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9章 晚上做梦都想你-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779章 晚上做梦都想你

    趁夜渡过长江之后,曹贵和赵四就驾着小船回北岸去了。

    徐锐和十几名狼牙队员则在南京水西门外的一户堡垒户安顿下来,说到堡垒户,就必须得再次夸夸**的组织能力及执行能力。

    别看现在**只是个在野党,控制的地盘及人口根本没办法跟国民党这个执政党相比,但是说到组织能力及执行能力,**却能甩国民党几条大街,因为**在日占区建立了庞大的地下党组织,以及严密的交通网络,几乎每个地方都有**的地下交通站,几乎不存在死角。

    而国民党的特务组织,复兴社,却只在几个大城市建立了据diǎn。

    而且复兴社的大多数特务都是双面间谍,在国民政府和伪政府之间两面讨好,要不然他们根本没有办法在几个大城市立足。

    将雷响、莫子辰等十几名队员安顿好后,徐锐就准备进城接头。

    这次赛红拂没再提出要跟徐锐一起进城,赛红拂虽然刁蛮成性,却也并非不知轻重缓急,而且她更加知道,在男人面前适当的撒娇使泼,可以给自己加分,但是一味的胡搅蛮缠,那就只能减分,最终,就是把自己的男人推向别的女人。

    赛红拂虽然没有提出要跟徐锐一起进城,却提出来要送送徐锐,对于赛红拂的这么diǎn小小的要求,徐锐当然必须得满足。

    不过出了门之后,赛红拂却一直没说话。

    见赛红拂不说话,徐锐便也赔了个小心,没有胡乱说话。

    徐锐很清楚,此刻赛红拂的心情一定很复杂很凌乱,一个不慎,他就会遭受无忘之灾,所以,还是小心为好。

    不过,徐锐最终还是没能躲过无妄之灾。

    眼看前面就是南京城的城墙,赛红拂终于停下脚步。

    徐锐跟着停下脚步,刚要跟赛红拂说再见,赛红拂却张开双臂扑了上来,徐锐便下意识的张开双臂,将赛红拂拥入了怀里,霎那间,两人嘴唇便已经紧紧贴在一起,热烈拥吻,仿佛明天就是世界末日般,吻到赛红拂几乎断气。

    好半天之后,赛红拂才终于松开手,开始大口喘息。

    徐锐伸手将赛红拂腮边披下来的一缕秀发拂到耳后,刚要调笑两句,赛红拂却又猛扑了上来,不过这次她没有再向徐锐索吻,而是张开了樱桃小嘴,狠狠一口咬在了徐锐的鼻尖上,饶是徐锐皮厚,也被咬得钻心的疼。

    “呀,嗳呀。”徐锐哭笑不得的说,“你属狗的呀,干吗咬我?”

    赛红拂却抿着小嘴看了徐锐好半天,然后嫣然一笑,说:“我得在你身上留下个印记,得让那些个狐狸精知道,你是我赛红拂的人,嘻。”

    说完,赛红拂就转身扬长去了,走出十几步还不忘背身跟徐锐挥手。

    徐锐哭笑不得,伸手一摸鼻子,擦,是真的好疼啊,差diǎn没咬掉了!

    (分割线)

    鸠田宽先陪江南吃完晚饭,再去军官俱乐部跳了舞,又驱车将江南送到公寓楼下,直到江南上楼,房间的灯亮起,鸠田宽才把脑袋钻出车窗,冲着从窗户探出身的江南挥挥手,然后转身驱车返回了宪兵队。

    虽然鸠田宽很想留宿,但他知道还不到时候。

    直到鸠田宽的车走远了,江南才重新关上窗,回到房间里。

    在江南房间的沙发上面,却好整以暇的坐着一个男人,不是徐锐还有谁来?

    徐锐来南京也不是一回两回了,从水西门附近翻过了城墙,便轻车熟路直奔江南公寓而来,不过徐锐来的时候,江南不在。

    江南终究要比赛红拂含蓄得多,虽然心下恨不得立刻投入到徐锐的怀抱里,可是表面上却还是一副淡淡的神情,走到徐锐面前站定,然后低着头看着徐锐,美目里的款款柔情却怎么也遮掩不住了。

    “来了有一会了?”江南说道,“我给你倒杯水吧。”

    江南说完,转身就要去给徐锐倒水,但她才刚转身,一只小手就被徐锐蒲扇般的大手给抓住了,然后徐锐轻轻一发力,江南立刻就立足不稳,一下跌坐在了徐锐的怀抱里,而且一个丰满的****还重重坐在了徐锐的双腿间。

    江南一下闻到了徐锐身上传过来的浓烈的雄性气息,整个人便立刻变得意乱精迷起来,当下反手圈住了徐锐的脖子,跟徐锐热烈的拥吻起来,然后两人身上的衣物一件件减少,最后滚倒在了床上。

    好半天后,两人才大汗淋漓的躺倒在床上,徐锐摩挲着江南白皙光洁的玉体,低低的说道:“想我了吧?”

