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5章 你是我娘-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795章 你是我娘

    

    由于火力组的拼死掩护,赛红拂他们保护着王大娘和王雨生,终于抢在了鬼子宪兵队形成合围之前,从西南角的缺口处成功的突围而出,然后就开始忽西忽南飘忽不定的行军。

    鸠田宽也不是毫无办法,这老鬼子第一时间就给南京周围各个护diǎn的鬼子伪军下达命令,在狼牙可能的突围方向提前实施拦截,可遗憾的是,这些据diǎn的鬼子伪军要么就是扑个空,要么就是根本拦不住。

    一直追到了天黑,鸠田宽率领宪兵队主力追踪到了紫金山西南麓,终于还是把狼牙给跟丢了,鸠田宽不甘心,又分兵进入深入紫金山搜索,可是连续搜索了两个小时,却还是一无所获。

    分割线

    回头再说徐锐,跟赛红拂分开之后,先是跟小桃红主动开火,引开了鸠田宽的宪兵队主力,祝家村战斗打响后,鸠田宽立刻率主力回援,但是在回援之前也留下了一个小队继续追杀徐锐。

    要是丛林地形或者城市地形,或者既便是开阔地,但只要是在黑夜,徐锐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干掉这一小队的鬼子,遗憾的是,当时徐锐和小桃红已经脱离了牛首山区,附近只有一片竹林。

    竹林虽然说也可以提供一定的掩护,但是终究没有丛林、城市复杂,所以徐锐和小桃红很费了一番手脚和时间,才终于干掉了那五十多个鬼子,等他们赶回祝家村时,赛红拂他们已经从祝家村西南角突围了。

    徐锐是一名经验极其丰富的特种兵,所以他并没有选择与部下汇合,而是果断从身后对鸠田宽的宪兵队主力展开了无穷无尽的袭扰,赛红拂他们能够成功摆脱小鬼子,徐锐和小桃红的掩护居功至伟。

    进入紫金山后,徐锐和小桃红才果断放弃袭扰,前去密营与赛红拂他们会合。

    当鸠田宽带着宪兵队在山中搜索时,徐锐和小桃红早已经赶到紫金山中的密营,跟赛红拂他们会合一起了。

    徐锐跟赛红拂他们会合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清diǎn人数。

    结果一清diǎn,就发现少了三人,事实上,徐锐刚才一进密营就已经发现,大蟒蛇他们三个不见了,因为大蟒蛇他们三个都是大块头,十分醒目,在与不在一眼就能够看出来。

    徐锐的脸色顷刻间阴沉了下来,犹如暴风雨即将来临前的静寂天空。

    “大蟒蛇呢牯牛呢黑熊呢”徐锐盯着赛红拂眼睛,沉声问道。

    赛红拂下意识的转头,不敢与徐锐对视,脸颊上却有泪水滑落下来。

    “小白,我在问你话”徐锐的语气变得前所未有的暴烈,又问道,“大蟒蛇他们仨呢他们上哪了”

    “他们”赛红拂的红唇嗫嚅了一下,却还是说不出来。

    就在这时候,一个满头华发的身影忽然在徐锐的身后噗嗵一声跪下。

   &nbsp



;徐锐猛回头,却发现,跪倒在他面前的竟是堡垒户王大娘,徐锐吓得一个激泠,赶紧上前两步搀住了王大娘,说:“大娘,你这是做啥呀起来,快起来,咱们起来说话。”

    王大娘却摇着头说道:“司令员,都是老婆子的错,都是我的错啊,要不是为了救我们祖孙两个,你们就根本不必冒险,那三位同志也就用不着牺牲,怪我,全都怪我呀,都是我的错啊。”

    “大娘,你这是什么话”徐锐惨然道,“要你这么说,鬼子还是我们招来的呢,要不是因为我们,你和雨生好好的住在祝家村,又哪会有现在这样的祸事,该赔罪的是我们,快起来,大娘。”

    王大娘却坚持摇头说道:“司令员,就是我们连累了你们,连累你们的三位好同志牺牲,我,我们祖孙俩给你们叩个头,就算是赔罪。”说完,王大娘又回头招呼雨生,“雨生,快过来,咱们给司令员叩个头。”

    王雨生想要过来,却让莫子辰给抱住了,王雨生使劲挣扎,莫子辰却根本不为所动,雨生急了,张口便交在莫子辰的胳膊上,莫子辰却毫无反应,只是定定的看着徐锐,眸子里有种莫名的意味。

    王大娘挣扎着想要叩头,徐锐便噗嗵一声,抢着跪倒在王大娘的面前,惨然大叫道:“大娘,该给你下跪,该给你叩头的是我,是我们啊大娘,我给你跪下,我给你叩一个”

