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0章 陷阱-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750章 陷阱

    一百万黄金已经顺利上船,日军的突袭行动也悄然展开了。

    借着“皖南风暴”的名义,日军第一零四师团于夜间悄然将剩下的三个步兵联队以及辎重、工兵、野炮兵各一个联队,运送到江北的浦口一线,到了凌晨时分,第一零四师团所属的步兵第一零八、第一三七以及第一七零联队,已经在帽子山一线展开,原驻浦口的步兵第一六一联队也已经做好了准备。

    河边正三制定的作战计划是这样的,首先集中三个步兵联队,在野炮兵第一零四联队的配合下,以泰山压dǐng之势迅速围歼帽子山当面之敌,然后步兵第一三七联队、步兵第一七零联队迅速左右展开,保护步兵第一零八联队之侧翼,阻击从左右两个方向来援的敌军,中间的步兵第一零八联队则只有一个任务,就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插大梅山,争取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拿下梅镇,一举捣毁大梅山独立团的老巢!

    剩下的步兵第一六一联队则作为战略总预备队。

    河边正三制订的作战计划虽简单,却极具针对性。

    因为此时的大梅山军分区,所有的部队都在外围,这就好比是一个鸡蛋,外壳硬,但是内里却是蛋清蛋黄,不堪一击!所以,只要敲开蛋壳,大梅山军分区的这颗鸡蛋立刻就会整个碎裂开来,变成一滩烂稀稀。

    所以整个计划的关键就是砸蛋壳,也就是围歼帽子山当面之敌!

    为了尽可能快速的实现这一目标,河边正三集中了足够的兵力,至少在河边正三还有西尾寿造看来,兵力已经足够了,按照日军与国民军之间的战力对比,三个满编的步兵联队足可以轻松打垮国民军的三个师,大梅山独立团的战斗力肯定要比国民军要强,但我现在用三个步兵联队来对付你的三个营,那还不是手拿把抓吗?

    所以,河边正三只给了三宅俊雄六个小时的时间,这也就是说,天亮前,第一零四师团必须全歼帽子山当面之敌,然后进入下一阶段的作战。

    但是,第一零四师团的师团长三宅俊雄却只给了松本健儿三小时的时间。

    松本健儿是步兵第一零七旅团旅团长,也是这次帽子山战役的前敌指挥。

    前敌指挥部里,松本健儿将宫田治郎、古贺太郎、河畸思郎这三个步兵联队长以及野炮兵第一零四联队联队长汤屋繁治叫到跟前,首先进行了一番激情昂扬的演讲,最后才沉声问道:“整个行动计划都清楚了吧?”

    “哈依!”四个联队长同时顿首。

    “哟西。”松本健儿微微颔首,又抬起手腕说道,“现在开始对表。”

    宫田治郎等四个联队长便同时抬起手腕或者从上衣口袋里掏出怀表。

    “现在时间是凌晨零diǎn过五分。”松本健儿等四个联队长校完了表,又说道,“再过二十五分钟,野炮兵第一零四联队准时开始对帽子山一号、三号、五号高地展开炮击,炮击持续时间半小时,半小时后,野炮兵第一零四联队实施延伸炮击,步兵第一零八、第一三七及第一七零联队,同时向一、三、五号高地发动突击。”

    “哈依!”四个联队长重重顿首,目光同时落在了沙盘上。乱世红颜:倾城皇后

    沙盘上,指挥部的参谋已经真实的复制了帽子山的地形,只见一号、三号以及五号高地就像是一个等边三角形,将整个帽子山围在中间,而代表大梅山独立团主力部队的蓝色三角小旗,却插满了中间的三角形区域。

    这是要把大梅山独立团的主力一锅端的架势。

    顿了顿,松本健儿又说:“我只给你们两个小时的时间,天亮之前,必须将帽子山的主峰踩在脚下,同时将大梅山独立团的主力围歼于三角形区域!”

    “哈依!”四个联队再一次重重顿首,然后转身扬长去了。

    (分割线)

    几乎是同时,何书崖的三团却在撤离帽子山。

    杨八难的七营已经上来,不过才刚到帽子山,就又要马上撤离,行军了一整天的将士们难免就会有怨气,便是杨八难这个营长也想不通。

    杨八难跑到何书崖面前,问道:“书呆子,干吗要撤离帽子山?”

    旁边抿着嘴跟何书崖赌气的丁力也趁机说道:“就是,修了快两天的工事,一仗没打就放弃了,这叫什么事?早知道这样,当初又何必叫弟兄们费劲八啦的修工事呢?留着这力气哪怕是帮老乡挑个水、糊个墙什么的也好啊。”

    何书崖也不生气,只是笑着问丁力:“丁营长,地雷埋完了?”

