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5章 九六式轰炸机-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805章 九六式轰炸机



    老汤采购了满满一板车的疏菜外加半扇猪肉,还有十几尾大鱼。

    一开始,老汤的主要任务就是替紫苑机场的鬼子飞行员专门操持川菜,但是看到鬼子飞行员在那里吃香的喝辣的,机场守备部队的那些个鬼子军官不干了,娘的,一样是军人,凭什么你们吃香的、喝辣的,我们就得吃水煮菜叶?

    于是乎,在机场守备部队军官的强烈要求下,老汤的任务加码,除了负责一百多个鬼子飞行员以及地勤的吃食外,还得额外负责机场守备队两百多个鬼子的吃食,到了两天前,机场的守备部队突然增加到了七百多人,这下老汤的任务就更加重了。

    要负责将近一千号小鬼子的吃食,那可真不是一个轻松的任务,虽说紫苑机场原本就有一个鬼子炊事班,但老汤还是累够呛,所以在昨天,老汤就跟机场守备部队的部队长提出要求,找两个帮工,要不然他真撑不住。

    机场守备部队的部队长这几天川菜吃的还挺爽,当时就答应了。

    老汤负责的是晚餐加宵夜,昨天晚上回来之后,他就已经跟川香楼的两个伙计讲好,以每个月二十大洋的价格雇用他们两个,采购完疏菜、猪肉还有草鱼,老汤就准备推着板车去川香楼跟那两个伙计会合,然后一起前往紫苑机场。

    结果还没到川香楼呢,就让两个年轻人截下了。

    “老汤是吧?”为首的年轻人说,“川中名厨,人称一品大勺。”

    老汤抬头看了一眼那年轻人,说:“朋友客气,在下就一帮厨。”

    年轻人又说:“我们找的就是帮厨。”

    老汤又问道:“红喜事?白喜事?”

    年轻人答道:“非红也非白。”

    说到这,接头切口就对上了,老汤脸上的神情松弛下来,说:“我是老汤,你们是?”

    为首的年轻人自然就是徐锐,徐锐让莫子辰走在旁边望风,然后一边帮老汤推车,一边小声说道:“老汤同志,我是大梅山军分区司令员,徐锐。”

    “徐司令员?”老汤闻言顿时眼前一亮,他真没想到,眼前这个比他儿子还年轻的年轻人居然就是大名鼎鼎的大梅山军分区司令员,徐锐。

    徐锐点点头又说:“你的接头暗语,是江南同志告诉我的。”

    老汤嗯了一声问:“徐司令员,组织上是不是有什么任务?”

    “是这么一回事。”徐锐说道,“我们想要混进紫苑机场去。”

    “这事容易。”老汤低声说道,“江南同志想必已经告诉你,眼下我就在鬼子的紫苑机场掌勺,而且也是巧了,昨天我才刚刚跟机场守备队的竹原说了,想要找两个帮厨,竹原也答应了,原本我还想去川香楼找人,现在却是不用了。”

    说到这老汤停顿了下,又问道:“对了,你们俩会做菜不?要是一点都不会,我担心会被小鬼子给发现破绽。”

九霄武帝

    徐锐点头说:“我会一点,不过说到手艺嘛,就有些差强人意了,至于老莫,他却会一手地道的陕北菜,尤其是做辣椒油泼面最为拿手。”

    “那敢情好。”老汤欣然点头说,“那就没问题了,我们这就动身?”

    徐锐点头说:“行,我们这就动身。”

    老汤又问道:“良民证你们有的吧?”

    “有的。”徐锐说,“组织上早准备好了。”

    “那就没有问题了。”老汤点头说,“待会到了机场,你们不要说话。”

    徐锐应下了,又把莫子辰叫过来,两人一并拉板车,还非让老汤坐车上休息,老汤推辞几番,也就欣然上了车。

    紫苑机场就坐落在紫金山西北麓,从光华门走过去,也就不到十里,徐锐和莫子辰腿脚快,不到半小时,就走到了紫苑机场。

    老汤早已经和守卫大门的鬼子混得熟了,打过招呼,又检查过徐锐两人的良民证,便直接放行了,一进机场大门,徐锐和莫子辰便看到了停放在远处停机坪的一排排的飞机,徐锐数了一下,停机坪上的轰炸机少说有二十架!

    这二十架轰炸机之中,大多数是九七式舰载轰炸机。

    不过,也有两架体型特别巨大的轰炸机,由于隔得太远,徐锐看的不是十分清楚,但是从体型看,应该是九六式陆上轰炸机,这是整个二战期间日军航空兵的主力轰炸机型,机组人员七人,航程四千公里!

