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6章 张网以待-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776章 张网以待

    肥西出现狼牙的消息,立刻反馈到了冈部直三郎面前。

    “狼牙部队?”冈部直三郎神情一凛,“他们来了肥西?”

    “哈依。”刚刚调任的第六师团参谋长重田重德大佐重重一顿首,神情非常严肃的说道,“根据宪兵队的报告,这伙人的人数虽然不多,但是枪法极好,但凡响枪,基本上就没有放空的,而且这伙人互相之间的战术配合、交替掩护,以及各种技战术动作的运用,都十分之娴熟,从这些情形判断,应该就是狼牙部队无疑,因为别的部队没有这样的战斗力!”

    冈部直三郎皱眉说道:“如果真是这样,那多半就是狼牙部队了。”

    顿了顿,冈部直三郎又语气凝重的问道:“那么,狼牙部队来肥西,又是出于什么目的?他们不可能只是为了偷走我的两把军刀,只是为了让我脸上无光吧?狼牙恐怕不太可能做这种没有意义的事情。”

    重田重德摇头说道:“卑职也认为这个不太可能。”

    两人低头沉吟片刻,然后同时抬头叫道:“物资!”

    “物资?”旁边一直没有吭声的步兵第十一旅团的旅团长长今胜治茫然问道,“什么物资?”

    见冈部直三郎没有回答的意思,重田重德便回答道:“将军,狼牙部队此来肥西,十有**是奉了徐锐之命,意图摧毁我们第六师团的战备物资,这样一来,我们第六师团的进军日期就会遭到延误。”

    冈部直三郎接着说道:“然后我们的行动就会跟大阪师团、饭田支队出现脱节,这样徐锐的大梅山独立团在特定时间内,就只需要面对大阪师团外加饭田支队的进攻,而无需同时面对两个师团又一个支队的围攻。”

    “索代斯。”今胜治恍然道,“这个徐锐,真是狡猾狡猾的,他这是想要打个时间差,令我们的三路军队没办法同时进攻!”

    重田重德重重顿首说:“这个徐锐,确实非常善于运用谋略。”

    “但是这次,他的企图却注定落空!”冈部直三郎轻哼一声,又扭头对重田重德说道,“重田桑,命令宪兵队立刻加强肥西镇的治安巡逻,但凡是没有良民证的,一律抓起来,按间谍罪论处!”

    “哈依。”重田重德重重顿首,转身刚要走,却又被冈部直三郎喊住了。

    “等等。”冈部直三郎喊住重田重德,又道,“再往车站、机场以及军火库加派两倍守军,另外,再告诉车站、机场及军火库的守备队长,如果他们的辖区出现任何纰漏,就准备切腹谢罪吧。”

    “哈依。”重田重德再次顿首,然后转身扬长去了。

    这一次,冈部直三郎却没有再喊住重田重德,旁边的今胜治却建议说:“师团长,要不要通知浦口的大阪师团还有淮南的饭田支队,让他们也提高警惕,谨防狼牙部队的偷袭。”

    “嗯,很有必要,除了知会大阪师团及饭田支队以外,还得立刻向派谴军司令部汇报。”冈部直三郎diǎndiǎn头,当即叫来一个通信参谋,让他立刻给浦口的大阪师团、淮南的饭田支队及南京的华中派谴军司令部发电报。

    (分割线)

    第六师团发出的电报很快就到了南京。

    结果就是,徐锐所率领的狼牙小分队还在赶来南京的半路上,华中派谴军参谋长河边正三就已经知道狼牙要来南京了,河边正三得到消息后,不敢大意,立刻召来南京宪兵队长鸠田宽开了个碰头会。

    参加这次碰头会的除了河边正三、鸠田宽外,还有小鹿原俊泗、刚到任的华中派谴军参谋次长中村俊。

    等到与会的几个人传阅完了电报,河边正三首先问小鹿原俊泗:“小鹿原桑,你怎么看?”

    小鹿原俊泗沉吟片刻后说道:“将军阁下,以我对徐锐的了解,此人在大战之前派出狼牙部队进行破坏活动,以尽可能的摧毁皇军的战备物资,尽可能的延迟皇军的进军日期,是完全可能的。”

    河边正三说:“也就是说,此事是可信的?”

    “哈依!”小鹿原俊泗说,“卑职以为可信。”

    “哟西。”河边正三又说,“那么,小鹿原桑以为,狼牙会不会来南京?”