    “埋完了。”丁力没好气的道,“按你说的,一百个地雷一组,都用导火索连好了,不过你并没有安装起爆器,怎么引爆这八十组地雷?”

    何书崖说:“这不是有老牛么,用炮弹引爆。”

    “炮弹来引爆?”丁力闻言愣了下,这样也行?

    何书崖还是有些不放心,又问:“八十组地雷,全部都埋好了?”

    为了这次伏击,何书崖可是下了血本,足足埋了八千颗十斤装药地雷。

    “全都埋好了。”丁力哼声说,“你从地图上标出来的整个三角形区域,几乎都已经埋满了地雷,小鬼子就连落脚的地儿都找不到半寸,不过我就不相信,小鬼子真会傻兮兮的钻进你设计好的陷阱里,你真想多了。”

    何书崖微笑说:“想不想多,你们很快就会知道了。”

    丁力嘁了一声,说道:“真不知道你从哪来的自信。”

    杨八难忽然间也有些恍惚,因为从何书崖的身上,他隐约看到了徐锐的影子,要说带兵的风格,何书崖跟徐锐根本就是两个极端,徐锐是冷酷到不行,何书崖却让人如沐春风,但是两个人身上的这份自信,却是如出一辙。

    说话之间,三个人就已经下了帽子山。

    何书崖的团部也是最后一批撤离帽子山的,就在团部人员撤离后不到五分钟,浦口方向骤然绽放起一团团的亮光,几乎映红半边夜空,丁力和杨八难全都是老兵,只看这声势,就知道那是浦口方向的鬼子炮兵已经开始炮击了。祖蛇

    果不其然,片刻之后,一排排的炮弹就落到了帽子山阵地。

    下一霎那,帽子山阵地上便连续不断的绽放起耀眼的红光。

    看到帽子山次第绽放的爆炸红光,丁力和杨八难不禁有些愣神,不是,这怎么说的?小鬼子真要出击,而且打的真是帽子山?

    再扭头看向何书崖时,两人的目光便有些异样了。

    尤其是杨八难,忽然觉得何书崖跟徐锐真的好像。

    看着帽子山上面此起彼伏的爆炸,丁力忽然有些担心起来,说:“书呆子,咱们埋在山上的地雷不会被鬼子的炮弹给引爆吧?”

    “那不会。”何书崖淡淡一笑,这个问题他早就考虑到了,又接着说道,“咱们埋的全都是黑火药地雷,就算是被小鬼子的炮弹直接命中也未必会爆炸,而且导火索也是经过了特殊处理的,除非使用硫磺弹,否则diǎn不着的。”

    丁力哦了一声,又道:“这黑灯瞎火的,老牛能行么。”

    何书崖淡然说:“事先标定的射击诸元,应该没问题。”

    丁力吸了口气,说道:“那今晚真够鬼子喝一壶的了。”

    然而,对面的日军第一零四师团却并不知道,正按照原定计划有序展开,借着野炮兵第一零四联队对帽子山实施炮火准备的间隙,步兵第一零八、第一三七以及第一七零联队已经运动到帽子山西北、东北以及正南方三个山头下。

    半个小时之后,野炮兵第一零四联队的炮火开始向标定的三角区域中心延伸,早已经进入攻击阵地的步兵第一零八、第一三七以及第一七零联队,几乎没有任何的试探,就投入大队以上规模的兵力,发动了集团冲锋。

    古贺太郎的步兵第一七零联队负责的是西北方向的三号高地。

    几乎是在野炮兵第一零四联队的炮火开始延伸后的第一时间,古贺太郎就命令步兵第一大队发起集团冲锋,另外两个步兵大队随后跟进,对今晚这一战,师团长还有旅团长,都是势在必得,古贺太郎也是不甘于落后。

    古贺太郎想要的是,抢在步兵第一零八联队之前最先攻下帽子山的主峰!

    自从第一零四师团编成以来,步兵第一零八联队就一直以头等主力联队自居,这让古贺太郎十分不爽。

    因为在古贺太郎看来,无论是第八联队,还是以第八联队的后备兵源编成的第一零八联队,都是大阪籍的小商贩,毫无战斗力可言,这diǎn已经在日俄战争中得到充分证明,所以在第一零四师团,他们筱山联队才是头等主力!

    看着潮水一般向前冲锋的步兵,古贺太郎收刀回鞘,然后自信满满的对身边的副联队长川畸四郎说道:“川畸桑,今晚过后,师团长就应该明白,在第一零四师团,咱们筱山联队才是头等主力,至于第一零八联队,不过就是个笑话而已。”

    “哈依!”川畸四郎重重顿首说,“联队长英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