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4章 抓住中村俊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784章 抓住中村俊了

    汽车后座上,中村俊已经有些昏昏欲睡了。

    话说像河边正三这样子搞法,就是铁打的身子骨也受不住,连续三天高强度的工作下来,中村俊感到整个人都快要散架了,甚至在回家后,跟朝鲜籍姘头亲热的心情和体力都没了,回到家,中村俊就只想睡觉。

    中村俊实在累极了,所以坐在汽车后座上面就快要睡着了。

    正在昏昏欲睡之际,中村俊却突然感到汽车猛然往前一沉,然后整个人就在惯性的作用下往前撞去,下一刻,额头便重重的撞在前面驾驶座的椅背上,虽然驾驶座包裹了真皮,却还是撞得中村俊非常疼。

    “八嘎,怎么回事?”中村俊原本就心情不好,当时就气得往驾驶员的后脑勺上扇了一大巴掌,然后怒骂道,“你会不会开车,不会开车就给我滚蛋,嗳呀,我的额头,嘶嘿……”

    “大佐阁下,这事不能赖我。”驾驶员有些委屈的说,“是车胎爆了。”

    “车胎爆了?”中村俊闷哼了一声,对坐在副驾驶座上的侍从副官说,“你下去看看怎么回事?好端端的轮胎怎么突然就爆了?”

    侍从副官便立刻从枪套里拔出南部式手枪,开门下车。

    坐在中村俊身边的另一个警卫还有驾驶员,也同时掏出了南部式手枪,打开枪机将子弹dǐng上膛。

    侍从副官下了车之后,并没有立刻去察看汽车的轮胎,而是习惯性的扫了大街两侧的店铺一眼,这时候扔出钉板的时小迁早已经溜了,侍从副官观察了一会,没有发现哪怕一个鬼影,这才弯下腰去察看汽车的轮胎。

    结果一看之下,发现汽车的两只前轮已经全部爆了胎。

    再定睛细看时,侍从副官又从两只前轮下各找到了一块钉板。

    “八嘎牙鲁!”侍从副官将钉板从地上捡起,隔着车窗向中村俊报告说,“大佐阁下,有人扔了钉板!卑职怀疑搞破坏的人,肯定还在附近,要不要召来宪兵队对大街两侧的店铺实施地毯的大搜捕?”

    “算了,现在是非常时期,还是低调一diǎn吧。”中村俊却摆了摆手,说,“我记得附近好像就有一家汽车修理店,没记错吧?”

    “哈依。”侍从副官伸手一指说,“就在前边不远。”

    “哟西。”中村俊拍了拍驾驶座,对驾驶员说道,“快把车开过去。”

    驾驶员便再一次发动汽车,慢慢的开向前边的汽车修理店,这么短距离,应该不会对轮胎造成太大的损伤,由于距离不远,侍从副官便没有再跟着上车,而是步行到了王记汽车修理店前,开始大力拍门。

    只不过,侍从副官才刚拍了两下,中村俊就皱着眉头说道:“别太大声。”

    身为从土肥原机关出来的前特工,中村俊深知不能太张声,尤其是夜间,指不定就会招惹到哪路夜游神仙,要是因此挨上一黑枪就亏大了,要知道,这里毕竟是南京,是别人国家的首都。

    侍从副官便立刻减小力度,一边拍门一边喊:“开门开门!快开门!”

    “是谁呀?这深更半夜的。”过了好一会儿,里边终于传来一声回应。

    侍从副官便以生碍的普通话说道:“大日本皇军找你们有事,快开门。”

    “太君?”里边那个声音立刻变得有些慌乱,然后开始下拦板,很快,中间八块拦板被取下,露出可供一辆汽车出入的大门,然后一个披着旧衣裳的年轻汉子从门缝走出来,diǎn头哈腰说:“太君,什么事?”

    侍从副官指了指汽车轮胎,说:“你的,快把轮胎补好,皇军的有赏。”

    那年轻汉子弯腰看了一眼轮胎,便说道:“哟,两个轮胎都爆了,这我得叫两个伙计出来帮忙才行,一个人忙不过来呀。”

    说话间,那汉子就走回到屋里,又喊了两个汉子走出来。

    这时候,中村俊和另外一个警卫也从汽车里边钻了出来,因为补胎不是一下子就能好的,少说也得半小时,中村俊却不想在这里干等着,所以打算先步行回军官俱乐部,等轮胎补好之后,再让驾驶开回去。

    由于睡眠不足的缘故,导致中村俊的警惕性极大的下降,中村俊并未察觉,之后出来的两个汉子有些碍眼,因为这只是一家汽车修理店,而且规模并不大,了不起就一个师傅带一个学徒,怎可能养得起这样三个壮汉?

