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7章 中华武术-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777章 中华武术

    “修为高深的武者?”河边正三皱眉说,“飞檐走壁、手撕虎豹?”

    小鹿原俊泗连忙说:“飞檐走壁、手撕虎豹当然是以讹传讹之说,这样的中华武者是绝对不存在的,就好比帝国的忍者,遇水而隐、遇火而遁的忍者也是不存在的,所谓遁术,只是一种辅助手段。”

    “辅助手段?”河边正三说,“只是辅助手段而已?”

    “哈依。”小鹿原俊泗顿首说道,“譬如说在坊间传得玄之又玄的,关于忍者的五行遁,其实就是以讹传讹之说,真正的五行遁并没有传说中厉害,真正的五行遁术不过就是普通辅助手段而已。”

    “是吗?”河边正三问道,“可否详细说说?”

    “哈依。”小鹿原俊泗重重顿首,接着说道,“比如金遁,其实只是借助金属的反光晃花敌人的眼睛,令敌人陷入暂时性失明,然后从容遁走;再比如木遁,其实就是借助一些木制器具达到快速逃离的效果;再比如水遁,其实就是潜水之术;再比如火遁,其实就是利用火药、火硝等容易暴燃的引火之物,瞬间制造大火,然后从容遁走;土遁则更是平常,其实就是行动之前先挖好逃跑用的坑道。”

    “索代斯。”河边正三恍然说道,“所谓五行遁术,原来就是这样。”

    “哈依。”小鹿原俊泗顿首说道,“忍者的五行遁术不过尔尔,中华武者的武术其实也差不多,并没有中国民间传说之中那么厉害,更不可能做到飞檐走壁如履平地,也不可能手撕虎豹等猛兽。”

    河边正三又说:“这么说的话,中华武术似乎也没什么了不起,小鹿原桑刚才又为什么说,狼牙部队之所以会如此厉害,是因为徐锐创造性的将现代特种战术跟古老的中华武术相结合的结果呢?”

    小鹿原俊泗摇了摇头,又说道:“将军阁下,中华武术跟忍术一样,都没有民间传说之中那般玄乎厉害,但这并不意味着武术跟忍术就没什么可怕的,事实上,中华武术跟忍术都是十分可怕的。”

    河边正三皱眉说道:“小鹿原桑,你刚才的言论似乎有些自相矛盾?”

    “事实上并不矛盾。”小鹿原俊泗摇头说道,“我刚才表达的意思,是说武术和忍术没有传说之中的那么厉害,但绝不是说,武术和忍术就不厉害,事实上,修习了武术的武者,或者修练了忍术的忍者,都远比普通人更厉害!这一diǎn,将军阁下想必是不否认的吧?”

    “这倒是。”河边正三说,“忍者确实要比普通人厉害得多,年轻时我曾经领教过。”

    小鹿原俊泗又说:“忍者之所以要比普通人更加厉害,是因为他们接受了最残酷的身体训练以及精神锤炼,他们的身体强度要远远胜过常人,他们的精神意志力也要远胜普通人,所以他们能够忍受常人所无法忍受的痛苦,也能做到常人所做不到的事情,比如在冰天雪地中的长时间潜伏,比如在水中长时间憋气,又比如长时间的快速奔跑等等。”

    “索代斯奈。”河边正三diǎn头说,“我想我已经明白你的意思了。”

    “哈依。”小鹿原俊泗顿首说道,“狼牙之所以厉害,是因为徐锐创造性的将古老的中华武术跟现代的特种作战理论完美的结合在了一起,所以我们特战大队几次与之交锋,最终全都以惨败而告终。”

    停顿了一下,小鹿原俊泗又说道:“所以,我也想从国内征召忍者加入我的特战大队,中国有武术,我们大日本帝国也有忍术,中国有武者,我们大日本帝国也有武者,只有忍术加特种兵,才有可能对抗武术加特种兵。”

    “哟西。”河边正三diǎn头说,“小鹿原桑,你的意思我明白了,我会立刻将你的意思报告给大将阁下,只等大将阁下首肯,你就立刻启程返回国内,征召忍者前来中国战场,狼牙部队的威胁实在太大了,必须尽快想办法消灭掉。”

    “哈依。”小鹿原俊泗猛然收脚,再顿首。

    这一刻,小鹿原俊泗难免有些激动。

    (分割线)

    小鹿原俊泗有些激动,徐锐也有些小小的激动。

    之前在肥城保卫战中,由于战事紧急,徐锐与棋盘寨的几位当家的并没有过多的交流,只知道唐开山、牛大器、时小迁以及风无边等四人都习过武,按照民间的标准,都算得上好手,但在徐锐的眼中,仅仅只是入门级的武者而已。

    因为武术跟武术的差别非常大,武者跟武者之间的差距就更是悬殊。

    中华武术源远流长,几千年来不知道衍生出了多少流派,多少套路,但是这些门派以及套路,基本都是面子货,比如少林七十二绝技,就是面子货,什么达摩指、易筋经全部都是扯淡,全都是子虚乌有。

    这世上根本不存在这样的绝技。

    中华武术的精髓在于道术,以及由道术衍生出的太极!

