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0章 堡垒户-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790章 堡垒户

    再说鸠田宽,率领南京宪兵队主力出了水西门往前追,刚开始的时候,勉强还能够锁定狼牙队员的行踪,毕竟这个时候天色已经大亮,有不少城外的菜农、小贩陆续上路,准备进城卖菜或者贩货,狼牙队员又不可能杀人灭口,所以通过这些菜农、小贩,鬼子宪兵队勉强还能够咬住狼牙。

    可是,这样的局面并没能维持太长的时间。

    追出大约三四里,狼牙便意识到了这问题,然后开始分头转移。

    狼牙由集体行动变为单独行动,目标立刻大为缩小,一路上的菜农、小贩就基本上都不知道狼牙的行踪,勉强又往前追出了两三里地,就彻底失去了狼牙的行踪,鸠田宽只能下令停止追击,不过,鸠田宽并未放弃。

    鸠田宽这小鬼子,还是有些能力的。

    凭借过人的直觉,鸠田宽判断出狼牙的落脚地十有**就在水西门外。

    于是,鸠田宽便立刻通过伪维新政府,将水西门、石城门、清凉门、草场门以及定淮门外几个镇及几十个村庄的维持会长都召集到水西门外,要求这几个镇以及几十个村庄的维持会长将治下镇子以及村庄的异常如实上报。

    不过,这些集镇以及村庄的维持会长,并没能够提供有价值的线索。

    鸠田宽还是不肯放弃,又扩大了范围,将这些维持会长将治下的地痞流氓召集起来,这次,鸠田宽终于有了收获,距离水西门外大约十多里的祝家村,村里的一个地痞报告说,前几天村里来了一群陌生人。

    不过,这地痞所知道的也就这么多了,因为当时他已喝得烂醉如泥,躺在村口路边,只知道有好多个陌生人经过,却没有看清这些陌生人长什么模样,也不知道这些个陌生人最终去了谁家,但是鸠田宽却仍旧是如获至宝。

    于是,鸠田宽便立刻率领宪兵队主力直扑祝家村而来。

    不过这个时候,徐锐他们早就已经从祝家村转移到牛首山。

    从当初决定从水西门翻墙而过的时候,徐锐就已经意识到,他的这一行为必将给祝家村的堡垒户带来危险,所以在摆脱了鬼子的追兵之后,便亲自返回祝家村,带着剩下的几名队员匆匆撤往牛首山,在牛首山中有他们的秘密营地。

    徐锐带着时小迁、风无边和剩下的几名队员赶到之时,赛红拂他们四个早已经先一步赶到了牛首山中的密营,当初在水西门外分头转移时,徐锐就已经跟赛红拂他们四个事先约定好了,之后到牛首山的密营汇合。

    直到进了牛首山,时小迁才终于找到机会问道:“徐团长,事情办得咋样了?”

    风无边也跟着说:“该不会是失手了吧?要不然怎么不见你们把中村俊绑来?”

    “嗯,行动失败了,中村俊那个老鬼子比想象中更谨慎,更难以对付,我们守了一晚上都没有等到什么好机会。”徐锐信口胡诌,并没有把昨晚的真相告诉时小迁两人,倒不是他信不过时小迁他们俩,而是没有必要让他们俩知道。

    “那现在怎么办?”时小迁立刻愁眉苦脸的说,“现在没绑到人不说,还把城内的鬼子都给惊动了,接下来,再要摸进鬼子司令部就不容易了,这事给整的,咋变成这样了?”

    “时兄弟,别急。”徐锐内心难免有些小小的愧疚,不过还是继续胡诌说,“昨晚虽然没有绑到中村俊,但是我们地下党的同志还是通过别的渠道搞到了小鬼子的全部作战计划,老祖宗说的对啊,这就叫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呵呵呵。”

    时小迁道:“你是说计划已经搞到手了?那接下来是不是要回去了?”

    “不会吧?”风无边立刻无比失望的说,“这次出来都没怎么玩呢,这就要回去了?”

    “两位兄弟多虑了,不会那么快就回去,接下来还有得你们闹腾的。”徐锐呵呵一笑又接着说道,“鬼子的作战计划虽然是搞到了,但是鬼子为扫荡大梅山准备的战备物资还没来得及摧毁,得毁了物资,我们才能够回去。”

    “这就好。”时小迁和风无边这才放下心。

    这个时候,留在外面警戒的小桃红忽然进来报告说,祝家村有情况。

    徐锐赶紧出了密营,跟着小桃红直奔牛首山dǐng的警戒哨而来,赛红拂也紧跟着徐锐上了牛首山dǐng,对于这一幕,狼牙的队员们早就已经免疫了,时小迁和风无边难免有些艳羡,心想徐团长可真是好福气,能成天跟这样一对美人腻一起。

    再说徐锐他们三个,上山的路上,赛红拂对徐锐说:“我始终觉得,中村俊这个老鬼子不可信,他所说的情报未必就是真的。”

    “中村俊不可信?”徐锐回过头问道,“你为什么会这么说?”

