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2章 做一篇大文章-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782章 做一篇大文章

    

    这次,徐锐还真是走进了思维定势的死胡同,只想着要从华中派谴军参谋次长中村俊的房间里,或者从华中派谴军的司令部,搞到日军第扫荡大梅山的全盘作战计划,所以一门心思想着从军官俱乐部或者华中派谴军司令部盗窃作战计划。

    为此,徐锐甚至不惜亲自绕道肥西,从棋盘寨请来了时小迁

    而这,就是一个最典型的思维定势,从一开始徐锐就把自己思维禁锢住了。

    但是刚才,看到中村俊汽车尾灯的一霎那间,徐锐却终于从这种顽固的思维定势中走出来,想到了另外一个更安全,也更加有效的方法。

    既然中村俊的房间里没有作战计划,既然去芳华园偷盗计划危险系数太大,那为什么不直接绑了中村俊呢中村俊这小鬼子可不就是个会走动的作战计划只要绑了中村俊,不就什么计划都能够知道了

    中村俊可是华中派谴军的参谋次长,对吧

    更重要的是,经过一天的严密监控,徐锐已经发现,中村俊这小鬼子身边的安保力量并不强,这小鬼子住在城内的军官俱乐部,上班却要去城外的芳华园,中间需要坐车行驶大约十公里,而且没有随行军车保护,只有开车的一个司机,同车的两个警卫负责贴身保护。

    这样的安保,对于狼牙来说简直就是一菜一碟。

    心中有了计较之后,徐锐终于可以放下心来美美的睡觉了。

    不过第二天一大早,徐锐便起床出了水西门,刚走近堡垒户所在的村子,一道倩影便从村头的一颗大树上轻盈的跳下来,徐锐不用看,只是闻着这香味就知道是赛红拂,而且还是打翻了酣坛子的赛红拂。

    此时天色才蒙蒙亮,再加上又是大冬天,所以早起的行人很少,村口这边就更是没什么人,所以赛红拂说话就无所顾忌:“那谁,这两天一定很惬意吧”

    作为一个聪明男人,徐锐当然不会接下这个话茬,岔开话题说:“小桃红呢,这丫头也太不懂事了,明知道你怀着身孕,居然还让你值守后半夜,回头看我怎么收拾她,非打烂她的屁股不可。”

    “好啊。”赛红拂似笑非笑的看着徐锐,“那你打一个我看看。”

    徐锐闻言嘎了一声,刚才他并没有放出六识刺探,还真不知道附近还藏了人。

    “姑爷,这事可真不能赖我。”赛红拂话音刚落,小桃红就撅着小嘴,满脸委屈的从大树后面走出来,又说,“是姐非要跟着来,我拦不住。”

    “我不管。”赛红拂抿了抿红唇,美目紧盯徐锐,“你刚怎么说来的”

    徐锐便扭头向小桃红投去了爱莫能助的一个眼睛,然后伸手将小桃红拉过来,再张开蒲扇般的大手照着小桃红圆滚滚的上扇了一巴掌,不过趁着这间隙,徐锐还是以极快的速度在小桃红耳边说:“小桃红,怀孕中的女人脾气特别大,你就让着些,乖啊。”

&



nbsp;  小桃红便嗯了声,也不知道是答应徐锐,还是让徐锐这一巴掌给扇得有些疼。

    赛红拂便瞪大了眼睛,问道:“你们两个在嘀咕什么呢为什么非得背着我”

    “没什么。”徐锐说,“我刚才在跟小桃红说,她错了就应该受罚。”

    “小桃红。”赛红拂再问小桃红说,“他跟你说的真是这个”

    “嗯呐。”小桃红轻如蚊呐的应一声,却不敢跟赛红拂对视。

    “你这死鬼还真舍得下手,枉小桃红对你那么好。”赛红拂白了徐锐一眼,居然替小桃红抱起屈来,然后又接着问道,“昨晚跳蚤回来说,中村俊那小鬼子的房间里并没有作战计划,接下来你真打算去芳华园”

    “不去,也用不着去。”徐锐摇头说,“我已经想到更好的办法了。”

    赛红拂还要再问徐锐,徐锐却摇头说:“这里冷,我们回去再细说。”

    当下赛红拂也不再为难徐锐,跟着徐锐回到了堡垒户,小桃红的守哨时间却还没有到,还得在村头继续值守。

    这次狼牙借住的是一栋大院,院子里,早起的狼牙已经开始在锻炼。

    时小迁双手抱膝,蹲在院子里的石磨上,风无边则抱臂靠着廊柱,两人都有些好奇的看着十几个狼牙在院子里训练,狼牙的这些训练套路都是徐锐从二十一世纪的特种部队训练营带过来的,时小迁和风无边感到非常新奇。

