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2章 狼牙的生活-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772章 狼牙的生活

    “啊,疼疼疼疼疼,雷响,你轻些,狗曰的狼牙,轻些!”

    朱干事手腕被不知道从哪里伸过来的大手一把攥住,瞬间就像被烧红的烙铁烫了一下,当时就杀猪般惨叫起来。

    不过总算朱干事眼睛还算好使,认出来人是狼牙战队的特种兵,雷响。

    “我说朱干事,你小子胆子挺肥啊,还敢来医院纠缠花子医生,上次的教训这么快就忘记了?”雷响稍稍松了一些手劲,以免真把朱干事的手腕给捏碎了,不管怎么说,这家伙都是边区公署的干事,还是刘专员的秘书。

    说完,雷响又冲千叶花子微微一笑,打了个招呼:“花子医生。”

    刚才对着朱干事的时候,千叶花子的柳叶眉是蹙成一团的,不过现在对着雷响,千叶花子的俏脸却微微有些泛红,哈依一声,又冲雷响鞠了个躬,然后转身一溜烟的跑了。

    等千叶花子走远了,雷响才松开了朱干事的手腕。

    雷响交替握紧双拳,指关节不停的发出喀喀声响,然后对朱干事说道:“我说朱干事,是你记性不太好呢,还是上次我没说清楚?不过也没关系,我现在再跟你说一遍啊,今后不准再来纠缠花子医生,听见没有。”

    朱干事没有理雷响,轻哼一声,转身就走,走到了十几步外,才回过头对着雷响说道:“雷响,别以为你是狼牙的特种兵,别以为你当给司令员当过警卫员我就会怕你,花子医生又没跟你结婚,大家就都有追求的权利,你凭什么不准我追求她?”

    雷响便哟嘿一声,笑着说道:“姓朱的,你听不懂人话是吧?”

    “你少来这一套,我也不是被人吓大的!”朱干事色厉内茬的说道。

    “我去,看来今天不给你diǎn苦头吃是不行了。”雷响说完了,便大步流星的追过来,朱干事转过身就跑,着急之下还把手里捧着的那束野菊花给扔了,却正好被追过来的雷响接个正着。

    雷响也不是真追,只是吓唬一下朱干事而已。

    毕竟就算追上了,也不能真把朱干事打一顿,这可是违反纪律的事,他们狼牙战队确实是军分区的特殊存在,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就享有特权,若是跟人打架斗殴,也一样要挨处罚的。

    雷响伸手接住野菊花,再抬头看,朱干事早跑没影了。

    “这小子,跑的倒快。”雷响轻哼了一声,再看手里捧着的野菊花,脸上却立刻流露出一抹喜色,小声说道,“这么好看的花,送给花子医生,她一定会喜欢的。”

    当下雷响便捧着野菊花直奔九号手术室而来。

    结果刚到手术室门口,便看到千叶花子从里边冲出来,一边叫喊说:“小李,小李,快组织医院所有o型血的医护人员到九号手术室,病人术中大出血,急需大量的输血,快快!”

    守在外面的一个护士哦了一声,转过身就走。

    雷响却赶紧上前说道:“花子医生,抽我的,我就是o型血!”

    上次雷响来医院献血,血型还是千叶花子亲自验的,所以她也知道雷响没有撒谎,他真是o型血,当下diǎn头说:“好的,那你先进来吧。”

    当下雷响跟着千叶花子进了抽血室,趁着千叶花子准备器械的功夫,雷响将手里捧着的野菊花往前一递,说道:“花子医生,这花送你。”

    “谢谢,你送的花可真漂亮。”千叶花子冲雷响微微鞠了一躬,既便是戴着口罩,也能明显看到千叶花子的俏脸微微有些泛红,看到了千叶花子娇羞的模样,雷响不禁心花怒放,心忖还多亏朱干事这小子了。

    器械很快准备好,千叶花子开始给雷响抽血,抽到三百毫升时,千叶花子就拔下针筒不抽了,雷响却说:“没事,再抽,再抽三百毫升。”

    千叶花子摇摇头,有些担心的说道:“不行,不能超过三百毫升。”

    雷响便拿空着的左手捶了自己胸口两拳,发出嘭嘭的声响,说道:“没事,我的身体棒着呢,再抽三百毫升也没事。”

    “那我再抽一百毫升吧。”千叶花子说,“一次献血最多不能超过四百毫升,不然会影响健康的。”

    又抽了一百毫升o型血,千叶花子向雷响告了声罪,让雷响先去办公室等她,然后拿着血瓶就又回到了手术室里。

    手术室里,手术已经进入到了关键时刻。

    小鹿原纯子一边做手术,一边问:“花子,血来了吗?”

