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这么做值吗?-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8章 这么做值吗?

    

    时小迁便看着遗落满地的三八大盖、歪把子轻机枪,还有九二式重机枪,很有些遗憾的说道:“徐团长,这么多武器还有弹药,不带走也太可惜了吧”

    徐锐摇头,说:“带不走的,也没时间了,鬼了援军就快到了。”

    话音刚落,前方旷野上便出现了一束束雪亮的灯光,隐隐还能够听到汽车引擎的轰鸣声响,时小迁便恨恨的说道:“小鬼子的援军来的可真快。”

    “再快也救不了鸠田的宪兵队了”徐锐闷哼一声,回头说道,“走”

    当下十几个狼牙便扶起受伤的那两个狼牙迅速撤离,准备返回山中密营。

    时小迁跟在徐锐身后,小声问道:“徐团长,有个问题我想了好长时间,却始终没想明白,不知道你能不能说说”

    徐锐头也不回的问道:“什么问题”

    时小迁说:“就为了救王大娘还有她的孙子,你们狼牙战队却赔上了大蟒蛇他们三个好手,现在又有两个兄弟受了重伤,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就只是为了救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百姓,这值得吗”

    风无边也附和说:“是啊,我也觉得不值。”

    “你这个问题问的非常好。”徐锐点头说,“一直以来,许多人都有你们一样的疑问,说你们的部队为什么那样的看重老百姓为什么宁可牺牲身经百战的精锐老兵,也要救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老百姓呢”

    时小迁和风无边连连点头:“是啊,这是为什么”

    徐锐摇了摇头,接着说道:“为了救百姓,牺牲的都是精锐老兵,如果他们活着,就可以在抗曰战场上杀更多的鬼子,可是现在他们牺牲了,换回来的却只是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老百姓,他们根本杀不了鬼子,这账,怎么算都亏了。”

    “是啊,是啊。”时小迁、风无边点头道,“这账怎么算都亏了。”

    徐锐又冷笑说:“甚至还有人污蔑我们说,牺牲精锐老兵救百姓,不过是我们的政治宣传,其实并没有这样的事情,更加有人污蔑我们说,我们的部队不要说救百姓,当鬼子打来时,我们甚至还会故意驱赶百姓去充当炮灰,为我们的逃跑赢得时间。”

    “这个不存在。”时小迁、风无边连连摇头。

    尽管跟徐锐的部队接触时间还不算太久,但时小迁和风无边对徐锐他们的作风却已经有了相当程度的了解,要说徐锐的部队会拿百姓当炮灰,那是绝对不可能有的,就刚才,徐锐的部队还在他们面前上演了一幕牺牲自我勇救百姓的大戏。

    徐锐冷冷一笑,问时小迁和风无边:“时兄弟,风兄弟,如果你们是被驱赶的百姓,如果你们被我们驱赶着去送死,充当炮灰,你们心里会怎么想我们的部队”

    “那还用说。”时小迁说,“当然是恨死你们了。”

    徐锐又问道:“在这样的事情发生之后,你们还会拥护我们吗”

    “绝无可能”风无边说,“这种事情只要发生过一次,我就再不可能信任你们,再



不可能支持你们,不但我自己不会再支持你们,我还要告诉我的亲朋好友以及所有乡亲,让他们也不要再支持你们。”

    停顿了一下,风无边又说:“真要这样,下次鬼子再来扫荡的时候,我们还会配合鬼子打你们,谁让你们不拿我们老百姓当人看呢”

    徐锐欣然说:“时兄弟,这就是我对你刚才那个问题的回答。”

    “咦”时小迁挠挠头,然后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他仿佛明白了,却仿佛又什么都不明白。

    事实上,时小迁的疑问,也是后世许多人打破头都不想明白的问题,正因为想不通,他们甚至怀疑其真实性,认为这不过是的政治宣传,所谓的八路军、新四军为救百姓而牺牲不过是编出来的。

    这些人却没想过,八路军、新四军为什么能在敌后越战越强、越打越多

    而国民军在敌后战场却是越战越弱,越打越少,最后干脆就投敌当了伪军他们从来就没有认真思考过这中间的原因。

    说穿了,其中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因为人心向背

    不要以为老百姓没有文化就好骗,其实他们的心里跟明镜似的。

    八路军、新四军真心对待老百姓,宁可牺牲自己也要保护百姓,所以百姓向着他们,也愿意把自家的子弟送去八路军、新四军当兵,所以八路军、新四军能够在敌后战场上越战越强,越打人越多。

    民国二十六年抗战刚刚爆发之时,进入敌后战场的八路军不过三万,新四军更只有区区九千余人,可是到了民国三十四年抗战胜利的前夕,八路军、新四军及各个根据地的民兵武装,加起来已经超过了三百万人

