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9章 活捉土肥原-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759章 活捉土肥原

    徐锐微笑说:“我若是不愿通电呢?”

    土肥原贤二:“那就让我们一起下地狱吧。”

    说完,土肥原贤二的目光又落在了小桃红身上,淡定的说:“除了你我,还有你的这位美丽的红颜知己。”

    徐锐摇头说:“土肥原,你会下地狱,但是我们不会。”

    “哦,是吗?”土肥原贤二淡然说,“徐桑竟如此自信?”

    “对,我就这么自信。”徐锐又说道,“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我们俩绝不会陪着你一块下地狱,我还可以告诉你,其实从一开始,我就没有想过要投降,从一开始,我就只是在跟你们虚予委蛇!从一开始,我就另有所图!”

    “另有所图?”土肥原贤二立刻想到了刚才牛肠俊的报告,然后哂然说道,“就是一diǎn弹药,再加几台兵工厂设备?”

    “一diǎn弹药,几台设备?”徐锐微笑说,“土肥原,没见面前,常听别人说起你,几乎把你夸成一朵花,甚至美其名曰东方劳伦斯,可见面之后却着实让人失望。”徐锐说到这摇了摇头,又说道,“一diǎn弹药外加几台设备,这就是你的想象极限?”

    土肥原贤二的目光猛然一凝,隐隐约约间想到了什么,不过并没有吭声。

    站在土肥原贤二身后的牛肠俊却忍不住说道:“难道有很多弹药、很多设备?”

    “聪明,你猜对了!”徐锐冲牛肠俊竖起大拇指,又说,“事实上,在那批棉花包、棉纱包中间,夹杂着一家中型制药厂,外加一家中型煤化工厂的全套设备,这可是我们花了一千二百两黄金从英国人手中购买的!”

    “爱德华兹?!”土肥原贤二沉声说,“难怪他回英国了!我之前还在奇怪,这个英国佬怎么突然回国了,原来是他手中的设备已经处理给了你们了,我早应该想到的,八嘎,我早就应该,想到的!八嘎牙鲁,我早应该想到的!”

    徐锐嘿然说:“还有呢,夹杂在那批物资中的可不止设备哦?”

    “纳尼,还有?”土肥原贤二目露茫然之色,说,“还有什么?”

    徐锐便盯着土肥原贤二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土肥原,难道你竟想不起来,你们一直在寻找的东西?”

    “一直寻找的东西?”土肥原贤二闻言茫然。

    牛肠俊却大叫起来:“黄金,是黄金,还有黄金!”

    “啧啧。”徐锐摇头奚落说,“土肥原,真不是我说你,你的智商,比起你身后这位可是相差很远呢,真不知道你是怎么赢得东方劳伦斯这称谓的,不过也没有关系了,反正很快你就会跟川岛芳子一起接受审判,然后绞死!”

    土肥原贤二的心一diǎndiǎn的下沉,现在他才真的确信,徐锐是真没打算投降。

    道理是明摆着的,徐锐如果打算投降,就绝对不可能把这些隐秘都告诉他,不过,更让土肥原贤感到憋屈的,还是徐锐透露出的这些幕后秘辛,大意了,真的大意了,土肥原贤二真的没想到,徐锐竟然借助这次招降谈判,策划了这么一次行动!奥林匹斯精神病院

    说到底,这次的招降,他们处于被动,徐锐才是主动的一方!

    深深的吸了口气,土肥原贤二沉声说:“徐桑,你告诉我这些,莫不是真就以为,你已经胜券在握?”

    “可不?”徐锐冷然说,“莫非你以为,你还有翻盘的机会吗?”

    “八嘎!”牛肠俊勃然大怒,反手就要拔枪,可他快小桃红比他更快,不等牛肠俊拔出手枪,小桃红就已经从靴帮里拔出了勃朗宁手枪,对着牛肠俊的眉心就是一枪,牛肠俊的眉头立刻多出一个筷头大小的血洞,脑后也溅起一团血雾,然后往后仰倒了下去。

    几乎是在小桃红开枪的同时,山腰处的冷铁锋还有钻山豹也同时动手,将守在半山腰的那十几个鬼子宪兵格杀当场。

    土肥原贤二立刻意识到,他在帽子山的安排已失手。

    徐锐敢在帽子山上动手,想必已经清除掉了他埋伏在帽子山上的人手。

    不过土肥原贤二在浦口那边也做了安排,防的就是万一这边失手之后,浦口那边的炮兵能及时发炮,引爆埋在帽子山上的黄色炸药,刚才有句话土肥原并未瞎说,这次上山,他是真的抱定了不成功便成仁的决心。

    当下土肥原贤二便冲出凉亭,对着浦口方向又跳又叫。

    只可惜,这一切都是徒劳的,因为这个时候天色已经开始发黑,从山dǐng上还可以看清楚山腰的动静,但是从浦口看过来却绝对看不清楚帽子山上的动静了,土肥原贤二在帽子山上喊破了嗓子,浦口那边的鬼子也不可能听到。