    当然,由于场地、器械的限制,狼牙也不可能进行那些复杂的训练,也就做做负重深蹲、俯卧撑、卧推、蛙跳等简单的日常训练,但既便是这样的简单的日常训练,对于时小迁和风无边来说,也是新奇的玩意。

    徐锐和赛红拂走进来时,十几个狼牙已经练了有一会,都练得浑身热气。

    这时候,房东大娘推门走进来,看到徐锐先打声招呼,然后对狼牙们说:“早饭已经做好了,小伙子们吃饭了。”

    徐锐也说道:“赶紧洗巴洗巴,吃早饭。”

    正在训练的十几个狼牙便一哄而散,又相继从院子里的水井里打起冷水,一个个就脱了衣裤,只穿着一条四角短裤开始冲洗,这时候已经是十月底,南京的天气已经十分冷,也就狼牙这群兵王受得了冷水。

    看着莫子辰、雷响、大蟒蛇等十几个狼牙在那里冲冷水澡,时小迁便一个劲的缩脖子,狼牙没觉得冷,倒是时小迁感到了冷。

    冲洗完,又吃过早餐,徐锐又让莫子辰把小桃红替换回来,让她吃早餐。

    等十几个狼牙吃完饭,徐锐才把众人召集起来,围桌而坐,然后将一张南京地图在桌上摊开,然后指着桌子开始布置绑人计划。

    “计划有变,这次要绑一个人,他就是中村俊”徐锐冷厉的目光从十几个人狼牙脸上扫过,然后又接着说道,“中村俊昨天晚上忙到凌晨四diǎn才回来,多半会在军官俱乐部吃过中饭再上班,但我们时间不多,必须在今天把人绑到,所



以得提前俩小时做好准备。”

    十几个狼牙没说什么,他们已经习惯了执行命令,至于那些伤脑筋的事,反正有队长和团长,他们只管执行命令、负责动手就是。

    时小迁和风无边却是有着眼前一亮的感觉,对呀只想着偷盗作战计划,怎么就没想到绑人中村俊这小鬼子可不就是活的会走的作战计划

    一干人当中,也就只有赛红拂曾当过老大,有她独立的思维。

    当下赛红拂蹙眉说道:“中村俊身边的安保力量强大不强大”

    徐锐摇头说:“几乎就没有像样的安保措施,除了一个负责开车的司机,就只有两个随行的警卫员了。”

    “这样的话,得手的难度应该不大。”赛红拂说,“问题是,他每天上班所走的路线是否固定呢万一路线不固定,我们很容易会扑空。”

    “这个就无所谓了。”徐锐哂然说,“所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们就在芳华园外面蹲守,中村俊再怎么狡猾,再怎么改变行进路线,最后不还得到芳华园上班么到时候他又能够往哪里跑”

    “你这是打算硬绑”赛红拂闻言愣了下,疑惑的问道,“你就不怕这么做会打草惊蛇,导致鬼子更改作战计划”

    “不怕,小鬼子就算更改作战计划,可有些东西却是改变不了的,比如确切的参战部队,兵力规模,等等,这些东西鬼子是更改不了的,因为这受到他们的后勤保障能力的制约,很难更改,他们也就更改一下具体的出兵日期,了不起再修改一下进攻的路线,不过这些对于我们来说并不重要,我想知道的,就是鬼子参战部队有几个师团,是哪几个”

    赛红拂轻轻颔首,说:“这样的话就没什么问题了。”

    不过赛红拂话音刚落,徐锐却突然间毫无征兆的咦了一声。

    赛红拂便娇媚的白了徐锐一眼,嗔道:“你又哪里不对了”

    徐锐摆摆手说道:“我原本确实只想着硬绑来着,打草惊蛇也是无所谓,不过经你刚才这么一说,却忽然觉得,智取或者更好些。”

    赛红拂讶然说道:“你怎么突然之间又改主意了”

    徐锐说:“我记得河边正三好像是富山县人,据说中村俊是河边正同乡,富山县距离京都、大阪也是不远,想必那里的风气也跟京都、大阪差不多,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们或许可以拿这个中村俊做一篇大文章。”

    “做一篇大文章”赛红拂明显有些跟不上徐锐的思维节奏了。

    其余的十几个狼牙、时小迁还有风无边就更不用说了,全都是满头雾水,利用中村俊做一篇大文章,这是几个意思

    众人全都迷惑不解,徐锐却也没有解释的意思,说道:“那就这么定了,这次不来硬的,所以第一步就是得先确定中村俊的行走路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