    赛红拂说道:“作战计划是真是假姑且不论,只是中村俊说,供给战车第八联队以及各个辎重联队的汽油要三天后才能够到上海,然后通过沪宁铁路运来南京,我就觉得这个情报十分可疑,十有**是假的。”

    徐锐讶然说:“你为什么会这么说?”

    赛红拂说道:“道理是显而易见的,小日本将燃油从国内运来中国,必定是通过油轮,既然左右都要通过油轮来运输燃油,为什么不能一步到位直接运到南京,而非得先到上海卸下燃油,然后再通过铁路运来南京?这不多此一举么?”

    徐锐摇头说:“这你就不知道了吧,鬼子占领淞沪、南京地区之后,西方列强与中国间的贸易一泄千里,因为这,小日本跟英法两国闹得很僵,眼下日本海军正跟英国皇家海军的舰队在长江对峙,如果从长江上运燃油,万一挨上英国海军一炮,那乐子可就大了。”

    赛红拂皱眉说道:“小日本炮击英**舰的事,我也听说过,可要说英**舰敢在长江上炮击小日本的油轮,怕是不敢吧?毕竟这是在远东,英国的皇家海军虽然强大,却也没有强大到敢在远东作威作福吧?”

    “那你就小觑英国人了。”徐锐摇头说,“你不要忘了,英国终究还是当今世界头号军事强国,小日本虽然越来越不把英国放在眼里,但是至少在现阶段,他们面对英国人时,还是不敢掉以轻心的,尤其面对英国皇家海军时。”

    赛红拂必须承认,徐锐说的在理,英国毕竟是超级大国!

    不过,赛红拂显然也不会就这么轻易被人说服,又说道:“可是我始终觉得,中村俊这个老鬼子不值得相信。”

    “老婆,这个你真的多虑了。”徐锐嘿嘿低笑说,“中村俊这老鬼子无论存的什么心,现在都只有一条道走了,那就是乖乖的跟我们合作!”

    赛红拂担心的说道:“你就不怕中村俊玩阴的?”

    “玩阴的?他不敢,也没那个勇气!”徐锐说,“中村俊要是真的有破釜沉舟的勇气,早上还在王记时,他就绝不可能答应我们。”

    赛红拂说:“说不定他就只是在虚予委蛇呢?”

    “虚予委蛇也分情况,主动情形下虚予委蛇,确实不能说明什么,就比如说之前我戏弄土肥原,并不是因为我胆怯了。”徐锐说到这里停了下,又接着说道,“但是被动情形下的虚予委蛇,不过是懦弱者的借口,早上在王记,中村俊既便是虚予委蛇,也足以说明他内心已经胆怯,已经害怕,只要他胆怯了,害怕了,就不可能再有破釜沉舟的心思。”

    赛红拂diǎndiǎn头,又摇摇头,低声说:“但愿你说的都是真的。”

    徐锐却微笑说:“不是但愿,我说的就是真的。”

    赛红拂便也不再多说什么了。

    很快,三人便上到了山dǐng,通过望远镜往山下看,能够清楚的看到祝家村。

    看到祝家村里的村民被鬼子宪兵押着出村,聚集到了村口的量场上,赛红拂的一颗芳心便立刻抽紧了,小声说:“小鬼子的狗鼻子还真挺灵的啊,我们都已经这么小心了,没想到还是被他们找到了痕迹,王大娘一家有危险了!”

    “姑爷。”小桃红小声的哀求说,“救救王大娘一家吧?”

    “别急。”徐锐却保持着冷静,一边分析说,“小鬼子搞这么大阵仗,说明他们并不知道王大娘家就是堡垒户,要不然鬼子就不会把所有的村民都聚集在晒场上,而只会将王大娘一家抓到晒场上示众了。”

    赛红拂diǎn头说道:“好像还真是这样呢。”

    小桃红却又说道:“就怕鬼子迁怒无辜村民。”

    徐锐便心头一沉,说道:“应该不至于,南京毕竟是伪维新政府的首都所在地,鬼子若在南京城外大开杀戒,影响是十分之恶劣的,无论是为收买人心,还是做表面文章,小鬼子都不应该会出此下策。”

    赛红拂却叹息说:“就算小鬼子真的大开杀或,我们恐怕也无能为力了,祝家村附近都是无遮无掩的开阔地,小鬼子不仅人多势众,而且还有装甲战车,我们就算杀下去,只怕也救不了祝家村的村民,而只会搭上几条人命。”

    徐锐和小桃红便沉默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