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1章 关门打狗-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741章 关门打狗

    半个小时后,徐锐和雷响就已经好整以遐的坐在了三联书店的客厅内。

    三联书店坐落在百老汇路跟一条小巷中间,三套五间,是家大型书店,正对百老汇路的前厅是营业大厅,中间是员工办公室及休息室,还有客厅,后面则是厨房以及仓库,这会书店已经打烊歇业,所有聘用员工都已经下了班。

    跟徐锐、雷响一起的,还有上海特委特别行动科的七位武装人员,带队的是一个名叫吴寒的年轻男子,据说还是个外科医生,吴寒他们三个是上海特委书记杜兴要求加入的,至于原因,就是担心徐锐他们人手太少了。

    徐锐一眼就看出,吴寒是个高手,尤其擅长使用暗器,因为他的手指特别的修长,而且指尖长满厚厚的老茧,手指修长的人,最为适合使用暗器,因为发力打出暗器,掌握暗器飞行方向及飞行姿态的,靠的就是手指。

    而吴寒指尖厚厚的老茧,更足以证明他常年练习暗器。

    不过,跟吴寒一起的另外六位同志,就显得很平常了。

    徐锐给吴寒递了一支烟,随口问道:“吴寒兄弟,老家哪里的?”

    “河北沧州。”吴寒接过烟,又主动掏出火柴给徐锐diǎn上,然后给自己也diǎn上了,吸了口烟慢悠悠的说,“在北平同仁堂学的医,一开始学的是针灸,后来才转向外科手术,还到日本深造了两年,之后就一直在上海了。”

    停顿了一下,吴寒又说道:“杜书记那里有我完整的履历。”

    徐锐闻言就愣了下,我就随便拉下家常,至于说这么详细?

    吴寒看着徐锐手中的手枪,羡慕的问道:“徐司令,我能欣赏一下你的手枪吗?”

    “枪?”徐锐闻言微微一笑,当即将手中的那把,还有腰间的另外一把都拿出,然后递给吴寒说,“吴寒兄弟,这两把枪就送给你了。”

    “送我?”吴寒惊喜的说道,“徐司令此话当真?”

    徐锐没回答,扭头问雷响说:“雷子,我有过食言而肥吗。”

    雷响把脑袋摇得跟个拨浪鼓,说道:“团长向来说话算话。”

    吴寒便喜孜孜的说:“按照我们特科的纪律,是不明能随便接受别人的礼物的,不过徐司令也不是外人,这礼我可真就收下了,嘿嘿嘿。”

    说完,吴寒就爱不释手的摆弄起了新到手的这两把手枪,手枪也只是普通的勃朗宁手枪,让吴寒稀罕的是这两支手枪的枪口上加装的消音器,对于他们这些秘密战线上的特工而言,消音器的用处真的太大了,这简直就是背后打黑枪、杀人灭口的神器!

    说话间,穿着长风衣,戴着礼帽的莫子辰就从大门口走进来,说:“团长,极司菲尔七十六号的人从街上过来了。”

    紧接着,又有特科的人从后门进来向吴寒报告:“队长,后面巷子里也有极司菲尔七十六号的特务,至少二十个!”

    “终于来了么。”徐锐将烟扔地上踩灭,淡然说,“准备行动。”法源

    雷响跟吴寒坐着没动,只是将手枪收进风衣内隐藏好,特科的另外七名武装人员,却迅速四散开来,分散隐蔽在各个办公室以及楼道的中间,然后无一例外都掏出枪,拿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书店客厅的前门还有后门。

    片刻后,书店大门外便响起了汽车引擎的轰鸣声,紧接着就是汽车轮胎与地面急剧摩擦时发出的刺耳声响,然后是一双双板牛皮鞋蹬在青石地板上发出的壳壳声,最后是杂乱的脚步声中以及驱赶街上人群的喝斥声。

    “滚开!”

    “闪开!”

    “不想死的赶紧滚!”

    然后是街上行人惊恐的叫喊声。

    与此同时,书店后面的小巷里也响起杂乱的脚步声。

    埋伏在各间办公室及中间过道的特科武装人员便立刻紧张起来,有一个明显是第一次参与行动,握枪的双手还在微微颤抖,不过吴寒却显得镇定自若,一看就知道早已经见惯了这种场面,徐锐和雷响就更不用说了。

    紧接着就有密集的枪声响起,徐锐听出来,至少有五十多支花机关在同时扫射,密集的子弹打在书店的前门橱窗及墙上,笃笃的闷响以及玻璃的碎裂声响成一片,隐隐的,还有街上过往行人的惊叫声以及脚步声。

    几乎同时,后边小巷也响起了密集的枪声。

    极司菲尔七十六号的人还真是嚣张,当着大街上这么多行人的面就敢肆意妄为,这是完全不把租界当局放在眼里的节奏,不过,眼下的小日本也确实不怎么在乎英国当局,小日本海军的炮艇刚刚还在长江上炮击了英国的军舰,英国也就只是抗议了几声。

    不过今天,极司菲尔七十六号却是注定要栽一个大跟斗了!

