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8章 蒙在鼓里-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748章 蒙在鼓里

    冷铁锋说:“路上出了diǎn状况,所以来晚了。”

    这最后一批黄金确实出现了一diǎn状况,就在狼牙把最后剩下的六十箱、也就是六吨黄金从阳澄湖底打捞上来,准备运来藏金diǎn时,正好撞上一队缉私的鬼子伪军,驾驶着两艘快船从阳澄湖经过,两下里撞了个正着。

    当时天还没有亮,正是黎明前最黑暗时分,鬼子伪军发现狼牙的乌篷船之后,便立刻兴奋的叫嚣起来,以为逮住了走私船,由于苏南靠近上海,所以走私活动十分猖獗,因为伪维新政府定下的厘金十分繁重,如果不走私的话,根本就无利可图。

    发现乌篷船之后,鬼子伪军的两艘快船立刻分开,包抄过来。

    狼牙的乌篷船上因为装载了六吨黄金,走得很慢,所以很快就被追上。

    但是鬼子很狡猾,两艘快船并没有靠太近,而只是派了一艘快船过来,另一艘快船留在远处负责警戒,所以,冷铁锋他们在以迅雷不及掩护之势解决了一艘之后,夺船再去追另一艘时就费了一些手脚,也耽搁了不少时间。

    大兵便警惕的问:“老兵,没有留下活口吧?”

    “没有,一个没留。”冷铁锋冷漠的摇摇头,那二十多个伪军或者罪不至死,但谁让他们赶上了呢?为了保守黄金的秘密,说不得只能杀了他们沉湖了,又说道,“船也让我们凿沉了,小鬼子短时间内不可能发现。”

    大兵便松了一口气,没留活口,这里也就不会有暴露的危险。

    至少短时间内没有暴露的风险,至于几天以后的事情,根本就无关紧要了。

    冷铁锋又小声说道:“大兵,你们在这再坚持八小时,这八个小时尤为重要,千万不要出什么差错,刚刚老徐已经来信了,最多再过七八个小时,接应的快艇就会到达,到时候你带着狙击一组的弟兄押运黄金上船。”

    大兵diǎndiǎn头又问道:“老兵,那你们呢?”

    “到时候我会过来,老徐赶得及也会来,但是我们不会跟你一起。”冷铁锋说,“老徐说了,那些美国佬也不见得就是什么好人,万一我们表现得太过于郑重,说不定会引起他们疑心,到时候给我们来个黑吃黑那就完蛋。”

    徐锐说的也是实话,如果派五十几个全副武装的狼牙押运两百四十口小木箱,亚特兰大号货轮上面的美国籍船员会怎么想?他们肯定会想,这两百多口小木箱那么的沉,又派那么多武装人员来负责押运,装的肯定都是贵重物品。

    再结合这箱子大小,黄金的答案就呼之欲出。

    谁也不敢保证,亚特兰大的船员就不会萌生黑吃黑的念头。

    徐锐非常清楚,美国佬从来就不是什么好鸟,那可是罪犯的崽子!

    当然,狼牙并不惧怕亚特兰大的船员黑吃黑,就那三五十个水手,还真不够狼牙队员们塞牙缝的,问题是,之后该怎么处理?把船员都杀了,再把货轮劫了?那这国际影响可就闹大了,徐锐还指着美国政府的援助呢。

    所以,最好的办法还是相安无事。

    大兵diǎndiǎn头说:“可万一要是美国人问起来,我该怎么说?”误入豪门:我的亿万前夫

    冷铁锋沉声说:“你就说是从日本人手里抢过来的一批弹药。”

    “弹药?”大兵皱眉说,“可看着也不像啊,这么小的箱子,还这么的沉,什么弹药能有这么沉?就是炮弹也没有这么沉啊。”

    冷铁铸一拍脑门,说道:“你这么一说倒提醒我了,这确实是个问题。”

    顿了顿,冷铁锋又说道:“回头我会再给你捎两船木板过来,你用这些木板钉两百四十口大木板箱,把这些小木箱固定其中,这样就看不出什么问题了。”

    大兵说:“这倒是个好办法,不过千万别忘了多带些钉子锤子。”

    说话间,两艘乌篷船上的六十口小箱子已经全部搬上湖心岛,冷铁锋最后又叮嘱了大兵一遍,然后带着狼牙主力回到乌篷船,驾船走了。

    (分割线)

    上海,土肥原机关。

    可怜的土肥原贤二,至今还被徐锐蒙在鼓里。

    接到中村俊报告说,狼牙已经停止暗杀行动,土肥原贤二还挺高兴,因为就刚才,他接到了川岛芳子从大梅山发来的电报,说大梅山独立团已经停止了军事行动,而且这一消息还从华中派谴军直属航空兵团证实了。

    土肥原贤二却不知道,他被耍了。

    (分割线)

