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6章 老子就嚣张了,怎么滴?-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756章 老子就嚣张了,怎么滴?

    “五百万日元或者一百万美元。”土肥原贤二盯着徐锐的眼睛,又接着说道,“只要徐桑今天通电全中国,富布脱离新四军,并就任维新政府军政部长兼第一战区总司令,这一笔巨款立刻就是徐桑您个人所有了。”

    徐锐微笑说:“土肥原桑还真是慷慨。”

    “哦不不不,徐桑你错了。”土肥原贤二摇头说,“慷慨的是帝国,是天皇陛下,我不过只是一个跑腿的。”停顿了一下,土肥原贤二又说道,“徐桑,由此也足可以看出来,帝国还有天皇陛下有多么的看重你,却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小桃红和牛肠俊的目光便不约而同的落到徐锐脸上。

    徐锐却仰天打了个哈哈,说道:“土肥原贤,我听说你是个中国通?”

    “徐桑过奖了。”土肥原贤二微微一笑,说,“我对中国文化也只是略懂而已。”

    徐锐微笑说:“我不知道土肥原桑有没有听说过,驴、胡萝卜还有磨的故事?”

    “驴、胡萝卜还有磨的故事?”土肥原贤二闻言茫然,这个他还真没有听说过。

    徐锐又说道:“在我们中国的南方,会在拉磨的驴的脑袋上绑一颗胡萝卜,这颗胡萝卜就悬在驴的眼前,但是驴就是咬不到它,驴非常蠢,为了吃到这颗胡萝卜,它就不停的走啊走啊走啊,一直到拉完了磨它都吃不上。”

    土肥原贤二终于反应过来,连忙说:“徐桑误会了,我们绝没拿你当驴的意思……”

    “土肥原桑,这些没用就不必讲了,我绝对不会为了一diǎn虚无缥缈的好处,或者说为了一张空头支票就变成一头蠢驴。”徐锐却蛮横的打断了土肥原贤二,又说道,“所以说,我们还是爽快一diǎn吧,来diǎn实际的。”

    “来diǎn实际的?”土肥原贤二说道,“徐桑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很简单。”徐锐哂然说道,“我人就在这里,脱离新四军甚至**的通电随时可以发,但在这之前,你们日本政府必须拿出足够诚意。”

    土肥原贤二皱眉说:“五百万日元或者一百万美金,还不够有诚意?”

    “我刚才说了,不要跟我整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我不是蠢驴。”徐锐看上去似乎有些不耐烦了,冷然道,“眼下亚特兰大号货轮就在浦口港,从大梅山过来的运输队也已经到了浦口城外,只要今天下午能让运输队把一个联队的装备,还有亚特兰大号上的货物运走,我就立刻通电全中国,宣布脱离**及新四军,就任维新政府军政部长,哦对对,还有那什么第二战区总司令。”

    土肥原贤二瞠目结舌的道:“徐桑就这要求?”

    “我就这要求。”徐锐说道,“你就给句痛快话,行还是不行?”

    土肥原贤二先是愣了一下,遂即哈哈大笑起来,好半天后才拍着木案说道:“徐桑,我是真没想到,我是真没想到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徐锐皱眉说道:“土肥原桑,你笑什么?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答应,答应,当然答应,若是连这么diǎn小小要求我都不肯答应,那我们两人之间还有什么好谈的?”土肥原贤二连连diǎn头说,“我刚才之所以发笑,却是在笑我自己,笑我之前想的太多了,要是早知道这样,我真该早diǎn与你见面。”我的灵异档案

    说完了,土肥原贤二就示意牛肠俊附下耳,低声耳语几句。

    听完土肥原贤二吩咐之后,牛肠俊一顿首,转身下了凉亭。

    土肥原贤二却倒掉了紫砂壶中已凉的茶水,换上新的茶叶,又添了水,重新放在煤油炉子上面烹煮,然后对徐锐说道,“徐桑,我们继续烹茶继续聊,不过这次,咱们不再聊军国大事,咱们聊一些有趣的话题。”

    “随便。”徐锐无所谓的道。

    (分割线)

    就在徐锐跟土肥原贤二谈笑风生时,浦口码头却剑拔弩张,快打起来了。

    浦口宪兵队长狗养次郎命令手下的宪兵将整个码头都围住,就是不肯放亚特兰号货轮上的物资上岸,这小鬼子原本是蒲城的宪兵队长,还曾经参加过大梅山之战,跟大梅山军分区也算老熟人,所以这次也算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与狗养次郎近距离对峙的是狼牙的队长冷铁锋。

    冷铁锋早就已经得到徐锐的授意,让他表现得越嚣张越好。

    冷铁锋脑袋往前探,俯视着狗养次郎,冷然说:“我再说一遍,赶紧让你的人滚开,要不然,别怪老子不客气!”

    冷铁锋说的是日语,狗养次郎一听整个脸都绿了。

    太嚣张了,实在是太嚣张了,尼玛的,这里可是在浦口,不是在你们大梅山,你们大梅山独立团的人居然也敢这么嚣张?

