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5章 凌迟-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785章 凌迟

    对于绝大多数人,这种精神摧残法都很有效。

    **的部队不兴体罚那一套,所以关禁闭是最常见的惩罚手段,但是**的许多将领犯错之后,宁可吃一顿鞭子也不愿意被关禁闭,因为被关禁闭,尤其是长时间关禁闭,实在是太难熬了。

    不过,这种手段也并非总能奏效。

    对于那些接受过专门的反刑侦训练的特种兵或者特工,这种精神摧钱法就基本上只是摆设了,甚至使用强化过后的精神摧残法,比如长时间用强光灯照射罪犯的面部,并且强迫他不能睡觉等等,也效果了了。

    很不幸的是,中村俊曾经在土肥原机关受过训,恰好属于那一小部分。

    所以,在胡思乱想了几分钟之后,中村俊便及时醒悟,然后闭上眼睛,强迫自己进入冥想的状态之中,所谓冥想,就是排空脑子里的一切杂念,想象你正处于一个完全空旷的空间中,什么人都没有,什么事也没有。

    看到中村俊闭上眼睛,脸上的肌肉也慢慢的松驰下来,徐锐立刻知道,他的精神摧残法恐怕已经失效。

    不过,徐锐的手段并不只有这些。

    “有diǎn意思!”徐锐咧嘴一笑说,“看来得加diǎn强度!”

    当下徐锐便示意莫子辰打开小门,然后走进了那个密闭的小房间。

    “中村桑。”徐锐在小矮桌边的小凳子上坐下来,俯视着中村俊,先打了声招呼,然后拔掉中村俊嘴里的布团,微笑着说道,“请容我先自我介绍一下,蔽人姓徐名锐,忝为大梅山军分区的司令员,哦对,据说你们的天皇视我为死敌。”

    “徐锐?!”中村俊立刻放弃冥想,霍然睁开眼睛,“是你?!”

    “是我。”徐锐微笑diǎn头说,“我很抱歉,只能采用这样的方法,来跟你完成初次见面,不过我没别的选择,不是吗?如果我从正常途经拜访您,我想您肯定也不会平心静气的跟我对面交流,对吧?”

    最初的震憾以及惊讶之后,中村俊很快就冷静下来,说:“徐桑,你果然跟传说中一样厉害,小鹿原桑曾说过,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特种兵,之前我还抱有一定的怀疑,可是现在,我对此却是再无怀疑,你跟传说中一样厉害,哦不,你比传说中还要更加厉害!”

    徐锐仰头打了个哈哈,说道:“中村桑,你过奖了。”

    中村俊摇了摇头,沉声说道:“徐桑,你打算怎么处置我?”

    徐锐不答反问道:“却不知道中村桑希望我怎么处置你呢?”

    中村俊盯着徐锐眼睛,说道:“如果你我易地而处,我一定会处决你,而且会立刻处决你,因为像你这么危险的敌人,每多活一刻,对于大日本皇军、大日本帝国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中村桑,你是在试图激怒我么?”徐锐微笑说道。

    “不不不,我并无激怒你的意思。”中村俊摇头说,“我刚才所说的,都是我内心的真实想法。”

    徐锐摇了摇头,又说道:“好吧,那我们就来说说,应该怎么处置你?”

    说到这徐锐故意停了下,等中村俊的注意力完全被吸引过,才又说道:“我们中国有一句老话,叫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

    “这话我听过。”中村俊diǎn头说,“意指恨极了某一个人。”

    徐锐轻轻颔首,又说道:“自从中日战争全面爆发,自从你们日军踏上我们中华大地以来,你们不知道造下了多少的杀孽,只是南京一地,你们就屠杀了三十万手无寸铁的中国老百姓,如果你现在去问中国人,问他们对你们日本人有着什么样的感观,大概就是这一句:恨不能食你肉,寝你皮!”

    听徐锐一本正经的在那里说,中村俊脚底便没来由的冒起一股冷气。

    定了定神,中村俊竭力压下心中的恐惧,说:“在你们中国历史上,也曾经有过凌迟酷刑,明朝末年的袁崇焕,似乎就曾遭受这样的酷刑,当时受刑之日,刽子手割一肉相抛,百姓争相食之,我没说错吧?”

    “没想到中村桑对我们中国历史还挺熟悉的。”徐锐笑道,“说实话,我一直认为凌迟是野蛮行径,以我本意,并不愿意效仿野蛮人行径,但如果中村俊一意孤行不愿意配合,我恐怕别无选择。”

    “配合?”中村俊下意识的问道,“你要做什么?”

