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1章 王雨生-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791章 王雨生

    “姑爷,鬼子把机枪架起来了!”小桃红低低的惊叫道。

    赛红拂也是俏脸凝霜,沉声说:“看这架势,小鬼子多半是不会顾及什么影响了?他们要杀人!”

    徐锐当机立断,说道:“小桃红,你跟我去引开小鬼子,宝贝你留在山上,等我和小桃红将鬼子宪兵队的主力引开之后,立刻带着大伙突袭祝家村,救人,把王大娘一家救出来之后,立刻护送他们去紫金山密营!”

    稍稍停顿了一下,徐锐又说道:“王大娘的两个儿子还有媳妇,都已经为革命事业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我们**人绝不能够眼睁睁的再看着王大娘还有她唯一的小孙子遇害,所以,哪怕陪上咱们所有人,这人也得救!”

    徐锐说的掷地有声、不容置疑,赛红拂立刻收起一贯的轻嗔薄怒,俏脸上的神情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diǎn头说:“行,救人的事交给我了。”

    说完了,赛红拂又叮嘱小桃红:“小桃红,保护好你姑爷。”

    小桃红轻嗯一声说:“姐,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姑爷的。”

    “走了!”徐锐说完便带着小桃红走了。

    (分割线)

    祝家村口的晒场上,全村老少两百多口子都已经全聚齐了。

    王大娘把她唯一的亲人,年仅七岁的孙子王雨生紧紧的搂在怀里,而年幼的王雨生却用刻骨仇恨的目光,恶狠狠的盯着人群的前面,那个腰间挂着一把带有佩饰的军刀的老鬼子。

    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的话,那老鬼子早不知道被雨生杀死多少回了。

    站在人群前面的那个老鬼子不是别人,就是南京宪兵队长鸠田宽。

    鸠田宽挎着军刀,在祝家村两百多乡亲的面前走来走去,一边用他极其生硬的中国话说道:“乡亲们不要害怕,大日本皇军是你们的朋友,是绝对不会伤害你们的,这diǎn你们尽管放心。”

    然而鸠田宽话音还未落,王雨生便狠狠的呸了一声。

    王雨生虽然年幼,可他从小生长在革命家庭,爸爸、妈妈还有叔叔都是**员,所以还在他刚刚记事的时候,接触的就是民族、国家大义,所以小小年纪就有了强烈的国家民族观念,这diǎn跟别人有很大不同。

    只是看晒场边架起的机枪,王雨生就知道老鬼子在撒谎。

    祝家村的两百多乡亲鸦雀无声,小雨生的这一声呸就格外突兀。

    “嗯!”鸠田宽的目光便立刻落到了小雨生脸上,小雨生却毫不畏惧,瞪大一对大眼睛,恶狠狠的跟鸠田宽对视。

    鸠田宽的眼神顷刻之间变得凌厉起来,也恶狠狠的回瞪着小雨生。

    小雨生不害怕,王大娘却害怕了,赶紧将小雨生的小脑袋搂过来,然后搂着小雨生往人群里边挤了挤,不让小雨生再跟鸠田宽对视。

    鸠田宽却似乎不想就此放过,起脚就要走上前。

    这时候,站在旁边的维持会长不着痕迹的上前一步,堪堪挡住了鸠田宽的去路,diǎn头哈腰说:“太君,中日亲善,中日亲善。”

    “没错,中日亲善。”鸠田宽便收住脚步,又继续刚才的讲话,“自古以来,中日两国就是好邻居,好朋友,正是因为看到中国人民生活在苦难之中,所以大日本皇军才会到中国来帮助你们,解放你们,我们中日两国人民的目标是一致的,那就是实现大东亚共荣。”

    “哈依。”维持会长diǎn头哈腰说,“大东亚共荣。”

    鸠田宽扫了已经躲进人群中的王大娘和她怀里的王雨生一眼,又接着恶狠狠的说道:“但是,有那么一小撮人,却总对皇军抱有敌意,并且经常做一些伤害皇军的事,就在今天早上,又有一小股的武装分子,袭击了水西门的岗哨,打死了十五名帝国勇士!”

    两百多乡亲鸦雀无声,小雨生却用力的握紧了小拳头,刚要叫喊,吓得王大娘赶紧捂住他的嘴。

    鸠田宽接着说道:“对于拥护皇军,支持中日亲善的人,皇军一定会拿出最大善意,但是,对于那些胆敢跟皇军作对的反抗分子、武装分子,比如说新四军,皇军却一定会让他们付出血的代价!”

