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1章 梁上君子-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781章 梁上君子

    

    第二天一大早,徐锐就通过南京地下党组织伪造的身份住进了华中派谴军、军官俱乐部斜对面的东亚饭店,南京地下党帮徐锐伪造的身份是上海一家专门经营日用小百货的贸易公司的副经理,这次来南京是来跟一家洋行洽谈小百货供货合同的。

    入住饭店之后,徐锐就开始蹲diǎn监视对面的军官俱乐部的一举一动。

    将近傍晚时分,徐锐注意到一辆奔驰轿车缓缓驶入军官俱乐部大门,最终停在了俱乐部大门台阶下,守在台阶下的两名鬼子宪兵上前拉开车门,一个扛着大佐军衔的鬼子军官便满脸疲惫的从后座钻出来。

    通过望远镜的视野,徐锐可以清楚的看到那个大佐的侧脸。

    比对了一下昨晚江南所提供的照片,徐锐就基本可以肯定,这个鬼子大佐就是华中派谴军新任参谋次长中村俊

    这么近距离,如果徐锐有一把狙击步枪,中村俊必死无疑。

    不过徐锐并没有轻举妄动,而是任由中村俊走进了俱乐部。

    楼下餐厅吃过晚饭,徐锐回房间没过多久,江南就过来了。

    “这个是微型相机,这是胶卷。”江南从手提包里将相机和胶卷取出来递给徐锐,然后说道,“河边正三是个工作狂,所以中村俊待会多半还得去芳华园,他的那个朝鲜籍姘头还有一个相好的,中村俊一走,她肯定也不会继续呆在房间里,至少子夜之前不会回去,这几个钟头,就是你们的行动时间。”

    徐锐接过相机、胶卷放在桌上,然后伸手将江南揽入怀里。

    两人温存片刻,徐锐的双手便开始不老实,江南便轻轻的摁住徐锐那只正在她胸前肆虐的粗糙大手,柔声说:“别闹,待会儿你的人就要来了。”

    “跳蚤不会那么快过来。”徐锐却并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咬着江南耳垂说道,“他至少要到晚上十diǎn过后才会过来。”

    江南柔弱的说:“那也只剩一个多钟头了。”

    徐锐却低笑说:“有一个多钟头,足够我们做许多事情了。”

    江南便松开手,任由徐锐那只粗糙大手在她胸前肆意妄为,男女之事,如果没有经历过也就没什么,可一旦经历过了,无论男人还是女人,都难免会食髓知味,江南跟徐锐两地相隔,更是格外珍惜相聚时的美好时光。

    一个半小时后,徐锐才终于肯放江南离开。

    临出门前,江南还忍不住回眸向徐锐投来幽怨的一瞥,面对这个男人,她真是一diǎn反抗的余地都没,不过从内心深处,江南也并不想反抗,为何要反抗呢茫茫人海中找到自己所爱之人,何其难矣好不容易找到了,爱都来不及,哪还有心思想别的

    江南可不愿意之前那样的经历,再重复一次,上次当她以为永远失去徐锐之时,那种烧心炙肺的痛,那种痛不欲生的懊悔,江南永远都不想再经历一次,有些人,有些事,该珍惜一定要珍惜,千万不要等失去了再追悔莫及。

    所以现在,无论徐锐提



出再荒淫的要求,江南都甘之如饴,就只因为,她是那样深深的爱着这个男人。

    江南前脚才刚走,时小迁后脚就到了。

    时小迁进了房间,忽然吸了吸鼻子说:“有女人的骚味儿。”

    “你属狗的么,这都能闻出来”徐锐将装好胶卷的相机递给时小迁,然后将窗帘拉开一个角,指着斜对面的军官俱乐部说道,“看见前面那栋大楼没有”

    “嗯,看见了。”时小迁diǎndiǎn头。

    徐锐又指着大楼七层的右侧说道:“华中派谴军新任参谋次长中村俊,就住在军官俱乐部七楼右手边数过去的第二间,能上去吗”

    时小迁嘁子一声,很不屑的说道:“小菜一碟。”

    徐锐diǎndiǎn头又说:“待会中村俊的姘头走之后,你就立刻进入他的房间,将他房间里所有文件都拍照录下来,不过千万记住,在零diǎn之前一定要及时撤出来,因为到时候中村俊的朝鲜籍姘头就有可能要回来了。”

    “朝鲜籍姘头”时小迁说,“一定很漂亮吧”

    “你可别乱来。”徐锐忙道,“那女人不能碰以免打草惊蛇。”

    时小迁哦了一声,再次问道:“徐团长,你还有别的吩咐没有要是没有别的吩咐了,那我可走了。”

    徐锐diǎndiǎn头,说:“你去吧,快去快回。”

