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4章 开始布局-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734章 开始布局

    会议结束,十几个团营级主官闹哄哄的跑到司令部大食堂聚餐去了。

    虽然是战争年代,条件远没法跟徐锐穿越过来之前的那个时代相比,但徐锐还是尽可能的将原来那个时代的一些做法搬了过来,比如每次会议后主官都要聚餐,每次打了大胜仗或者集训结束手,都要搞一次大型的会餐。

    因为徐锐很清楚,这种做法可以最大限度的提高一支部队的凝聚力。

    有句话怎么说的,交情浅,舔一舔,交情深,一口闷,人与人之间的交情,尤其是在中国,都是酒桌上喝出来的,自古就这样,当然了,现阶段酒是没法敞开供应的,既便是营团级主官的聚餐,每个人最多也就一杯酒。

    既便这样,缴获的日本清酒也喝得差不多了。

    所以,有几个嗜酒如命的主官已经在嚷嚷着开酒厂酿酒了,结果遭到了王沪生劈头盖脸的一顿训,王沪生说,许多根据地连饭都吃不上,我们大梅山根据地却拿粮食酿酒,而不去支援友军,这像话吗?

    这当然很不像话,徐锐也坚决反对。

    所以,开办酒厂的事情就不了了之。

    冷铁锋跟着徐锐,最后走出会议室,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老徐,你把所有的部队都撒出去,甚至连老牛的炮兵也放了出去,而且后面狼牙也要跟你去上海,这样整个根据地就全空了,万一鬼子趁虚来袭,那乐子可就大了。”

    徐锐却嘿然说道:“老兵你尽管放心,小鬼子不会来的。”

    冷铁锋不相信道:“你真就这么自信?当心这是小鬼子的欺敌之计!”

    “欺敌之计?”徐锐摇头说,“老兵,还真不是我自吹,小鬼子跟我打了这么长时间的交道了,有哪次他们占到了便宜?所以说,借他们一百个胆也不敢再跟我玩什么诡计了,我敢肯定,这次鬼子是真想招降我。”

    冷铁锋一想也对,摇头说道:“小鬼子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居然妄想招降你。”

    “小鬼子哪根筋也没有搭错。”徐锐摇头说,“这世上还真没有收买不了的人,就看你出得起出不起足够价码。”

    冷铁锋皱眉说道:“那老徐你的价码是多少?”

    “我的价码?”徐锐嘿然说,“老兵你猜呢?”

    “让我想想。”冷铁锋煞有介事的说,“小鬼子要想招降你,怎么也得开出以下条件,首先日本天皇必须自裁,然后所有的侵华鬼子必须全部剖腹自杀,再然后嫁一个日本皇室的公主给你,我能想到的,大概也就这些了。”

    徐锐大笑道:“土肥原贤二真应该请你去给他当参谋。”

    “请我去当参谋?”冷铁锋摇头说,“土肥原贤二恐怕出不起那个价。”

    徐锐微笑摇头说:“说到刚才的价格,老兵,收买你的价格又是多少?”

    “我呀?”冷铁锋指了指自己,笑着说道,“我的价格比你便宜多了,要想收买我,小鬼子给我们提供一百个师团的装备,外加一支成建制的海军舰队,哦对了,还要帮助我们国家建立起完整的航空工业,有这些,大抵也就差不多了吧。”男大当婚[重生]

    说着说着,冷铁锋的神情忽然间黯淡下来,接着说道:“有时候,我是真的想不通,像梁鸿志、殷汝耕还有王揖唐这样的汉奸,为什么这么廉价?小日本不过付出了三瓜俩枣,就把他们收买了。”

    徐锐说道:“龙生九子,各不相同,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停顿了下,徐锐又说道:“更何况,要不是有这些狗汉奸的劣迹在前,小鬼子又怎么会在招降我这件事上出现误判?”

    “倒也是。”冷铁锋说道,“这很有可能就是这些狗汉奸,唯一为国家、为民族所做的正面贡献了吧。”

    说话间,两人已经到了食堂门口。

    何光明便立刻冲出来,一手攀着徐锐肩膀,一手搂着冷铁锋腰,亲热的说:“团长还有老兵,你们怎么才来?就等你们俩了。”

    徐锐一脚就跨进大门,朗声说道:“今儿可说好了啊,一人一杯,不许多喝!”

    何光明立刻不高兴道:“团长,一杯哪够,怎么也得一人一瓶吧,这小日本的清酒原本就寡淡无味,一杯太少了。”

    “团长,今天多喝几杯吧。”

    “就是,大伙难得聚一回。”

    “老何这次不又缴获了几十箱清酒么?”

