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5章 互相下套-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735章 互相下套

    看完电报,土肥原贤二险些气背过气去,什么时候磺胺粉开始论吨计量了?

    徐锐难道不知道磺胺粉是刚上市还不到两年的特效新药?对刀伤、枪伤等开放性创伤尤其具有良好的消炎止血作用,帝国的药厂供应皇军都还不够,又哪有多余的送给别人?而且一开口就十吨,怎么不去抢?

    看这架势,徐锐这家伙明显没什么诚意!

    土肥原贤二立刻吩咐说:“立刻给川岛大佐回电,就说徐锐的条件太苛刻,让她无论如何都不能答应,”停顿了一下,土肥原贤二又接着说,“从徐锐所提出的条件看,眼下明显缺乏谈判的诚意,所以让川岛大佐不必太着急,让她利用身为女性的优势,先搞好与徐锐之间的私人关系吧,其他的事以后再说。”

    土肥原贤二这是**裸的指示川岛芳子牺牲自己的色相。

    “哈依!”通信参谋一顿首,转身给川岛芳子发电报去了。

    (分割线)

    南京,华中派谴军司令部。

    原本还显得沉寂的通信处,突然之间响成一片。

    随着武汉的陷落,武汉会战已经进入收尾阶段,参战的日军第二军、第十一军所属各个师团也大多停止进攻,从中日两军的实际控制线后撤大约百里休整待命,毕竟,仗打到现在这个份上,小日本其实也已经到了强弩之末。

    还是那句话,武汉会战已经是小日本的极限了。

    打完了武汉会战,日本政府就再也拿不出更多的经费、更多的枪械、更多的弹药以及更多的补充兵输送到中国战场,小鬼子其实并不情愿中止正面战场的攻势,但是,他们的国力人力以及物力已经支撑不起。

    其实,为了支撑武汉会战,日本政府甚至把国内各个军校的教学用枪都收集起来,然后输送到中国战场来了,就现在,华中派谴军下属各个师团的军需物资已经是全面告急,尤其第三师团、第一零一师团更是急需补充武器弹药。

    所以,日军虽然打赢了武汉会战,但其实也只是惨胜。

    而且,日军除了占领了大片土地,并没能够获得任何实质性的好处,这diǎn,却与历史上又有不同,在历史上,日军占领武汉之后获得了国民军来不及运走的大量物资,其中有许多苏联援助的坦克大炮,还没拆封就原封不动送给了小鬼子。

    但是在这个时空,由于蒋委员长早就萌生了退却之意,所以早早的就让武汉卫戍司令部在各个仓库安放炸药,然后临走之前,一家伙全都给炸了,结果就是,小鬼子费尽千辛万苦打下武汉,却没有获得一丝一毫好处!

    总而言之一句话,作为华中派谴军司令官,西尾寿造现在的日子很不好过。

    但既便如此,西尾寿造也还是尽可能的从各个方向挤出一些物资,一diǎndiǎn运往肥城、浦口及扬州,西尾寿造这是在未雨绸缪,为扫荡大梅山做准备了,不过,西尾寿造这边才刚刚开始准备,大本营却下来了一道命令,让西尾寿造不要做任何刺激徐锐的事情。焚天大道

    接着,西尾寿造就从私人渠道得知了事情真相,大本营居然准备招降徐锐!

    对于大本营的这个想法,西尾寿造没办法评判,毕竟,他也不敢打包票说,徐锐就一定不会投降,当初马占山在黑龙江闹出那么大的声势,可是最后不也乖乖投降了?眼下徐锐的声势甚至于还不如马占山呢,谁敢说他就不会投降?

    让西尾寿造不满的,是大本营不允许他往大梅山的外围调动兵力以及物资。

    不过西尾寿造终究不是像石原莞尔、板垣征四郎那样胆大包天的投机军人,相反,西尾寿造是一个纯粹的军人,所以,尽管心中有些不爽,却还是不折不扣的执行了日军大本营下达的命令,暂停了往大梅山外围调兵以及转运物资。

    但是,这世界上偏就有这么一号人,你不惹他,他却偏要来招惹你。

    徐锐就是这一号人,西尾寿造暂停了一切有可能刺激到徐锐的动作,但是,徐锐却反其道而行之,趁着鬼子心存幻想,不敢把事情做得太绝的机会,大举出动,将四大主力团外加四大直属营全撒了出去,向大梅山外围发动了潮水般的进攻。

    结果,大梅山外围的十几个县在短短半天之内同时告急!