    千叶花子赶紧回答说:“纯子院长,来了四百毫升血。”

    “那赶紧给病人输血。”小鹿原纯子看了一眼血压计,说,“病人的血压已经接近最低警戒线了,体温也开始下降了。”

    “好的。”千叶花子赶紧插上管子,给病人输血。

    这次送来的病人并非战士,而是一名民夫,民夫在搬重物时摔倒,被同伴紧急来医院,结果发现肋骨断了两根,千叶花子以为是简单的手术,结果她一打开腹腔,却发现肋骨刺穿了脾脏,导致腹腔大出血,这台手术,就已经超出了她的能力东围了,只能紧急求助小鹿原纯子。

    整整忙碌了两个小时,手术终于完成,脾脏切除,民夫的命总算保住了。

    小鹿原纯子在千叶花子的配合下缝合好病人伤口,疲惫的走出了手术室。

    出了手术室,千叶花子就直奔外边办公室,然而,办公室里却空荡荡的,除了值班护士,一个人影都没有。

    千叶花子问值班护士:“小李,雷桑呢?”

    “花子医生,雷大哥走了,不过他给你留了个字条。”值班护士说完,就从抽屉里拿出一页信纸,递给千叶花子。

    纸条上只有廖廖几字:花子医生,我又要出任务了,再见。

    看完字条,千叶花子便怅然若失,然后坐到自己的桌子前,看着摆放在桌子上的那束野菊花发起呆来。

    小鹿原纯子也回办公室里来喝水,一眼看到千叶花子桌上的这束野菊花,便不由得愣了一下,然后用日语说:“花子,这不是朱干事送你的那束花,你怎么收下了?”

    千叶花子微笑说:“花是那束花,可是送的人却不是朱干事呢,是雷桑。”

    “雷桑?”小鹿原纯子似笑非笑的看着千叶花子,说,“花子,你喜欢雷桑?”

    千叶花子并没有回避这个问题,而是轻轻的嗯了一声。

    小鹿原纯子又说:“可是花子,你也知道他是一名战士,而且还是狼牙战队的一名特种兵,经常要外出执行任务,而且大多还是十分危险的任务,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这个你想过没有呢?”

    千叶花子的俏脸上便浮起淡淡的忧色。

    (分割线)

    这个时候,雷响已经回到狼牙驻地。

    跟雷响同时回到驻地的狼牙只有十几个人,因为是放假期间,这些狼牙大多都尽情的享受生活去了,要想把他们找齐,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好在这次集合时间足够,只要天黑之前能够到齐就行。

    看到雷响走进来,正在打diǎn行装的大兵立刻说道:“雷子,我听说你又把朱干事收拾了一顿?”

    “没有的事。”雷响说,“我就是吓唬了一下他,没动手。”

    “那姓朱的怎么跑刘专员面前告你状,说你打他。”大兵说,“我刚从区公署那边回来,亲耳听到姓朱的这么说。”

    “这王八蛋,这是恶人先告状哪。”雷响闻言,一张脸立刻黑了,“我还没有告他骚扰花子医生呢。”

    “哦,我明白了,合着是因为花子医生闹的矛盾。”大兵恍然大悟,又压低声音说,“我说雷子,都这么长时间了,你小子到底行不行啊?”

    “行,怎么不行。”雷响得意的说道,“兵哥,真不是我吹啊,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我雷响追不到的女子,不管是日本女子,还是中国姑娘,只要我雷响出马,立刻拿下,嘿嘿。”

    “吹,你就吹吧。”大兵说,“真要拿下了,怎不见带她过来?你看看人家叫驴,梅县公署的那个女大学生,叫什么婷婷的,天天过来给他收床桑被洗衣服,昨天我还亲眼看到给叫驴洗内裤,啧啧,这孙子可真福气。”

    “这个嘛。”雷响挠了挠头,尴尬的说,“不能急,这事不能急。”

    “不能急?”大兵摇头笑道,“我看你就是鸭子死了嘴硬,恐怕是还没有拿下山头吧?”

    “谁说的?”雷响立刻急了,拍胸脯说,“等这次执行完任务回来,老子就带花子医生过来给你们看看,哼哼,到时候队里有对象的弟兄,有一个算一个,都把各自的对象拉出来比一比,看谁找的对象最漂亮。”

    “那还用比么?”大兵没好气的说,“肯定是团长家的最漂亮,而且团长还不只一个对象,你怎么跟人比?”

    “啊,介个嘛……”雷响挠头说道,“团长不算,他不算在内。”

    正好徐锐进来,闻言冷哼一声说道:“我不在内?凭啥我不能算在内?老子娶的媳妇比你们这些夯货娶的漂亮,还比你们多,难道这也不算本事?你们真就以为,齐人之福是那么好享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