    当然,普通人是绝对接触不到真正的道术以及太极的,只有根骨绝佳的有缘人才有机会接触到真正的道术,除此之外,所谓道术也不是画符喷火,那是江湖骗子的小把戏,并不是真的武术。

    真正的武术,说白了其实是一种内外兼修的锻体技巧,比如怎么样才能使人体的骨骼变得更加致密,肌肉变得更加坚韧,使得人体更具有抗击打能力,又比如要怎么样做才能更快更有效的打倒敌人,甚至杀死敌人。

    再比如要怎样发力,才能够跑得更快,跳得更高更远?

    再比如要怎样训练,才能使视力更好,听力更加敏锐?

    总之在武术范畴内,人体的潜能是无限的,无论体魄、精神还是六识,都可以通过某种手段进行锻炼,再通过反复的锻炼,得到加强!而这种锻炼的手段就是真正的武术,没有流派,没有套路!

    当然必须要说明的是,徐锐自己修炼并且教会了冷铁锋的,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武术了,而是经过二十一世纪医学科技强化过了的武术,所以徐锐更愿意称之为秘术,而不是武术。

    此时的徐锐,之所以有些小兴奋,是因为他无意之中发现,时小迁居然也有修炼秘术的潜质!

    因为行军路上太枯燥,时小迁就在一干狼牙的起哄下,开始展示他的轻功。

    时小迁所展示的轻功,当然没有飞檐走壁或者平地一跃十几米高那么玄乎,但不可否认的是,时小迁的轻功确实十分厉害,因为无论他从多高的高处跃下,在他落地后你几乎听不到一丝的声响。

    因为落地无声,再加上时小迁这么个名字,时小迁很快有了个跳蚤的绰号。

    “跳蚤,再表演一个!”莫子辰再次起哄,“你从前面那块大石上跳下来,要是还能做到不发出声响,我就服你。”

    时小迁看了一眼前方的那块大石,差不多有十米来高,这么高的高度,一般人跳下来十有**会摔死,就是习武之人跳下来也会受伤。

    时小迁却不屑的说道:“你的一个服字又能值几个钱,不跳。”

    “你想加赌注?”莫子辰挠头说,“可我身上除了枪,就再没有别的。”

    “赌钱也行啊。”时小迁嘿然说,“只要你肯出五百块大洋,我就跳。”

    “五百块大洋,你怎么不去抢?”莫子辰没好气的说,“再说团长不让耍钱。”

    “不耍钱也行,拿鬼子的将官刀来抵也是可以考虑的。”时小迁笑道,“我已经决定了,要收集一百把鬼子的将官刀,将来给我儿子当传家宝传下去,这样过个几百年,可就值钱了。”

    “鬼子将官刀?”莫子辰说,“可我现在没有,打欠条行不?”

    “欠条也可以,反正也不怕你们赖账。”时小迁嘿嘿一笑说,“瞧好了!”

    话音未落,时小迁的身形便猛然发动,在夜幕下化为一缕飘忽不定的轻烟,很快就翻到了前方那块大石头上,先助跑,到了大石头的边缘处,一对短却异常强壮的腿使力一蹬,整个人立刻向前飞出去。

    眨眼之间,时小迁的身影便落在地上,在莫子辰等人的眼中,时小迁只是落地之后再团身往前滚了两圈,然后停下来,但徐锐却清晰的看到,时小迁先是在落地之前猛然收腹,双脚落地之后再曲腿、弯腰、躬身然后团身,往前翻滚,整个过程十分清晰,节奏分明。

    要把落地的过程分解成这么多的过程,并通过每一个细微的过程来减少高速落地时造成的冲击,是十分不容易的。

    打一个比方,比如说开车,老司机可以将离合器或者刹车的还不到五公分的行程,踩出十几个不同分段,所以无论什么样的路况,都不可能出现顿锉感,而新手往往只能踩出两个分段,所以既便是走平路,也会有顿锉感。

    从这diǎn来讲,时小迁绝对是轻功层面的老司机。

    单凭这一diǎn,徐锐就能够断定,时小迁也适合修炼秘术!

    时小迁的落地过程,控制入微,所以只发出了一diǎn细微声响,却几乎被山风掩盖,就徐锐一个人听到了。

    莫子辰的一张脸立刻挤成苦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