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4章 偷一架轰炸机-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804章 偷一架轰炸机



    徐锐笑道:“当然得靠轰炸机去轰炸。”

    “轰炸机?”莫子辰愣了一下,说道,“可是团长,咱们军分区没有轰炸机,就只有一架九六式舰载战斗机,而且就这架战斗机,上次飞行连在训练时摔了一个大跟斗,导致螺旋桨折断,到现在都还没有修理好呢。”

    莫子辰说的,是工兵营的一次飞行训练中出的事故。

    梅九龄的工兵营,名义上是个工兵营,但徐锐却是作为装甲兵团、航空兵团、摩托化兵团的种子营来训练的,整个营下辖三个连,一个坦克连,一个飞行连,还有一个摩托化步兵连,坦克连专学坦克驾驶,摩托化步兵连学摩托车驾驶。

    剩下一个飞行连,则专门学习各式飞机的驾驶技巧。

    当然,由于条件限制,飞行连暂时只能够驾驶九六式舰载战斗机。

    但就是这么一架宝贝疙瘩,最后还是在训练中出现了岔子,摔了。

    飞行连招了十五名飞行员,在上完航空知识课程后,就开始了实机训练环节。

    徐锐从肥城机场缴获的那架飞机,是九六式战斗机,并非教练机,但为了培训飞行连的飞行员,徐锐让郑家康改成了教练机,其实就是在驾驶舱的后面增加了一个教座,作为教练的舱位,当然这个改装的教练舱位是没办法控制飞机的。

    就这样,梅九龄先让飞行连的学员坐在后面教练位,先观摩飞行,观摩一段时间之后再调到驾驶位,再练习实机驾驶,你还别说,这架土改的教练机还真行,先是冷铁锋培训出了梅九龄,然后梅九龄教会了十五个飞行员。

    最后是单飞,但是在一次单飞训练中,却出了事故。

    最后着陆时,飞机前起落架突然断裂,然后一头栽在了跑道上面。

    “我说老莫,你的脑子就不能转下弯?”徐锐笑道,“咱们军分区是没有轰炸机,可是人家小鬼子有啊,就不能跟小鬼子借一架?”

    “跟鬼子借?”莫子辰眼睛亮了一下,说,“团长,你是说,奇袭小鬼子的机场?”

    “打,恐怕是不行的,小鬼子的机场可不是那么好打的。”徐锐摇摇头,又说道,“更何况就算打下来了,停在机场上的飞机只怕也早飞走了,那不就变成了竹篮打水一场空?这样赔本赚吆喝的事咱们不干。”

    莫子辰说道:“那我就不明白了,你说咋搞?”

    徐锐嘿然说:“具体怎么个搞法,我现在也没想到,等吃完中饭,我们去找个鬼子的机场实地侦察一下,然后再决定怎么搞。”

    两人说话间,便已经到了包子铺前。

    包子铺老板正在发愁柴禾不够用呢,上前问:“这柴禾怎么卖啊?”

    徐锐装啥像啥,一个转身就变成了一个老实巴交的庄稼汉,说道:“给俺和俺兄弟来两屉子就行,俺兄弟俩是从北边逃难来的,就想混口饭吃。”

    包子铺老板闻言大喜,赶紧让伙计端来了两屉包子,还免费赠送了两碗疙瘩汤,徐锐和莫子辰就着疙瘩汤吃完两屉肉包子,然后用衣袖抹了抹嘴巴起身走了,两人进了城,扛着一根扁担伪装在找活的脚夫,到维新政府大院外转了两圈。昏君[重生]

    江南无意中从窗口看到了徐锐,便立刻找了个借口,下班先走了。

    江南顺着大街往租住的公寓走,徐锐和莫子辰不紧不慢跟在后面。

    当经过一处小巷口时,江南脚下一拐走进了小巷里,徐锐立刻紧跟着进了小巷,莫子辰却留在了巷口,负责望风。

    小巷深处,江南一头扑进了徐锐怀里,关切的说道:“今天一上班,机要处都在讨论你们狼牙的事情,说昨天晚上,你们在紫金山全歼了宪兵队,宪兵队长鸠田宽和副队长冈本清也都被打死了,不过狼牙也牺牲了三位同志?是真的吗?”

    “是真的。”徐锐叹息说,“为了掩护战友突围,大蟒蛇他们三个牺牲了。”

    “大蟒蛇?”江南脑子里立刻浮现起一个高高壮壮的身影,黯然说,“没想到牺牲的竟是大蟒蛇兄弟。”然后又问道,“阿锐,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呀?”

    “先不说这个。”徐锐摆了摆手,又说道,“你先去帮我弄一个情报。”

    江南柔顺的嗯了一声,小声问道:“你说,你想要关于哪方面的情报?”

