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2章 小何团长-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752章 小何团长

    “笑话,这就是个笑话。”西尾寿造闷哼一声,对河边正三说,“河边桑,还是赶紧执行应急预案吧。”说完,西尾寿造就铁青着脸离开了。

    因为这地实在没法呆了,西尾寿造的脸都丢尽了。

    尤其是当着东久迩的面,这让西尾寿造更加郁闷。

    因为现在大本营有一种风声传出来,说陆军部长寺内寿一正在着手将中国战场的日军进行重新编组,并统一合编为中国派谴军,考虑到华北方面军新任司令官多田骏是陆军大学第二十五期生,资历相对较浅,所以西尾寿造出任中国派谴军总司令的呼声很高。

    但是西尾寿造却通过陆军部的同学暗中得知,陆军大臣寺内寿一和陆军总参谋长闲院宫载仁有意提名东久迩捻彦担任中国派谴军的总司令,至于理由,就是东久迩捻彦在刚结束的徐州会战中居功至伟,西尾寿造却没什么上佳表现。

    一句话,东久迩捻彦之所以能获得大本营的提名,就是因为他的战场表现。

    而西尾寿造之所以无法获得大本营的认可,也是因为他在战场没什么表现。

    本来嘛,西尾寿造是想通过这次对大梅山根据地的突袭替自己挽回diǎn局面,可现在这场被西尾寿造寄予厚望的突袭之战打成这样,竞争的天平就只能更加的向着东久迩捻彦一侧倾斜,他西尾寿造甚至可以说一diǎn机会都没有了。

    所以西尾寿造很郁闷,并把怒火都倾泄到了河边正三身上。

    “哈依。”河边正三灰头土脸的顿首,又扭头喝道,“命令,战车第八联队、独立轻装甲车第一、第五、第十二中队,立刻从浦口往帽子方向攻击前进,步兵第一六一联队负责协同保护,从侧面接应溃退之第一零四师团。”

    “哈依!”第一个通信兵重重一顿首,转身去了。

    河边正三舒了口气,又道:“再令,派谴军直属野战照空队全部开机,对第三飞行团之轰炸机群实施地面引导,第三飞行团之第六十战队、第九十战队紧急起飞,对帽子山以南地区实施阻断轰炸,阻止大梅山独立团追击。”

    “哈依!”第二个通信兵重重顿首,领命去了。

    河边正三接着说道:“再令,野战重炮兵第二旅团以及独立重迫击炮第五大队,对帽子山阵地实施报复性炮击。”

    “哈依!”第三个通信兵重重顿首,匆匆去了。

    转眼间,河边正三的三道命令便已经下达下去,日军华中派谴军的各个直属部队便立刻开始了运转,不得不说,此时的日军,在兵器层面真的是远远超过国民军,特别是在华中派谴军司令部所在的南京,兵器上的差距就更加悬殊。

    这个是由中日两国之间的工业制造基础决定的。

    河边正三的作战计划就是个笑话,不过应急预案却还是做的很扎实的。

    片刻后,一队队的轻型轰炸机便从南京紫苑机场起飞,尽管是在夜间,可小鬼子的机群却仍旧在照空队的地面灯光的引导下,迅速辩别清楚方位,然后在空中编组成了一个又一个的攻击队形,向帽子山一带呼啸而来。封神绝仙

    紧接着,野战重炮兵第二旅团以及独立重迫击炮第五大队的重型榴弹炮以及重型迫击炮也开始炮击,将一枚枚重达数十公斤甚至上百公斤的炮弹,打到了帽子山,霎那间,刚刚经历了八千颗地雷蹂躏的帽子山再次被猛烈的爆炸完全覆盖。

    再接着,战车第八联队、独立轻装甲车第一、第五、第十二中队的一百多辆坦克以及装甲车也在步兵第一六一联队的协同保护下赶到了,但只见,成群结队的日军官兵正从前方山野抱头鼠窜,可是他们身后,却连一个中国兵都没有看到。

    “八嘎!”战车第八联队的联队长山本越次从炮塔中探出身,看着前方原野漫山遍野逃窜而来的第一零四师团溃兵,目瞪口呆的讥讽说,“早就听说过大阪师团的逃跑本事,一直以为是以讹传讹,今日方知,真的是名不虚传哪。”

    大阪师团的逃跑本事确实是名不虚传,河边正三的应急预案,其实是基于壁虎断尾求生的基础上制定的,也就是说,航空兵以及重炮兵,会对日军及中国追兵的中间地带展开无差别的全覆盖轰炸,只有这样,才能阻止中国追兵,将第一零四师团的战损减小到最低。

    可是,现在,航空兵的炸弹及重炮兵的炮弹,根本就没炸着第一零四师团的溃兵。

    当然,也没炸着中国兵。

    因为何书崖的三团压根就没有追击!

