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9章 这日子没法过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739章 这日子没法过了

    蒲县又一次让独立团打下了。

    不过,独立团现在已经升格成军分区了。

    从徐锐第一次打下蒲城算起,这已经是第三次了。

    对于杨八难来说,这也属于故地重游,不过上次,他是作为国民军第三战区所属皖南独立团的参谋长出现的,然而现在,他却是以新四军大梅山军分区第三团第七营营长的身份出现在蒲城,身份换了,立场也是大不相同。

    看到主持审查俘虏工作的竟是杨八难,混在伪军战俘中的王义就急得不行,他跟杨八难曾经共事了好几个月,互相之间十分熟悉,他的这身行头可以瞒过新四军别人,却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瞒过杨八难。

    王义便决定逃跑。

    因为王义对新四军的政策十分之清楚,新四军一贯只处罚首恶分子,对于盲从的广大伪军战俘大多从宽处理,所以若能蒙混过去,他就可以从容脱险,可万一要是被杨八难给审了出来,那他就死定了!杨八难旧恨新仇一起算,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他。

    不过,要从新四军警卫的严密监视下逃走,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王义才刚刚往后退了几步,一把明晃晃的刺刀便立刻dǐng到了他背上,回过头看,只见一个新四军战士已经端着刺刀站在他背后。

    “你想干吗?”新四军战士冷森森的喝问。

    “不想干吗,就想解个手。”王义讨好的笑道。

    “解手?”新四军战士冷然说,“憋着,实在憋不住就撒在裤裆里!”

    见逃跑失败,王义便只能蔫头耷脑走回原地,一边说:“行,憋着。”

    转眼间,长长的俘虏队伍就已经审得差不多,终于还是轮到王义了。

    “过去!”一个新四军战士往王义屁股上踹了一脚,王义便身一个踉跄,身不由己到了杨八难面前,杨八难没有抬头,习惯性的问:“叫什么名?”

    “兄弟,杨兄弟。”见实在躲不过,王义脸上立刻堆出笑脸。

    杨八难闻声抬头,惊讶说:“啊呀,这不是王团座么?团座,别来无恙。”

    杨八难之所以留下,就是为了王义,要不然这时候他应该带着部队跟团长何书崖往浦口方向进逼了,上一次蒲城之变没能逮住王义,让杨八难很懊恼,这次他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肯放过王义了,所以留下来亲自主持审问俘虏。

    “无恙,别来无恙。”王义佯装听不懂杨八难言语中的讽刺,笑着说道,“多谢杨兄弟挂念,老哥我一向都很好,嘿嘿。”

    杨八难只是笑了笑,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对警卫说道:“把人都带上来!”

    警卫员回头一招手,便有一队战士押着十几个乡绅进了大门,这十几个乡绅中却也有好几个是独立团的老熟人,比如蒲县商会会长钱六福、鸿海钱庄的掌柜何鸿海,还有蒲县维持会长常德禄,已经跟独立团打过两回交道了。真实界

    “嗳呀,这不是钱会长、何掌柜还有常会长么?”杨八难笑道,“幸会。”

    “幸会,幸会。”钱六福、何鸿海还有常德禄被杨八难笑得的是心惊肉跳。

    杨八难也懒得跟这几个狗汉奸多说废话,说道:“钱会长,常会长还有何掌柜,要不然咱们还是按老规矩?每个人十万大洋赎身钱?”

    一听这话,十几个乡绅便吓得一屁股跌坐在地。

    “杨长官。”钱六福哭丧着脸说,“能不能少一diǎn?”

    “少一diǎn?”杨八难微微一笑,又说道,“少diǎn也行,不过呢,说不得就要跟王团座搭个伴了,嘿嘿。”说完,杨八难便掏出了勃郎宁手枪,喀嚓一声dǐng上火,然后对着王义的脑门就扣下扳机,王义甚至来不及求饶,就被打爆了头。

    头部中枪,王义就像被锯倒的木头直挺挺的倒下,倒在了钱六福三人的面前,而且一双失去神采的眼睛就那样直直看着三人,看得钱六福三人心里直发毛,他们害怕呀,害怕下一秒就随了王义,也跟着去见阎王爷了。

    杨八难说:“钱会长,还有各位,你们自己选吧。”

    钱六福可怜兮兮的说道:“可是,杨长官,十万大洋实在太多。”

    常德禄也哭丧着脸说道:“对对,我们实在是拿不出这么多钱。”

    何鸿海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颤声说道:“我们都已经向贵军缴两回赎身钱,就算是割韭菜,也不能割得这么频吧,总得容我们长段时间吧?”

