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6章 打土豪喽-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766章 打土豪喽

    抗日军政大学梅山分校的事情,其实没什么好说的,无非就是找教员、找场地,再拨一批教学设备以及教学经费,而且这对大梅山军分区的壮大也有极大的好处,无论徐锐还是王沪生都没有任何反对理由,所以很快就谈妥了。

    眼看天色已经到中午,王沪生便笑着说道:“项书记,要不然先吃中饭?”

    “不急,事情没说完,这饭吃着没滋没味。”二号首长闻言却是摆了摆手。

    徐锐立刻扭头看了王沪生一眼,还有事情?王沪生也是满头雾水,首长来之前,只说三件事,一是关于黄金的事,另外就是抗大分校,然后就是看望慰问伤员及有功将士,可这也不急在一时,除了这三样,难道还有别的事情?

    本能的,徐锐和王沪生都感到了有些不妙。

    该不会,首长是想打他们军分区的土豪吧?

    果不其然,二号首长又接着说:“是这样的,咱们新编第四军名义上虽然属于国民革命军的战斗序列,军政部也答应了要给咱们发军饷,可是实际上呢?自打新四军成立,军政部就没拨一分钱、更没有给过一杆枪,或一粒子弹!”

    徐锐立刻大声附和说:“可不是,国民党反动派就没一个好东西。”

    “别打岔。”二号首长不悦的瞪了徐锐一眼,又接着说,“军政部不肯给我们钱,小日本又在封锁我们,尤其是最近这段时间,就连国统区也开始封锁我们了,所以眼下咱们新四军日子很不好过,也就你们军分区小日子过的不错。”

    王沪生说:“项书记,其实我们的日子也不好过……”

    “打住啊,你们的日子也不好过?要不咱换换?”二号首长轻哼一声,又说道,“我最后再说一遍啊,别打岔,再打岔我直接把新四军军部搬你们大梅山来,吃你们大户,到时候看你们还敢跟我哭穷不?”

    徐锐哭丧着脸说道:“首长,你这就是不讲理啊?”

    王沪生也开始帮腔:“是啊,项书记,当初咱们可是有言在先的,只要不违**纪军纪以及组织原则,我们在大梅山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折腾出来的家当全都归我们,军部不能因为我们现在好过了,就打我们土豪啊。”

    二号首长呵呵一笑,说:“现在承认日子好过了?”

    “也就那么一回事。”徐锐挠挠头说,“勉强过得去吧。”

    “你们这也叫勉强过得去?单单工厂就建起多少家了?”二号首长扳着手指头说,“我给你们数数啊,发电厂、兵工厂、洋灰厂、钢铁厂、砖厂,还有即将开建的煤化工厂以及制药厂,你们说,一年得多少产值?又有多少钱利润?”

    徐锐说道:“哪有多少产值,我们自用都不够呢,哪有什么外销,什么利润?首长,账不是这么算的,你得算算,我们为了弄这些设备付出了多少,为了建成这些厂子,又投入了多少,你不知道这钱都是找根据地老乡借的。”

    二号首长闷哼一声说:“你们要这么说,那我可得派保卫部的人,下来好好的查查冷队长的身份来历问题,看他是不是真像他自己说的那样,是粤军老班长从郴州捡的孤儿?我相信要调查清楚这事,并不是什么难事。”当朝一品女为相

    徐锐闻言,一张脸立刻挤成了苦瓜。

    王沪生也向徐锐摊摊手,意思是说,我已尽力了。

    二号首长轻哼一声说道:“身为党员,身为新四军的高级指挥员,你们不能只想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你们得有大局观,得讲政治,对不对?”

    停顿了下,二号首长又说道:“我就索性直说了吧,兵工厂生产的武器弹药,制药厂生产的各类药品,你们最多留两成,剩下的全部上交军部,由军部统一分配,还有,煤化工厂以及洋灰厂、砖厂等产生的利润,你们留一半,剩下的一半上交军部。”

    “别啊。”徐锐立刻大叫起来,“首长,你这是打劫,这也太狠了。”

    王沪生也苦着脸说:“项书记,武器弹药和药品只留两成,这太少了。”

    “是啊,也太少了。”徐锐开始还价,“怎么着也得留一半,最少一半!”