    西尾寿造赶到之时,整个通讯室已经乱成一团,负责抄录、转译的十几个通信参谋走马灯似的来回穿梭,将一份份的原始电码以及转译好的电文送给各自主官,各个科室的主官又马不停蹄送给主任参谋,主任参谋汇总起来又转送给河边正三。

    看到西尾寿造挎着军刀走进来,河边正三便立刻迎上前来。

    “大将阁下!”河边正三微微鞠躬,又接着说道,“从今天黎明开始,大梅山独立团突然加强了对浦县、单县的攻势,不仅以重兵合围了浦城以及单城,而且在更外围的盱眙等十几个县的地界内,也出现了独立团的小股部队。”

    “纳尼?”西尾寿造沉声说,“十几个县同时发现了大梅山独立团的小股部队?”

    “哈依!”河边正三再次顿首,说道,“而且这些部队的战斗力十分强悍,皇协军简直就是一触即溃,皇军与之交战也是处于下风,所以毫无疑问,这些小股部队绝对就是大梅山独立团的正规军无疑,徐锐这是要钻空子啊!”

    “钻空子?”西尾寿造下意识的问道,“什么意思?”

    “很明显,徐锐是想要利用帝国急于招降他,并且不会对他下手的机会,尽可能快而且多的攻取一些地盘!”河边正三沉声说道,“这样,无论将来他做出什么决定,都将处于更有利的位置,若投降,他手中的筹码更多,可以换取的利益更大,若是不投降,大梅山独立团也能在接下来的反扫荡作战中赢得主动。”

    “八嘎!”西尾寿造勃然大怒,“这个徐锐,实在是可恶!”

    “哈依!”河边正三顿首说道,“大将阁下,我想我们必须得给土肥原机关施加一些必要的压力了,要不然,万一招降不成,将来扫荡大梅山时,皇军很可能将面对一个已然成长为庞然巨物般的徐锐,那可就麻烦了。”

    西尾寿造皱眉说道:“庞然巨物?!”血丝玉戒

    “哈依!”河边正三再次顿首说,“大将阁下应该很清楚,**拉部队的能力简直超乎所有人的想象,如果给徐锐足够的时间,再给他足够大的地盘,这家伙完全有可能在短短几个月内拉出十万人的部队!如果给徐锐一支十万人的大军,再加上这家伙的战术指挥能力,届时将真正成为皇军死敌!”

    西尾寿造心头一惊,河边正三所描绘的景象,着实可怕。

    当下西尾寿造说道:“河边桑,立刻给土肥原机关致电,让他们无论如何要设法阻止大梅山独立团的攻势作战,如若不然,华中派谴军将被迫反击,若是因为华中派谴军的反击导致对徐锐招降失败,我们是不会承担任何责任的。”

    “哈依!”河边正三重重顿首,转身去了。

    (分割线)

    上海,土肥原机关。

    中村俊兴匆匆的走进土肥原贤二办公室,顿首报告说:“将军阁下,极司菲尔七十六号已经调查清楚,**收购的棉纱、棉布以及纱布等物资就囤放在公大纱厂的仓库里,存放了整整十间库房,**这次真的是好大的手笔。”

    土肥原贤二对此却缺乏兴趣,懒懒问道:“仓库查封了?”

    “租界工部局已经出面查封。”中村俊接着说道,“幸好将军阁下指示及时,要是再晚片刻,第一批物资就要装船运走了,**居然租了美英烟草公司的货船,打算走长江水路到无为,然后再转陆上通道运往皖中,看样子这批物资是给大梅山独立团装备的。”

    “大梅山独立团?徐锐?”土肥原贤二闻言神情微动,这倒是个好消息,为了尽可能的压低徐锐开出的价码,为了尽要能的弥合双方之间的差距,土肥原贤二当然希望手中能够掌握更多的徐锐的软肋,这批物资好歹也算是徐锐的软肋吧。

    这么一想,土肥原贤二突然间就开窍了,对中村俊说:“中村桑,立刻让极司菲尔七十六号的特工全部出动,不管他们用什么办法,哪怕是把天捅破了也不要管他,我对于他们就只有一个要求,把全上海的**地下党员全都给我抓起来!”

    “把上海的**地下党员全抓起来?”中村俊吃了一惊,沉声说,“将军阁下,这可是一项浩大工程。”

    土肥原贤二说道:“这个你不用管,你只管去传令就是。”

    “哈依。”中村俊顿首说,“不知将军阁下给他们几天期限?”

    “期限?”土肥原贤二阴恻恻的说道,“当然是越快越好了。”

    “越快越好?”中村俊瞠目结舌的道,“将军阁下,要是太赶的话,就难免出差,万一抓了不该抓的人,只怕会引起国际纠纷,上海毕竟是国际大都会……”

    “我刚说了,这些让他们不要理会。”土肥原贤二沉声说道,“他们极司菲尔七十六号只管抓人,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们土肥原机关处理便是。”

    “哈依。”中村俊重重顿首,转身扬长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