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8章 一个不留-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798章 一个不留

    

    从开始追击的那一刻起,时小迁和风无边就在密切的关注着狼牙的一举一动,两个人都想知道,这些狼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杀掉这么多的鬼子

    风无边自认为杀人已经非常利索了,可是跟这些狼牙比想来,他简直就跟一个刚出道的菜鸟似的,差距太大了

    这一关注,两人便立刻发现了差距。

    这些狼牙,杀起人来确实比他们更加专业,而且几乎不用枪,而是专用手中的刺刀他们从身后贴住鬼子后,往往就一个简单的动作,或者刺、或者抹、或者撩,然后再不会有第二个动作。

    可是,当风无边和时小迁上前看时,便发现被这些狼牙“照顾”过的鬼子无一例外都毙命了,致命伤全都只有一处,或者是心脏,或者是咽喉,或者是后脑,基本上都是一击毙命,很少出现重伤的情形。

    “我的乖”时小迁缩了缩脖子,小声说,“这是杀人呢还是杀鸡呢”

    风无边看着前方正在鬼子溃兵中间掀起腥风血雨的狼牙,一对眸子变得前所未有的明亮,说:“三哥,我决定了,我要参加狼牙”

    “你要参加狼牙”时小迁闻言愣了下,刚要说点什么,风无边却早已经一个箭步冲上前,甩手一记飞筷打出去,前方数米开外,一个鬼子便立刻捂着咽喉倒下了。

    这时候,跑得慢落在后面的一百多个鬼子基本上都被杀光,再往前追时,鬼子的队列就开始变得密集起来,人数一多,鬼子的反击也变凌厉起来,为了打退狼牙的追击,鬼子甚至组织了反击。

    至少一个小队五十多个鬼子,端着刺刀,发动了反突击。

    在发起反击之前,这五十多个鬼子还退出了枪膛的子弹。

    小鬼子有着严格的步兵操典,之所以退出枪膛的子弹,并非出于什么狗屁武士道精神,完全是因为三八大盖穿透力太强,在白刃战中开枪,很容易误伤自己人,所以日军在拼刺之前,都会退出枪膛里的子弹。

    但是面对国民军,退出枪膛里的子弹也就罢了,面对狼牙居然也死板的退出枪膛里的子弹,纯粹就是找死了

    五十多个鬼子跟十多个狼牙白刃战再不会有比这更愚蠢的决定了

    “找死”徐锐满脸狰狞的笑了笑,左右手各反握一把三八式刺刀,大步流星的迎向了前方猛扑过来的鬼子,徐锐身后,时小迁、风无边还有十几个狼牙迅速左右展开,形成了波浪形的散兵线。

    转眼间,两股人潮便已经恶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西呐”一个鬼子少尉暴喝一声,扬起军刀,照着徐锐斜斩而下,火把的微光,照亮了那鬼子少尉的脸庞,年轻而又狰狞,圆睁的牛眼里更流露出野兽般的疯狂神采。

    虽然鬼子少尉只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人生可以说是才刚刚开始,但徐锐心下绝无一丝怜悯,只是微微一侧身,鬼子少尉的军刀便落了空,不等鬼子少尉收回他的刀,徐锐左手只一抹,锋利的刺刀便在鬼子少尉的咽喉部位剌开了一道血槽。

   &nbs



p;徐锐这一刀,不仅将鬼子少尉的喉管、气管瞬间割断,连带着还割断了鬼子少尉的颈侧大动脉,滚烫的鲜血顷刻之间飙射出来,徐锐却只是轻巧的晃了晃肩膀,就已经躲过了飞溅的血箭。

    徐锐再一个矮身,越过那个鬼子少尉,扑向第二个鬼子。

    直到第二个鬼子被徐锐抹喉,鬼子少尉才终于轰然倒地。

    倒地之后,鬼子少尉的一对牛眼都兀自圆睁,直勾勾的盯着头顶的夜空,眸子里似有太多的不甘,还有着更多的留恋。

    转眼间,反击的五十多个鬼子就被十几个狼牙斩杀殆尽。

    徐锐扬起手中滴血的刺刀,刀锋遥指前方正在仓皇逃窜的鬼子,冷森森的低喝道:“继续追,杀光他们,一个不留”

    “是”十几个狼牙轰然应喏。

    分割线

    飞驶中,维克斯装甲车猛的一个侧倾,鸠田宽猝不及防,立刻一头撞在左侧车壁,顿时间眼前直冒白花。

    “八嘎”鸠田宽怒骂道,“就不能开稳一点”

    “大佐阁下。”装甲车驾驶员委屈的说,“是你让我开最快的”

    英国造的维克斯装甲车其实质量不错,相比日本国产的装甲车,减震效果明显更好,但是由于道路状况不佳再加上行驶速度过快,导致装甲车变得十分颠簸,这才有了鸠田宽头撞车身。

