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2章 吃惊-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762章 吃惊

    半个小时后,一场小型的新闻发布会在沙桥墩军营召开。

    梳洗过后并且刮去了满脸的胡茬,徐锐立刻又从一个满脸沧桑的中年大叔恢复成了英俊挺拔的年轻后生,再配上一身笔挺的崭新军装,更显得英气逼人,当徐锐迈着标准的齐步走进新闻发布大厅,几个女记者忍不住目泛异彩。

    面对几个中外记者的提问,徐锐侃侃而谈。

    “朱莉亚小姐刚才问过我,为什么可以将土肥原贤二这个东方劳伦斯戏耍于股掌之间?为什么可以瞒天过海,骗过所有日本人,将一家制药厂及一家煤化工厂的全套设备通过浦口码头,转运回大梅山?老实说,这两个问题我也回答不上来。”

    “因为在谜底没有最终揭晓之前,我也不知道这事能不能成。”

    “但有一diǎn,我却可以告诉你们,那就是,正义终将战胜邪恶,我们中国人民终将战胜日本侵略者,赢得民族的自立、自强!不要以为这只是空话、套话,因为古往今来,无数历史史实已经证明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与会记者和旁听的不少指战员热烈的鼓掌。

    尤其是青训营的那些学员,掌声更是热烈,不少学员甚至有些迷恋上了徐锐那总是热情洋溢的演讲。

    “徐司令,我是塔斯社战地记者安娜。”又一个女记者起身问,“我很好奇的是,日本人为了笼络于你,向你开出了什么样的条件?”

    徐锐说道:“日本人开出的条件非常诱人,除了伪维新政府的军政部长,兼所谓的第二战区总司令外,还给我个人开出了一张五百万日元或一百万美元的巨额支票,不过,日本人永远不会明白,信仰是无价的!”

    安娜又问:“说到信仰?徐司令你的信仰是什么?**吗?”

    “**是我的终极信仰。”徐锐diǎndiǎn头说道,“但是我的现实信仰是社会主义,或者说是民族主义,这么说吧,为了中华民族的繁荣富强,我徐某人愿意付出所有的一切,包括我的生命,如果需要,我可以毫不犹豫的为民族而死!”

    新闻发布大厅里再次响起热烈的掌声,还有欢呼声。

    回答问题环节很快过去,新闻发布会照例进入消息发布阶段。

    通常,新闻发布会的举办单位总会在这个时候爆出一些消息。

    徐锐以双手虚压,待大厅里安静下来,又接着说道:“最后,我想要在这里向大家宣布一个消息,明天上午,我们将会在沙桥墩举行公审公判,当众宣判土肥原贤二、川岛芳子这两个战犯的处罚决定。”

    “公审公判?”

    “审判战犯?”

    “就在这里?”

    “这个时候?”

    一石激起千层浪。

    新闻发布会结束,王沪生跟着徐锐进了隔壁休息室,问道:“老徐,对土肥原贤二还有川岛芳子的公审公判,虽然有可能引发国共两党之间的口水战,但问题终究可控,但是另外一件事情,恐怕就没那么容易摆平了吧?”天姿国色

    徐锐充愣装傻说:“另外一件事情,什么事情。”

    王沪生没好气道:“你就装吧,装,可劲的装。”

    徐锐哦了一声说:“老王,你是说那批黄金吧?”

    “这可不是小事。”王沪生皱眉说,“不管怎样,这一批黄金都是当时税警总团从八国银行的金库押运出来的,从法理上来说,这批黄金显然属于国民政府所有,国民政府知道消息之后肯定会来讨还的,到时候怎么办?”

    “怎么办?”徐锐嘿然说,“还能怎么办,充愣装傻。”

    嘿嘿一笑,徐锐又接着说:“什么黄金?我们压根不知道。”

    “就这样?”王沪生说道,“老徐你得知道,纸是包不住火的!”

    “我也没说要用纸包火啊。”徐锐摊摊手说,“但我们确实没有黄金,国民政府总不能逼我们变出黄金,是吧?”

    王沪生闻言气结。

    (分割线)

    重庆,蒋委员长官邸。

    复兴社特务处处长戴笠连夜跑到蒋委员长官邸来觐见,他不亲自来不行了,因为事关国民政府前行政院长汪精卫!

    蒋委员长躲在摇椅上,闭目养神。

    戴笠微躬着上身,小声的禀报说:“梅思平回重庆之后,立刻去了汪公馆,之后几天汪公馆连续召开了几次小会,周佛海、陈公博、高宗武、陶希圣等人均多次前往,劝说汪即刻出走,前往南京另组政府。”

    蒋委员长微微蹙眉说:“消息可靠吗?”

