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5章 借人-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775章 借人

    当下徐锐将埋伏在山道边的赛红拂、小桃红、雷响、莫子辰、大蟒蛇等十几名队员都叫出来,跟着时小迁一起往棋盘寨而来。

    路上,徐锐问时小迁道:“时兄弟,这大晚上的你干吗去了?”

    “哦,去肥西转了一圈。”时小迁说道,“在寨子里实在太无聊了。”

    徐锐看了时小迁腰间插着的两把刀一眼,说:“这是你从肥西顺来的?”

    “嗯,就两把破刀。”时小迁随意的说道,“我是昨天下午进的肥西镇,先到饭馆吃了顿好的,再去赌馆耍了几把,结果却输钱了,他娘的,我就想着,不能来一趟肥西镇最后还赔了钱,所以就顺道去了趟小鬼子的司令部。”

    跟在时小迁身后的雷响和莫子辰便对视了一眼。

    人比人得死,他们要想进鬼子司令部可不容易,可是人家进小鬼子的司令部就跟诳自家后院似的,不要太轻松。

    这梁上君子,就是不一样。

    时小迁又接着说道:“可是谁能想到,小鬼子的那个师团长压根就没什么钱,老子翻遍了他的办公室,就没找着一样值钱的玩意,最后实在没辙,只能顺走了他的这两把刀,贼不走空,是吧?也不知道这两把刀能值几个钱?”

    说完了,时小迁拍了拍腰间插着的两把刀。

    徐锐说:“时兄弟,你这两把刀借我看看。”

    “给你。”时小迁便把腰间的两把刀取下,随手递给徐锐。

    徐锐先拔出了短刀,只是拔出一小截,一股瘆人的冰寒便扑面而来。

    接着清冷的月色洒下来,照射在刀上,反射出炫目的寒光,只一眼就知是把好刀,再细看接近刀柄处的刀身上,居然还镂有铭文。

    铭文本身没什么稀奇的,但是落款却有些吓人。

    这一行铭文的落款,居然是细田信长!换言之,这把短刀,居然是战国时代日本最有名的将军织田信长,赐给冈部直三郎某个祖宗的军刀!

    当然,这把刀也可能是织田信长赐给别人,然后成为了冈部直三郎祖宗的战利品,但无论是哪一种可能,都足以证明这把刀大有来历,绝非凡品。

    再拔出长刀,也是一样的好刀,接近身柄的刀身上也同样镂有铭文,这柄却是日本大正天皇的御赐军刀。

    也就时小迁不认识日文,所以不识得这两把刀的来历。

    “时兄弟,你发大财了,这可是两把好刀。”徐锐将两把刀还给时小迁,说道,“这两把刀,一把是冈部直三郎从陆军大学毕业之之时,日本大正天皇赐给他的军刀,这种御赐军刀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得到,只有前六名才有这样的资格!”

    “是吗?”时小迁闻言大喜道,“这还是把御赐军刀?”

    “这把更不得了。”徐锐又指着时小迁手中另一把短刀说,“这把短刀,是日本战国时代的将军,织田信长赐给冈部直三郎祖上的军刀,已经有好几百年的历史了,这不仅是宝刀而且还是文物,值老鼻子钱了。”

    “真的?”时小迁闻言大喜,“我还道这趟肥西之行亏大了,现在看来非但没亏,而且还赚大发了。”

    说话间,一行人已经来到了棋盘寨的山门前。

    跟伏路暗桩对上暗号,就顺利进入到了山寨。

    这时候,山寨里却还没消停,棋盘寨的几个当家和十几个小头目正聚集在聚义大厅喝酒耍钱,这也是土匪窝的日常生活,除了下山打家劫舍,剩下的也就是喝酒耍钱了。

    土匪嘛,还能什么大的追求?

    棋盘寨的另外三个当家,对徐锐一行的到来,有些意外又有些高兴。

    意外是他们完全没想到,徐锐居然会突然来他们棋盘寨,而且还是寅夜拜访,高兴就不用说了,上次徐锐非但没强行留下他们,临走前还送了他们每个山寨一大批军火,所以留给他们的印象非常好。

    “徐团长,这是什么风,把你们给吹来了?”唐开山抱拳作揖说。

    徐锐也跟着抱拳作揖说:“唐大当家,千万不要怪徐某冒昧拜访,实在是有要紧之事,必须连夜前来拜访大当家。”

    “徐团长客气了,请坐。”唐开山大手一挥,吩咐小喽罗给徐锐,还有随行的十几个狼牙队员设座,聚义大厅里骤然间多了十几个人,便立刻显得有些拥挤了,不过也更热闹。

    入了座,唐开山又让小喽罗上酒上菜。

    酒是自酝的米酒,菜却是大厅中央火盆上炖着的大盆羊杂,加了辣椒,每人一大碗,热腾腾的,竟然十分的美味。

    喝过三碗见面酒,徐锐见门开山的说:“唐大当家,实不相瞒,我这次来棋盘寨就是专程来向你借人的。”

    “借人?”唐开山闻言目光一凝。

    坐在唐开山下首的二当家牛大器,时小迁,还有另一个身材挺拔,长相十分英俊的年轻人也是脸色微微一沉,很显然,他们全都误会徐锐了,他们还以为徐锐是要向他们棋盘寨借兵呢如果徐锐真是要借兵,他们就不能不怀疑,徐锐是不是想要借机吞并他们棋盘寨的人马。

    唐开山当即放下酒碗,沉声问道:“不知道徐团长想借多少人马?”

