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7章 竹筒倒豆子-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787章 竹筒倒豆子

    “可我那帮兄弟还等着呢?”徐锐说完,往中村俊的身上扫了一眼,又微笑着说道,“再说,你身上也没剩多少了,以这情形反正也是活不了多长时间了,所以,不如索性就成全我们,让我们把你吃个干净吧?”

    中村俊也很想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惨样,只可惜他的脖子无法弯曲。

    不过看与不看其实都差不多了,没见刚才徐锐他们几个吃得那样欢?

    徐锐满脸都是微笑,可这笑容看在中村俊眼里,却比恶魔那狰狞可怖的嘴脸可怕得多。

    中村俊连骨头缝里都透出森森寒意,颤声说道:“徐桑,我求求你了,你多少给我剩diǎn吧,求你,我求求你了。”

    徐锐便叹息了一声,说:“那就,给你剩一diǎn?”

    “哈依,哈依。”中村俊连声说,“多谢徐桑,多谢徐桑。”

    “可是……”徐锐皱了皱眉头说,“我该怎么说服我的那帮兄弟呢?”

    中村俊脑子里灵光一闪,急声说:“你想知道什么,我全都告诉你,我把你想知道的军事情报统统都告诉你,只求你不要吃了,不要再吃我了,尤其不要吃我的命根子,求你,求你了。”

    “你的命根子真有那么重要?”徐锐幽幽说道,“你应该知道,你的身体已经被我们吃掉了大半,根本活不成了。”

    “我知道,我知道的,我知道我已经活不成了。”中村俊说道,“但是命根子对我真的非常重要,非常非常重要,如果没有了命根子,下辈子我就再无法投胎做男人,徐桑,下辈子我还要再做男人。”

    “下辈子?”徐锐嘴角勾起一抹哂笑,diǎn头说,“好吧,那就说说你们华中派谴军这次的作战计划吧,只要你全部说出来,并且没欺骗我的话,我们可以不吃你的命根子,把你剩下的躯体也都留下。”

    “哈依,哈依。”中村俊说,“我这就说,我这就说。”

    再然后,中村俊就跟竹筒倒豆子似的,把整个作战计划都说了出来,为免徐锐怀疑,中村俊甚至把详细的计划都说了,从物资准备、进军日期、进军路线等等,再到兵站具体设置在哪里都讲了。

    小日本其实也不是所有人都对天皇忠心耿耿。

    基本上,像熊本、仙台这样的苦寒之地,对日本皇室往往非常忠诚,但是诸如大阪、京都等地区的鬼子,对天皇就毫无忠诚可言,尤其是大阪,基本是小商贩,为了钱,他们什么都可以出卖,天皇又算个屁。

    福山县的鬼子要比大阪的鬼子略有节操,但也强得有限。

    更何况,中村俊自认这次已经活不成了,就更无所顾忌,天皇陛下再厉害还能管得阴曹地府?为了下一辈子的福祉,中村俊已经顾不了那么多,更何况中日战争原本就是侵略战争,所以这并不能算是在造孽。

    中村俊足足说了有半个小时,才终于把整个作战计划都讲了个通透。

    徐锐却幽幽问道:“中村桑,你是说这次对大梅山的扫荡,华中派谴军只是调集了两个师团又一个支队?可是,我们的情报人员却说,华中派谴军足足调集了三个师团又一个支队?这似乎有些不太一样呢?”

    “没有,真的只有两个师团又一个支队。”中村俊大叫道,“不过,这并不是因为兵力不足,而是因为大本营没办法提供足够的物资,大本营提供的武器弹药以及油料,就只够两个师团又一个支队的作战所需。”

    徐锐幽幽的说道:“可我还是不太相信,中村桑,你说该怎么办呢?”

    顿了顿,徐锐又接着说:“毕竟,你都快要死了,我不能够不担心,万一你以临死前给我下一个套,到时候,你反正是死了,我吃了个哑巴亏,却不知道该找谁说理去?”

    “徐桑,我说的是真的,是真的。”中村俊急得快要哭了。

    徐锐说:“中村桑,有道是空口无凭,你该怎么来证明呢?”

    “证明?”中村俊如梦方醒,连忙说,“我发誓,我以我的名誉发誓,我说的都是真的,若有半句虚言,就让我下阿鼻地狱。”

    “你的这种誓言毫无约束力。”徐锐摇摇头说道,“除非你能以你们天皇的名义立下誓言,而且得反着立誓,我才会相信你。”

    “以天皇的名义,反着立誓?”中村俊愣了一下,然后很快就明白了。

    一开始中村俊还是有些犹豫,日本毕竟是个帝制国家,天皇在日本国民心目中的地位还是十分崇高的,让日本人做出亵渎天皇、亵渎皇室的事情还真的不怎么容易。

    可是很快,中村俊就顾不了那些,他都快死了,还用得着顾及天皇的反应?