    片刻之后,书店前门和后门同时被撞开,然后脚步声响起。

    (分割线)

    百老汇路是公共租界数一数二的商业街,沿街店铺林立,在三联书店的斜对面,就坐落着一家咖啡馆。

    赛红拂一身都市白领的妆束,小桃红则是一身俏丽的侍女妆束,两人就坐在咖啡馆一楼临街的卡座里,悠闲的喝着咖啡,斜对面的三联书店打成了一锅粥,咖啡馆里的客人也受到惊吓,纷纷结账走人,两人对此却视若无睹。

    好笑的是,居然有个西装革履的分头男,一看就是在十里洋场上班的,自认为还算是体面人,居然上前来跟赛红拂搭讪,赛红拂因为等得无聊随口敷衍了他两句,这小子便越发的来劲,在那滔滔不绝的说个不停。

    看到赛红拂一直关注着对面三联书店的动静,分头男立刻气愤的说道:“极司菲尔七十六号的这些个二狗子,最近闹的越发的不像话了,工部局也成了聋子耳朵,碍于日本的军事压力,都不敢出面稍加弹压一下!”

    赛红拂轻抿了一口咖啡,没有理会分头男。奇妙怪客

    分头男自顾自接着说道:“现在连租界都不太平,上海眼看是不能呆了,我打算离开上海去香港发展,我有个远房表舅是香港一家洋行经理,如果你们有兴趣的话,我可以帮你们在香港南华洋行谋一分差事,很轻松的,薪水也丰厚。”

    这分头男倒是野心不小,连带着还想打小桃红的主意。

    这个时候,三联书店大门外的二十多个特务已经打完一个三十发的弹夹,然后换上一个新的弹夹,却没有继续射击,而是撞开被扫射得成了筛子一样的大门及橱窗,一窝蜂似的冲进了书店,好了,狗已进门,该关门了!

    小桃红说道:“姐,二狗子进门了!”

    “准备动手。”赛红拂说完就长身而起,又撩起身上玫红色的披风。

    分头男就猛的一窒,倒不是因为赛红拂隐藏在披风下的那副绝好的身材,而是因为赛红拂撩起披风之后,左右腰侧居然各绑着只枪套,然后玉指轻舒就从枪套里取出两支手枪,然后跟小桃红转身走出了咖啡馆。

    小桃红也从挎包里翻出了两支手枪。

    看到两女持枪走出咖啡馆,分头男吓坏了,哪里还敢上去纠缠。

    赛红拂和小桃红扭腰摆臀,走出了咖啡馆,径直走向停在三联书店外的那几辆汽车,不等留在汽车里的特务反应过来,赛红拂和小桃红便连续开枪,将车内的特务都射杀当场,这时候,不远处的一辆汽车突然之间发动,同时,从车窗里突然探出来两支花机关,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猝然发难的赛红拂和小桃红。

    可遗憾的是,赛红拂早就留意着这辆汽车。

    刚才在咖啡馆里时,赛红拂就已经发现这辆汽车有些形迹可疑。

    根据赛红拂的经验,躲在这辆汽车里的人,很可能是极司菲尔七十六号的重要人物。

    几乎是在汽车发动、车窗打开的一霎那间,赛红拂就已经开枪,噗噗只两枪,躲在汽车内的两名枪手便已毙命,小桃红接着再开两枪,汽车驾驶员和坐在后座的一名梳着大背头的中年男子也歪倒在了座位上面。

    几乎是在赛红拂和小桃红动手同时,守在三联书店后门的韩锋还有钻山豹也动手了,将留在后门的几个特务给干掉了,这时候,书店内也是枪声大作,甚至还有手雷的爆炸声,枪声和爆炸声持续了大约两分钟,再然后,便有特务仓皇逃出来。

    可是很不幸的是,赛红拂、小桃红、韩锋还有钻山豹已经守住书店的前后门,这些仓皇逃出来的七十六号特务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倒在了枪口下,前后不到五分钟,参与行动的五十多名七十六号特工就全部倒在了血泊中。

    任务完成,徐锐和上海特科的人迅速撤走。

    又过了五分多钟,伴随着刺耳的警笛声响,公共租界警察局的五十多个巡警,在两辆铁甲巡逻车的引导下气势汹汹的扑了地来,不过,留给他们的却只有五十多具尸体,还有一家几被打得稀烂的书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