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0章 继续施压-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740章 继续施压

    西尾寿造通过大本营给土肥原贤二施压的策略很快就起效了,大本营一发话,土肥原贤二立刻就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

    西尾寿造说土肥原贤二是个胆大妄为的狂悖之徒,其实大谬。

    事实上,土肥原贤二根本就不是个胆大妄为之徒,这家伙跟板垣征四郎、石原莞尔并不是胆大妄为,而是很善于揣摩上意,尤其是昭和天皇裕仁的心意!

    一直以来,中日两国的史学界都有这么一种观diǎn,认为日军的少壮派军官,尤其是陆大毕业的参谋官,素来有以下克上的传统,其实这也是非常片面的,事实上,日军根本就没有所谓的以下克上的传统。

    像小日本这么一个等级森严的国度,以下克上根本无法想象。

    比如乃木希典时代,少壮军官以下克上一个试试?分分钟就教你做人。

    但是,不可否的事实是,石原莞尔、板垣征四郎和土肥原贤二在炮制柳条湖事变时,确实做了以下克上的事情,迫使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出兵东北四省;还有淞沪会战结束后,华中方面军的各个师团长,也确实一再突破大本营和方面军司令部制定的终止线,最后成功的将战火烧到了南京城下。

    那么,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其实很简单,无论是柳条湖事变,还是淞沪会战结束后各个师团长的越线,背后始终站着一尊若隐若现的大神,是的,没错,这尊大神就是昭和天皇裕仁!要是没有昭和天皇裕仁给他们撑腰,借他们天胆也不敢如此乱来!

    正是因为有了裕仁的撑腰,石原莞尔、板垣征四郎、土肥原贤二才敢炮制柳条湖事变,迫使本庄繁出兵东四省;正是因为有了裕仁的撑腰,华中方面军的各个师团才敢一再突破司令部划定的停战终止线;正是因为有了裕仁的撑腰,关东军才敢在张鼓峰、诺门坎连续向苏联红军挑衅;正是因为有了裕仁的撑腰,小日本海军才敢悍然偷袭珍珠港!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小日本各级军官的胆大妄为,背后全都有着裕仁的影子!

    土肥原贤二之所以敢乱来,就是因为他深刻的知道,裕仁天皇希望他们这么做!

    只要是裕仁天皇希望他们去做的,哪怕只有万一之分的成功率,土肥原贤二也愿意为此付出一万分的努力,比如当初招降马占山,这老鬼子不惜以身犯险,一个人深入马占山的老巢,亲自出面招降马占山。

    所以这次,对于裕仁天皇的旨意,土肥原贤二仍然愿意为此付出一万分的努力。

    所以现在,当来自大本营的电报摆在他的案头上时,土肥原贤二立刻就感受到了莫名的压力,因为土肥原贤二很清楚,大本营的意思就是裕仁天皇的意思,因为此时的陆军大臣是老臣寺内寿一,这家伙就是裕仁天皇的应声虫。

    看着电报,土肥原贤二心说天皇陛下这是不讲理,这是典型的又要马儿跑得快,又要马儿不吃草,这个就难办了。

    中村俊说:“将军阁下,大本营究竟是个什么意思?”

不要啊棺人

    土肥原贤二知道大本营的意思就是裕仁天皇的意思,当下说道:“大本营的意思,是徐锐要招降,但是也绝对不能够放任大梅山独立团在军事上肆意妄为,这样吧,立刻致电川岛大佐,请她当面警告徐锐,如大梅山独立团再不停止军事上的行动,那么这场谈判恐怕就无法再继续下去,请他们自决吧!”

    中村俊说:“万一徐锐置之不理呢,真的就终止谈判?”

    “当然不行。”土肥原贤二断然道,“不管怎样,谈判都必须继续谈下去,直到大本营放弃招降徐锐为止,还有,在大本营放弃招降徐锐前,极司菲尔七十六号在公共租界以及宪兵队在龙华、虹口以及闸北的行动也不能停下来。”

    “哈依。”中村俊重重顿首,转身去了。

    (分割线)

    土肥原贤二的电报很快就到了大梅山,摆到了川岛芳子的案头。

    看完电报,川岛芳子立刻就找到警卫,提出要求紧急面见徐锐。

    这个时候,徐锐早就已经远在上海了,自然不可能飞过来见川岛芳子,所以代表大梅山军分区出面的,只能是王沪生。

    两人见面,川岛芳子说道:“徐司令呢,我要见徐司令!”

    “很抱歉,芳子小姐。”王沪生淡然说,“老徐早就跟你有言在先,在你们没答应他的条件之前,他是不可能再跟你见面了。”

    川岛芳子皱了皱眉头,沉声说:“你能代表徐锐吗?”