    这人就是这样,无论做什么事情,无论好事还是坏事,在他踏出第一步时往往很困难,可是在踏出第一步之后,接着再往前走就会容易许多了,背叛自己的国家、背叛自己的民族基本也是这样。

    当下中村俊就恶狠狠的说道:“裕仁就是个战争罪犯,所谓的大东亚圣战其实就是一场侵略战争,也必将会给全亚洲甚至全世界人民带来灾难,我中村俊以及整个中村家族,将跟裕仁及日本皇室划清界限。”

    立完了誓,中村俊又可怜巴巴的看着徐锐,哀声问道:“徐桑,这样总应该可以了吧?”

    徐锐便哈哈大笑起来。

    中村俊被徐锐笑得是满头雾水,不知所谓。

    好半天后,徐锐才笑声一顿说:“中村桑,恭喜你了,你不仅保住了你的命根子,还保住了你的身家性命,我想说的是,从现在开始,我们就已经是一条战壕里的战友了,欢迎你加入反战同盟,合作愉快!”

    “纳尼?”徐锐的这一席话包含的信息量实在是太大,中村俊一下有些反应不过来,命根子保住了他能理解?保住身家性命却是怎么回事?还有,跟徐锐成为一条战壕的战友?反战同盟又是个什么鬼?还合作愉快?

    徐锐却大手一挥,说道:“雷子,快diǎn给中村桑松绑,快松绑。”

    立刻有一个狼牙上前来,动手解开中村俊身上的绳索,中村俊试着动了一下胳膊腿,便吃惊的发现,他的身体还有四脚居然已经能够活动,然后,中村俊以最快的速度低下头,然后就傻在那里,久久无言。

    中村俊无比错愕的发现,他的身体居然是完好无损的,想象中的腹腔、胸腔洞开,内脏肠子被吃掉、身上肌肉被割掉,白骨森森的景象一概没有,唯一就是右腿上被割开了,不过也包扎好了。

    “你们?你们……”中村俊一下接受不了这巨大转变,愣愣的回过头,愣愣的看着面前的徐锐几人,再然后,他的目光就转移到了那张小矮桌上,小矮桌上倒真有一个铁板烧,铁板烧上也真的在烤着肉片,而且正被通红的炭火烤得滋滋冒油,空气里更弥漫着浓郁的肉香味。

    中村俊还是有些不相信,下意识的摸了摸胸口、腹部,然后再是大腿,最后他摸到了自己的命根子,一个不少,完好如初!

    这下中村俊明白了,彻底的明白了,原来这就只是一个圈套!

    徐锐这厮,利用自己对死亡的恐惧,利用人类的联想,设计出了一场别出心裁的好戏,他刚才其实并未被凌迟,之所以身上会有麻木感,完全是因为麻醉针剂的药效还没有过去,之所以会有沉重感,则是因为他的身体被绳子捆得紧紧的,眼皮无法张开,也是因为麻醉药效,颈部无法弯曲,却是因为连他的头部,都被固定住了。

    一切一切,都是徐锐导演的。

    所有一切,都是中村俊自己在吓唬自己。

    想通之后,中村俊只想骂娘,太狡猾了,徐锐这厮也太狡猾了!

    防不胜防,徐锐这个王八蛋,太狡猾了,真的让人防不胜防啊!

    徐部却再次笑吟吟的向着中村俊伸出手,说道:“中村桑,欢迎你加入到反战同盟,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反战同盟?”中村俊说道,“这是什么组织?”

    徐锐微笑说:“是由你们日本国内的一些反战的爱国人士自发组建的一个民间反战组织,成员有你们日本国内的一些学者,还有一些反正的军人,现在还要加上你,你将成为反战同盟中军衔最高者。”

    中村俊定定的看着徐锐,却始终不肯伸出自己的手。

    刚才面临失去命根子、下辈子无法投胎做男人的危险,中村俊可以做任何无底线、无节操的事情,可现在,他已经知道自己是被徐锐骗了,他其实好好的,什么事情都没有,再让他加入什么反战同盟,就不太情愿了。

    虽然,中村俊已经将华中派谴军的整个作战和盘托出,这已经成为铁一般的事实,中村俊已经无法追回也不想追回,但让他加入反战同盟,跟整个大日本帝国作对,他却真的不情愿,也不敢。

    因为这么做就意味着背叛帝国,如果死了,背叛也就无所谓了,正所谓我死之后,哪管他洪水滔天?可现在他分明还活着,背叛帝国的后果那就有些严重,一旦事情败露了,不但他必死无疑,整个中村家族也将被钉上耻辱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