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3章 侦察-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803章 侦察



    莫子辰打的第二枪没有第一枪那么准,往右偏了一寸,结果没有能够命中鬼子摩托驾驶员的心脏要害,但也打穿了驾驶员的右肺,鬼子吃疼之下,双手本能的去捂伤口,结果胯下的边三轮摩托车立刻失去控制,原地转弯,撞上了后面跟着的边三轮,后面的边三轮突然遭此撞击也立刻失去控制撞向第三辆摩托车。

    霎那之间,鬼子剩下的五辆边三轮就已经挤撞成一团,将整条公路彻底堵死,后面跟着那辆运兵卡车也被截停了下来,卡车的鬼子便立刻跳下车,绕过公路上的摩托车,从两侧的旷野包抄过来,继续徒步追击。

    大阪联队的鬼子都是人精,如果前面是一大群的敌人,他们是绝不会冒进的,但现在就只有两个敌人,简直天赐天良!传说之中的狼牙又怎么样?我们大阪联队的勇士,一样打得他们屁滚尿流。

    “涛次改……”

    “撒丝改改……”

    大阪联队的步兵们咆哮着,跟打了鸡血一般往前冲锋。

    莫子辰说:“团长,这是鬼子的哪个部队,士气挺高啊?”

    徐锐回头看了眼军旗,哂然说:“大阪联队,不是步兵第八联队就是第一零八联队,这帮子大阪商贩,十有**把我们俩当成软柿子了。”

    “你说甚?把我们当软柿子了?”莫子辰闻言勃然大怒,叫道,“团长,快折回去,老子要一枪一个,把他们全部都干掉!”

    徐锐却说:“行了,咱们正事要紧,至于这些个大阪商贩,还是先留着,没准将来还能派上大用场呢,嘿嘿。”

    说完之后,徐锐一打方向,胯下的边三轮摩托车便立刻拐进了一条岔道,这条岔道是徐锐之前看好的,虽然不知道通向哪里,但这并不重要,只要能摆脱追兵就行,很快,徐锐便驾驶着边三轮摩托车消失在了那群大阪商贩的视野中。

    “八嘎,这两个支那人跑得倒快。”摩托化步兵第八中队的中队长山田大尉冲着徐锐他们远去的方向狠狠的呸了一声,又说,“立刻给联队部发电报,就说我们摩托化步兵第八中队经过激战,已成功的将企图突围的狼牙逐回紫金山……”

    “队长。”通信兵小声说道,“狼牙逃跑的方向并非紫金山。”

    “八嘎,你是听不懂人话吗?”山田中队长劈手扇了通信兵一记大耳括子,然后指着通信兵鼻子骂,“根据情报,窜进紫金山的狼牙足有将近二十人,而刚才逃走的不过只是区区两人,剩下的可不就是被我们逐回了紫金山?”

    “哈依。”通信兵这下听懂了,连连顿首。

    “去吧。”山田大尉说道,“赶紧发电报。”

    “哈依。”通信兵再顿首,捂着脸去了。

    (分割线)

    回头再说徐锐还有莫子辰。

    在摆脱了鬼子的追兵之后,两人驱车到了牛首山下,先将边三轮摩托车藏好,然后从牛首山密营换了衣服,转眼之间,两人便变成了两个樵夫,又从牛首山上砍了担柴,然后挑着柴禾直奔南京而来。

古武战帝

    一路遇到哨卡,两人都拿出之前南京地下党为他们准备的良民证,通行无阻。

    南京地下党对伪维新政府的渗透还是很厉害的,江南甚至打进了政府机要处,所以给前来南京的狼牙弄十几张良民证,不要太轻松,像徐锐甚至有三个身份,除了樵夫,还有一个身份是个黄包车夫,再一个就是上海来的洋行经理。

    一路通行无阻,两人很快就到了草场门外的集市。

    南京是座大城,之前虽经历了惨烈的南京大屠杀,但是一年过去,现在差不多已经恢复了之前的繁华景象,城内的常住人口再次超过五十万,要供应这么多人口的吃喝,每天消耗的米面油以及菜疏,都是个天文数字。

    所以几乎每座城门口,都有大型集市。

    徐锐和莫子辰将柴禾挑到集市的边缘,坐下休息。

    两人之所以要选择在集市的边缘休息,是因为这里更靠近军火库。

    莫子辰解开衣襟,一边扇风一边小声对徐锐说道:“团长,这里的地形我们来来回回都已经看过不下三回了,我闭着眼睛都差不多能够画出详图来了,又还有什么可看的?难不成多看几回还能够看出花来?”

    徐锐没有吭声,只是神情专注的看着前方军火库。

    这一座军火库,确实修得十分讲究,前后左右都是无遮无掩的开阔地,原来或许还有少量民房建筑,现在却已经全部被拆除了,方圆千米内,再没有别的建筑物,视野开阔,射界更十分良好,强攻,是绝对没有可能的,狼牙也不行!