    徐锐嘴角便立刻勾起一抹狡黠的笑意,中村俊这么问,就足以说明他不想死,他如果打定了死的念头,此刻就不会问你要做什么?而应该说,你直接动手吧,我是绝对不会配合你的。

    心中有了这样的结论,徐锐立刻心神大定。

    徐锐原本还担心中村俊会软硬不吃,那还真有些麻烦,可现在看来,中村俊比他想象中要难对付一些,却也难的极其有限,无非就是多费一番手脚,多花一diǎn时间而已,好在现在离天亮还有三个多钟头,时间足够。

    徐锐说:“我要的其实不多,只是想要知道一些情况。”

    这时候,中村俊已经意识到,他刚才说错了话,便索性闭嘴不说了。

    徐锐却自顾自的说道:“我想知道,这次扫荡,你们华中派谴军准备动用几个师团参战?具体是哪几个师团?”

    中村俊说:“这个我确实知道,但不能告诉你。”

    “中村桑,你这么说就不对了。”徐锐笑吟吟的说道,“我们是文明人,不能效仿野蛮人,做那些野蛮人行径,对吧?”

    中村俊便立刻想到了凌迟酷刑,心中便下意识的一紧。

    中村俊终究是富山县人氏,富山县靠近大阪以及京都,跟仙台、熊本那些苦寒之地终究不一样,仙台、熊本那样的苦寒之地多信奉武士道精神,因为他们只有通过武士道精神来献身大名,谋求晋身之路,而像大阪、京都这种地方的子弟却拥有太多的出路,根本无需拿武士道精神作为晋身之阶。

    不过,中村俊毕竟跟普通的大阪、京都子弟有所不同,中村俊不仅受过陆军大学熏陶,更受过土肥原机关的培训,精神意志更加坚定。

    于是,中村俊说道:“徐桑,如果你想要知道关于这次扫荡的军事情报,我劝你还是别费这心思了,我是绝对不可能告诉你的。”

    “是吗?”徐锐说,“看来我们是无法好好的交流了。”

    中村俊说道:“恐怕是这样,所以你还是尽快动手吧。”

    “也好,既然中村桑心意已决,那我也就不再多说了。”徐锐diǎn了diǎn头,仿佛忽然间想起了什么,又接着说道,“哦对了,我知道凌迟很痛,所以我会本着人道主义精神,先给中村桑打麻药。”

    “纳尼?”中村俊瞠目结舌道,“打麻药?”

    “哈依。”徐锐微微顿首说道,“打了麻药,中村桑的痛苦就会轻一些,当然,凡事有利则必然有弊,打了麻药之后,中村桑所遭受的痛苦会减轻一些,但是,整个行刑的时间恐怕就会延长,这diǎn,还请中村桑务必谅解。”

    “纳尼莫,纳尼莫……”中村俊瞪大眼睛看着徐锐,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徐锐却回过头,对着门外说道:“小桃红,来给中村大佐打一针麻醉剂。”

    小门外立刻走进来一个身姿窈窕的俏女郎,女郎手里还端着个医用托盘,托盘里有注射筒,还有一瓶麻醉针剂。

    女郎问道:“姑爷,是局部麻、还是全麻?”

    徐锐看中村俊一眼,淡淡的说:“还是全麻吧。”

    中村俊的身体就下意识的一抖,他听懂得中国话,全麻,就意味着他的全身都要挨刀挨剐,要说此刻中村俊心里不怕,那绝对不是真的,不过,残存的意志力在支撑着他,使得他没有当场被吓尿,也没有求饶。

    小桃红轻哦了一声,从托盘上拿起一小瓶麻醉剂,然后用小砂片熟练的割开麻醉剂的瓶头,再将小玻璃瓶子里的麻醉剂抽进针筒,然后曲起手指弹了弹针头,将针头里的气泡弹出,再然后就往中村俊走了过来。

    中村俊便闭上眼睛,颇有些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的架势。

    恍惚之中,中村俊感觉到后脖颈一疼,似有尖锐物体扎进他的颈椎,再然后,中村俊就慢慢感觉到,脖子以下部位正在丧失知觉,然后,中村俊就看到徐锐在他面前蹲下,徐锐的手里还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匕首。

    “中村桑。”徐锐亮了亮匕首,笑道,“那我就开始喽?”

    中村俊强忍着无边无际的恐惧,从鼻孔里哼一声算是回应。

    徐锐手中匕首落下,中村俊立刻感到大腿上一麻,再然后,徐锐就用右手食中二指夹着一片血淋淋的带皮肉片,放到中村俊面前,一边轻轻的晃动着肉片,一边却跟恶魔似的微笑:“中村桑,这是你的第一刀。”

    中村俊再受不了这样的刺激,眼前一黑昏死过去。

    ps:推荐一下我徒弟的书《至狂兵王》,喜欢现在军旅的读书不妨去看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