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0章 推迟三天-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780章 推迟三天

    回头再说鸠田宽,送完江南刚回宪兵队,河边正三就一个电话打过来,让他去一趟芳华园,华中派谴军参谋长有召,鸠田宽不敢怠慢,赶紧又驱车赶到了芳华园,经过了门岗的重重检查之后,径直来到河边正三的办公室。

    “将军阁下!”鸠田宽大步走进河边正三办公室,然后猛然收脚立正。

    正在打电话的河边正三闻声抬头,然后招手说道:“鸠田桑,你稍等。”

    “哈依。”鸠田宽再次重重顿首,然后转身站到了河边正三办公桌前,片刻后河边正三打完了电话,然后起身问道:“鸠田桑,上次我让你寻一处独立的建筑物,新建一处军火库,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哈依,已经找到了。”鸠田宽重重顿首说。

    “哟西。”河边正三欣然diǎn头说,“在哪里?”

    鸠田宽就走到墙上贴着的地图前,指着地图说道:“就在草场门外,这里以前曾经有一家面粉厂,国民政府溃逃之后,面粉厂设备被搬迁一空,只剩孤伶伶的厂房,拿来改建成军火库正合适,而且,这里位置不仅靠近铁路,距离长江也不远,中间还有一条水道相通,必要时,海军的炮艇可以长驱直入,提供火力支援!”

    “哟西。”河边正三欣然说,“那就立刻开始军火库的改建工作。”

    停顿了一下,河边正三又说:“正好,上海方面刚刚打过来电话,说是从帝国本土筹集的第二批批战备物资已经运抵吴淞码头,不日就会通过铁路运来南京,我刚还在发愁没有合适的场地囤放这火,现在这问题却是解决了。”

    “哈依!”鸠田宽顿首说道,“卑职这就连夜带人去改建军火库。”

    鸠田宽其实也就是这么一说,但是没想到,河边正三却居然当真了。

    河边正三就是一个工作狂人,虽然现在已经是凌晨零diǎn过了,却丝毫不觉得现在开展工作有什么不妥,当下说道:“鸠田桑,那就拜托了。”

    “哈依。”鸠田宽再次顿首,心下却是不无腹诽,不过腹诽归腹诽,表面上却不敢露出半diǎn,当下转身扬长去了。

    送走了鸠田宽,河边正三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发现时针已经指向凌晨一diǎn多,可是河边正三却一diǎn睡意也无,当即又打了个电话,把已经下班的华中派谴军参谋次长中村俊从军官俱乐部叫了过来。

    接到河边正三电话之前,中村俊才刚刚跟他那个朝鲜籍姘头亲热完,两人赤身**的互拥着,正准备睡觉呢,外间客厅的电话响起时,中村俊还有些老大不愿意起床,不过电话铃却不依不挠的持续响了好长时间。

    最后实在没辙,中村俊只能光着身子起来接电话。

    结果一接电话,发现居然是自己dǐng头上司河边正三打来的,便赶紧挺身立正,diǎn头哈腰说:“哈依!”

    “中村桑。”电话那头的河边正三明显有些不高兴,问道,“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才接电话?你刚刚干什么去了?”

    中村俊回头瞄了眼床上玉体横尸的朝鲜籍姘头,随口说道:“卑职刚才发现有一份文件落在了车上,所以下去取文件去了。”

    河边正三倒也没有再追究,哼声说道:“你赶紧来一趟司令部。”

    河边正三说完就挂了电话,中村俊却站在那里,气得一个劲骂娘,八嘎牙鲁,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让去司令部?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看到中村俊站在那里骂娘,朝鲜籍姘头便赤条条的坐起身来问道:“亲爱的,出什么事了?是不是那些该死的支那人又闹事了?看把你给气的,可别气坏了身子。”

    “是,可也不是。”中村俊发泄完了邪火,又叹息一声走回到床边来穿衣服,朝鲜籍姘头便拿粉臂勾住了中村俊脖子,不让他穿衣服,撒娇说,“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要出去呀?不睡觉了?”