    一开始,丁力、雷鹏还有杨八难都对何书崖的命令心有抵触,骑兵营长铁钢甚至于公然dǐng撞何书崖,扬言要带着骑兵营单独追击,但是,平时待人如沐春风的何书崖却在这时候展露出了强硬的一面,直接让人扣押了铁钢!

    铁钢却也是个爆脾气,当时就气得破口大骂。

    “何书崖,你个书呆子,竟敢扣压老子,老子跟你没完!”

    “姓何的,赶紧把老子放了,要不然老子真对你不客气!”

    “何书崖,别以为你是团长的得意门生,老子就不敢拿你怎么样。”

    “姓何的,真把老子惹急了,老子就是……”

    铁钢正在破口大骂之时,身后陡然响起飞机引擎的轰鸣,急回头看时,便看到东南方向的夜空中已经出现一盏盏的航灯,看到几乎布满整个夜空的那一盏盏航灯,铁钢立刻就张大了嘴巴,躲在树林里的三团官兵也都看傻了。

    “驴日的,夜间也出来轰炸?”铁钢低叫了一声,终于不骂何书崖了。

    明摆着的,如果刚才他们骑兵营追击了,那么现在肯定会迎头撞上鬼子的轰炸机群,被这么多的轰炸机轰炸,结果会怎样,铁钢就是用脚指头都能够想象得出来,再次回头看向何书崖时,铁钢胸中的怒气顷刻之间烟消云散。

    然而事情到这里,并没有结束,紧接着,一排排的炮弹就呼啸着飞到,遂即攒落在帽子山一带,再猛烈爆炸,看着帽子山上腾起的那一团团巨大的烟尘以及红光,再感受着脚下地面传导过来的冲击波,三团官兵都庆幸不已。

我和我的插画师妹妹

    我的乖乖,幸好没去追杀鬼子,要不然就死球了!

    丁力目瞪口呆的看着正在炮火之中颤抖的帽子山,问何书崖:“书呆子,你早就已经猜到小鬼子会出动航空兵还有重炮兵进行报复,对不对?”

    “你说呢?”何书崖淡然说道,“这里可是在浦口,与南京就一江之隔!”

    雷鹏也说:“他娘的,看来我们还真是小觑鬼子了,别的不说,就说这火力,咱们真要是在浦口跟小鬼子真刀真枪干一仗,就够我们喝一壶的。”

    “那是你。”何书崖淡淡的说道,“我可从来没有小觑过小鬼子。”

    何书崖确实从来没有小觑过鬼子,因为他的心头始终牢记着徐锐的告诫,现阶段,至少在两年时间内,大梅山军分区并不具备跟华中日军正面硬拼的实力,因为在兵器层面,双方的差距太悬殊,而且这种差距很难通过战术来加以弥补。

    所以在与华中日军的交战中,战场选择就非常重要!

    获得了战场的选择权,也就是掌握了战役的主动权!

    这次三团之所以能够重创日军第一零四师团,就是因为何书崖获得了战场选择权,并事先在帽子山上设下了陷阱,还有上次大梅山之战,独立团之所以能够全歼了第十师团,也是因为掌握了战场的选择权,并且将战场选在了青风山道。

    不过,战场选择权固然重要,审时度势却更加重要!

    身为一名指挥员,如果不能够审时度势,后果就将是灾难性的!

    比如这次帽子山之战,如果何书崖不能够审时度势,错误的命令部队展开追击,就将遭到日军航空兵及重炮兵的大轰炸,然后就会在迅速赶到战场的步兵第一六一联队以及独立战车第八联队的猛攻下,溃不成军!

    好在,何书崖从来就没有小觑过小鬼子!

    杨八难上前问道:“团长,接下来怎么办?”

    杨八难的这声团长叫的很顺,自然而然的就叫出口了,可是在叫出口之后,他却感觉到了一diǎn异样,旁边的丁力、雷鹏,还有依然被五花大绑着的铁钢便立刻向杨八难投来讶异的一瞥,目光中有些微异样,更多的却是认同。

    应该说,经过了帽子山之战,何书崖真正赢得了认可。

    何书崖的脸色也有些不自然,被人书呆子书呆子的叫惯了,骤然间被人叫团长,何书崖还真有些不习惯,不过他很快就调整好情绪,说:“接下来小鬼子肯定会大举反扑,而且这天色也快要亮了,趁小鬼子的援军还没有到,我们得赶紧撤了。”

    “是!”丁力、雷豹还有杨八难啪的立正,然后纷纷转身去了。

    看到何书崖转身要走,铁钢便急了,叫道:“哎哎,小何团长,还没给我松绑呢。”

    何书崖却装做没听见,脚下不停的走远了,铁钢便蔫头耷脑的说:“这知识分子的心眼就只有针尖那么大,不就骂了你几句,至于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