    似乎是为了配合鸠田宽的恫吓,晒场正面及侧面的六七个鬼子机枪组同时拉动枪栓,做好了射击的准备。

    听到机枪发出的一连串的喀嚓声响,晒场上的两百多乡亲立刻骚动起来。

    吓得祝家村的维持会长赶紧喊:“乡亲们不要慌,乡亲们不要慌,皇军并没有恶意,皇军并没有恶意呀……”

    维持会长是真怕呀,害怕乡亲们惊慌之下会冲击晒场四周的鬼子,这样的话,鬼子十有**要痛下杀手,这样的话,整个祝家村立刻就要血流成河了,维持会长委实不愿意看到这样的局面。

    在维持会长的极力劝阻下,乡亲们终于镇定下来。

    “祝会长说的对,皇军并无恶意。”鸠田宽冷森森的目光从现场两百多乡亲脸上逐一扫过,然后接着说道,“但是接下来,要是你们不肯好好配合皇军调查清楚的话,一切后果皆由你们自负!”

    维持会长赶紧说:“一定配合,我们一定全力配合。”

    “哟西!”鸠田宽回头一招手,便有两个鬼子把那个打小报告的地痞二癞子押到了晒场上,然后接着说,“前天晚上,二癞子兄弟在村口看到有十几个陌生人进村,我想要知道,这十几个陌生人最后去了谁家?”

    鸠田宽话音刚落,人群中立刻响起一片窃窃私语声。

    狼牙队员进入祝家村时虽然是在晚上,而且也尽量做到了不惊动村里人,但是十几个人住在王大娘家,不可能不留一diǎn痕迹。

    毕竟是乡里乡亲,互相之间太熟悉了。

    比如王大娘就祖孙两口人,可最近几天采买的吃食却数量大得惊人,足够几十口子人吃的,还有王大娘的小孙子王雨生,跟小伙伴们玩耍时,手里忽然就多了许多新奇玩具,比如竹刀,木头枪。

    只要是有心人,很容易就能猜到王大娘家来了一群神秘的外乡客人,那个二癞子也就是不怎么在家,要不然早就知道了。

    看到祝家村的乡亲们在那里窃窃私语,鸠田宽就知道有戏!

    “只要你们说出,那十几个陌生人去了谁家,大家就没有事了,现在就可以回家了,但是……”鸠田宽说到这顿了顿,然后掏出了手枪,在一片惊呼声中对天一枪,然后恶狠狠的说道,“但是你们要是不肯说,那就,死啦死啦的,西呐!”

    维持会长叹息一声,将目光投向了人群中的王大娘祖孙俩,为了保住全村两百多口,说不得只有当一回恶人了。

    人群之中,王大娘也在心里叹了口气,当下将孙子王雨生拉到身后,然后就要往人群外面挤,王大娘已经决定,哪怕赔上自己性命,也要保全全村两百多口,老王家绝不能拖累了全村。

    不过,刚刚就在王大娘准备往外走时,却忽然响起一声突兀的枪声。

    接着,鸠田宽的胳膊上顷刻之间绽放出一朵血花,这一下突如其来,吓得鸠田宽赶紧翻身趴倒在地,周围的鬼子兵也一下炸了锅,纷纷掉转枪口冲向枪声传来的方向,村口!

    (分割线)

    村口一千八百米外,徐锐有些遗憾的摇摇头。

    “姑爷,对不起。”小桃红却撅着小嘴快要哭了,“我没打中。”

    敢情刚才的那一枪是小桃红打的,配有瞄准镜的毛瑟98狙击步枪的有效射程是一千两百米,最大射程是两千米,刚才鸠田宽虽然在两千米的最大射程内,但是却超出了有效射程,所以,受风速、气流影响很大。

    刚才就是一阵突如其来的气流扰乱了子弹的轨迹。

    所以这不能怪小桃红,就是换徐锐也是一样结果。

    “行了,这事不怪你,也是那个老鬼子命不该绝!”徐锐伸手拍了拍小桃红俏脸,微笑着说道,“赶紧撤吧。”

    小桃红轻嗯一声,跟着徐锐如飞而去。

    奔跑中回过头看,只见村子里的鬼子就跟被捅了窝的马蜂,正从村子里蜂拥而出,除了鬼子兵,还有十几辆的边三轮摩托飞驰而出,顺着公路向着徐锐和小桃红追上来,架在边斗的歪把子机枪也猛烈开火,不过由于公路不平坦,再加上歪把子的弹道散布面积原本就大,所以根本无法命中奔跑中的徐锐还有小桃红。

    不过边三轮的速度终究要比人跑得快些,追逐间,双方之间的距离就从刚开始时的将近两千米,拉近到了千米内!

    一千米,毛瑟98狙击步枪的子弹轨迹就要稳定多了。

    奔跑中,徐锐给小桃红打了一个手语,小桃红便立刻一个转身,趴倒在了路边的一个草堆上面,然后迅速架起毛瑟98狙击步枪,对着前方公路上正往前疾驰的第一辆边三轮,只一枪,便击毙了驾驶员。

    驾驶员被射杀,边三轮立刻失去控制,冲进了路边的小水沟里。

    这时候,徐锐却也没有闲着,借着小桃红的掩护,以最快的速度在公路上布置了一个绊发诡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