    说完,徐锐便真的双手伏地,给王大娘叩了个响头。

    看到徐锐跪下给自己叩响头,王大娘立刻变得有些手足无措,当下也顾不上下跪叩头了,一边手忙脚乱的搀扶徐锐,一边语无伦次的说:“司令员你这是做啥,司令员你这是做啥快些起来,快些起来。”

    徐锐说叩一个,却叩了三个,一边叩头,一边说道:“大娘,南京特委的同志早就已经把你的所有事迹告诉我们了,你替我们党哺育培养了两名优秀的党员,正是因为有你这样的英雄母亲在,我们党才得以壮大”

    “为了党,为了祖国的革命事业,你先后将两个儿子送上战场,两个儿子先后牺牲在战场,你也是无怨无悔,主动要求成为组织的堡垒户。”说到这,徐锐的声音已经变得有些哽咽,又接着说道,“这么多年来,大娘你至少替组织保全了一百多名革命战士。”

    稍稍停顿了下,徐锐又惨然说道:“这次要不是因为我们大意,不小心招来了鬼子,你和雨生至少还有个家,至少还能够定安的生活下去,所以,下跪赔罪的应该是我们,应该是我啊”

    徐锐说的倒是实话,这次王大娘家之所以暴露,完全是因为他

    当时徐锐他们要是在城内呆一天,等天黑之后再出城,根本就不可能惊动城楼上的鬼子岗哨,王大娘家也根本不可能暴露,所以,王大娘家的暴露还真就是徐锐造成的,因为这,徐锐真该下跪赔罪。

    当然,徐锐这么做也是有原因的,为了不给中村俊反复的机会。

    但当初徐锐做出这个决定时,并没有过多考虑过堡垒户的安全,所以,此时此刻,徐锐的内心真的是很愧疚,非常的愧疚,因为破坏了王大娘还有雨生的安定生活而



感到无比愧疚。

    当下徐锐又惨然说:“大娘,我再给你叩三个。”

    说完,徐锐又再次趴倒在地,咚咚咚叩了仨响头。

    王大娘也被徐锐刚才一番话,勾起了满腹的心酸,她先后将两个儿子外加儿媳妇送上战场,并且先后为革命献出了生命,她老人家虽然无怨无悔,可是要说心里不悲伤、不酸楚,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每年的重阳节,看到村里家家户户合家团聚,唯独自己家只有祖孙两个相依为命,王大娘内心里的酸楚,又有谁人知道每年清明节去村口扫墓,想到三口墓里都只埋了儿子儿媳的衣冠,个中凄凉又跟谁说她的两个儿子和儿媳为了革命事业牺牲在了战场上,却连尸骨都没能找回呀。

    想到这里,王大娘再压抑不住心中的委屈,不由掩面抽泣起来,

    徐锐叩完头起身,看到王大娘哭得这伤心,便立刻又翻身跪倒,无比诚恳的说道:“大娘,虽然您的两个儿子还有儿媳已经全部牺牲了,但是还有我们,还有我呢,娘,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娘,我就是你儿子,娘,儿子再给你叩个响头,娘”

    说完,徐锐再次叩头。

    赛红拂也赶紧过来跟着跪倒叩头,一边哭着说:“娘,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儿媳妇,雨生就是我儿子,我对他一定比对亲生儿子还要好,娘,儿媳妇也给你叩一个,娘。”

    “好孩子,快些起来,你还怀着身孕呢。”王大娘赶紧上前来,一手一个将徐锐和赛红拂搀起来,小桃红也上前来,甜甜的说,“娘,还有我。”

    “好孩子,都是好孩子。”王大娘便一手一个,将赛红拂还有小桃红搂入了怀里,不过那泪水却如决了堤的洪水,怎么也控制不住,王大娘便也索性不去擦,任由泪水淌满脸颊,一边却还在笑。

    这个时候,雷响、莫子辰等十几个狼牙才纷纷上前,说:“娘,我们全都是你的儿子,儿子们给你老人家叩头了”

    说完,所有狼牙都跪下给王大娘叩头。

    王大娘赶紧上前,将狼牙逐一扶起来。

    不过,时小迁和风无边没有上前叩头,只是静静的看着。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刚才的这一幕给了时小迁和风无边极大的心灵震撼,他们既为王大娘无怨无悔的奉献而震撼,同时也为人那种前赴后继、奋而亡死的精神,感到无比的震撼。

    直到这个时候,赛红拂才敢跟徐锐说:“老公,对不起。”

    “不用说对不起,这事不能怪你,也不能怪我,要怪,也只能怪鬼子”说到这,徐锐的表情骤然变得狰狞,咬着牙说道,“我们狼牙,向来是有有仇就报,而且还是立刻就报,现在,该去找鬼子报仇了”

    “对,报仇”十几个狼牙一听这话,顿时群情激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