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1章 宪兵队长-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801章 宪兵队长

    

    徐锐还真有些担心小鹿原大队前来偷袭。

    一般的鬼子部队找不到他们的行踪,小鹿原大队却是可以找到的。

    正面较量,狼牙当然是不怕小鹿原大队,但要是被小鹿原大队冷不丁打个偷袭,那也是很麻烦的,小鹿原大队毕也是一支特种部队。

    此时的徐锐,并不知道小鹿原大队已经名存实亡。

    小鹿原特战大队的存在,在整个华中派谴军并不是什么秘密,但是小鹿原特战大队的详情却是高度机密,在整个华中派谴军,也就华中派谴军司令官西尾寿造、参谋长河边正三还有参谋次长中村俊三个人才知道详情。

    中村俊才刚刚被徐锐发展为间谍,并未来得及向徐锐汇报小鹿原特战大队的事情,所以徐锐他们现在并不知道小鹿原俊泗的特战大队其实早已名存实亡,因为现在算上小鹿原俊泗在内,整个特战大队也已经只剩仨人。

    而且此时的小鹿原俊泗,已经在返回日本的路上了。

    所以,华中派谴军根本不可能派出特种兵实施报复。

    不过,华中派谴军司令官西尾寿造确实想出动特战队仅有的两个特种兵,让山上武男和安部佑二引导步兵第一零八联队进入紫金山区搜捕狼牙,但是西尾寿造的这一提议遭到了河边正三和中村俊的极力反对。

    河边正三指着地图说道:“大将阁下你看,紫金山区地域广阔,方圆足有三五十里,这么大的一片山区,再加上又是山深林密,要想从中找出区区十几个狼牙,简直不啻于大海捞针,何况,就算找到了狼牙,又能怎样”

    中村俊也附和说:“参谋长阁下说的很对,狼牙部队最善于丛林战,在丛林地形,他们来去如风、神出鬼没,单凭步兵第一零八联队,只怕是对付不了他们的,大将阁下应该听说过,七星湖那一战吧”

    西尾寿造闻言目光一凝。

    海安七星湖畔的那一战,西尾寿造当然是知道的,在那一次战斗中,徐锐一个人、一杆枪就杀了立花庆雄两个大队虽然事后帝国百般遮掩,但是有心人并不难弄清楚真相,所以单凭步兵第一零八联队,还真未必对付得了狼牙部队。

    毕竟,当初在海安,就徐锐一个人,现在却足足有十几个狼牙

    河边正三沉声说道:“大将阁下,若非要捕杀这十几个狼牙,一个联队是不够的,恐怕得将第一零四师团全调过来,首先严密封锁紫金山区,然后兵分多路、对紫金山区展开大规模的搜查,不过既便是这样,也未必就能够逮住他们。”

    中村俊又接着说道:“更糟的是,这样一来就势必会影响到对大梅山的二次扫荡。”

    看到自己的参谋长和参谋次长全都坚决反对报复,西尾寿造便很郁闷的说:“难道就这样算了吗这可是一个大队啊,就这么让狼牙给吃了,而且,鸠田桑和冈本桑也玉碎了,这么大损失,如果我们毫无表示,狼牙部队岂不是更要嚣张到天上去了”

  &n



bsp; “暂且由得他们嚣张。”河边正三沉声说道,“当务之急,还是对大梅山的二次扫荡,只要扫平了大梅山,捣毁了大梅山独立团的老巢,狼牙部队再是强悍也将成为无根的飘萍,到时候再剿灭他们就会容易得多。”

    “哈依,卑职完全赞成参谋长阁下的意见。”中村俊重重顿首说。

    中村俊也是有些担心,如果真的调集重兵对紫金山展开大肆搜捕,徐锐在走投无路的前提下,说不定就会动用他这颗刚刚收伏的棋子中村俊虽说已经有了当棋子的觉悟,但内心还是本能的希望这一天能够晚一点到来。

    河边正三和中村俊极力反对,西尾寿造便也只能说罢,点头说:“好吧,那报复的事就算了,但从现在开始,紫金山的各个路口都必须加强盘查,你们刚才不是说,狼牙从祝家村里救走了一对祖孙吗把他们给我抓住”

    “狼牙竟如此不计代价的营救他们,想来这定是两个重要人物,说不定是某个高层人物的亲属。”稍稍停顿了一下,西尾寿造又说道,“步兵第一零八联队奈何不了狼牙,抓住这样两个普通老百姓,应该不难吧

    “哈依。”河边正三重重顿首,说道,“可是大将阁下,鸠田桑玉碎之后,南京宪兵队的队长就出缺,而且原南京宪兵队副队长冈本清也一并玉碎,而封锁紫金山的任务最后还得交给宪兵队来,所以这新的队长人选”