    机载武器有3挺7.7mm口径的施回机枪,机舱内可携带800Kg的航弹。

    中日战争全面爆发后,日军对上海、南京、武汉以及重庆等大城市展开狂轰滥炸,使用的就是九六式陆上轰炸机,也就是这款轰炸机,给中国造成了惨重的人员、财产损失,可以说是中国人民最为痛恨的日军飞机,没有之一!

    徐锐正偷偷观察九六式陆上轰炸机,前方冷不丁一个声音响起:“站住!”

    徐锐闻声抬头,便看到一个鬼子少佐已经挡住了他们三人去路,老汤却不慌不忙,迎上前点头哈腰打招呼:“竹原太君。”

    徐锐和莫子辰也跟着点头哈腰的说:“太君。”

    敢情来的就是紫苑机场守备队的队长,竹原。

    竹原能说一口生硬的中国话,扫了徐锐和莫子辰一眼,却并没有发现什么破绽,此时的徐锐,一身旧棉袄,满脸的胡茬,篷乱的头发加低眉顺眼,整个一老实巴交的帮厨,让人根本没办法把他跟杀人如麻的狼牙联系起来。

    竹原很快就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板车上,问道:“汤桑,今天准备了什么好吃的?”

    老汤立刻答道:“太君,您昨天不是说毛雪旺吃腻了,让我准备一些别的菜式?今天我特意为皇军们准备了水煮肉片,蒜笞回锅菜,还有酸菜鱼这三道大菜,哦对了,今晚的宵夜是陕西辣椒油泼面,老好吃了。”烈女

    “纳尼?”竹原喜出望外道,“这可真是太好了。”

    说完了,竹原还亲热的拍了拍老汤肩膀,微笑说:“汤桑,你的厨艺大大的。”

    “太君客气了。”老汤一边说一边连续的点头哈腰,竹原这才带着警卫扬长去了。

    之后的一路上,直到站务大楼后的伙房,再没有遇到波折,伙房里原本还有两个鬼子炊事员,可是自从老汤来了之后,这两个鬼子炊事员直接就歇了,任由老汤忙得焦头烂额也再不肯搭把手,还美其名曰能者多劳。

    老汤带着徐锐、莫子辰进伙房时,俩鬼子早不知道躲哪清闲去了。

    将疏菜米鱼肉从板车上卸下之后,三个人就开始淘米做饭,切菜。

    伙房的侧窗斜对着飞机场的跑道,因此徐锐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机场的起降情况,一整个下午,就没有一架轰炸机起飞,看来鬼子的战备物资是真的十分吃紧,甚至连航空燃油的供应也开始变得吃紧,要不然绝不会一下午都不起飞一架轰炸机。

    将近傍晚时分,伴随着巨大的引擎轰鸣声,竟有六架九六式陆上轰炸机先后降落在了跑道上,徐锐这才发现他之前的判断出现了偏差,看来小鬼子的战备物资虽然很吃紧,但是航空燃油的供应应该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这六架九六式陆上轰炸机明显就是外出执行轰炸任务去了,因为其中一架轰炸机侧翼明显受了损伤,另外好几架轰炸机的机身上都布满了弹孔,从这些弹孔的指向方向看,应该是被机载机枪从上方俯冲攻击所造成的。

    不用说,这个肯定是国民军的航空兵干的。

    徐锐由此也可以断定,这六架九六式轰炸机一定是执行轰炸任务去了,而且轰炸的对象极有可能就是重庆,武汉会战虽然已经结束了,但是小日本对重庆的轰炸,却是贯穿了整个抗战,直到抗战胜利前夕,都还挨过鬼子轰炸。

    紧接着,让徐锐惊喜莫名的一幕便上演了。

    在那六架九六式陆上轰炸机停进停机坪后,紫苑机场的鬼子地勤人员,便立刻推着运输小车,去给那六架九六式陆上轰炸机补充炸弹,看样子,这批九六式陆上轰炸机明天一早还要再次去轰炸重庆,所以地勤早早的就把航弹补充好了。

    看到了这一幕,徐锐真是喜不自禁,这下可省事了。

    原本徐锐还在担心呢,就算偷到了轰炸机,可要是没有炸弹,这也没法对草场门外的鬼子军火库实施轰炸,现在好了,小鬼子都把航弹装好了,他们只要夺了飞机,直接就可以驾驶着轰炸机升空了,岂非省事?

    到了这个时候,徐锐悬着的一颗心才放回到肚子里。

    当下徐锐和莫子辰便跟着老汤,开始安心准备晚餐。

    有了徐锐和莫子辰的帮忙,老汤得以腾出手来专心准备大菜,所以今晚,几道大菜的水准明显要比之前的水准更加高,吃得紫苑机场的鬼子飞行员、地勤还有机场守备部队的鬼子兵赞不绝口,竹野少佐甚至于还破天荒的赏了老汤十个大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