    “行,那你们就慢慢长。”杨八难说完,冲两侧的警卫diǎndiǎn头。

    两侧的十几个警卫便立刻举起三八大盖,又在一片咔嚓声中推弹上膛,并且拿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钱六福等十几个乡绅。

    “别,别别,我们缴还不行吗?我们缴!”

    钱六福等十几个乡绅吓得赶紧跪地上求饶。

    “你们早这么配合不就完了。”杨八难笑道,“非得敬酒不吃吃罚酒,何必呢?”

    钱六福等十几个乡绅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睛,一个个都耷拉下了脑袋,天杀的,我们攒几个辛苦钱容易么,可转眼间却又归了新四军了。

    这日子没法过了。

    (分割线)

    感到日子没法过的不止钱六福他们仨,还有西尾寿造。

    西尾寿造接到蒲县、单县失守的消息,也就比徐锐早了几分钟,消息传来之时,西尾寿造正在召开新闻发布会,向中日以及西方各国的媒体记者发表“武汉解放”的捷报,并且声称,距离大东亚共荣的目标又近了一大步。

    然而,两县失守的消息立刻把发布会的节奏给打乱了。重生之婚后追夫记

    因为在场的都是媒体记者,都有各自可靠的消息来源,就在西尾寿造接到蒲县、单县失守的消息之后没几分钟,各路记者也纷纷知道了这个消息,当即就有个大美晚报的记者提问说:“将军阁下,你刚刚还说中国的有组织抵抗已经被粉碎,可是言犹在耳,蒲县、单县两县就立刻失守了,请问这又做何解释?”

    西尾寿造说:“我想补充说明一diǎn,我刚才说中国的有组织抵抗,指的是国民政府作为一个中央政府的武装抵抗已经遭到粉碎,眼下国民政府已经降格为地方政府,至于蒲县以及单县的失守一事,不过只是游击队所为,疥癣之疾,不足为虑。”

    立刻有密勒氏评论报的记者不依不挠的追问说:“将军阁下,你说徐锐只是疥癣之疾?根据我得到的消息,你们日本政府现正在招降徐锐,我想请问,如果徐锐仅只是疥癣之疾,日本政府又何必劳心费力招降他呢?”

    “这个嘛,属于军事机密,恕我无可奉告。”

    西尾寿造只能顾左右而言他,但是接下来,各路记者的提问却一个比一个刁钻,一个比一个难以回答,到了这,这场新闻发布会已经没办法再继续了,西尾寿造只能够把麦克风交给主持发布会的梁鸿志,然后灰溜溜离开会场。

    回到芳华园司令部,西尾寿造解下军刀重重掼在大板桌上,对紧跟着走进来的华中派谴军参谋长河边正三说道:“河边桑,这日子没法过了!我不明白,大本营为什么要费尽心机招降徐锐?还有土肥原,究竟要纵容徐锐到什么时候?”

    河边正三咬牙说道:“大本营的那帮官僚,根本不了解前线的情况,他们不知道,招降徐锐的机会,微乎其微,土肥原贤二这么搞法,只会更加的助涨大梅山独立团的实力,眼下还只是蒲县,以及单县,可是要不了几天,这场风暴就会漫延到大梅山外围十几个县。”

    顿了顿,河边正三又说道:“我最为担心的是,当大本营的那帮官僚醒悟过来时,大梅山独立团在皖中、皖北以及苏北,已成为燎原之势,到那时候,那些个官僚只需要轻飘飘的说一句策略失误,甚至不用检讨,而我们却必须为他们的失误,十倍甚至百倍的偿还!”

    “谁说不是。”西尾寿造很郁闷的说道,“国民军也就罢了,不要说区区一两万人,就算是一个兵团十几万人那也没什么,可是徐锐,他的大梅山独立团却不同,要想从大梅山独立团的手中夺回一座县城,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河边正三闻言凛然,因为西尾寿造说的是实话。

    肥城之战殷鉴不远,九江之战更发生在不久前,这两场战斗,足可以证明徐锐的指挥能力,以及大梅山独立团的战斗力,如果真让大梅山独立团攻取周围十几个县,并且让徐锐把这十几个县的人力物力集中起来,那麻烦可就大了。

    河边正三沉声说道:“大将阁下,看来有必要再给土肥原机关发封电报,再次向他们说明我们的观diǎn,徐锐可以尝试着招降,但是对于大梅山独立团的攻势,绝对不能纵容,必须尽快加以遏制,否则局面将不可逆转!”

    西尾寿造却摆手说:“不,河边桑,这次直接给大本营致电!土肥原这个家伙素来胆大妄为,当年还只是一个小小的主任参谋,就敢替本庄阁下拿决定,所以跟他说没有用,必须由大本营出面给他施压才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