    西尾寿造反问说:“河边桑可有人选”

    河边正三回头看了中村俊一眼,心里有意让中村俊先兼任南京宪兵队长一段时间,毕竟现在南京的各项工作都十分之重要,尤其是各类战备物资的保护工作,更是重中之重,把这项工作随便交给别人,河边正三还真不放心。

    中村俊立刻说道:“大将阁下,卑职倒是有一个人选。”

    西尾寿造哦一声,问中村俊说:“中村桑认为谁比较合适”

    中村俊重重顿首,又接着说道:“蒲城宪兵队长狗养次郎。”

    “狗养次郎”西尾寿造皱眉说道,“他身为蒲城宪兵队长,却两次丢掉了蒲城,眼下只能缩在浦口镇,这样的人值得信任吗”

    中村俊说道:“狗养桑虽然两次丢掉蒲城,但其实不能怪他,毕竟当时大梅山独立团重兵压境,仅凭狗养桑的宪兵队,是不可能守住蒲城的,事实上,狗养桑能够将蒲城宪兵队完整带回来,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西尾寿造轻轻颔首,中村俊这句话说的不无道理。

    西尾寿造上任的时间不长,但是对于徐锐的风格却已经十分了解,深敌徐锐此人用兵极其老辣,每次出击几乎不给皇军留下任何余地,狗养次郎能够在大梅山独立团大兵压境的前提之下,将蒲城宪兵队原封不动带回来,确实不容易。

    因为现成的例子摆在眼前,鸠田宽就是反面例子。

    两相比较,狗养次郎似乎真比鸠田宽要高明许多。

    停顿了下,中村俊又说道:“此外,狗养桑相比别人还有一个优势,那就是,他曾经多次与大梅山独立团交手,比别人更了解大梅山独立团。”

&n



bsp;   西尾寿造被说服了,问河边正三说:“河边桑,你以为呢”

    河边正三点点头说:“眼下也确实没有更好的人选了,就狗养次郎吧。”

    西尾寿造和河边正三拿了主意,中村俊便立刻兴匆匆去给浦口的狗养次郎打电话,狗养次郎接到电话,便连夜乘船过了江,接任南京宪兵队长,然后联络步兵第一零八联队,实施对紫金山的大规模封锁。

    不过鬼子对紫金山的封锁还是晚了半拍。

    日军步兵第一零八联队直到第二次早晨,才开始对紫金山外的各个路口实施戒严,但是就在昨天晚上,赛红拂就已经带着一组狼牙,护送着王大娘、王雨生还有受伤的两名狼牙队员连夜过了江,这会都已经进入蒲县境内了。

    分割线

    第二天一大早,徐锐让雷响和时小迁、风无边留在密营,他自己则带着莫子辰,准备再去一趟草场门,对草场门外的军火库再实施一次白天的侦察,因为之前的几次侦察,全都是在夜间完成的,所以徐锐想换白天去看看。

    此行的主要目的,还是要尽可能的摧毁鬼子的战备物资。

    既便明知草场门外的军火库是个陷阱,徐锐也还想试试。

    徐锐就是这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性格,你不是想钓老子鱼吗

    行啊,老子现在给你机会,不过最后是你们钓到老子这条鱼,还是老子这条鱼吃了你们钓饵,那就要看各自的本事了。

    不过,在准备下山的时候,却发现了鬼子哨卡。

    大约一个班十五个鬼子兵,守住了前面的路口。

    在距离哨卡大约八百米外,还有鬼子一处军营,驻扎了不少的鬼子兵,从野战帐篷的数量上来看,至少两个步兵中队。

    “团长,小鬼子反应挺快,把紫金山封锁住了。”莫子辰说道。

    不过莫子辰说话的语气中,却连半点担心的意味都没有,很是轻松。

    以徐锐还有莫子辰的本事,完全可以从小鬼子封锁网的缝隙中穿过去,紫金山毕竟有方圆五十里,步兵第一零八联队就是搞撒网式的封锁,也不可能完全封锁住,徐锐和莫子辰却只需一个细微的空隙,就能从容的穿过去。

    不过徐锐并不打算偷偷摸摸的穿过去,他打算强行冲卡。

    对于这种送上门来的鬼子,徐锐是绝对不会轻易放过的,一个班的鬼子虽微不足道,可要是每个狼牙每天干掉一个班,一年下来也是个恐怖的数字,这就叫聚沙成塔,敌后战场的游击队就是这么干的,战果也是十分可观。

    徐锐笑笑,说道:“老莫,左边五个归你,剩下的归我。”

    “行。”莫子辰没有跟徐锐争,他知道自己的实力相比男长还有很大差距,当下两人便借着灌木掩护,悄悄的摸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