    “多少人马?”徐锐闻言愣了下,这才意识到棋盘寨的人误会了,当下大笑着说道,“大当家的,你误会了,我此来棋盘寨并不是来借兵的,我只是想要向你借一个人而已。”

    “借一个人?”唐开山愣了一下,茫然道,“谁?”

    “时三当家。”徐锐指了指时小迁,说道,“我想借他。”

    “我?”时小迁拿手指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感到有些意外。

    “对,就你。”徐锐diǎn头,又对唐开山说,“唐大当家的,实不相瞒,我们这次要去南京执行一项重要的任务,但是还缺个梁上君子,所以我就冒昧找上门来,希望唐大家的看在你我曾经一起打过鬼子的分上,能够帮个忙。”

    “嗨,我还道是什么难事。”唐开山这会终于反应过来,一拍大腿说,“这就不是个事,只要老三他自己愿意,我这大哥绝没二话。”

    徐锐便问时小迁说:“时兄弟,却不知道你意下如何呢?”

    “没问题啊。”时小迁很干脆的说,“徐团长,什么时候走?”

    “好,爽快!”徐锐说完就站起身,冲唐开山抱拳作揖说,“唐大家当的,军情紧急,我们想这就出发!”

    “这么急呀?”唐开山有些遗憾,“不再多喝几碗?”

    徐锐笑道:”唐大家当的要喝酒,等回来有的是时间喝,不过现在,是真的没有时间了,我们得尽快赶去南京。”

    “那行。”唐大开山也抱拳回礼,“我就在此预祝徐团长一路顺风。”

    只不过,就在徐锐转身准备走时,刚才一直没怎么说话的那个英挺年轻人却忽然说:“大哥,我也想跟徐团长去南京长长见识。”

    “老四?”唐开山讶然说,“你也想跟徐团长去南京?”

    敢情这个英挺的年轻人就是棋盘寨的四当家,风无边,据说一手暗器功夫十分厉害,而且他的暗器也十分特别,居然用的是筷子!而且并不是什么特制的筷子,而是用的普通的毛竹筷子。

    唐开山又转过头问徐锐道:“徐团长,你看?”

    徐锐微笑着说道:“四当家的愿意同去南京,我们当然是无比欢迎。”

    “那行。”唐开山抱拳说,“那我的这两个兄弟,就拜托徐团长你了。”

    “唐大当家放心。”徐锐抱拳回礼说,“我向你保证,绝不会让三当家和四当家少一根毫毛。”

    当下一行人别了唐开山和牛大哭,下了棋盘寨,连夜往南京方向而来。

    (分割线)

    与此同时,冷铁锋所率领的另一支狼牙小分队,却在肥西遇到了麻烦。

    冷铁锋率领的狼牙小分队早在子夜之前就到了肥西镇,并在地下党的接应下顺利进了肥西镇,并在一家堡垒户安顿了下来,结果,凌晨一diǎn多钟,肥西镇上的鬼子宪兵、伪军、伪巡警还有便衣却突然出动,挨家挨户的搜查来历不明之人。

    这事,其实是时小迁惹出来的。

    因为时小迁偷走了冈部直三郎最珍爱的两把军刀,导致老鬼子勃然大怒,于是果断出动所有的鬼子宪兵在肥西镇大肆搜查,冈部直三郎决定,哪怕将肥西镇翻个底朝天,也要把那个偷了他军刀的窃贼给揪出来。

    结果时小迁这个窃贼没抓着,冷铁锋他们却遭了无妄之灾。

    冷铁锋并不知道事情的缘由,还道是他们才刚进入肥西镇,镇上的鬼子就已经闻到了气味,心里就免不了暗吃一惊。

    由于栖身的堡垒户并不是什么大户人家,总共就一栋小院,而且根本没什么地下室什么的,所以鬼子一旦搜查到了,必定会败露行迹,所以为了不让堡垒户暴露、遭殃,冷铁锋只能率领狼牙小分队紧急撤离。

    沿街搜捕的鬼子宪兵、伪巡警、伪军及便衣自然拦不住高来高去的狼牙,但是这个时候整个肥西镇都已经实施戒严,狼牙小分队要想神不知鬼不觉的撤出肥西,却也不可能,所以双方最终还是照了面并且发生了交火!

    这一交火,冈部直三郎就立刻知道,狼牙来肥城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