    “不睡了,今晚看来是睡不成了。”中村俊伸手在朝鲜籍姘头的肥臀上捏了把,然后挣脱束缚,开始穿戴,那朝鲜籍姘头便也没有再继续痴缠,说白了这朝鲜女人又不是真的喜欢中村俊,只不过是拿她的美色换取他的保护而已。

    日军华中派谴军的军官俱乐部坐落在南京城内的光华门内,原本是国民政府中央银行的办公楼,是一栋七层楼的钢筋混凝土建筑,日军将其改建成军官俱乐部之后,内部进行了重新装修,还开通了暖气。

    中村俊从七层贵宾套房乘电梯下到一楼大厅,再走出大门。

    一出大门,迎面而来的凛冽寒风便吹得中村俊打了个冷颤,心里便忍不住又问候几遍河边正三祖上的女性亲属,尽管土肥原机关遭到裁撤之后,在他最落魄之际,是河边正三这个学长兼同乡拉了他一把,把他招来华中派谴军司令部担任参谋次长,但是这并不妨碍中村俊在内心咒骂河边。

    一路骂骂咧咧的坐车出了光华门,再往前走没多远就到了芳华园。

    这芳华园是前清一个宁波商人在南京置办的别院,与其说是别院,倒更像是座城堡,华中派谴军首任司令官松井石根因为不喜欢拥挤逼仄的城市,所以将司令部设在了这芳华园,现在的芳华园已经经过日军多次加固,几乎变成了一座大型军事要塞。

    中村俊身为华中派谴军参谋次长,有特别通行证,所以无需像南京宪兵队长鸠田宽那样接受门岗的重重检查,而是可以乘车长驱直入。

    一直到了参谋部所在的小院外面,中村俊才下车,然后步行入内。

    中村俊先到了河边正三的办公室,却发现没有人,再走进隔壁的作战大厅里,才发现河边正三正带领着两个作战参谋,趴在一幅巨大的军事地图上进行图上作业,三个人神情十分专注,中村俊的脚步声都没惊动他们。

    “将军阁下!”中村俊猛然收脚,接着重重顿首。

    “中村桑,你来了?”河边正三便把图上作业的任务交给了那两个作战参谋,然后起身走到旁边穿上鞋子,然后说道,“中村桑,之前所拟定的详细计划,恐怕还得做出一些修改,因为大本营刚刚来电,原定配给战车第八联队及各辎重联队的汽油可能需要推迟三天才能够运到,所以,各部的进兵日期也需要往后延。”

    “纳尼?”中村俊一下蹙紧眉头,“汽油要推迟三天才能到?为什么?”

    “还不是因为大本营的那群官僚,贪图蝇头小利!”河边正三闷哼一声,又说,“公开原因,是因为炼油厂发生了生产事故,导致今天出厂的一批汽油没办法交货,但是我却从私人渠道获得消息,真实的原因,其实是那些官僚将原定供应给我们的那批汽油暗中倒卖给了黑市商人。”

    “纳尼?”中村俊瞠目结舌的道,“将军阁下,这是战备物资,他们也敢伸手?这么做未免也太无法无天了吧?难道就没人能管管?”

    “管?怎么管?”河边正三冷笑,“那些官僚,可不是几个人,而是一大群人,他们背后还有靠山,根本就没有人能够扳得动他们!”

    中村俊叹息道:“这种**现象,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杜绝?”

    “先不管这些。”河边正三摇了摇头,又说道,“还是尽快将原定的作战计划修改一下吧,然后尽快通知第一零四师团、第六师团及饭田支队。”

    “哈依!”中村俊重重顿首,转身刚要走却又让河边正三喊住了。

    河边正三喊住中村俊,问道:“中村桑,刚才你在电话里说有一份文件落在车上,为了下去取文件才迟迟没接我的电话?”

    “哈依。”中村俊顿首说道,“就是一份普通文件。”

    “普通文件也不行。”河边正三冷然说,“中村俊,我知道你有把未处理完的文件带回军官俱乐部再处理的习惯,但我得说,这真的是个很坏的习惯,从今天起,你不准再带任何文件回军官俱乐部。”

    “哈依。”中村俊再次顿首,“卑职这就把俱乐部的文件全部取回来。”

    “去吧。”河边正三挥手说,“今天天亮之前,一定要将详细计划修改完成,然后再逐一通知下面各个战斗单位。”

    “哈依。”中村俊再次顿首,转身去了。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中村俊立刻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一分详细的作战计划,其内容是十分繁锁浩大的,涉及到方方面面的数据以及安排,比如各个师团、支队的武器弹药的供给、野战口粮的供给,油料的供应,都要事先计算好一个定量。

    此外还有兵站设置,伤员的转运安置,药品的准备,等等等,总之要保障一支总人数超过五万人的大军的作战,其工作量是十分繁重并且浩大的。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中村俊这次并不需将整个计划推倒重来,而只需要修改跟战车第八联队有关的安排,然后就是将进军日期往后推三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