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1章 未雨绸缪-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761章 未雨绸缪

    御前会议结束之后,日本政府的各个部门便立刻开始紧锣密鼓的运转起来。

    中日全面战争已经进入第二个年头,这些战争准备工作对于各个部门来说,都是轻车熟路,无非就是财政部筹集经费,陆军部制定指导方针,外交部则从外交层面展开国际危机公关,不管有没有可能,反正就是竭尽所能的抹黑中国。

    就在裕仁召开御前会议时,徐锐也回到了大梅山。

    坐镇大梅山的王沪生亲自带着根据地的干部群众,前出到下沙桥前来迎接,王沪生甚至还组织了小朋友献花,而且邀请了几家中外媒体记者,要在梅镇入口的沙桥墩,搞一个新闻发布会,王沪生是想尽可能的将这次凯旋搞得隆重些。

    王沪生的军事才能或者乏善可陈,但是政治敏感性却还是很高的。

    随着制药厂以及煤化工厂的全套设备进入大梅山,王沪生敏锐的意识到了,大梅山根据地很可能成为敌后战场的模范根据地,因为当煤化工厂以及制药厂投入生产后,大梅山根据地将源源不断的产出武器弹药及药品。

    有些这些武器弹药及药品,抗战形势将截然不同!

    所以说,徐锐及狼牙的这次凯旋,意义是重大的!

    只不过,王沪生之所以决定搞一个隆重的凯旋仪式,却不是因为这个原因。

    当徐锐和狼牙的五十八名队员跟随最后一支运输队赶到下沙桥时,迎面看到的却是灯火通明、锣鼓喧天,只见成百上千的群众身披彩带,排着队的敲锣打鼓,还有好几十个小朋友身穿新衣裳,小手里握着鲜花,欢呼着涌上前来。

    冲在最前头的孩子是豆豆,这小子年龄最小,跑得却最快。

    看到豆豆迈着小短腿忽啦啦冲过来,徐锐便蹲下身张开手,想给孩子来一个拥抱,不曾想,豆豆却在徐锐面前猛的拐了一个弯,一头冲向同样蹲下身、正张开双臂的冷铁锋,冷铁锋一把搂住豆豆,顺势抱起来。

    倒是跟着豆豆过来的二皇,一头扑进徐锐怀里,还亲热的伸出舌头舔了舔徐锐脸,徐锐的一张脸便立刻挤成了苦瓜脸,很有些幽怨的看着正在冷铁锋怀里跟他做鬼脸的豆豆,后面的赛红拂和小桃红看到这一幕,立刻噗哧一声乐了。

    徐锐摸了摸二皇的小狗头,苦笑说:“叔叔果然没有爹爹亲。”

    “那是,叔是叔,爹是爹。”冷铁锋得意的道,“儿子,给爹亲一个。”

    豆豆便立刻呶起小嘴巴,在冷铁锋的右脸上啵的亲了一口,还留下了一个口水印,冷铁锋立刻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仿佛在跟徐锐示威说,你丫的什么都比老子强,唯独有一样不如老子,老子有儿子,你丫的没有儿子!

    “老兵,你得意个什么。”徐锐一把搂过赛红拂,摸着赛红拂微微有些隆起的小腹,对冷铁锋说道,“最多再过五个月,老子也会有儿子的。”

    “儿子?”冷铁锋回豆豆说,“豆豆,你说阿姨会生个弟弟,还是妹妹?”天降狗仔:明星老公你过来

    “妹妹。”豆豆毫不犹豫的说,“阿姨生个小妹妹,正好给豆豆做小媳妇。”

    “啊?”冷铁锋闻言先是一愣,遂即哈哈大笑起来,一边得意的对徐锐说,“老徐,你听见没有?你会生女儿,还是我儿媳妇。”

    “这臭小子。”徐锐哭笑不得,“才豆丁大就惦记娶媳妇了。”

    豆豆立刻说:“我娘说了,娶媳妇是大事,得从小就看准喽。”

    看着豆豆煞有介事的样子,这下徐锐、赛红拂还有小桃红都被逗乐了。

    正说笑之间,王沪生已经带着不少人迎上前来,除了老朋友切列夫、史迪威,居然还有几个胸前挎着相机的媒体记者,到了近前,就举着相机对徐锐拍个不停,徐锐便本能的迎前一步,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身后的赛红拂、小桃红还有豆豆。

    徐锐有理由相信,他的形象在鬼子那边已经不是秘密了,毕竟都已经跟鬼子照过好多次面了,既便鬼子没能留下相片,请来画像师画张画像是绝对没有问题的,所以他并不介意自己的照片被报纸曝光。

    但是,像赛红拂、小桃红、豆豆不行。

    这些他最亲密也最在乎的人不宜公开!

