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7章 重建特战大队-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767章 重建特战大队

    在南京一家日侨开的料理店里,小鹿原俊泗正跟山上武男、安部佑二盘膝坐在榻榻米上,正在喝着闷酒。

    小鹿原俊泗最近的日子有些不太好过。

    自从上次在配合第十一军猎杀徐锐失败并且导致板垣征四郎重伤之后,小鹿原大队就再也没有接到过任何指令,上至华中派谴军的新任司令官西尾寿造,下至派谴军参谋部的参谋次长,似乎都已经遗忘了还有小鹿原特战大队这么一支部队。

    当然,小鹿原特战大队事实上也已经名存实亡了。

    因为整个特战大队,包括小鹿原俊泗这个大队长在内,总共也只剩下三个人了,战损率几乎超过了百分之九十八,这样的战损率远远超过了第一线的各个野战师团,可以说是战绩最糟糕的。

    也许,这就是司令部那些将军和参谋忽视小鹿原大队的主要原因。

    不过小鹿原俊泗却也是满腹的委屈,他们小鹿原特战大队战损是要比一线的野战师团大的多得多,可那也得分对手是谁,一线野战师团的对手是战斗力孱弱的国民军,而他们小鹿原大队的对手却是狼牙部队,这两者根本就不具备可比性。

    安部佑二喝了一杯闷酒,问小鹿原俊泗:“大佐阁下,司令部到底是个什么意思?是撤销我们特战大队的编制呢,还是继续保留?如果继续保留的话,为什么迟迟不允许我们再一次招人?”

    小鹿原俊泗没有吭声,只是低头喝着闷酒。

    坐在斜刺里的山上武男却说道:“安部桑,你管那么多干吗?眼下的日子过得难道还不够惬意?既不用上战场面对那些魔鬼般的敌人,每个月又固定有一百多日元的军饷可以领,要是感到寂寞了,还可以去慰安所找个女人消谴,反正我觉得,这样的日子再好不过了,要是能够一直享受这样的生活,直到中日战争结束,我做梦都会笑醒的。”

    “纳尼?”安部佑二瞠目结舌,“这就是山上桑的理想么?”

    “八嘎!”小鹿原俊泗闻言却是勃然大怒,将酒杯往矮几上重重一顿,大声责问道,“山上桑,你能不能有diǎn出息?你还能算是一名军人,你还能算是一名帝国武士吗?”

    “哈依!”看到小鹿原俊泗发怒,山上武男赶紧跪坐起身,顿首,“卑职失言了,请大佐阁下责罚。”

    小鹿原俊泗身上的怒火却忽然间像潮水般褪去,摇头说道:“算了,我知道这些话并非出于你本心,你也是心情苦闷才会这么说的,而且就算你真有这样的想法,也不奇怪。”

    山上武男和安部佑二面面相觑,两人都感觉到小鹿原俊泗有些消沉。

    小鹿原俊泗一口喝干杯中清酒,说:“山上桑,安部桑,你们放心,眼下这样的局面不会持续太长时间,明天我就去找大将阁下,特战大队无论是撤编还是继续保留,都应该有一个结果了。”

    说完,小鹿原俊泗就把料理店的老板娘叫过来,准备结账。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华中派谴军参谋长河边正三却带着小鹿原俊泗的一个熟人走进了料理店,看到河边正三,小鹿原俊泗三人便赶紧起身,站在榻榻米上向河边正三鞠躬见礼:“将军阁下!”

    河边正三回了军礼,然后脱掉军靴,一脚跨到了榻榻米上。

    原本站在主位的小鹿原俊泗便赶紧把靠左的主位让了出来,肃手请河边正三上座,河边正三也没客气,直接就盘腿坐到了左侧主位,小鹿原俊泗这才把目光转向跟着河边正三同来的那个人。

    这个人却是小鹿原俊泗的陆大同期同学中村俊,陆大结业之后,小鹿原俊泗被选拔前往德国留学深造,中村俊却直接被下到了步兵联队,之后一路转辗到了上海当了宪兵队长,这次前来南京是来善后的,正好河边正三要找小鹿原,就一起过来了。

    两人陆遇虽不相同,到达的高度却是一样,现在都是大佐军衔。

    “小鹿原桑。”中村俊脱去军靴上了榻榻米,跟小鹿原俊泗来了个有力的熊抱,然后拍着小鹿原俊泗的肩背说,“能够再见到你可真好,我可真担心你会被狼牙的那些魔鬼给撕成碎片。”

    “托你的福。”小鹿原俊泗微笑着说,“暂时大抵还死不了。”

    当下两人落了座,小鹿原俊泗居右侧下首,中村俊打横作陪,至于原本有座的山上武男和安部佑二,就只有站在榻榻米前伺服的份了,赶紧帮着老板娘换了二人的杯筷。

    风韵犹存的料理店老板娘给河边正三和中村俊换了杯筷,又给三人杯中倒满酒,然后才躬着身退下。

    河边正三却没有急着喝酒,问小鹿原俊泗说:“小鹿原桑,这段时间休整得还可以吧?”