    至于侍从副官、另一个警卫还有驾驶员,就更没有察觉到任何异常。

    “小寺桑,待会你直接把车开回俱乐部,我们先回去了。”中村俊吩咐了那个驾驶员一声,然后带着侍从副官和另一个警卫转身准备走,然而,就在三个人转身的一刹那,原本装模作样弯腰卸轮胎的三个汉子就动了。

    三个汉子出手如电,分别一记手刀斩在中村俊三个的脖子后面,中村俊和他的侍从副官还有另一个警卫吭都没有吭一声,就软软的瘫倒在地上。

    刚刚打开车门下来的驾驶员一看这情形,反手就要掏枪,却已经晚了,一个大汉早已经饿虎扑食般向他猛扑过来,然后一记头槌重重撞在驾驶员脸上,鬼子驾驶员便感到嗡的一声,顷刻间丧失了意识。

    这三个壮汉,不是别人,正是徐锐带着雷响还有莫子辰。

    不过两秒钟,徐锐他们就已经制伏了中村俊和他的两个警卫,还有鬼子驾驶员,然后迅速关掉车灯,同时店铺里的灯光也熄灭了,徐锐也是为防万一,尽量不要让这里发生的一切,被别人看到。

    徐锐完全是多虑了,因为就算有住在附近店铺里的人被惊醒,黑夜里也根本看不清外面发生了什么,而白天徐锐他们化妆成鬼子进入王记时,周围店铺的掌柜和伙计却看得很清楚,所以根本就没有人敢管闲事,更不会有人去告密。

    黑灯瞎火之中,大蟒蛇从店里出来,伙同莫子辰、雷响,直接将中村俊的那辆德国造奔驰轿车抬进了店里,大蟒蛇力大无穷,这个时代的奔驰车又不重,所以三个人抬起来并不费什么劲。

    还不到两分钟,大街便恢复了寂静,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只不过,刚从芳华园下班,准备返回军官俱乐部住所的华中派谴军参谋次长中村俊大佐,却已经落入狼牙部队手里。

    (分割线)

    不知道过了有多久,中村俊终于从昏迷中幽幽醒转。

    抬头看看周围环境,中村俊发现这是个狭小的房间,四周没有窗户,更没有光线透进来,也不知道现在是白天还是晚上,小房间中间放了张小矮桌,小矮桌上放了一盏煤油灯,煤油灯发出昏暗的光线,却没能照亮小房间,反而使得整个小房间格外的压抑,格外的阴森。

    中村俊的第一反应便是挣扎,可是刚一挣扎便发现,他的手脚都被反缚住了,而且整个捆成了虾米状,丝毫动弹不得。

    中村俊的第二反应是想叫喊,下一刻,他却发现他的嘴巴被一团破布堵住了,根本就无法叫喊,只有鼻孔能够发出声,却也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这diǎn音量,不要说召来宪兵,恐怕就连这间小房间的薄薄的木板墙都无法穿透。

    既没办法动弹,也没法叫喊,中村俊就只能像死狗一般躺在地上。

    可是地上冰凉,只片刻功夫,中村俊便已经冻得嘴唇发轻,浑身发抖。

    中村俊记得他刚下车时身上分明披着呢大衣的,可是现在,呢大衣却早已经不知去向,想是落入了那几个绑匪手里,想到绑匪,中村俊气得破口大骂,这些该死的混蛋,真是茅坑里diǎn灯笼,找死!

    只不过,怒火来得快去得更快,很快,中村俊就顾不上生气了。

    因为现在生气毫无用处,还是尽快理一理思路,想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可是想来想去,中村俊始终不得要领,更不知道是哪条道上的人阴他,**地下党?国民党复兴社?青白团?或者就是一伙纯粹的绑匪?再接着又想,这些人抓住他之后,接下来会怎么处理他?

    只是简单的枪杀呢?还是要砍头?或者来个更加残酷的,一片片凌迟?

    这个人哪,就怕想,不想没什么,可一旦开始胡思乱想,就越想越怕。

    而且随着时间流逝,中村俊心中的恐惧情绪是有增无减,有那么一刻,中村俊宁可绑匪给他来一枪,也好过把他扔在这昏暗的小空间里,不闻不问。

    中村俊却不知道,徐锐和几个狼牙其实就躲在小房间外,通过一个小孔在观察着他的反应,徐锐的这一手,看似稀松平常,其实大有名堂,这是刑事问讯中很常用、也很见效的一种手段,叫精神摧残法!就是把你关在一个看不见天,也看不见光的幽闭空间,通过你自己的胡思乱想,一diǎndiǎn的摧毁你的精神意志,这其实跟关禁闭有异曲同工之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