    “想,晚上做梦都是你。”江南轻嗯了声,像只柔顺的小猫。

    “有个事,我得跟你说,小白也来南京了……”徐锐话刚说到一半,却被江南的一只小手轻轻的掩住了。

    江南伸手掩住徐锐的嘴,微微仰起娇靥说:“你忘了么,我说过的,不管你有几个女人,只要你心里有我,我就会一直等你,永远永远,这是誓言,也是我的真实想法,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会跟你那朵白莲花相处好。”

    徐锐再没有多说什么,能够遇着这样的女人,何其幸运?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多给江南一些温存,当下徐锐再次把江南的身体侧过来,然后从江南的身后轻轻的靠上去,相比刚才的暴风骤雨,这次却是和风细雨了。

    温存中,江南将上半身反过来,近距离的看着徐锐脸庞,刚要说话,忽然发现徐锐的鼻尖上有一个很深的牙印,便讶然问道:“你鼻尖上怎么有个……”

    话刚说到一半,冰雪聪明的江南便立刻猜到,这一定是赛红拂干的,当下低首吃吃的轻笑起来。

    “你还笑?”徐锐气道,“我的鼻子差diǎn没被她咬下来。”

    “齐人之福也不是那么好享的。”江南笑道,“这是你应付出的代价。”

    “你不会也想要在我身上留diǎn印记吧?”徐锐说完,警惕的捂住了自己鼻子,可不能再咬了,再咬鼻尖就真掉下来了。

    江南抿着嘴,定定的看了徐锐好一会,然后低下头,在徐锐胸口轻咬了一口,然后低低的说:“好了,我已经在你身上留下印记了。”

    半小时之后,又一次云收雨竭,江南紧紧挨着徐锐,一边拿手指轻轻的捻着徐锐胸口的肌肤,一边说:“有个事儿我也不知道真假,今天下午我从鸠田宽嘴里探出一diǎn口风,说他们宪兵队设了一个很厉害的陷阱,准备伏击你们。”

    “伏击我们?”徐锐一边用粗糙的大手摩挲着江南洁白如雪的肌肤,一边杀气腾腾的说道,“鸠田宽这老鬼子,竟敢觊觎我的女人,等执行完任务,老子非得顺手做了他,哼。”

    江南柔声说道:“你可千万别大意,鸠田宽可不好对付。”

    “你就放心吧。”徐锐嘿嘿一笑说,“鸠田宽再难对付,还能比小鹿原俊泗更难对付?连小鹿原俊泗的特战大队都被我们狼牙打成渣了,何况是鸠田宽这老鬼子的区区宪兵队?”

    江南柔声再劝:“总之,你小心些。”

    徐锐嗯了一声,又问道:“关于这次扫荡,你知道些什么?”

    江南摇了摇头,小声说:“我知道的很少,这次小鬼子的作战计划,保密等级非常高,不仅是伪维新政府这边不知道详情,就连华中派谴军的普通参谋官也不知道其中的详情。”

    徐锐皱了下眉,沉声说:“这么说,要想搞到鬼子的全盘作战计划,就得从华中派谴军参谋长河边正三身上下手了?”

    “河边正三怕不好下手。”江南说,“这老鬼子是个工作狂人,一天到晚都呆在芳华园的司令部,很少有外出时候,就连华中派谴军的司令官西尾寿造偶尔也会光顾一下俱乐部,但是河边正三却从来不去。”

    “是吗?”徐锐皱眉说,“那还真有些棘手。”

    “不过,有个人或许可以取得突破。”江南想了想,又说道,“刚刚调来南京的华中派谴军参谋次长是一个叫中村俊的家伙,这家伙很会享受生活,不仅吃住在军官俱乐部,而且找了个长期姘头。”

    “军官俱乐部?”徐锐说,“这是个什么鬼?”

    江南说:“其实就是变相的慰安所,里边有许多中国籍、朝鲜籍、台湾籍甚至日籍的舞女出入,只不过这些高级舞女价格不菲,只有鬼子的高级将领或者贵族出身的军官才消谴得起,一般的军官是不敢入内的。”

    “是吗?那就有diǎn意思了。”徐锐陷入了沉思。

    江南说:“要不然,先控制中村俊的那个姘头?”

    “不行,一个姘头,不可能知道什么军事机密。”徐锐摇摇头,又说道,“与其控制姘头打草惊蛇,还不如直接从中村俊的住所下手,说不定,他的房间就有鬼子的全盘作战计划,既便没有全盘的作战计划,也可以先控制住中村俊,然后设法慢慢的拷问。”

    “嗯。”江南说道,“这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