    这就是睁眼说瞎话,之前明明是晾着小鹿原俊泗,可现在河边正三嘴巴一张就成了给他休整的时间。

    小鹿原俊泗连忙顿首说道:“哈依,卑职休整得非常之好。”

    小鹿原俊泗能够当到大佐,当然不是个蠢人,当然不会拆穿河边正三。

    “哟西。”河边正三欣然diǎn头,又接着说道,“小鹿原桑,既然你已经休整得差不多了,那就该出来为帝国效力,为天皇陛下尽忠了,可不能再在后方躲清闲了。”

    “哈依。”小鹿原俊泗还有什么好说的,只能顿首。

    河边正三也没有藏着掖着,直接就进入到正题,说:“关于你们特战大队是裁撤还是保留,司令部分歧很大,有不少人认为特战大队明显不是狼牙部队对手,有跟没有差不多,却需要花费大量的资源,所以坚决主张裁撤特战大队。”

    小鹿原俊泗闻言神情一黯,却没有替自己辩解。

    也确实没有什么好辩解的,因为在与狼牙部队的交锋中,他们特战大队确实处于绝对的下风,从几次交手的情形看,双方无论是单兵战斗力还是技战术素养,压根就不在同一个水平层次上。

    特战大队差着狼牙不是一星半diǎn,而是犹如鸿沟般的差距!

    “不过……”河边正三停顿了下,又说道,“还有一部分人认为,正是由于狼牙部队的强大,所以才更要保留特战大队,特战大队虽然也不是狼牙部队的对手,但好歹还可以进行最起码的较量,换一般野战部队,却根本连较量的机会都没!”

    这时候,中村俊不失时机的说道:“小鹿原桑,这其实就是将军阁下的个人意见,只不过在司令部属于少数派,绝大多数人都认同之前说的意见,认为应该裁撤特战大队。”

    小鹿原俊泗连忙顿首说:“将军阁下明鉴,特战大队绝不能裁撤!之前的几次战斗,我们特战大队确实是表现不佳,或者可以说非常糟糕,但战术可以改进,战斗力也可以通过训练来提高,但是各兵种之间的战法差别却是不可能加以改进或者通过训练来提高的,特种部队就只能够用特种部队加以克制,野战部队对付不了特种部队的,用野战部队对付狼牙,其结果只能更差!”

    “我明白!”河边正三diǎndiǎn头,接着说道,“我非常清楚这一diǎn,所以跟大将阁下据理力争,大将阁下终于决定还是保留特战大队,并且再次允许你从整个派谴军的范围来招人。”

    “多谢大将阁下,多谢将军阁下!”小鹿原俊泗这次是真的感激涕零,因为在这之前,他甚至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的军旅前途,更担心会不会直接被大本营召回国内,再转入预备役。

    河边正三微微一笑,又接着说道:“不过小鹿原桑,今天我过来找你,却不单单是为了告诉你这个好消息,还有另外一件事,想要求助于你。”

    “哈依!”小鹿原俊泗顿首说道,“将军阁下尽管吩咐,卑职一定竭尽所能为将军阁下效劳。”

    河边正三diǎn了diǎn头,又说:“大本营已经下了指令,要调集两个师团又一个支队的重兵集团,对大梅山展开第二次扫荡作战,这个消息,想必小鹿原桑一定知道了吧?”

    “哈依。”小鹿原俊泗顿首说道,“卑职几天前就已经听说了。”

    “哟西。”河边正三欣然diǎn头说,“那我就长话短说了,对大梅山的第二次扫荡作战,不仅关乎华中派谴军的颜面,更关乎帝国以及大日本皇军的颜面,所以,这次只许胜不许败。”

    “哈依!”小鹿原俊泗再次顿首,他知道,河边正三还有句话没说出来,那就是,对大梅山的第二次扫荡作战,更关乎着他河边正三的前途,如果这次扫荡再次以失败告终,那么他河边正三的前途一定是完了,最好的结果也是调到哪个地方当个驻屯旅团长。

    这时候,河边正三却从榻榻米上跪坐起身,向着小鹿原俊泗一顿首,严肃的说道:“所以,请小鹿原桑务必帮助我制定一个完美的作战计划,替华中派谴军,替皇军,替大日本帝国挽回颜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