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6 火候差不多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746 火候差不多了

    这几天,王沪生一直在提心吊胆中度过。

    一方面,王沪生是担心行动计划会落空,另一方面,他也是担心根据地的安全,因为眼下整个根据地就只剩下民兵,人数虽然不少,但是战斗力却完全无法跟正规军相比,一旦鬼子大举来袭,是很难守住的。

    担心归担心,但王沪生又无法凭空变出一支部队来。

    所以,王沪生唯一能做的就是加强各个方向的侦查。

    好在大梅山根据地的架构已经十分健全,除了民兵,像妇救会、儿童团等组织也是一个不落全部组建起来,可千万不要小看妇救会还有儿童团,尤其是儿童团的小毛孩子,放哨侦察那真叫一个厉害,鬼子伪军要想瞒过他们根本没可能。

    所以最近几天,王沪生给各县儿童团下达了死命令,命令各乡、各村的儿童团,死死盯住各条交通要道以及各个交通隘口,一旦发现鬼子行踪立刻上报给村民兵队,再由村民兵队送信给县大队,再然后通知根据地。

    庆幸的是,这几天鬼子很消停,没有任何异动。

    但是王沪生也是一个老革命了,他并没有因此就放松警惕,因为他知道,越是在这种时候才越要警惕,所以严令各县民兵、儿童团继续加强警戒力度,既便是这样,王沪生晚上睡觉都半睁着眼,以防出现突发状况。

    突发状况终究没有出现,倒是川岛芳子又闹了。

    川岛芳子又一次提出来,要求与徐锐紧急见面。

    虽然很不愿跟这妖里妖气的日本女特务打交通,可没办法,接到报告后,王沪生还是收拾心情来到招待所跟川岛芳子见面。

    见面之后,川岛芳子很严肃的说道:“王先生,我谨代表土肥原将军阁下向贵方提出最后通牒,限贵方的主力部队在二十四小时内停止一切军事行动,同时贵方派往上海的狼牙部队也必须停止一切暗杀行动,作为回报,大日本皇军也将停止一切针对贵党的行动,同时放还所逮捕的全部人员,此外土肥原将军阁下还有一份厚礼赠上。”

    王沪生心下微动,脸上却是不动声色的问道:“什么礼物?”

    川岛芳子沉声说:“足以武装一个皇协军步兵联队的武器装备!”

    “一个联队?”王沪生哂然说,“芳子小姐,我想再次提醒你,我们徐司令提出的条件是,一个师团的准备!”

    川岛芳子沉声说:“如果贵方仍然坚持要一个师团的武器装备,那么这场谈判就真的没有必要再继续下去了。”

    王沪生起身说道:“那就让我们战场上见吧。”

    说完,王沪生转身就走,川岛芳子却不甘心,对着王沪生背影高喊说:“王先生,我们可以给你们二十四小时时间,如果你们在这期间改变主意,随时可以找我,如果二十四小时后你们还是不肯接受这条件,那贵我双方只能战场上见了。”

    王沪生冷哼一声,走了。

    (分割线)异界之家长里短

    五分钟之后,王沪生的电报就摆在了徐锐面前,跟王沪生电报一起到来的,还有江南从南京发来的密电。

    因为是江南来电,赛红拂还撅着嘴有些不高兴。

    杜兴却不知道徐锐跟赛红拂还有江南间的事情,说道:“徐司令,根据江南所提供的情报,鬼子打皖南是假,渡江北上奇袭大梅山才是真!何况,土肥原贤二比起昨天又退了一大步,都答应提供一个联队的装备,所以见好就收吧。”

    徐锐也diǎn头说道:“嗯,火候已经差不多了,该收了。”

    说完停顿了一下,徐锐又扭头对小桃红说:“小桃红,立刻给老王回电,让他转告川岛芳子,我们将会停火四十八小时,如果日方在四十八小时之内释放所有人员,放行被扣压的物资,同时再将一个联队的装备送到指定地diǎn,停火将会无限期限长,但是,如果日方不能在四十八小时内做到这diǎn,那么,双方就只能战场上见了。”

    “嗯。”小桃红答应一声,匆匆到隔壁房间发电报去了。

    徐锐又对杜兴说:“杜书记,不出意外的话,土肥原贤二肯定会答应放人,同时放行被扣压物资,毕竟那不过是几十吨棉纱、棉布以及纱布而已,他没理由扣住不放,但是再接下来就是整个计划最关键的部份了。”

    “司令员请放心,都已安排好了。”杜兴笑着说道。

    徐锐却还是问道:“杜书记找的是哪方面的人,可靠吗?”