    “绝对可靠!”戴笠diǎndiǎn头,又问道,“委座,是否抓人?”

    “抓人?以什么名义?”蒋委员长冷冷的扫了戴笠一眼,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且由他去吧。”

    说完了,蒋委员长便闭上眼睛不再说话,却把满头雾水的戴笠晾在了那里。

    戴笠虽然精明能干,也很会揣摩上意,但他还是无法揣摩到蒋委员长此刻的心意,蒋委员长其实并不介意汪精卫出走。

    因为汪精卫的出走,对蒋委员长有三大好处。

    党内层面,汪精卫出走等于少了一个党内的强大对手,更利于他独揽党内的大权。

    国内层面,有汪精卫这个汉奸做对比,更加凸显他蒋委员长坚持抗战的难能可贵,有助于他强化形象,掌控军政大局,同时国内民众也会更多的把怨气和怒火发泄到汪身上,对于国民政府和他蒋委员长的不满,就会缓解。

    国际层面,汪精卫跑到南京别立政府,虽有使重庆政府降格成为地方政府的风险,却也有助于打开跟日本的谈判通道,有汪伪政府在中间充当桥梁,国民政府跟日本政府的沟通就变得更加容易,一旦时机成熟,再来一次宁渝合流也是不行。

重生之人鱼驯兽师(星际)

    所以蒋委员长根本就不介意汪精卫出走,甚至乐见其成。

    戴笠想了半天也不得要领,只好蔫头耷脑的离开蒋委员长官邸。

    不过才刚走到官邸大门口,一辆汽车便疾驰而来,停在门廊下,车门打开,一个微胖的汉子走了下来,却是特务处的副处长郑介民,也是戴笠的得力干将。

    “介民?”戴笠有些讶异的看着匆匆而来的郑介民,问道,“你怎么来了?”

    “处座,急事,我们得立刻觐见老头子!”郑介民长话短说道,“三件事,第一件事,大梅山广播台刚刚发了一篇通讯,说是要在明天上午对犯下累累兽行的日本特务土肥原贤二及川岛芳子搞公审公判,第二件,却是关于那一批黄金的!第三件事才最吓人!”

    “你说什么?”戴笠一听脸色立刻变了,当下就说,“走,跟我去见委座!”

    当下戴笠便又带着郑介民匆匆回到蒋委员长的书房,蒋委员长听到脚步声,睁眼一看却是戴笠去而复返,便皱眉说道:“雨农,你怎么又回来了?”

    戴笠微微一躬身,没说话,身后的郑介民却上前一步,说:“委座,复兴社上海站以及南京站刚刚得到线报,说徐锐利用日本政府意图招降他的机会,做了一件了不得的大事,他竟然把一家制药厂外加一家煤化工厂的全套设备运回了大梅山!”

    “你说什么?!”蒋委员长闻言猛然一惊,从摇椅上坐了起来。

    站在旁边的戴笠,听了这话也是暗自心惊,竟然还有这种事情?

    “一家制药厂外加一家煤化工厂的全套设备?”蒋委员长说道,“你是说全套设备,而不是什么,几台设备?”

    “是的,全套设备。”郑介民肯定的回答道。

    戴笠沉声说:“不是说只是棉布、棉纱及纱布么?怎么又成了设备?”

    “这是徐锐使的彰眼法!”郑介民沉声说道,“徐锐这小子,几乎把全世界都给骗了,他早就暗中与英国的爱德华兹爵士达成了秘密交易,并且事先将制药厂、煤化工厂的全套设备进行拆解,并裹以棉纱,伪装成一捆捆棉纱,囤于十六铺码头仓库中!”

    喘了一口气,郑介民又接着说道:“然后,通过狼牙的大规模暗杀行动,以及大梅山独立团的军事行动,迫使日军做出让步,放行之前**从上海采购的棉纱棉布,结果在这批棉纱棉布上船之前,就被徐锐给调了包!”

    “我的天哪!”戴笠惊道,“好一个调包计,简直天衣无缝!”

    蒋委员长却更关心另外一个问题,问道:“爱德华兹?怎么听着很耳熟?”

    戴笠立刻回答说:“爱德华兹是英国的一个男爵,淞沪会战之前,曾经到南京兜售一家制药厂外加一家煤化工厂的全套设备,不过财政部的孔部长调查之后,发现这些设备属于即将被淘汰的老旧设备,所以就婉拒了,想来徐锐购买的就是这批设备!”

    “我想起来了,是有这么一回事。”蒋委员长懊恼的击节说,“庸之好糊涂,纵然这些设备是老旧设备,可终归也能办成实业,怎可以拒之门外?现在倒好了,这些设备竟然便宜了**,这可是一家药厂加一家煤化工厂的全套设备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