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0章 御前会议-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760章 御前会议

    切列夫跟史迪威侃侃而谈时,裕仁就已经得到消息。

    得知土肥原贤二被活捉,而徐锐压根就是在虚予委蛇的消息之后,裕仁的第一反应毫无疑问是暴怒,气得暴跳如雷。

    当陆军大臣寺内寿一和陆军次长东条英机来到裕仁的御书房外时,听到的是裕仁一阵赛过一阵的愤怒咆哮,就像是一头幼崽被杀、母兽被掳的困兽,正躲在自己的洞窟里发出一阵又一阵绝望的咆哮,紧接着,就是器物落地碎裂的声音。

    “八嘎!”

    “八嘎牙鲁!”

    “该死的支那人!”

    “愚蠢的支那人!”

    “你们惹怒我了,你们真的惹怒我了!”

    “你们终究为今天的行会,付出血的代价!”

    “啊,八嘎,八嘎牙鲁,我一定会让你们付出代价的。”

    “大日本帝国的尊严不容亵渎,日本皇室的尊严更不容亵渎,徐锐,你将会因为今天的愚蠢行为,付出惨烈的代价!嗷啊!啊啊啊啊……”

    寺内寿一和东条英机站在御书房外,面面相觑,都不敢入内。

    他们完全可以想象得到,此时的天皇陛下该会有何等的愤怒,不过,他们更清楚,天皇陛下之所以会如此失态,之所以会被气得暴跳如雷,并不是徐锐拒绝招降这件事本身,而是因为,徐锐的拒绝招降,击碎了天皇陛下的军事政治并重的方略。

    直白一diǎn说,就是招降徐锐的失败,严重削弱了天皇的威信!

    当徐锐拒绝被招降,土肥原贤二被生擒的消息传回帝国之后,在帝国坊间甚至于出现了这样的一种声音:天皇陛下根本就不懂得政治军事,不懂没什么,却非要对帝国的政治及军事方略指手划脚,以至于酿成无可挽回的重大损失。

    坊间流传也就罢了,甚至就连内阁、大本营中也有这种杂音!

    在天皇至高无上的日本国内出现这样一种声音,简直是不可想象的!难怪裕仁天皇会有如此激烈的反应!

    寺内寿一和东条英机都知道裕仁此刻正在气头上,所以都不敢入内,去触他霉头,两人这才猛然意识到,闲院宫载仁这老家伙肯定不是真病,而是早就知道了,裕仁天皇的心情十分恶劣,所以才托病躲了起来,却让他们来触这霉头。

    当下寺内寿一和东条英机都开始在心里问候闲院宫载仁的祖上女性,不过问候到了一半他们突然又想到,闲院宫载仁祖上女性,可不就是天皇陛下的祖上女性?当下各自扇了自己一耳光,将所有杂念抛到脑后。

    御书房里的咆哮和器物碎裂声响了足足半个小时,才终于消停下来。

    又过了差不多五分钟,确定裕仁天皇不会再次发疯,两人才敢入内。

    寺内寿一和东条英机前后脚走进御书房时,便看到裕仁半躺在镶有金边的座椅内,满脸的疲惫,看到两人走进来,裕仁也只是微微抬了下眼皮,病恹恹的说道:“寺内桑还有东条桑,你们来了啊?近前来,到我近前来。”英雄联盟之七秒预测

    “哈依!”两人重重顿首,走到了裕仁面前。

    裕仁的眼皮微微抬起,露出两颗充满了血丝的眼珠,看着寺内寿一还有东条英机,幽幽的问道:“寺内桑,东条桑,你们是不是也觉得朕很没用?你们是不是也觉得,朕根本就不懂什么政治、军事,却非要插手帝国的对外方略?”

    寺内寿一稍稍犹豫了下,东条英机便已经抢着说道:“当然不是,在臣看来,天皇陛下乃是大日本帝国不世出的英主,少年监国便展现出了过人的雄图大略,帝国能有今日之强盛局面,与天皇陛下之英明神武、励精图治是绝然分不开的。”

    寺内寿一微微侧头扫了东条英机一眼,心忖,这马屁精。

    不过必须承认,东条英机这一记马屁,拍的裕仁很受用。

    裕仁的心情终于不再像刚才那样糟糕,端正了一下坐姿,又问道:“东条桑,你说朕的政治军事并举的方略,是不是真的做错了?”

    “当然不是。”东条英机说,“政治军事并举方略,乃是治世宝典!”