    就像草原上的雄狮,可以在任何时候直面别的野兽,却也不敢让他的幼崽暴露在别的肉食动物前,因为雄狮总有外出巡逻的时候,当他不在时,他的幼崽就会面临危险,所以把幼崽隐藏起来是最安全的。

    “徐司令,我是密勒氏评论报的记者,朱莉亚,我想请问,你是怎么做到,将素有东方劳伦斯之称的土肥原贤二戏耍于股掌之间?”一个白人女记者首先问道,“迄今为止,从未有人能够借助敌对势力的港口转运物资的,你又是怎么做到的?”

    徐锐哈哈一笑,说:“朱莉亚小姐,你的这个问题最好还是问土肥原本人吧。”

    “哦我的上帝,土肥原贤二他在这里?”朱莉亚和另外几个记者立刻满脸的期待。

    徐锐回头把手一招,便有一个狼牙押着五花大绑的土肥原贤二走到了众人的面前,只不过土肥原的气色看上去极差,态度就更差,不过这也在情理之中,都成了别人阶下囚,心情要是还能好才叫有鬼了。

    几个记者围着土肥原贤二叽叽喳喳问,土肥原却是默不作声。

    徐锐也不是真的指望土肥原回答问题,他只是要展示战利品。

    这时候王沪生说道:“诸位,接下来在沙桥墩的军营里还会召开新闻发布会,你们有什么问题,可以到那个时候再提问,至于现在,还是先让我们的远征将士们回家吧,他们的家人可都还在等着他们呢,好不好?”

    一干记者这才作罢,簇拥着徐锐等人往回走。

    徐锐故意落在后面,小声埋怨王沪生说:“老王,你在搞什么,这么大阵仗?”网游之蛮力法师

    “老徐,这事你还真别怨我,我也是奉命行事。”王沪生说道,“这是中央的指示,你也知道的,小日本的对华策略已经从军事进攻为主转向政治诱降为主,中央已经预见到,接下来的敌后抗战局面将会十分复杂、十分严峻,所以要未雨绸缪,预做准备了。”

    徐锐闻言心头一沉,因为他是个穿越者,知道王沪生说的都是实话,随着日本对华政策的转向,国内很快就将掀起第一次****浪潮,在某些敌后战场,甚至于还出现了国民军跟日军携手围剿**武装的极端局面。

    延安方面肯定是想借此机会,向国人宣传**的抗日决心!这一来,一旦将来国共之间发生了摩擦,**也能够占据道义的制高diǎn,反击的时候也就不必缩手缩脚,因为我们**是坚决抗日,是你们国民党挑事、制造摩擦,就别怪我们反击!

    当下徐锐说道:“老王,刚好你提到这事,我有个想法想跟你交换下意见。”

    王沪生diǎndiǎn头,徐锐便接着说道:“一来,我们要向全国人民展示抗日决心,二来,土肥原贤二和川岛芳子也确实干了不少伤天害理之事,说他们犯了******罪也是毫不为过,所以我想,干脆搞个公审公判,公开处决川岛芳子和土肥原贤二。”

    “公审公判?”王沪生闻言一愣,遂即又说道,“你的这个想法,倒是跟中央的精神不谋而合,不过这事干系太大,会不会导致鬼子把主要矛头转向我们大梅山根据地?还有,如果搞公审公判,国民政府恐怕也会有意见吧?”

    当下中国,国民政府才是唯一合法的中央政府,你不过一个地方政府,而且还是一个在野党领导下的非法政府,居然也搞战犯的公审公判,又置中央政府于何地?我这中央政府的脸面还要不要,今后还要不要在国际上混了?

    徐锐说道:“我先说第一diǎn,老王你该不会以为,我们不搞公审公判,不处决土肥原贤二和川岛芳子,小日本就不会把主要矛盾转向我们吧?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眼下我们大梅山军分区已经很荣幸的成为了华中日军的头号敌人!”

    “倒也是。”王沪生diǎn头说,“那国民政府的反应呢?”

    国民政府的反应确实是一个问题,因为眼下毕竟还有个统一战线存在,党内甚至还有一种声音,认为一切都要经过统一战线,言下之意,**的敌后武装应该无条件的服从国民政府领导及指挥,当然,这种声音并不是党内主流。

    “这个好办。”徐锐嘿然说,“就说我们疏忽了,事后再报备下就是了。”

    “疏忽了?事后再报备下?”王沪生瞠目结舌的道,“你这不耍无赖么?”

    “我就耍无赖了,老蒋能怎么的?”徐锐嘿然说道,“他还能咬了我的鸟?”

    “注意diǎn言辞啊,你这家伙还真就是个混不吝。”王沪生摇头说,“不过这样好吗?”

    徐锐说:“好不好的,先做了再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