    杜兴说道:“这个人是青帮悟字辈的一个大佬,十六铺码头的装卸业务基本上都归于此人名下,而且此人还是杜月笙的弟子,当然,这些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此人具有明显的进步倾向,曾经多次暗中帮助过我党。”

    杜兴这么说,徐锐也就放下心来,又说:“杜书记,货物调包过程一定要快,虽说极司菲尔路七十六号的那些二鬼子已经被我们打得不敢露头,但保不准十六铺码头上还会有他们的眼线,所以调包过程一定要足够快!”

    “到时我会亲自过去!”杜兴diǎndiǎn头,又道,“不过美英烟草公司那边?”

    “那边我会接洽好的。”徐锐说,“到时候会有一艘美籍货轮等在十六铺码头。”

    这艘美籍货轮是徐锐通过史迪威的关系联络上的,眼下日本跟英国的关系已经很僵,但是日本跟美国的关系尚可,日本海军有很大可能会在长江航道拦截英国籍的商船,但是对于美国籍的商船却还是要给几分面子的。

    杜兴欣然说:“那就没有问题了。”

    (分割线)

    徐锐的意思很快就通过川岛芳子反馈到了土肥原贤二面前。

    土肥原贤二看完电报之后却半晌没有吭声,只是一个劲的揪头发。

    站在旁边的中村俊忍不住问道:“将军阁下,芳子小姐在电报上是怎么说的?”

    土肥原贤二哦了一声,顺手将手中的电报递给中村俊,中村俊看完之后说道:“将军阁下,这是好事,徐锐终于答应了暂停军事行动,还有狼牙部队也会暂停暗杀行动,这个不正是您所希望看到的结果么?”豪门盛宠替身挚爱

    “至于我们所付出的代价,不过是二十多个无关痛痒的**党员而已,再就是一个联队的武器装备,但这些武器装备本就是我们从国民军手中缴获的,不值一提,哦对,还有被我们扣压的那批棉纱和棉布,那也值不了几个钱。”

    土肥原贤二却摇头说:“可我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不对?”中村俊茫然道,“哪不对,卑职没觉得哪不对啊?”

    土肥原贤二摇头不语,他要是知道哪不对,还用得着揪自己本就不多的头发?

    土肥原贤二正揪头发之时,副官匆匆进来,报告了一个让他震惊的内幕消息:“将军阁下,刚刚得到可靠的情报,华中派谴军司令部已经秘密制订了突袭大梅山的计划,并且已经开始暗中加紧准备,最迟两天内就要付诸实施。”

    “纳尼?”中村俊惊叫道,“突袭大梅山?!”

    “索代斯奈!”土肥原贤二的脸上却终于流露出恍然之色,说道,“我明白了,难怪徐锐突然间就服软了,居然答应停火四十八个小时,原来竟是华中派谴军要有所行动,徐锐想必已经提前察觉到,所以就坡下驴,答应了停火。”

    “原来如此。”中村俊说,“将军阁下,那要不要阻止华中派谴军?”

    “先不着急。”土肥原贤二冷笑说,“让华中派谴军试试大梅山独立团的深浅也好,如果大梅山独立团败,正好趁机压价,还可推说我们事先并不知情,如果华中派谴军失利,也好让那帮蠢货明白,帝国为什么要费尽心机招降徐锐。”

    “索代斯奈。”中村俊叹服,“竟然是一石二鸟。”

    土肥原贤二冷笑说:“左右我们都不会吃亏就是。”

    中村俊又问道:“将军阁下,那关押在宪兵队的二十多个**地下党员,还有扣压在公大纱厂仓库的棉布棉纱以及纱布,是否也暂缓放行?”

    “这个却不必。”土肥原贤二摇头说,“华中派谴军的突袭行动,我们土肥原机关还可以推说事先并不知情,但如果扣着那二十多个**党员以及那批货物不予放行,那就是我们缺乏诚意了,万一因此激怒了徐锐,提前恢复暗杀行动,就反为不美。”

    “卑职明白了。”中村俊顿首说,“卑职这就下令放行。”

    十五分钟之后,中村俊的命令就到了关押二十多名**党员的秘密监狱,还有扣压那批棉布、棉纱及纱布的公大纱厂仓库,接到命令之后,监狱立刻放人,公大纱厂的守军也立刻通知租界工部局,让工部局通知**方面前去取货。

    两个小时后,一队卡车缓缓驶入公大纱厂仓库。

    很快,一包包棉布、棉纱及纱布就被装上卡车,运往公共租界的十六铺码头,然后从十六铺码头,装上了一艘美国籍货轮,由于是在晚上,潜伏在码头四周的七十六号密探并没有发现,其中一部分棉包已经被调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