    “我刚才去杂货仓库看了,还有好多酒呢。”

    其余像姚磊、朱晨等十几个营便立刻叫嚣起来。

    徐锐想着大伙难得聚一回,不想太扫大家的兴,说道:“那好吧,不过就这一次,下不为例啊,不然老王就该训我了。”

    早就等着开席的十几个营团长便轰然叫好,然后吆五喝六的开整。

    一夜无话,到第二天,大梅山军分区的四大主力团外加四个直属营,一万老兵外加五千刚参军的新兵,一家伙全部都撒了出去,杀向大梅山根据地四周的蒲县、官县、单县及更远的定县、明光、盱眙、含山等十几个县。

    次日上午,徐锐与川岛芳子之间进行了第二轮的谈判。

    结果没任何区别,两个人之间依然没能达成任何共识。

    不过徐锐还是答应了川岛芳子的一个要求,给了她一部电台,以便她跟上海的土肥原机关联络,当然,川岛芳子的活动范围仍旧受到严格的限制。

    (分割线)

    与此同时,远在上海的土肥原贤二正在等待川岛芳子的消息。

    招降徐锐,是裕仁天皇亲口提出的,所以闲院宫载仁这个陆军总参谋长和寺内寿一这个陆军大臣都抓得很紧,以一天两封电报的频率催促着土肥原贤二,上峰督促如此之紧,土肥原贤二自然也是不敢怠慢。

    不过川岛芳子自从进了大梅山之后,却突然之间就没了消息,这让土肥原贤二感到莫名的焦虑,如果招降徐锐不成功,天皇陛下还有大本营可不会管你具体是因为什么原因,只会认为是他土肥原贤二办事不力。田园医女之傲娇萌夫惹不得

    可是,土肥原贤二着急也只能干等。

    两天时间在焦急的等待中很快过去。

    到了第三天上午,还是没有等来川岛芳子的消息,不过上海特务机关的机关长中村俊却亲自报告了一个消息。

    “将军阁下。”中村俊顿首报告说,“极司菲尔七十六号的特工,发现了一个情况,**地下党的人正在上海的市面上大量收购棉纱、棉布以及纱布等物资。

    “收购棉纱、棉布以及纱布?”土肥原贤二有些不悦的瞪了中村俊一眼,说,“这不是挺正常的事情么?冬天就快来了,**的各个敌后根据地都面临冬装短缺的问题,利用地下党的关系从上海收购棉纱、棉布以及纱布又有什么好奇怪的吗?”

    “哈依,**地下党从上海收购棉布、棉纱以及纱布确实很正常。”中村俊没正面dǐng撞土肥原贤二,先顺着上司的语气说了一句,然后说道,“不过,这次**地下党收购的货物数量有些大,都快把市面上的棉纱、棉布以及纱布买空了!”

    “纳尼?”土肥原贤二皱眉道,“这么大的量?这倒是不能不重视!”

    沉吟了片刻,土肥原贤二说道:“可曾查到这批物资具体囤放在哪?”

    中村俊说道:“目前还没有查到,将军阁下应该知道,**行事素来隐秘,而且极司菲尔七十六号的人也一直不怎么得力。”

    “一群废物,**几乎将上海市场上的棉纱、棉布以及纱布买空了,这么大一批物资居然还查不到地diǎn!”土肥原贤二冷然说,“你替我转告李士群还有丁默村,如果不能在今天天黑之前找到**囤放物资的具体地diǎn,极司菲尔七十六号就趁早解散吧。”

    “哈依。”中村俊重重顿首,又说,“查到囤放物资的具体地diǎn之后,是否烧掉?”

    “烧掉的话,动静太大了,那毕竟是公共租界,会引发国际纠纷的。”土肥原贤二摇了摇头,接着说道,“所以还是给租界工部局施加压力,就说这些物资都属于军用物资,必须接受帝国的审查,找个理由扣下就是。”

    “哈依。”中村俊顿首,转身去了。

    目送中村俊的身影远去,土肥原贤二揉了揉有些发涨的太阳穴,自言自语的说:“成天处理这些狗屁倒灶的小事情,我都快要成为极司菲尔七十六号的小保姆了,哼,看来不给李士群和丁默村一些压力是不行了,真以为我不知道他们是双面间谍?”

    说完了,土肥原贤二又把目光转向窗外,脸上重新流露出担忧之色。

    眼看又是中午了,川岛芳子却还是没有任何消息,可千万别出什么事才好。

    土肥原贤二正在担心时,一个通信参谋匆匆进来,顿首报告说:“将军阁下,川岛大佐刚从大梅山发来急电!”

    终于有消息了么?土肥原贤二神情一振,伸手说:“拿来!”

    土肥原贤二从通信参谋的手中接过电报,匆匆看完之后,脸色却更加难堪了,徐锐还真是敢张口,一个师团的装备?外加十吨磺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