有一次涉及到整个军分区的重大行动,那他们就可以到战场上一试身手,而不用再整天憋在家里一直训练。

    当主官的,尤其是那些战斗力强悍的军队里的主官,就没几个不盼着打仗,因为对于他们来说,打仗就意味着战功,意味着缴获,意味着晋升!意味着部队可以扩编,意味着他们将掌握更强大的力量!男人,谁不希望自己的力量变强?

    徐锐笑吟吟看着何光明,说:“你都把官县打下来了,还没过瘾?”

    “官县才几个鬼子?就只有半个大队。”何光明说道,“还不够我塞牙缝的!”

    徐锐笑道:“那你倒是说说,你想打哪里?你要吃掉多少小鬼子才算过瘾?”

    何光明说:“团长,要我说,干脆再打一次肥城得了,听说冈部直三郎这个老鬼子将肥城恢复得不错,油水应该不会少,或者打扬州也是不错的,实在不行那就去打浦口,听说小鬼子最近在浦口囤了不少的物资。”

    徐锐笑道:“你小子鼻子还挺灵。”

    “那必须的。”何光明奸笑说,“也不看看我是谁的兵!”

    “这话我爱听。”徐锐嘿嘿一笑,遂即又一正脸色说道,“只不过,我恐怕要让在座的诸位失望了,因为我并不打算在近期对鬼子发动大的攻势作战,一来是实力还不够强,二来现在也不是好的时机,但是……”

    就在众人快要绝望时,徐锐话锋一转又接着说道:“但是,你们也不要太失望,大的行动虽没有,小的行动却不能少,而且这一次不光光是三个主力团,警备团、骑兵营、警卫营甚至工兵营,都要出动,根据地除了民兵,一个正规军都不许留!至于任务,就一个,把根据地周边的几个县,给老子搅个天翻地覆!”

    听到徐锐这话,所有人立刻欢呼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