    真以为我们大日本皇军是泥捏纸糊,好欺负?

    因为个矮,狗养次郎必须仰起脖子,才能与冷铁锋对视。

    狗养次郎吃力的仰着头,盯着冷铁锋眼睛说:“我也最后再说一遍,这里是浦口,不是你们大梅山,所以,赶紧带着你的货物还有船滚蛋,要不然……”

    “要不然怎样?”冷铁锋往前逼进一步,两人几乎脸贴脸dǐng在一起。

    狗养次郎本能的后退了一步,反应过来之后立刻感到脸上火辣辣的,当下又往前走了一步,直接跟冷铁锋来了个脸对脸、胸dǐng着胸,然后强硬的说:“要不然,今天你们就别想活着离开浦口,还真以为皇军就不敢动手?”

    说完了,狗养次郎把手一招,身后两百多个鬼子宪兵便齐刷刷的拉动枪栓,将子弹推入枪膛,然后拿洞洞的枪口瞄准了冷铁锋,还有亚特兰大号货轮上面的所有人员,刚刚还趴在船舷上偷看的大副琼斯便赶紧缩了回去。

    冷铁锋却是夷然不惧,骂道:“八嘎!”

    “纳尼?”狗养次郎被骂得猛一愣,“你竟敢骂我?”

    “骂你怎么了?老子还打你!”冷铁锋说完,便劈手一耳光扇在狗养次郎脸上。枕边囚爱:腹黑Boss小甜妻

    这一耳光下来,狗养次郎便立刻被扇翻在地,左半边脸也立刻肿起来老高,甚至连大牙都被扇掉了好几颗,不过跟**上的创伤相比,精神上受创才更重,今天之前,狗养次郎完全就没想过,有一天他居然会挨中国人的耳光!

    “阿诺,阿诺……”狗养次郎仰头愣愣的看着冷铁锋,一时间竟忘了生气。

    旁边的两百多个鬼子宪兵也是面面相觑,有个鬼子甚至放下枪,使劲擦眼。

    好半晌,狗养次郎才终于反应过来,当即翻身爬起来,咆哮道:“太嚣张了,真是太嚣张了,真的是太嚣张了!”

    “老子就嚣张了,怎么滴?”

    冷铁锋却不由分说,左右开弓又扇了狗养次郎两耳光。

    冷铁锋是什么力量?这两耳光扇得,狗养次郎先是陀螺般右转,接着又陀螺般左转,而且一直转了好几圈才停下来,人却晕了。

    不过旁边的副队长却实在看不下去,怒道:“八嘎牙鲁,西内……”

    浦口宪兵队的副队长愤怒的咆哮着,猛的抽出了军刀,并以刀尖对准冷铁锋,不过就在这小鬼子下令射击之前,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惊碎了码头,然后一个通信兵从码头调度室冲出来,高声喊道:“队长,将军阁下让你接电话!”

    副队长的开火命令就卡在嗓子眼里,然后上前搀扶起狗养次郎。

    狗养次郎灰头土脸进了码头调度室,电话是牛肠俊从帽子山打回来的,意思就一个,让浦口的宪兵队立刻放行,放亚特兰大号上的货物上岸,同时放行浦口城外的运输队进城,将亚特兰大号上的物资以及军火库中囤放的一个联队的装备全部运走。

    牛肠俊还特意叮嘱,浦口宪兵队必须全力配合,不得有任何留难!

    “哈依!哈依!哈依!”狗养次郎一连三个哈依,才摞下电话从调度室走出来。

    再次走到冷铁锋面前之时,狗养次郎就像是落水的狗,身上再没任何气势可言,而是有气无力的向冷铁锋鞠了一个躬,说:“冷桑,刚才多有得罪,还请包涵,再接下来,我们浦口宪兵队将会全力配合你们的工作,请务必多关照。”

    “好说。”冷铁锋轻哼一声,给了狗养次郎一个冷脸。

    看到这一幕,亚特兰大号上面的美国船员全都目瞪口呆,作为经常在长江上跑航运的水手,他们见惯了日本人的骄横及凶悍,尤其面对中国人时,那叫一个狠,可是今天,日本人犹如绵羊一般的表现,却完全的颠覆了他们的感观。

    上帝啊,日本人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好说话了?

    没多久,王沪生就带着五万民夫及一万辆独轮小车组成的运输大军,浩浩荡荡的开到了浦口,当然这么多民夫和独轮小车,是没办法一次性进城的,而必须分批进城,王沪生带着第一批五千民夫和一千辆小车进城,并且第一时间赶到码头。

    王沪生亲眼看到亚特兰大号货轮上堆积如山的物资之时,感觉跟做梦似的,一家中型制药厂外加一家中型煤化工厂的全套设备,真的就这样到手了?哦不对,还有呢,还有一百余万两的黄金,王沪生也是刚知道这消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