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6章 金钱肉-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786章 金钱肉

    又不知道过了有多久,中村俊再一次醒转。

    不过,这次醒转之后,中村俊就明显发现,自己的身体状况已经变得十分之恶劣,甚至于连眼皮都沉重得抬不起来了,耳朵也是嗡嗡作响,听不到任何声响,浑身上下更是一片麻木,还有隐隐约约的沉重感。

    中村俊的心情立刻变得无比灰暗。

    中村俊虽然没有参加过日俄战争,但是也曾在八年前参加过伪满洲国对各支抗日联军的扫荡,并且还负过伤,当他躺在手术台上,军医给他动手术时,中村俊的感觉就是现在这样,浑身麻木,动手术的伤口部位还有沉重感。

    唯一的区别是,当初动手术时,只有伤口处感到沉重,可现在,中村俊却感觉到身上没有一处不沉重。

    所以,中村俊非常的怀疑,他身上至少已经被割了上百刀!他可不会天真的以为,徐锐会对他手下留情。

    唯一让中村俊稍感安慰的是,他现在连眼皮都沉重的睁不开,所以根本就看不到自己血淋淋的凄惨样子,然后由于被打了麻药,所以也感觉不到疼。

    不过,虽然撑不起眼皮,也感觉不到疼,但是中村俊的意识却是清醒的,所以他就难免会胡思乱想,很快,中村俊的脑海里就出现一副可怕的景象,他看到自己浑身****的躺在地上,大腿上、胸口、腹部、胳膊甚至于脸上,全部都布满了一个又一个狰狞可怖的伤口,其中大腿根的伤口最大也最深,甚至可以看到白森森的骨头茬子。

    中村俊为什么会这么想?因为他感觉到大腿根最沉重!

    再然后,中村俊的脑海之中又出现了手执利刃的徐锐,徐锐走到他的身边蹲了下来,然后用锋利的匕首开始在他的胸口往下片肉,在匕首翻飞之间,一片片带血的肉片被剔下,很快,他的胸口便露出白森森的胸骨骨架,甚至还可以看到骨架内,那颗正在勃勃跳动的心脏。

    这一刻,中村俊恐惧到几乎窒息,当即啊的一声惨叫起来。

    在中村俊的意念里,这是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叫,可实际上,他的这声叫声却轻到连他自己的耳膜都没有感觉到,似乎,就只是他喉咙里的声带轻轻的震颤了一下,甚至都没有发出哪怕一diǎn声息。

    发现这一diǎn之后,中村俊顿时越发哀伤,难道,他的身体竟然已经虚弱成这样了吗?该杀千刀的徐锐,到底在他身上割了多少刀啊?

    这时候,中村俊的听力却一diǎndiǎn恢复了,然后嗅觉也恢复了。

    中村俊先是听到滋滋滋的声音,那声音,就像是和牛肉在铁盘上被烘烤而且烤得冒油时发出的声响,还有那香味,却分明就是肉香。

    再然后,中村俊就听到几个人的交谈声,还有嚼肉的叭唧声。

    一个声音说:“我的乖,今天我算是开眼了,这人肉原来这么好吃。”

    人肉?!中村俊闻言顿时眼前一黑,那滋滋的冒油声,还有那香味,竟然是在烧烤人肉?再联想到之前的凌迟,中村俊就是白痴也能够想得到,那家伙嘴里所说的人肉,定然是从他身上片下来的。

    想到这,中村俊便忍不住眼前一阵阵的发黑,这些禽兽,这些畜生,竟然人肉都吃,不是人,他们压根不是人,他们是魔鬼!

    只可惜,中村俊还是撑不开眼皮,也发不出声,所以根本无法抗议。

    那几个魔鬼却仍然在那大快朵颐,继续享受从他身上片下来的肉片。

    而且,在那几个恶魔的交谈之中,中村俊越发哀伤的发现,他们不仅从他身上片下肉片烧烤来吃,居然还打开了他的腹腔,将他的脏器也割下来烧烤,难怪胸腹这么沉重,原来他被这些魔鬼给活剖了!

    天啊,天照大神,这些天杀的禽兽,畜生,恶魔,他们不是人!

    可惜,那几个恶魔却根本听不到中村俊心底下的呐喊以及诅咒,继续在那里大快朵颐,继续享用着美味的人肉。

    更令中村俊哀伤欲死的却是,那几个魔鬼一边享用从他身上割下来的肉片或者脏器,一边却还在那里品头论足。

    “团长,你尝尝这肝,味道真不错。”

    “团长,肝有啥好吃的,尝尝我这烤大肠,这才是美味。”

    “呸呸,我去,我说老莫,你压根就没洗,这么臭也能吃?”

    “嘎嘎,这大肠就不能洗,洗了就没味了,直接割下来烤了来吃,这才是原汁原味,你小子就是不懂得品尝。”

    “我去,你丫的这是什么特殊癖好?”