    “哈依。”小鹿原俊泗毫不犹豫的顿首说道,“肥西都有狼牙去搞破坏,南京就更不用说了,肯定会来的!”稍稍停顿了下,小鹿原俊泗又指着电报说,“第六师团的电报上也说了,肥西的狼牙只有十几个人,这明显只是其中一部,剩下的狼牙多半都来了南京。”

    “哟西。”河边正三再次欣然diǎn头,又说道,“小鹿原桑,我记得你说过,徐锐的狼牙部队也就在复杂的丛林地形、城市地形才难于对付,在开阔的平原地形其实并不难对付,对吧?”

    “哈依。”小鹿原俊泗重重顿首说,“事实确实就是如此。”

    “哟西。”河边正三再次diǎn了diǎn头,又说道,“小鹿原桑,徐锐派出狼牙前来南京的意图是为搞破坏,在开阔的平原地形上,狼牙其实并不难对付,那么,我们能不能利用这两diǎn设计一个陷阱呢?”

    刚刚当上参谋次长的中村俊附和说:“将军阁下的意思是,在某个开阔地,建一个假的军火库或者物资仓库,引诱狼牙部队前去,然后集中绝对的兵力及火力,将狼牙部队消灭在开阔的平原地带?”

    小鹿原俊泗闻言顿时眼前一亮,说:“这倒是一个好主意!”

    河边正三却微微一笑,说道:“中村桑刚才只说对了一半,我们要选一处开阔地修建军火库这个不假,但是军火库却不是假的,而是真的。”

    “真的?”中村俊闻言便愣了一下,茫然说道,“将军阁下,这太冒险了吧?”

    小鹿原俊泗却赞同说:“卑职以为将军阁下考虑得非常全面,徐锐的狡猾超出我们想象,如果修建一个假的军火库,只怕是很难骗过徐锐的,只有修建一个真的军火库,才有可能引他入榖。”

    “索代斯。”中村俊这下就明白了。

    河边正三却又接着说道:“这么做还有一个好处,既便徐锐识破了这是我们设计好的陷阱,既便狼牙部队没有上当,那也没什么,这样一来,至少我们的物资得以保全了,至少狼牙的意图落空了。”

    “索代斯。”鸠田宽也不失时机的拍了一记马屁,“这样的话,狼牙部队的这次南京之行,将注定失败,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无功而返,最坏的结果,嘿嘿,恐怕直接就要全军覆灭了!”

    河边正三被鸠田宽的这记马屁拍的是十分舒服,当即得意的大笑起来,鸠田宽和中村俊也跟着哈哈大笑。

    只有小鹿原俊泗没有笑,而是对河边正三说道:“将军阁下,此时断言能够让狼牙无功而返甚至全歼之,未免有些言之过早了。”

    小鹿原俊泗的这句话无疑有些煞风景,河边正三的眉头不着痕迹的皱了下,不过嘴上却还是深以为然说:“小鹿原桑提醒的对,对徐锐此人,怎么重视怎么警惕都不过分,我们务必打起十二分精神。”

    停顿了下,河边正三又说鸠田宽说道:“鸠田桑,从现在开始,南京城实施全天戒严,任何人没有良民证皆不许出入,一旦发现可疑形迹之人,无需多问,直接击毙,出了事情我负责。”

    “哈依!”鸠田宽重重顿首。

    停了下,河边正三又接着吩咐中村俊:“中村桑,立刻通知火车站、码头、机场及仓库,从现在开始增加两倍的兵力,另外,尽快在南京城外找一独立的建筑,而且必须处于开阔地带,将之改建成仓库!”

    “哈依。”中村俊也重重收脚,顿首。

    “去吧。”河边正三再一挥手,鸠田宽和中村俊便扬长去了。

    直到鸠田宽和中村俊走得远了,河边正三才对小鹿原俊泗说:“小鹿原桑,特战大队的重建工作筹备得怎样了?什么时候可以开始选拔队员?昨夜晚餐时,大将阁下还问起了这事,你可得抓紧时间。”

    “卑职正要向将军阁下报告这事。”小鹿原俊泗重重一顿首,又接着说道,“自从接到重建命令后,卑职就一直在想,是继续以前的老路,重建一支与之前的特战大队毫无区别的特种部队呢,还是推倒重来,打造一支全新的特种部队。”

    “全新的特种部队?”河边正三皱了一下眉头,说道,“小鹿原桑,你这话似乎另有所指?”

    “哈依,将军阁下明鉴。”小鹿原俊泗一顿首,又道,“徐锐的狼牙部队之所以会如此厉害,之所以会那么难以对付,最主要的原因,是徐锐将现代特种战术中华武术很好的结合了起来。”

    “中华武术?”河边正三说,“你的意思是说,狼牙队员都是武者?”

    “哈依。”小鹿原俊泗重重顿首,又接着说道,“卑职十分之确定,狼牙部队的每一名成员,都是修为高深的武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