    时小迁答应一声,闪身就出了徐锐的房间。

    时小迁离开之后,徐锐就一直密切的监视着斜对面的军官俱乐部,他有些好奇时小迁该怎么混进大楼,更好奇这家伙又怎么在不惊动哨兵的前提之下,神不知鬼不觉的上到大楼七层,再进入中村俊的房间

    毕竟,时小迁没有军官俱乐部的结构图。

    徐锐倒是想搞到军官俱乐部的结构详图,但遗憾的是,江南也搞不到军官俱乐部的结构图,说到底她也不过是南京维新政府的一个小秘书,要不是有梁鸿志罩着,江南在机要处根本就寸步难行。

    徐锐瞪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监视着军官俱乐部。

    两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眼看着就要过零diǎn了,徐锐却始终没发现任何端倪。

    就在徐锐以为这次行动已经失败时,身后却响起了壳壳壳的敲门声,走到门后透过猫眼往外看,便看到时小迁站在门外,徐锐便赶紧开门,时小迁便一个闪身,像游鱼般从只开了一条小缝的门缝滑了进来。

    定睛看时,只见时小迁满头都是汗,身上还臭哄哄的。

    “你这是”徐锐忽然间有些明悟,“从下水道进的大楼”

    “要不然,你以为我能从哪里进去”时小迁没好气的道,“你还别说,小鬼子这军官俱乐部的内部结构比表面上复杂,我的乖,老子险些迷失在那四通八道的通风管道里出不来,呼呼,真是累死老子了。”

    “文件呢”徐锐说,“文件的照片拍下来没有”

    “说起这个我就来气。”时小迁脱下身上的衣服,骂骂咧咧的说道



,“中村俊这个老鬼子的房间里边倒是有一个保险柜,还有俩书柜,可无论是保险柜,还是书柜,里边都只有钱、还有书籍,除了这两样就再没别的了。”

    一边说着,时小迁一边就从裤兜里摸出了一叠纸币,足有两百日元。

    时小迁其实是在撒谎,保险柜里除了两百日元,其实还有四根金条,不过这四根金条他并不打算交给徐锐,毕竟他现在是独立人士,并不是徐锐的部下,对吧按他们山寨的规矩,这黄金是他弄到手的就得归他所有。

    徐锐并不关心这些细节,皱眉说:“你是说,中村俊的房间里并没有文件”

    “没有。”时小迁摇头如拨浪鼓,连声说道,“压根就没有什么卵子文件。”

    “看来中村俊这老鬼子还挺谨慎,并没有把作战计划带回到俱乐部。”徐锐紧皱着眉头说道,“要是这样的话,我们恐怕得闯一闯鬼子司令部了要不然,搞不到鬼子的全盘作战计划,我们就很难做出针对性的布置。”

    “闯鬼子司令部”时小迁问道,“小鬼子的司令部在哪”

    “城外的芳华园。”徐锐沉声说,“不过鬼子司令部可是戒备森严,恐怕不能够再像这次这么容易了,我们还得设计一个切实可行的行动计划,要不然,非但弄不到鬼子的全盘作战计划,搞不好还会搭上你的小命。”

    时小迁diǎn了diǎn头,并没有要逞强的意思。

    自己有几斤几两,时小迁还是很清楚的。

    他知道自己无法像水浒传中的老祖宗时迁那样高来高去,他之所以能来去无影,除了速度比常人快,反应比常人更胜一筹以外,更多的还是依靠他那二十多年的偷盗经验,正所谓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他时小迁就是盗行的状元。

    但是偷盗经验再丰富,也不可能让他真的做到上天遁地、来去无影。

    这道理徐锐也很清楚,这次要深入的可是华中派谴军的司令部,其戒备等级相比肥西镇的第六师团部不知道要高出几个等级,第六师团部在时小迁光顾前,戒备其实并不严,时小迁当时也正好钻了一个空子,因为当时冈部直三郎去了赵家班听戏,师团部的大部分警备力量都跟着保护冈部直三郎去了,师团部的戒备就难免有疏漏。

    可是现在,华中派谴军司令部却不可能再出这样的疏漏。

    时小迁在徐锐的房间洗了个热水澡,洗去一身污秽气息,然后怀揣着四根金条,一身轻松的出城去了,虽说此时的南京城正在实施全城戒备,可这种大面积撒网式的戒严也就吓吓老百姓,对于时小迁这样的高手,却毫无作用。

    送走时小迁之后,徐锐就开始急速的盘算,接下来该怎么办

    直到凌晨三diǎn多,徐锐还是没有想出办法,便走到窗边撩起窗帘一角,想要透透气,却正好看到中村俊的汽车驶入军官俱乐部,看着中村俊那辆奔驰汽车的尾灯,徐锐忽然猛的扇了自己一嘴巴,然后自嘲的想,自己怎么也陷入到思维定势中了这可真成了传说中的守着金饭碗讨饭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