    因为狼牙如果想要突袭军火库,就必须首先穿过这一千多米的开阔地,就算是他徐锐亲自上阵,穿过这段距离也要至少两分钟,而在这两分钟的时间内,足够鬼子用机枪火力将他摞倒几十遍,说到底他们狼牙也还是血肉之躯,不是铁打的金刚。

    晚上突袭也绝无可能,因为鬼子军火库的围墙上装有探照灯,一到晚上这十几盏探照灯就会全打开,来回的照射,将前后左右的开阔地照的是亮如白昼,根本连一只老鼠都别想渗透进去,更不要说大活人。

    当然了,对付探照灯还是有办法的,但就算是打灭了探照灯,也没有卵用,因为鬼子还可以发射照明弹、曳光弹,也一样可以将军火库四周的旷野照得亮如白尽,他们狼牙也还是没办法渗透进去。

    唯一的办法就是挖地道,遗憾的是,他们没有这么多的时间来挖地道。

    生平第一次,徐锐面对一件事情却束手无策,这种感觉真的非常糟糕。

    有那么一刻,徐锐甚至于还萌生出了动用刚刚收伏的中村俊这颗暗子,将军火库炸掉的念头,不过很快,徐锐就立刻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他知道,中村俊这颗暗子可以说十分宝贵,绝对不能够这样就轻易消耗掉。

    时间就在两人的枯坐中悄然流逝,很快半个小时的时间就过去了。

    又坐了十几分钟,莫子辰小声说:“团长,你准备看到什么时候?前边哨卡的二鬼子都已经注意到咱们俩了?你看,尖嘴猴腮的那个,一直在往咱们这边看,咱们要是再不走,那二鬼子估计就得过来盘问了。”都市之绝品状元

    徐锐回过头一看,果然看到前边哨卡的一个伪军频频回头往他们这边看,看样子要是他们再在这里坐等下去,没准真有可能过来盘问,你说两个卖柴禾的,不去人流集中的市中心叫卖,跑到这靠近军火库的市场边缘一坐半天,能不让人起疑心么?

    徐锐虽然不怕这二鬼子过来盘问,但是能不动手终归还是不要动手的好。

    当下徐锐站起身,挑起柴担走了,莫子辰挑着柴挑跟上徐锐,小声问道:“团长,这都要回去了,还挑着柴禾做什么,干脆扔掉得了?”

    徐锐笑道:“怎么,累了?”

    “不是累。”莫子辰摇头说,“是饿。”

    徐锐便伸手一指前方不远处的包子铺,说:“那边有家包子铺,咱们把柴禾挑过去换两屉包子吃,就当是中午饭了。”

    “包子铺?还有好远哪。”莫子辰叫苦道,“要能飞过去就好了。”

    “嗯?飞过去?”莫子辰言者无心,徐锐听了之后却是心下一动。

    然后,徐锐立刻脚下一顿停在原地,莫子辰却没有察觉,结果挑着的柴担就撞在徐锐挑着的柴担上,险些把徐锐撞倒。

    “团长。”莫子辰小声说道,“你咋不走了?”

    徐锐却仿佛没听到似的,自言自语的说:“飞过去?飞过去?”

    再然后,徐锐猛的一拍大腿,嘿然说道:“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团长?”莫子辰有些愣愣的看着徐锐,小声问道,“你咋了?”

    “没什么。”徐锐迅速收起脸上的喜色,然后继续挑着柴担往前走,一边压低声音对莫子辰说道,“我想到炸掉鬼子军火库的办法了!”

    “想到了?”莫子辰闻言顿时精神一振,小声问道,“什么办法?”

    “说起来,这次还真得感谢老莫你。”徐锐嘿然说道,“就是你刚才无意之中所说的一句话,提醒了我。”

    莫子辰说:“我说的?我刚才说什么了?”

    徐锐说道:“你刚才说,要是能飞过去就好了。”

    “飞过去?”莫子辰这下也反应过来了,说,“团长,你打算用翼装飞行的方式,从空中炸掉军火库?”

    翼装飞行,在狼牙部队并不是什么稀罕物事,因为徐锐曾向他们演示过翼装飞行,甚至于连冷铁锋也会翼装飞行。

    不过冷铁锋降落时必须借助降落伞,而无法像徐锐那样强行降落。

    “你错了,翼装飞行能顶个什么用?”徐锐摇头说,“了不起带上十几颗手榴弹就已经是顶天了,但是就凭你的十几颗手榴弹,能炸掉鬼子的军火库?做你的清秋大梦去吧。”

    “不靠翼装飞行?”莫子辰问道,“那靠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