    “关于鬼子机场的情报。”徐锐说,“小鬼子在南京一共有几个机场?哪个机场专门被用来起降重型轰炸机?”

    “这个我知道。”江南立刻回答道,“鬼子在南京拥有三个陆地机场和两个水上机场,但是能够起降重型轰炸机的只有紫苑机场。”

    “紫苑机场?”徐锐再问道,“在什么位置?”

    江南回答说:“紫苑机场就在紫金山的西北麓。”

    徐锐奋然说:“就在紫金山西北麓?真是太好了!”

    “阿锐,你该不会是想要奇袭鬼子的紫苑机场吧?”江南立刻担忧的说,“这么做太危险了,自从你们狼牙来了南京后,鬼子就加强了机场、码头及军火库的守备,现在紫苑机场的守备兵力已经加强到一个大队。”

    “没事,我这次不玩硬的。”徐锐伸出大手,捧着江南的俏脸。

    江南侧过俏脸,用嫩滑的肌肤轻轻的摩挲着徐锐粗糙的大手,柔声说:“不许骗我,记得一定要活着回来。”

    大蟒蛇他们三个的牺牲,给江南敲响了警钟。

    江南忽然间意识到,狼牙其实也是会牺牲的。

    所以,本能的,江南就开始替徐锐的安危担忧起来。

    “真的没骗你。”徐锐在江南额头上亲亲的吻了一下,又说道,“这次,我打算从鬼子的紫苑机场偷一架重型轰炸机,然后再利用这架重型轰炸机对草场门外的军火库实施轰炸,所以,这个事还真的不能硬来。”

    “你想要偷一架轰炸机?”江南闻言美目一亮,说,“要是这样的话,我有办法可以帮助你混进紫苑机场。”神医贵女:邪王盛宠小王妃

    “哦,你有办法?”徐锐讶然说,“什么办法?”

    江南说道:“是这样的,维新政府的大厨老汤,是我们地下党的同志,因为做得一手地道的川菜,所以被喜欢吃川菜的梁鸿志请来维新政府大院掌勺,前一阵子,紫苑机场的鬼子飞行员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忽然嚷嚷着要吃川菜,梁鸿志得知这消息后,就把老汤派到了紫苑机场,所以,你可以以老汤徒弟的身份混进去。”

    “还有这么回事?”徐锐喜不自禁道,“那敢情是太好了。”

    停顿了一下,徐锐又说:“如果带两个人进去,有没有问题?”

    “没问题的。”江南肯定的回答说,“老汤原本就带了俩徒弟。”

    不过徐锐很快就想到了另一个问题,皱眉说道:“可是江南,这一来,老汤的身份只怕就暴露了?”

    “没关系的。”江南嫣然一笑,说道,“老汤已经在秘密战线上默默的为组织做了许多年的工作了,组织上原本就已经在考虑,找个合适的时机调老汤去相对安全的根据地工作,现在正好有这机会,直接坐你的飞机去大梅山根据地。”

    说到这江南停顿了一下,又问道:“对了,轰炸机可以坐得下三个人不?”

    “肯定可以。”徐锐说,“要是九六式陆上轰炸机,坐十个人都不成问题,就是九七式舰载轰炸机,驾驶舱也能够坐下三个人。”

    “那就行了。”江南说,“老汤这会应该正在光华门外的集市上采购疏菜,再过一会,他就会推着板车去紫苑机场,你们俩正好跟老汤一块过去。”

    然后,江南又把跟老汤接头的暗号切口告诉了徐锐。

    临行前,徐锐用力抱紧了江南,咬着江南的耳朵说:“等这次反扫荡胜利了,我向组织上提出申请,调你去大梅山根据地。”

    “调我去大梅山根据地?”江南眨了眨美目,打趣说,“你以什么理由申请?”

    徐锐说:“我就说我还缺个机要秘书,我要向组织提出审请,调你去大梅山军分区,担任我的机要秘书。”

    江南轻笑说:“我可从没听说过,有哪个军分区司令员配有机要秘书的,何况还是一个女机要秘书,组织上会批准你才怪了。”

    “我不管。”徐锐嘿然说,“组织上必须批准,要不然他们别想拿我们军分区的好处,军部首长拿了我们那么多好处,总得给我们点补偿。”

    “别闹了,我要是真去了大梅山,不跟你那朵白莲花打起来才对。”江南侧过俏脸,轻轻的在徐锐满是胡茬的脸上亲吻了一下,柔声说,“你什么时候想我了,就来南京找我,我公寓楼的大门,永远向你敞开。”

    然后,江南轻轻推开徐锐,柔声说:“快去吧,老汤马上就要走了。”

    徐锐却再次扑上来,搂紧江南就是一记湿吻,吻到江南快要断气,徐锐才肯松开手,然后转身扬长去了。

    江南目送徐锐的身影远去,一时间竟有些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