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8章 图穷匕现-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758章 图穷匕现

    但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何况这么庞大一批设备?

    根据莫菲定律,凡事可能出岔子,就一定会出岔子!

    到了下午三diǎn多钟,终于还是出了纰漏,其中一辆独轮小车在经过城门时侧翻,将绑在车架上的“棉纱包”掀了下来,结果棉纱包磕在地面上,一下就裂解开来,露出了里面黑漆漆的一部机器,这一幕被混在人群之中的便衣看个正着。

    便衣迅速报告给了宪兵队,宪兵队又迅速报告给牛肠俊。

    牛肠俊在半山亭接到手下宪兵的报告之后,立刻回到山dǐng凉亭,走到土肥原贤二身后再附着他的耳朵,小声说:“将军阁下,刚刚接到便衣队报告,大梅山独立团从上海购买的那批物资中果然夹有货私,而且数量肯定不会少,要不要拦截?”

    牛肠俊的声音虽然轻,但是徐锐的听力极好,听了个一字不落。

    徐锐顿时间心头一凛,千提防万提防,终究还是出现意外了么?

    不过也无所谓了,从时间看,这会化工厂的设备以及那一百万两黄金肯定已经优先运出浦口,制药厂的设备或许还有一部分未来得及运出,却也无关大局了,如果只是缺了小部分设备,以后另外想办法补齐就是。

    当下徐锐的目光紧紧盯住土肥原贤二,看他是什么反应?

    让徐锐有些意外的是,土肥原贤接到报告之后却只是摆了摆手。

    看到土肥原贤二摆手,牛肠俊便立刻躬身退到土肥原贤二身后,不再多说什么,他大抵可以猜到土肥原贤二是怎么想的,事实上,牛肠俊也是这么认为的,大梅山独立团从上海采购了那么大一物资,如果不在里边夹带一些私货,那才真的不正常。

    在土肥原贤二和牛肠俊看来,大梅山独立团无非就是在这批物资中夹带些弹药,dǐng天了就是夹带几台兵工厂的小型设备,对于这,土肥原贤二真的无所谓,不就是一些武器弹药外加几台兵工厂设备,能值几个钱?

    更何况,连徐锐都要投降了,大梅山独立团的夹带私货又还有什么意义呢?

    至于说徐锐不投降会怎么样,这个土肥原贤二有想过,不过并未放在心上,为什么?因为如果徐锐不肯投降的话,今天就再难活着离开帽子山了!而如果没有了徐锐,大梅山独立团采购再多武器弹药和设备又有什么用呢?

    正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土肥原贤二才会显得有恃无恐。

    所以,得知大梅山独立团在采购的物资当中夹带私货,土肥原贤二非但不紧张,反而笑吟吟的询问徐锐说:“徐桑,你们从上海采购这一大批物资,想必花了不少的钱吧?其实这又何必呢?你我很快就要成为一家人了,从此,大梅山独立团的一应军需物资,将由会皇军统一提供,所以这些物资根本就用不着。”

    徐锐呵呵一笑,说道:“当初采购物资之时,我哪知道会有现在这么一出?”

    土肥原贤二都不紧张,徐锐自然更不会紧张,继续在这耗时间,等着制药厂的设备也全部运出浦口,岂不是更好?

斗战圣皇

    土肥原贤二却终于把话题切了回来,微笑着对徐锐说:“徐桑,你看这茶水也喝了不少壶了,咱们之间的话题虽然多,但是将来有的是时间共处,要不然,今天就先聊到这,咱们先抓紧时间把正事给办了?”

    “正事?”徐锐装傻,“什么正事?”

    “徐桑又说笑了不是。”土肥原贤二微笑着说,“当然是徐桑你通电全中国,宣布脱离**并新四军,宣誓就职维新政府军政部长兼第二战区总司令。”稍稍停顿了下,土肥原贤二又接着说道,“徐桑,一切我都已经准备好了,就等你diǎn头了。”

    “你说这事啊,不急。”徐锐摆摆手说道,“这天还早呢,咱们再接着聊会。”

    顿了顿,徐锐又说道:“土肥原桑,真的不是我夸你啊,长这么大,我还真的没有遇到过像你这样,跟我有那么多共同话题的。”

    土肥原贤二哈哈一笑,说:“既然徐桑这么有雅兴,那咱们就接着聊。”

    土肥原贤二反正是智珠在握,有持无恐,所以并不介意多耽搁一些时间,甚至于,土肥原贤二还挺享受现在这样的时光,那种自己掌握了底牌,而对手却仍还在等待中煎熬,那种上帝视角的酸爽感,非言语所能够形容。

    当下两人又天南地北、海阔天空的胡侃起来。

    很快又是两个多小时,眼看着天色快要黑了,山腰处忽然传来一阵争吵,徐锐扭头往山下看,便看到冷铁锋还有钻山豹,正跟守在半山腰上的一队鬼子宪兵在对峙,冷铁锋他们俩似乎想上山,却遭到了鬼子宪兵的阻止。

    一看到冷铁锋和钻山豹,徐锐立刻心神大定。

    因为冷铁锋出现在这里,就意味着所有黄金、所有的设备甚至所有的物资都已经安全运出浦口,徐锐甚至已经无需替民夫的安全担心了!而钻山豹的出现,则意味着狼牙已经成功清除了鬼子宪兵的所有布置!