    “团长,别吃那些内脏,又脏又臭,不好吃,还是吃烤肉片,我刚从中村那老鬼子大腿根割下来的,这是人身上最嫩的肉,刚才我尝了一片,那味道真是美,我就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人肉。”

    “去,说的你好像经常吃人肉似的。”

    “哈,要我说,你们都算不上真正的吃货。”

    这个声音,中村俊就是化成灰也能够听出来,就是徐锐。

    徐锐说道:“你们哪,都算不上真正的吃货,都不懂得吃!”

    有人说道:“团长,那你倒是说说,怎样才算是真正的吃货?”

    徐锐说道:“你们要是真正的吃货,又怎么会放着人身上最好吃的美味视而不见,却吃些大肠、肝肺片之类的?”

    有人说道:“团长,那你倒是说说,人身上最好吃的是哪个?”

    “人鞭哪!”徐锐嘿然说道,“要说好吃,还得这人鞭最好吃。”

    “人鞭?”好几个声音大声附和,声音里竟透着莫名的兴奋和期待。

    中村俊便下意识的想要伸手护住自己下体,遗憾的是,他现在全身麻木,根本动弹不得,自然也没办法伸手护住下体。

    一个声音说:“团长,说到人鞭,在我们西北倒是真有一道很有名的陕北风味小吃,叫做金钱肉。”

    有人问:“金钱肉?好吃吗?”

    那人说:“好吃不好吃我不知道,因为我没吃过,不过这金钱肉的做法我倒听说过,这金钱肉其实就是驴鞭,不过并不是简单割下驴鞭就能做成美味的金钱肉,得先牵来一头小母驴,勾得公驴兽性大发,那根驴鞭完全充血之后,然后选最锋利的快刀,从根部一刀切下,这样充血的整根驴鞭,烤熟之后再片成片,就是极品的金钱肉!”

    听那个家伙在那里说金钱肉,中村俊脑子里便立刻想象出画面,他仿佛看到自己的男根已经****,然后徐锐拿着锋利的匕首走过来,从它的根部刷的一刀切下,然后拎着他的那根充血的男根笑着走了。

    再然后,徐锐就把那根东西放在铁板上面烤熟了,再切成片片,然后跟他几个部下一起大快朵颐,连声赞叹这真是人间美味。

    想到这,中村俊便立刻吓得激泠泠的打了个冷颤,不要,不要啊!

    然而,中村俊还是无法发出声音,更让他惊骇欲死的是,徐锐那个魔鬼,居然真的起了这个念头,站起身向他这边走了过来。

    徐锐说:“我去把中村俊的那玩意切了,咱们烤着吃。”

    一个说:“团长,我这的肝片快吃完了,别忘了再帮我捎半片肝,老鬼子的胸膛里应该还剩下小半片肝。”

    另一个也跟着说:“团长,我这的大肠也快吃完了,顺便也帮我再捎一截大肠过来,他娘的,大肠这玩意老好吃了。”

    还有一个也说道:“团长,我想吃肋排,帮我切两根肋排。”

    “知道了,一个个的就知道吃,吃吃吃,早晚吃死你们。”徐锐嘴里骂骂咧咧的说着,很快就走到了中村俊的面前。

    这个时候,中村俊却猛的撑开了沉重的眼皮,睁开了眼睛。

    睁眼之后,中村俊一眼就看到了刚在他面前蹲下来的徐锐。

    看着徐锐,中村俊忽然间哭了,中村俊真的哭了,而且哭得很伤心。

    事实上,小日本也属于东方文化圈,对身体发肤看得很重,这也是许多日军军官在犯错之后,宁愿忍受巨大的痛苦切腹自尽,也不愿被军法官砍头的主要原因,这其实跟勇气无关,而跟东方文化的背景有关。

    因为如果被斩下首级,就意味着你的身体不再完整。

    在中国,这种情节就更严重,古时候宫里的太监被放出来,就一定要把当年进宫之前被切下的那命根子带走的,因为没有这diǎn命根子,就意味着他的身体不再完整,就意味着他下辈子无法重新投胎做人。

    打一个比方,在东方文化中,投胎做人跟汽车年检差不多,你得首先处理完了违章事故(洗掉今世冤孽),然后带齐各种证件(身体物件完整),然后才能到孟婆那里接受检查,通过检查之后才允许重新上路(投胎)。

    所以太监出宫之前,必须得带走他的那根已经风干了的命根子。

    同样的道理,中村俊也绝对不愿意看到他的命根子被徐锐他们几个给吃掉。

    “不要,徐桑,不要吃我,不要啊。”中村俊抽泣着说道,“不要吃掉我的命根子,求你,不要吃我。”

    “不吃?”徐锐笑着问道,“给你留diǎn?”

    “哈依,好歹给我留diǎn吧。”中村俊抽泣着,连连的diǎn头。

    ps:再推荐一下我徒弟的书《至狂兵王》,喜欢兵王类的可以看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