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5章 充愣装傻-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765章 充愣装傻

    军部二号首长到来前的一刻,公审公判大会刚好结束。

    最终结果,除了土肥原贤二和川岛芳子被处以枪决外,其余像稻叶四郎等十几个战俘都被判了一百二十年的监禁!也就是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十几个鬼子将军、佐官这辈子就只能够在大梅山的劳改场里度过了。

    大会结束,围观的群众心满意足的走了。

    这次公审,着实满足了根据地群众“亲眼目睹杀鬼子”的心愿,他们眼睁睁看着土肥原贤二和川岛芳子被民兵拿手枪dǐng住后脑枪毙,心里别提有多开心了,这些狗曰的小鬼子,让你们跑到中国来杀人放火,活该这样的下场!

    不过,军部二号首长的脸色却拉了下来。

    “你们就这样把土肥原和川岛芳子给杀了?”二号首长皱眉说,“简直胡闹。”

    徐锐嘿嘿一笑,说:“首长,刚才老百姓的样子你也看到了,这说明在决处土肥原和川岛芳子这件事情上,我们做对了,这是群众喜闻乐见的事情,嘿。”

    “我没说你们杀土肥原和川岛芳子不对。”二号首长拉着脸说,“我是说,你们为什么不等我到来就把人给杀了?等几分钟处决战犯很难吗?群众喜闻乐见处决鬼子,难道我项某人就不喜闻乐见了,真是。”

    “嘎?”徐锐立刻愣在那里。

    王沪生却小声问道:“项书记,你不怪我们?”

    “我怪你们做什么?”二号首长背着手说,“要我说,你们做的对,杀的好,这些狗曰的小鬼子,跑我们中国来杀人放火、**掳掠,就该把他们抓起来枪毙,哦不对,枪毙他们都是轻的,按我的意思,就该凌迟!”

    王沪生又说:“可国民政府那边发来公函说……”

    “国民政府不用管。”二号首长大手一挥,霸气的说,“**说了,咱们**奉行的是独立自主的抗战政策,土肥原贤二和川岛芳子是我们从战场上抓获的,他们国民政府且管不着,他们要也想搞什么公审公判,自己上战场上抓去。”

    王沪生闻言顿时心神大定,说:“我完全赞成项书记的意见。”

    二号首长环顾四周,说道:“怎么,你们就打算请我在这喝西北风?”

    王沪生立刻像被踩着尾巴的猫般跳将起来,连声说:“这哪能,这哪能啊,今天早上我刚让炊事班杀了一口猪,项书记,猪头肉管够!”

    “小王,还是你好,记着我喜欢吃猪头肉。”二号首长一边跟着徐锐还有王沪生往军分区司令部走,一边说道,“你们不知道,皖南那边的条件是真艰苦,我都已经记不清有多长时间没有吃过猪头肉了,今天我可得过足了瘾。”

    徐锐大手一挥说道:“首长,等你走的那天,让你的警卫排捎上五百斤腊肉!就当是我们军分区孝敬军部首长的年礼了。”

    “这可是你说的啊,小徐。”二号首长说道,“五百斤腊肉,一斤都不许少啊。”

    “不少,一斤不少!”徐锐断然说,“我就是自己吃糠咽菜,也绝不能短了首长的。”

    “小徐,你少跟我来这套。”二号首长说道,“你这是在拿话堵我嘴,怕我伸手吧?”女王重生:神秘七美男

    “哪能啊,首长,你这是冤枉人。”徐锐说,“你也知道的,我们军分区人口众多,这日子其实也不怎么好过,嘿嘿嘿。”

    “少跟我来这套,你们刚刚才发了一笔横财!还吃糠咽菜,哄鬼呢?”说话之间,一行人便已经到了司令部,进了办公室后,几个警卫员便立刻守住了大门口,禁止闲杂人等前来打扰军部首长跟徐锐、王沪生的谈话。

    二号首长坐定了,大大咧咧的问:“说说吧,那批黄金是怎么回事?”

    “黄金?什么黄金?”徐锐做满头雾水状,扭头问王沪生,“老王,你知道?”

    王沪生心下暗叹徐锐演的是真像,当下也跟着摇头说:“我也不知道啊,什么黄金?”

    “装,接着给我装,国民政府都已经把状告到延安了,这是**刚发来的电报。”二号首长从口袋里拿出一纸电报拍桌上,接着说,“国民政府说,你们借这次行动,从阳澄湖打捞走了原本属于国民政府的一百万两黄金,有这么一回事吗?”