    徐锐心神大定,忍不住仰天长笑两声,哈哈!

    看到徐锐无缘无故发笑,正在侃侃而谈的土肥原贤二便愣了下,问道:“徐桑何故突然间发笑?难道我刚才的话题,有那么可笑吗?”

    土肥原贤二刚刚说到了日本的历史,他并不认为这是可笑的事。

    徐锐摆了摆手,微笑说:“真抱歉,土肥原桑,你刚才的话题并不可笑。”

    土肥原贤二轻哦了一声,正要继续说时,徐锐却冷不丁又说道:“我只是,只是觉得土肥原桑你这个人,十分可笑。”

    “纳尼?”土肥原贤二瞠目结舌,“徐桑,你刚才说什么?”

    站在土肥原贤二身后的牛肠俊也是目瞪口呆,这话风不对啊?

    只有跪坐在徐锐下首的小桃红抿嘴轻笑了一下,因为她也看到了冷铁锋和钻山豹,所以知道姑爷准备要图穷匕现了。

    徐锐嘿嘿一笑,又说道:“土肥原,我说你太蠢,太过可笑!”大盗无极

    这下土肥原贤二终于是听清楚了,牛肠俊也不再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不过,正因为听清楚了,土肥原贤二才感到格外的不可思议,因为太过不可思议,以至于土肥原贤二竟然忘了生气,茫然说:“徐桑,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虽然你很快就要成为维新政府军政部长,但这并不意味着,你就能够侮辱帝国的高级将领!”

    稍稍停顿了下,土肥原贤二又说:“另外,有一diǎn我认为十分有必要跟你说清楚,大东亚共荣及中日亲善,是有主次之分的,我们大日本帝国是主,而你们中国是次,所以,在正式的场合,你必须对我有足够的尊重。”

    听到土肥原贤二这么说,徐锐便越发放肆的大笑了起来。

    到了这个时候,土肥原贤二也终于意识到有些不对劲了。

    土肥原贤二脸上的表情冷了下来,沉声说:“徐桑,你并未打算投降,对吗?”

    徐锐的笑声便猛然一顿,嘿然说:“土肥原,总算你还没有蠢到极致,终于还是发现了我从未想过要投降,嘿嘿嘿。”

    土肥原贤二瞳孔猛一缩,遂即嘿嘿低笑起来。

    很快,土肥原贤二便由嘿嘿低笑变成了大笑,笑得连眼泪都流了下来。

    徐锐也不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土肥原贤二,直到土肥原贤二止住笑。

    好半天之后,土肥原贤二才说道:“徐桑,如果你真以为我从未想过,你若不愿意投降之后的局面处置,那也未免太天真了。”

    徐锐哦一声,问道:“土肥原,这么说你想过?”

    “当然。”土肥原贤二diǎn头说,“徐桑,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自打你踏上帽子山的那一刻起,你就注定只有两条路可走,或者就任维新政府的军政部长,或者,粉身碎骨,除此之外再不会有第三条路了。”

    “粉身碎骨?”徐锐的瞳孔微微一缩。

    “没想到吧?”土肥原贤二微笑着说,“在你到来之前,我就已经让人在帽子山靠近山腰处,埋下了数千公斤黄色炸药,只要山dǐng出现了任何意外,我的人就会引爆炸药,徐桑还有你的这位夫人,顷刻之间就将粉身碎骨!”

    徐锐凛然说:“但是,你也会跟着粉身碎骨!”

    土肥原贤二大笑道:“哈哈,自打登上帽子山那一刻起,我就已经抱定不成功便成仁的决心,徐桑,为了招降于你,帝国已经付出了太多的时间以及物力成本,如果招降失败,你认为我还会有活路吗?所以,你若不肯投降,那就让我们一块下地狱吧。”

    “索代斯奈。”徐锐说道,“难怪从一开始,你就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

    “索嘎。”土肥原贤二说,“徐桑,你还是乖乖的通电全中国,宣布脱离**、脱离新四军,就任维新政府军政部长,这样你将会有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而我,也将会因为成功招降你而步入军旅生涯的巅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