    裕仁立刻蹙眉说:“如果政治军事并举方略没有错,为什么在招降徐锐这件事情上,却会收获这样的结果呢?”顿了顿,裕仁又无比困惑的说,“放在马占山身上是有效方略,怎么了徐锐就失效了呢?朕是真的不明白啊。”

    东条英机沉声说:“陛下的方略没有错,错的是土肥原这个蠢货。”

    “错的是土肥原?”裕仁微微欠起上身,问东条英机,“这话怎么说?”

    东条英机又说道:“所谓和谈,乃是为了和而谈,但是这个和字,却不是谈出来的,而是在战场上打出来的,土肥原贤二这个蠢货,虽然领会了陛下的精神,着手跟徐锐和谈,却完全没有领会和谈二字的精髓,居然对徐锐的军事冒险一再退让,这种情形下,能够谈出一个结果来才叫有鬼了。”

    “索代斯奈!”裕仁听了东条英机这话顿时精神一振,当下拍案而起说,“当初在满洲之时,土肥原贤二之所以能够跟马占山和谈成功,完全是因为第二师团在松嫩平原上对马占山集团保持了强大压力,原来问题竟是出在这里!”

    “哈依。”东条英机顿首说,“土肥原这蠢货,太迁就徐锐了。”

    说到这,裕仁的精气神已经完全恢复,又说:“东条桑,你的意思是说,如果从军事上对大梅山独立团保持强大的压力,跟徐锐的和谈还是可能成功的,徐锐迫于皇军强大的军事压力,还是可能投降的,对不对?”

    “哈依!”东条英机顿首说道,“臣始终相信一句话,这世上就没有不可收买的人,就看你出不出得起足够价码!徐锐的价码显然比马占山更高,就目前,帝国恐怕是出不起,但是我们完全可以通过军事手段降低他的要价!”

    “哟西!”裕仁欣然diǎn头,摁铃召来了一个侍卫,吩咐侍卫说,“立刻召内阁首相以及财政大臣进宫,朕要连夜召开御前会议,快,快快滴!”

    御前会议也分两各,一种幕僚会议,一种阁僚会议。如何征服门将手套

    而裕仁这次召集的是只有高级官员参加的阁僚会议。

    没多久,内阁首相近卫文麿、财政大臣石射猪太郎,还有外交大臣广田弘毅,匆匆奉诏赶到了皇居。

    “中国战场的战事,恐怕还得继续。”

    裕仁的第一句话就把内阁首相近卫文麿吓了个半死。

    近卫文麿惶然说道:“陛下,中国战场的战争绝不能再持续了,再持续下去,帝国就真的要破产了,陛下应该很清楚,最新发行的这一期国债,民众的认购热情已经大不如前,这并非民众不爱国,不支持战争,实在是民间财力已经枯竭了,陛下!”

    财政大臣石射猪太郎也说:“陛下,以财政部当下的财务状况,确实已经承受不起大规模的军事行动了!”

    裕仁蹙眉说:“大规模的军事行动承受不起,中等规模的行动总没有问题吧?”

    “中等规模?”近卫文麿皱了皱眉头,问道,“多大规模,动用多少个师团?”

    裕仁把目光转向寺内寿一和东条英机,东条英机抢着说道:“至少得五个师团以上规模的兵力,才能确保短时间内取得重大进展!”

    “五个师团?”石射猪太郎叫道,“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近卫文麿也说道:“陛下,为了打赢武汉会战,帝国已经耗尽所有人力物力,由于枪械不够用,连陆军士官学校的教学用枪都被收集上来,并运到中国,补充部队使用,现在又要动用五个师团以上军队发动大规模的进攻,实在是……”

    石射猪太郎接着说道:“实在是超出帝国财政的承受极限了!”

    裕仁又把目光投向东条英机,意思是说,能不能少几个师团?

    东条英机皱着眉头想了片刻,沉声说道:“四个师团,不能再少了!”

    “不可能,绝不可能!”近卫文麿叫道,“一个师团,最多一个师团!”

    “近卫桑,你是在开玩笑么?一个师团就想剿灭徐锐的大梅山独立团?姬路师团就是前车之鉴!”东条英机大声咆哮道,“三个师团,不能再少了!”

    “两个师团!”近卫文麿就像个菜贩子,讨价还价说,“不能再多了!”

    两人各不相让,说的唾沫横飞,然后石射猪太郎和寺内寿一也加进来,最后连外交大臣广田弘毅也加进来,五个人把个御书房吵得就像个菜市场,守在御书房外的几个侍卫听得面面相觑,这真是高大上的御前会议?怎么像是菜贩子吵架?

    五个大臣分成两派吵了好半天,也没吵出一个结果来。

    到最后,还是裕仁一锤定音说:“行了,都不要吵了,这次就调集两个师团加一个独立旅团,熊本师团加上第一零四师团,再加上台湾旅团好了。”

    近卫文麿、东条英机几个人就不吭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