    王沪生呵呵一笑,说:“我不能代表老徐,但是我可以代表整个大梅山军分区。”

    对于**的权力架构,川岛芳子不是很懂,但是她隐约听出来王沪生也是个能够拿主意的,当下说道:“也好,那我就跟你直说了吧,土肥原将军刚刚来电,说你们大梅山独立团趁着双方停战谈判的空隙,大肆出击,这么做也未免太没有诚信了吧?”

    王沪生仰天打个哈哈,朗声说道:“芳子小姐,我想要纠正你一diǎn,眼下你我双方确实正在谈判我部被收编的事,但是我们从来就没有与贵军达成停战的协议,也就是说,眼下你我双方仍是敌对关系,所以任何行动都是合情合理,哪来破坏诚信之说?”

    “那你们也不能趁人之危吧?”川岛芳子怒道,“难道你们就不担心,惹恼了大日本皇军,皇军就直接终止谈判,以重兵集团扫荡大梅山?”

    “哈,说的好像鬼子没有重兵扫荡大梅山似的。”王沪生冷森森的说,“芳子小姐,我想再次提醒你一句,提出收编的是你们日本人,而不是我们,你们若想重兵扫荡大梅山,尽管放马过来就是了,我们随时奉陪!”

    王沪生软硬不吃,川岛芳子便有些黔驴技穷了。

    川岛芳子冷然说:“我会将王先生的意思如实反映给土肥原阁下,是继续谈判,还是终止谈判双方刀兵相见,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

    “请便。”王沪生摞下一句狠话,转身扬长去了。裁仙

    不过出了门之后,王沪生立刻就没那么淡定了,因为他并不确定这么做是否会真的激怒土肥原贤二,万一真的激怒了老鬼子,导致老鬼子提前终止招降谈判,那徐锐的整个计划立刻就会胎死腹中,那后果可就严重了。

    所以出门后,王沪生第一时间来到通讯处,给徐锐发了一个电报。

    这么大事情,王沪生拿不定主意,还是交给徐锐来拿这个主意吧。

    (分割线)

    徐锐接到王沪生的电报后,却是哈哈大笑。

    “哈哈,土肥原贤二这老鬼子已经感觉到压力了!很好,非常好!”徐锐嘿嘿一笑,对刚刚接上头的上海特委书记杜兴说道,“若是压力不够,以土肥原贤二这老鬼子的警惕,很容易就能猜到我们的这批货存在问题,只有给这老鬼子足够大的压力,才能迫使这老鬼子方寸大乱,继续丧失警惕性以及判断力,唯其如此,我们才能浑水摸鱼,趁这个老鬼子反应过来之前,把制药厂还有化工厂的设备给偷运出去。”

    杜兴diǎn头说:“确实如此,土肥原贤二确实不好对付。”

    徐锐又说道:“不过,单凭眼前的这diǎn压力还远远不够,小桃红,立刻给老王回电,让他命令各团各营,继续加强对周围各县市的进攻,继续给小鬼子施压!”

    “好的,我这就给政委回报!”小桃红转身回到隔壁房间发电报去了。

    徐锐又对杜兴说道:“杜书记,还有我们这边也要开始行动,从两方面同时给土肥原贤二这个老鬼子施加压力,让他顾头顾不了尾,这样才会方寸大乱。”

    杜兴diǎndiǎn头,问道:“徐司令,关于这边的行动,你是怎么考虑的?”

    徐锐很干脆的说道:“在上海,我们是客,杜书记你才是主,所以,你不必客气,尽管给我们下达命令就是了。”

    “也好,那我就不跟你客气了。”杜兴diǎn头说道,“是这样的,由于鬼子太过猖狂,我们已经把龙华、虹口以及闸北的同志都撤回了公共租界,但是公共租界内也是不得安生,极司菲尔七十六号的特务最近闹的很欢,我准备策划一次行动,打击一下他们的嚣张气焰,但由于人手不足,所以没办法付诸实施。”

    徐锐说:“杜书记,你就直接说你的计划。”

    杜兴说:“是这样,百老汇路的三联书店是我们的一个秘密联络diǎn,据可靠情报,这个联络diǎn已经暴露,极司菲尔七十六号的特务很快会对这个据diǎn展开行动,所以,我打算在三联书店设下埋伏,给极司菲尔七十六号的特务来一个关门打狗。”

    徐锐微笑说:“杜书记,这事不劳你们上海地下党的同志动手,交给我们就行了。”

    “你们?”杜兴看了看房间中的几个人,有些担心的说道,“你们的人手会不会太单薄了,毕竟你们才只七个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