    徐锐并没有阻止土肥原贤二的行为,而只是冷眼旁观。

    直到土肥原贤二喊累了,才哂然说:“土肥原,别喊了,不仅你安排在帽子山的人手被我们收拾了,就是你安排在浦口望风的,也被我们干掉了,所以既便是白天,既便是光线良好,也绝不会有炮弹飞过来,引爆帽子山上的炸药。”

    顿了顿,徐锐又微笑说:“包括西尾寿造那老鬼子在内,所有人都以为,你我还在帽子山上喝茶品茗、谈天说地呢。”

    土肥原贤二才终于确信,他所有的安排都已经失手了。

    土肥原贤二本能的把手伸向腰间,试图拔刀,可一伸手却摸了个空,这才想起来,之前上山的时候他只穿了件和服,甚至连一把短刀都没有携带,更不要说枪,当下土肥原贤二猛的张开了嘴巴,要咬舌自尽。

    但是徐锐费尽心机才逮着了这么一条大鱼,又岂能由着他咬舌自尽?

    当下徐锐一个滑步便来到土肥原贤二面前,再一伸手就攥住土肥原贤二的下巴骨,再轻轻一发力,把下巴卸了下来,土肥原贤的下巴骨被卸下来,再不能成声,便在那里张牙舞爪哇啦哇啦,向徐锐吼个不停。

    徐锐却像抓小毛孩似的,拎起土肥原贤二就扔给了上山来的钻山豹,说:“豹子,把这老鬼子看好了,别让他死了!”

    (分割线)

前夫来敲门①腹黑首席的诡计

    梅镇,沙桥岗要塞。

    此刻,史迪威和切列夫正站在沙桥岗右侧的半山要塞。

    此时的沙桥岗要塞,已经和之前的规模不可同日而语,之前徐锐从国民政府弄来的那两百吨洋灰,只够修出个雏形,可是现在,随着大梅山自己建成的洋灰厂投产,成千上万吨洋灰被生产出来并投入到要塞的建设当中,开势已大不相同。

    此时的沙桥岗要塞,三个主碉堡前壁得到了再次加固,在左侧青牛岭余脉及右侧青风岭余脉的半山腰,也各建了一座半山要塞,碉堡群前还浇铸了阻断壕,再拉了铁丝网,现在就算是小鹿原特战队再来,也很难逾越了。

    虽然已经天黑了,可整个沙桥岗要塞群却是灯火通明。

    因为现在,大梅山发电厂已经开始了正式运行,电力根本不缺。

    史迪威和切列夫站在半山要塞往下看,只见一队队的人流车马,通过沙桥岗要塞源源不断的进入梅镇,那一架架的独轮小车上面,装载着一捆捆的棉布包、棉纱包,看到这一捆捆的棉布棉纱包,史迪威两人便叹了一口气。

    切列夫说:“听说了吗,土肥原被徐锐活捉了。”

    “听说了。”史迪威说,“这次较量,徐锐完胜!”

    “我是真没有想到。”切列夫摇头说,“居然真让他把事办成了。”

    “我也完全没想到。”史迪威喟然说,“当消息传回来,他准备在浦口卸货时,我当时就想,这家伙一定是疯了!可是现在回头想,从浦口卸货才是明智之举,如果他不选在浦口卸货,没准土肥原贤二就会起疑,这样的话,这批设备在没有抵达乌江镇之前,说不定就已经让日本海军给拦截了!”

    “是啊。”切列夫diǎn头说,“我是秘密战线的,土肥原这家伙有多难对付,恐怕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了,可就是这么个人,这次却着实栽了个大跟斗!真没想到,徐锐打仗厉害,搞秘密战线的谍报工作也一样出色!”

    史迪威diǎndiǎn头说:“这人还真是个全才!”

    “是啊。”切列夫diǎn头说道,“米斯特徐这人太可怕了。”

    史迪威摇摇头说:“我倒觉得,真正可怕的不是某个人,而是这个民族。”

    稍稍停顿了一下,史迪威又说:“难道你就没有发现吗?中华民族每到危急时刻,总是会涌现出一大批强者,率领这个民族度过难关,再铸辉煌,几千年来,一直都是这样,也正是因为这diǎn,中华文明才能成为唯一沿续至今的古老文明。”

    “好像还真是呢。”切列夫diǎndiǎn头,又说道,“难怪拿破仑会把中国形容成一头睡着了的雄狮,而且还预言说,当这头雄狮醒来的那一刻,必将震惊整个世界!从徐锐的身上,我仿佛真的看到,一头雄狮正在慢慢的苏醒。”

    “雄狮?”史迪威冷笑道,“可笑的是日本人,居然妄想招降这头雄狮。”

    “想招降徐锐的,应该是日本天皇裕仁吧?”切列夫摇摇头说道,“真不知道,当裕仁得知这个消息时又会是个什么样的表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