    这三百万大军可不是拉壮丁能拉出来的。

    要是没有老百姓支持,光靠的挑水担柴、政治宣传或者游而不击,能够有这样的辉煌成果做梦去吧

    老百姓又不是傻瓜,他们能听你忽悠

    你不拿出点干货,老百姓会拼上自己的身家性命老百姓会把自己的儿子还有孙子送到部队痴人发梦

    而真正视百姓如草芥,驱赶百姓当炮灰的恰恰是国民军

    在武汉会战结束之后,蒋委员长先后往沦陷区派了一百多万国民军,千万不要以为敌后游击是的专利,蒋委员长其实也想到了敌后游击,不过遗憾的是,蒋委员长只学到了游击战的形而没有学到神。

    蒋委员长派的国民军,到了敌后战场上之后,作威作福、鱼肉百姓。

    正因为这,沦陷区百姓才会视国民军如寇仇,在河南甚至还出现了老百姓配合鬼子围剿国民军的千古奇观说来简直让人难以置信,正因为失去了百姓的支持,所以国民军在敌后战场上就只能越打越少、越战越弱。

    最后实在混不下去,只能投敌当伪军。

    汪伪政府一百五十万伪军,基本都是从国民军投降过去的。

    所以说,宁可牺牲精锐老兵也要救百姓,这不是政治宣传,而是的部队之所能够越战越强、越打越多的秘诀表面看这是亏了,但其实,正是通过这样的牺牲,才慢慢赢得老百姓的支持,



慢慢的赢得人心,最终才得以席卷天下

    分割线

    言归正传,一小时后,一行人回到了山中的密营。

    小桃红学过战地救护,第一时间给重伤的狼牙包扎。

    重伤的两个狼牙一个叫铁蛋,一个叫毛球,都是第二批加入狼牙的队员。

    由于失血,铁蛋和毛球已经进入昏迷状态,小桃红唯一能做的只有止血。

    包扎完后,小桃红对徐锐说:“姑爷,铁蛋和毛球的伤势很重,主要是子弹还留在他们的身体内,这里没条件,没办法进行手术,所以必须尽快送他们回根据地去,否则他们会有生命危险。”

    徐锐点头,又对赛红拂说道:“老婆,你带人保护娘、雨生、铁蛋还有毛球回根据地,雷子、老莫留下,其他们人都跟你一起走。”

    这时候了,赛红拂自然不会跟徐锐犟,只是有些担心的说道:“只留下雷子和老莫,你这边人手就少了,就算加上时兄弟、风兄弟两个,你这边也只有五个人,要不让大彪他们几个也留下来”

    “不用。”徐锐摇摇头说道,“草场门外的军火库你也见了,地处无遮无掩的开阔地,人多根本就没用,反而是鬼子宪兵队的这次惨败,肯定会激怒西尾寿造这老鬼子,到时候各地关卡的盘查肯定会变得更严格,所以你还是尽可能多带些人手,保证安全。”

    “好吧,那你们一定要小心。”赛红拂想了想,又说,“小桃红也留下,这个你必须答应我,要不然我就不走。”

    “行,小桃红留下。”徐锐很爽快的就答应了,“电台也留下。”

    小桃红便对赛红拂说道:“姐,你就放心回吧,我会照顾好姑爷的。”

    赛红拂冲小桃红点点头,又把身体投进徐锐怀里,很用力的抱紧抱徐,足足温存了几分钟,然后说:“那我走了。”

    徐锐点点头,又很细心的帮赛红拂摘去发梢上的一根草茎,再叮嘱道:“一路小心,还有,一定保护好娘还有雨生。”

    “嗯呐,你们也要小心。”赛红拂对着徐锐和小桃红嫣然一笑,转身走了。

    片刻后,赛红拂便带着十几个狼牙,抬着铁蛋、毛球,护着王大娘还有王雨生走了,整个密营立刻变得冷清。

    徐锐的目光从雷响、莫子辰、时小迁、风无边还有小桃红脸上扫过,然后沉声说道:“全都有,抓紧时间吃东西,然后睡觉。”

    雷响说:“团长,你也累了,还是我守第一哨吧”

    “不用,我不累。”徐锐摇了摇头,转身就出了密营。

    雷响便也没有再坚持,因为他知道第一哨是最危险的。

    因为小鬼子在吃了大亏之后,很可能会展开报复,而最可能被派来实施报复行动的,就是小鹿原俊泗的特战大队,他们不怕鬼子的大肆搜山,但若是被小鹿原俊泗的特战大队神不知鬼不觉的摸进密营,那乐子就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