    “开什么玩笑!”徐锐跳脚骂道,“国民党反动派就没有一个好东西,尽造谣,还一百万两黄金,他们怎么不说我从上海偷运走了原本属于国民政府的十亿美金?有这十亿美金,他们的军费开支就全有着落了。”

    “别转移话题,什么十亿美金?”二号首长说,“这一百万黄金是确有其事,当初由八国银行税警总团直属警卫营押运出上海,不过途中遭到日军伏击,税警总团的直属警卫营全员战死,这批黄金也就从此石沉大海了。”

    徐锐说:“这不结了?税警总团的警卫营全军覆没了,黄金也失踪了!”

    二号首长说:“可人家说了,税警总团直属警卫营并没有真的全军覆没,而是有一个人活了下来,这个人就是警卫营的中校营长梁钢。”

    徐锐冷然说:“那就让他们找梁钢营长去呀?”

    二号首长说:“可是现在梁钢人就在大梅山,就在你手下!”

    “在大梅山,在我手下?”徐锐愣了一下,说,“首长,你在开玩笑吧?我手下营长十好几个,可也没一个姓梁的。”

    王沪生也说:“边区公署那边倒有个姓梁的,可人家是个女大学生。”

    “少来这套!”二号首长似乎被激怒了,拍案说,“人国民政府说了,税警总团直属警卫营营长就是狼牙部队的队长,冷铁锋!”

    “冷铁锋?”徐锐讶然,“不能吧?”

    王沪生也摇头如拨浪鼓:“这不可能。”

    二号首长有些不耐的说:“你们把这个冷铁锋给我找来。”

    “是!”徐锐应了一声,又扭头冲门外吼道,“雷子?雷响!”

    雷响便急匆匆跑进来,挺身立正说:“团长,你有什么指示?”

    “什么团长,是司令员!”王沪生纠正了声,又说,“去把冷队长找来。”全职无双

    雷响答应一声转身去了,过了大约五分钟,冷铁锋便风尘仆仆的走了进来,先挺身立正再向徐锐和王沪生敬礼,说:“报告司令员,报告政委,大梅山军分区直属狼牙战队,队长冷铁锋,奉命前来报到,请指示!”

    徐锐回了军礼,说:“稍息。”

    “是!”冷铁锋沙的撇开右腿。

    王沪生又指着二号首长说:“这位是军部的二号首长。”

    冷铁锋便再一次挺身立正,先敬礼又朗声说:“首长好!”

    二号首长随意的回了军礼,问道:“冷队长,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你祖籍哪里?”

    “报告首长,我不知道祖籍哪里,因为自打我有记忆以来,就在粤军四团当伙夫,我的老班长跟我说过,我是他从路军捡来的一个孤儿。”冷铁锋说到这停顿了一下,又说,“不过我是老班长在郴州捡的,所以我的祖籍可能是湖南郴州。”

    “孤儿?粤军四团?”二号首长忍不住回头看一眼徐、王。

    又是粤军出身,又是孤儿,倒是把梁钢的身份来历圆上了。

    二号首长又问:“我听说你懂很多现代军事知识,你上过军校?”

    “报告首长,我没上过军校,我的所有军事知识都是跟司令员学的。”冷铁锋说,“可能是因为我跟随司令员时间比较长,人比较聪明,而且也比较刻苦,所以学的知识就多些,至少教青训营的那些学员是足够了。”

    好嘛,一句所有的军事知识都跟徐锐学的,把最后一个漏洞堵上了。

    二号首长再问:“冷队长,咱们开门见山吧,你真的不是税警总团的梁钢,梁营长?”

    “税警总团的梁钢梁营长?”冷铁锋讶然说,“首长,你为什么会这么问?难道我跟梁营长长的非常像么?”

    二号首长盯着冷铁锋眼睛,再问:“你真不是梁营长?”

    冷铁锋便猛的挺身立正说:“报告首长,我叫冷铁锋,冷酷的冷,钢铁的铁,刀锋的锋,冷铁锋,不是梁钢!回答完毕!”

    “行,知道了,你先回吧。”二号首长长舒了一口气。

    徐锐再一挥手,冷铁锋便转身扬长去了,不过王沪生分明看到,在冷铁锋转身离去前的一刹那间,徐锐分明很隐蔽的冲他竖起拇指。

    等冷铁锋走了,二号首长说:“看来冷队长真不是梁钢。”

    “那肯定的啊。”徐部嘿然说,“冷铁锋怎么能是梁营长。”

    “行,那这事已经调查清楚了,我会如实向延安汇报。”二号首长很快就揭过了这个话题,王沪生便忍不住看了徐锐一眼,还真的让老徐猜对了,军部首长看来也是有意的在装糊涂,并不想就此事过多的深究下去。

    “关于黄金的事就先揭过去了。”二号首长笑了笑说,“现在说说第二个事,关于抗曰军政大学梅山分校的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