    “别跟我讨价还价。”二号首长笑道,“你们要不答应,那我也没有办法,说不得就要派保卫部的人,下来查查你们冷队长的底细。”

    徐锐和王沪生立刻就哑巴了,得,被人家捏着把柄了。

    看到徐锐和王沪生不吭声了,二号首长笑道:“不说话?不说话我就当你们默认了。”

    “认呗,不认还能怎么着啊。”徐锐懊恼的说,“都说天上九头鸟,地上湖北佬,以前我还真不相信,不过今天算是信了,首长,怕了你了。”

    “哈哈,这就对了!”二号首长一拍徐锐肩膀,又说道,“那个啥,我肚子饿了,走走走走,吃饭去,我都已经闻着猪头肉的香味了,快走。”

    说完了,二号首长背着手就走出了大门,徐锐和王沪生对视一眼,然后蔫头耷脑跟了上去,这顿饭,二号首长吃的倍香,可徐锐和王沪生却吃的是没滋没味,刚刚让人打了土豪吃了大户,你说两人心里能得劲吗?

    饭桌上,看到徐锐和王沪生愁眉苦脸的样,二号首长终于说了个好消息。

    “你们两个也别愁眉苦脸的,真以为我白吃你们的,白拿你们的?”二号首长夹一片猪头肉送进嘴,脸上立刻露出无比满足的神**,又说道,“我实话告诉你们吧,我已经向中央打了报告,请求中央派一批懂化工、懂医药的专家学者过来,另外,军部也会动用一切关系为你们找懂化工、医药的熟练工人。”

    徐锐闻言大喜,当即抓起酒瓶说:“首长,就冲你这句话,我得敬你一杯。”

    “别别,打住。”二号首长拿手挡住酒瓶,说,“咱们可有言在先,不喝酒,只吃饭,你们可不要诱惑我啊,我这人意志薄弱,可是经不得酒精诱惑。”地上鞋两双

    “一杯,就喝一杯!”徐锐坚持说,“首长,你是不知道,你这可是帮了我们大忙了,昨天我和老王还在发愁呢,眼瞅着这制药厂以及煤化工厂的成套设备都弄回来了,可是等回来之后才发现,咱们缺人,没人搞工艺,搞生产,老王你说是吧?”

    王沪生也跟着说道:“可不是咋的?就这事,愁的我一晚上都没睡,项书记,我知道你十多年前就曾经在武汉、上海等地从事工人运动,还曾经在武汉搞过工人俱乐部,肯定有不少工厂的老朋友老关系,这事要真就拜托你了啊。”

    二号首长嘿嘿一笑,不无得意的说:“小徐,小王,还真不是我吹,这事你们找别人都不好使,找我那就对了,我这么跟你们说吧,从上海到武汉,再到重庆,只要是叫得出名号的工厂,我都有老关系,你们想要什么样人,我都能够给你们动员过来,不就是一批懂化工再加一批懂制药的工人,等着吧,最多半个月吧,我就把人给你们送来!”

    “首长!”徐锐越发大喜道,“就冲你这态度,今天咱们非得喝一杯不可!”

    徐锐也是这时才猛然想起,这个老项可是当时中国有名的工人运动领袖,缺少技能娴熟的产业工人,找他要人就对了!

    当下徐锐拨开二号首长双手,硬倒了一杯。

    二号首长拗不过,只好说道:“就一杯,就喝一杯啊!”

    “行行行,一杯,就喝一杯。”徐锐自然是满口子答应。

    二号首长说好了只喝一杯酒,但是这酒虫一旦被勾起来,再想压下去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结果最后三个人足足干掉了九瓶清酒,二号首长喝高了,还大着舌头埋怨徐锐还有王沪生:你们两个,这是要我犯错误,犯错误。

    (分割线)

    话分两头,再说小日本这边。

    御前会议开完之后,小日本的各个部门立刻开始紧锣密鼓的运转起来,仓库里仅有的武器弹药被紧急运往上海,再由上海从铁路运往南京,接到大本营命令之后,华中派谴军司令部也迅速开始拟定计划。

    整个作战计划仍由河边正三牵头来搞。

    河边正三逃过一劫,说起来也是好笑,河边正三制订的突袭大梅山的作战计划虽然最终以失利而告终,但是由于第一零四师团那超人一等的逃命本事,最终并未遭受太大损失,等到战斗结束之后一统计,仅仅只是伤亡了一千余人。

    而且伤亡的这一千余人之中,重伤不过百余人,大多只是轻伤。

    这真的是一个奇迹,以当时帽子山的爆炸烈度,简直无法想象,第一零四师团的这些大阪商贩是怎么活下来的?

    正因为第一零四师团的损失没有想象中那么大,河边正三才得以逃过一劫,要不然,他肯定得为这次失利负责,因此逃过一劫的河边正三,庆幸之余,把仇恨的怒火倾泄到了大梅山军分区头上,下定决心要报这一箭之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