    这个时候,刚刚稀疏下去的枪声,再一次变得密集起来。

    坐在鸠田宽身边的冈本清便赶紧起身,打开车厢后侧的瞭望孔,一看之下顿时间吓了一大跳,当即大叫道:“大佐阁下,那些该死的狼牙又追上来了,他们又追上来了”

    “纳尼”鸠田宽瞠目结舌的道,“这么快就又追上来了”

    这一刻,鸠田宽心底的震撼当真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投入反击的一个步兵小队,才这么几分钟就让狼牙干掉了天照大神啊,这可是一个小队整整五十多名帝国勇士,就是五十多头猪,这么点时间,只怕也是杀不完吧

    这些狼牙究竟是用什么材料做成的啊

    徐锐这家伙,究竟是怎么训练出的这些兵王

    在今天之前,鸠田宽其实也知道狼牙很厉害,但是始终缺乏一个具体的概念,之前在祝家村很意外的干掉了三个狼牙,更是让鸠田宽一度产生误判,认为狼牙不过尔尔,其实并没有传说中厉害。

    可是现在,鸠田宽对狼牙的厉害,却有了很清醒的认识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如果世事可以重来,鸠田宽一定不会在天黑之后,还分兵进入紫金山去搜捕那些该死的狼牙。

    天照大神,天黑之后还要进山,这是多么愚蠢的决定啊

    冈本清还在那里大叫:“大佐阁下,他们又追上来了,怎么办现在怎么办啊他们追上来了,他们不会放过我们的,怎么办”

    “八嘎,你给我闭嘴”鸠田宽被冈本清吵得有些头大,骂道,“再吵吵你就给我下车,亲自带队反击”

    冈本清闻言立



刻噤声。

    天照大神,这时候让他下车带队反击,那不是存心叫他去送死如果反击有效的话,这些狼牙早就被挡在后面,又怎么可能到现在还如附骨之蛆,不依不挠

    鸠田宽闷哼了一声,沉声问道:“我们还剩多少人”

    冈本清通过瞭望孔看了一会儿,又打开侧窗看了看,说道:“差不多还有半个中队,大佐阁下,就只剩下半个中队了剩下的,估计不是中途跑散了就是被狼牙干掉了。”

    “纳尼,半个中队”鸠田宽脑门上立刻浮起三道黑线。

    今天早上出城追击时,鸠田宽可是带了足足五个步兵中队,加一个摩托化小队及一个炮兵小队,可现在,居然就只剩下了半个中队,其余的部队除了少数中途逃散的,剩下的多半都被狼牙干掉了,这些该杀千刀的狼牙

    “大佐阁下”冈本清可怜兮兮的说,“现在该怎么办啊”

    鸠田宽定了定神,沉声说道:“命令,剩余的部队,不惜一切代价拖住狼牙部队,而我们,得立刻回南京求援。”

    “哈依”冈本清重重顿首,然后打开侧面的车窗,将脑袋探出去,对着装甲车后面的一个鬼子少尉,大吼道,“宇多宫桑,宇多宫桑,大佐阁下命令你率部就地阻击,率部就地阻击,不惜一切代价务必拖住狼牙,大佐阁下很快就会带着第一零四师团的友军赶回来增援”

    “哈依。”正跟在装甲车后面狂奔的鬼子少尉便下意识的收脚立正,重重顿首,然后满脸苦涩的看着鸠田宽乘坐的装甲车绝尘而去,再然后,宇多宫少尉便咬着牙回过头,拔出军刀厉声喝道,“全体都有,就地防御,快快滴”

    必须得承认,鬼子的战术素养真是不错的,既便是在这样的情形下,在这种几乎已经跑到放羊的情形下,宇多宫少尉一声令下,正仓皇逃窜的鬼子便立刻硬生生收住身形,然后开始乱哄哄的转入防御。

    尽管场面有些乱哄哄的,但是能做到这样,已经是殊为不易了

    然而,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了,还妄想阻止狼牙的追杀,根本是痴人说梦

    鸠田宽妄图牺牲最后剩下的半个中队宪兵,来拖住狼牙,以便给他争取逃跑的时间,也注定是痴心妄想。

    徐锐第一时间就发现了鬼子的异动。

    想要逃跑么做梦徐锐嘴角立刻勾起一抹冰冷的杀意,然后回过头对紧紧跟在他身后的时小迁说:“时兄弟,要不咱们也比比”

    “行啊。”时小迁喝道,“徐团长,你说吧,怎么个比试法”

    “看到前面的那辆铁王八没”徐锐嘿嘿一笑,接着说道,“咱们从两翼包抄过去,看谁能先截住那辆铁王八”

    “行啊”时小迁发一声喊,拔腿就追了上去。

    徐锐却不紧不慢的紧了紧腰间的武装带,再正了正头上帽子,然后轻喝一声拔腿狂奔而去,不到片刻功夫,徐锐的身影便在夜空下化为一道淡淡的轻烟,风驰电擎般,向着鸠田宽的装甲车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