    中午时分,徐锐七人就到了无锡。

    从上海到无锡距离不过两百多里,可徐锐他们乘坐的火车却走了足足三个多小时,这还是所谓的特快,要是坐普快,足足要坐八个小时!因为这个时代的火车平均时速只有六十公里每小时,而且停靠的站diǎn还特别多。

    连包兴镇都有车站,徐锐他们直接就在包兴站下的车。

    下了车,出了车站,徐锐他们就径直奔徐六福家而来。

    这个时候镇上已经是人来人往,人们纷纷惊讶于徐锐七人的到来,不过倒也没有人产生过多的联想,还道是来走亲访友的。

    看到徐锐他们走到徐六福家大门口,众人才恍然大悟。

    原来是徐老六家的亲戚,这就难怪,人家本就是高门大户。

    “六叔。”进门之后,徐锐就向着徐六福鞠了一躬,说,“请受我一拜!”

    这次真的多亏了徐六福,要不是有了徐六福的掩护,而且帮着弄到了两艘船,狼牙要想神不知鬼不觉的将沉在阳澄湖的三十余吨约合一百万两黄金打捞上来,绝无可能,所以说徐六福这次是真的替祖国的抗战事业立下大功了。

    徐六福却赶紧搀住徐锐:“大侄子,你这是做什么。”

    徐锐却时持往下拜,并且一连给徐六福鞠了三个躬。

    徐六福实在躲不过,只能半侧着身体受了徐锐三拜,然后说:“大侄子,这次你们去上海,事情办得还顺利吧?”我和霸少有个婚约

    “托六叔您老的福,一切都挺顺的。”徐锐说,“筱雅妹子也挺好。”

    “顺利就好,顺利就好。”徐六福呵呵一笑,又很有眼色的说,“那啥,你们先聊着,我去后厨叫宋妈准备午饭。”徐六福知道徐锐肯定有事情跟冷铁锋说,所以找个借口走了,把空间留给了徐锐还有冷铁锋他们几个人。

    徐锐给钻山豹使个眼色,钻山豹便立刻出了门。

    有钻山豹负责放哨,就可以放心说事,而不用随时支着耳朵聆听动静。

    徐锐先问冷铁锋说:“老兵,阳澄湖的那一百万两黄金打捞上来了吧?”

    “全部打捞上来了,现在就存放在福山河汊口,紧挨着铁黄沙的一片芦苇荡里的江心洲上,大兵他们三个守着。”冷铁锋说,“亚特兰大号货轮什么时候能到?”

    徐锐说:“亚特兰大号货轮这会差不多应该已经驶抵福山附近,接下来,他们会故意制造一diǎn故障,在福山段逗留到晚上,天黑之后,亚特兰大号会派两艘像皮艇前来接应,老兵你回头就去铁黄沙候着,亲自押运黄金上货轮。”

    顿了顿,徐锐又特意叮嘱说:“记住,千万别让美国佬碰黄金!”

    “明白,我会盯紧美国佬的。”冷铁锋diǎndiǎn头,又道,“你们呢,土肥原贤二这老鬼子没嗅到异味吧?”

    “没有。”徐锐说,“直到现在,这个老鬼子都还被瞒在鼓里呢。”

    冷铁锋又接着说道:“我这边出了一diǎn小纰漏,今天黎明时分,在运输黄金的半道上遇到了鬼子的两艘缉私船,结果不得已只能下了死手。”

    “没事。”徐锐说道,“只要手脚做得足够干净,小鬼子一时之间不可能理出头绪来,等到他们理出头绪的时候,我们早就已经回大梅山了。”

    吃过饭,冷铁锋就带着钻山豹和韩锋乘小船走了。

    到了半下午的时候,韩锋一个人划着小船回来了,冷铁锋和钻山豹却跟大兵他们一起留在了铁黄沙,傍晚时分,徐锐带着狼牙战队的五十余名队员离开了徐家大院,借着夜幕掩护向镇江进发,他们将会在镇江渡江,再然后前往浦口。

    不得不说,徐锐这次制定的行动计划非常的缜密,至少一直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出现任何纰漏,土肥原机关甚至整个淞沪地区的小鬼子都被瞒得死死的,包括土肥原贤二在内,所有鬼子都相信,徐锐仅仅只是在借机哄抬自己的身价。

    没人知道,徐锐从头到尾只是在跟鬼子虚予委蛇。

    此外狼牙的执行力也确实强大,无论是在上海展开的对极司菲尔路七十六号特务的暗杀行动,还是这边在阳澄湖打捞黄金,除了最后一刻出现了一diǎn小小的纰漏外,就再没有出现过任何纰漏,就连这仅有的一diǎn小纰漏也很快被堵上。

    所以直到现在为止,土肥原贤二都还不知道徐锐已经从上海购得一家制药厂外加一家化工厂的全套设备,并且,这两套设备已经登上美国籍的亚特兰大号货轮,现在已经行驶到了长江福山段,再过几个小时,这批设备就要到地头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