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6章 轰炸军火库-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806章 轰炸军火库



    狗养次郎走马上任后,巡视的第一站就是草场门军火库。

    至于对紫金山的封锁,狗养次郎就没那么热心,步兵第一零八联队的联队长宫田治郎两次打来电话,催促狗养次郎尽管接管对紫金山区的封锁任务,但是都被狗养次郎以宪兵队的人员还没有补充到位为由拒绝了。

    狗养次郎已经在蒲城跟大梅山独立团打过多次交道,上次第十师团扫荡大梅山,狗养次郎更是率领蒲城宪兵队现场参战,最后的结果却是惨败,所以狗养次郎比谁都清楚,狼牙部队有多难缠,所以他是绝不会主动接过这个烫手山芋的。

    正因此,狗养次郎才特意把巡视的第一站选在草场门军火库。

    这一来,既便是西尾寿造和河边正三问起来,狗养次郎也是有话可说,因为草场门军火库里囤积了用来保障二次扫荡大梅山的一半军火,如果草场门军火库出现一点纰漏,让徐锐的狼牙部队钻了空子,那这次扫荡作战就不知道要往后推多少天。

    狗养次郎到来时,已经是将近深夜十一点钟,草场门军火库的守备队长朝比奈次得到消息之后,赶紧带着手下的几个军官前来大门口列队迎接,结果却被狗养次郎借着形式主义的由头骂了个狗血淋头。

    朝比奈次少佐的心下很有些无语,因为南京宪兵队前任队长鸠田宽很喜欢这套,鸠田宽每次去下属单位巡视,如果下属单位不搞一下欢迎仪式,鸠田宽回头一定会找各种理由给你小鞋穿,或者扣发福利或者拖欠军饷。

    所以听闻新任队长前来巡视,朝比奈次便赶紧组织人员欢迎。

    结果,却不曾想,新任队长竟然不喜欢这套,这可真是拍马屁拍到了马腿上了,朝比奈次少佐只能自认晦气。

    狗养次郎训了半天,最后说:“朝比奈桑,你有这时间和精力,还是想想怎么加强军火库的守备,以免被狼牙钻了空子,徐锐的狼牙部队可不是吹出来的,那是真的厉害,你只要露出哪怕一丁点的破绽,立刻就会被他们抓住。”

    “哈依。”朝比奈次顿首说道,“多谢大佐阁下指导。”

    狗养次郎轻哼一声,接着说道:“朝比奈桑,先带我四处转转吧。”

    “哈依。”朝比奈次重重顿首,然后转身肃手说道,“大佐阁下请。”

    (分割线)

    再说徐锐,紫苑机场的行动已经悄然展开。

    晚上十点,鬼子飞机员、地勤以及机场守备部队的绝大部分鬼子都已经进入梦乡,只剩下少数飞行员、地勤还在塔台值班,老汤他们三个因为要留下来给值班的鬼子做宵夜,所以要到凌晨一点多才能够离开,所以并没有人来赶他们走。

    到了零点,趁着进入航站大楼送夜宵的机会,徐锐果断切断了电匣。

    傍晚时分,借着进入航站大楼送晚餐的机会,徐锐就已经看准了电匣的所在方位。

    电匣一断,整个机场便立刻陷入了一片黑暗,然后,徐锐、莫子辰还有老汤三人,就借着黑暗的掩护,以最快的速度,直奔停机坪而来。重生之竹马贤妻

    这个时候,整个机场都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留在塔台值班的鬼子飞行员、地勤,以及外围负责警戒的鬼子守备部队,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等到地勤找来电工班,紧急检修好电路并重新开启照明系统之后,五分钟已经过去。

    凭心而论,鬼子的反应速度已经算是很快了!

    遗憾的是,有了这五分钟,却足够徐锐他们跑到停机坪,并发动轰炸机了。

    很快,控制塔台就首先发现了滑向跑道的九六式轰炸机,塔台便赶紧通过机载通信频道与轰炸机联络,但是毫无回应,连续呼叫三次没有回应之后,控制塔台的鬼子地勤立刻意识到出事了,当即呼叫守备部队,实施地面拦截。

    但是,这个时候九六式轰炸机已经滑路到了跑道的中段。

    守备部队的卡车堪堪开到,九六式轰炸机的机头猛一扬,然后便腾空而起,几十个鬼子端着三八大盖从卡车上跳下来,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九六式轰炸机的庞大机身,从他们头顶呼啸而过,然后很快就消失在前方的夜空之中。

    竹原少佐来不及穿他的呢大衣,只穿着件衬衣就匆匆冲进了航站大楼,然后直奔二楼的控制塔台,结果迎接他的是十几个手足无措的机场地勤以及塔台控制人员,还有两个满脸无所谓的陆军航空兵飞行员。

    “怎么回事?”竹原沉声问道,“刚才好像有一架轰炸机起飞?”

    “哈依。”一个塔台控制人员顿首回答道,“轰炸机第二中队的零零八号机,已经在半分钟之前升空,塔台试图与机组人员取得联络,但是一直都没有回应。”

    这时候,其中一个飞行员懒洋洋的说道:“零零八号的机组人员并未升空,刚才驾驶零零八号轰炸机升空的,应该是别人。”

    “别人?”竹原的脸立刻黑下来,问道,“那会是谁?”

    “我不知道。”飞行员耸耸肩说道,“但肯定不是我们机组人员。”

    另一个飞行员说:“或许是狼牙部队偷偷的渗透进来,偷走了轰炸机。”

    “这不可能,外围的警戒网没有任何异常,狼牙绝不可能渗透进来。”竹原说到这里心头突然咯顿一声,然后霍然回头,冲身后的副官大吼道,“马上去伙房,看看下午跟汤桑一起来的那两个帮厨还在不在?快!”

    “哈依!”副官重重顿首,转身飞奔去了。

    不一会,副官便又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并且给竹原带来了一个噩耗,不仅下午跟老汤一起来的那两个帮厨不见了,老汤也不见了!

    “八嘎!”竹原咒骂一声,然后激泠泠的打了个冷颤。

    一方面,竹原是给十月里的寒风给吹的,可另一方面,竹原却想到了这件事情将会带来的严重后果,九六式陆上轰炸机对日军来说,可以说是战略级的重型兵器,损失一架九六式陆上轰炸机,就足够竹原切腹自尽十几回了!卿本殊色,跟班太子妃

    (分割线)

    这时候,徐锐驾驶的九六式陆上轰炸机已经冲上夜空。

    徐锐也就罢了,二十一世纪最先进的隐形战斗机他都飞过,二战时期的这种螺旋桨轰炸机早已经见怪不怪,可莫子辰和老汤两个却激动得不得了,因为这还是两人头一次上天,两人透过舷窗往下看,只见地面上星星点点的灯火,小得就像是夏夜里的萤火虫,灯光下,南京城内的街道就像是一条条的丝带。

    老汤比较矜持,莫子辰却像野兽般嚎叫起来。

    “嗷,小鬼子,我曰你先人,我曰你十八辈祖宗。”

    “嗷,哈哈哈,小鬼子,有种来咬你爷爷啊,到天上来咬你爷爷。”

    “嗷嗷嗷嗷呼,小鬼子,爷爷给你们准备了好吃的,等会儿就送给你们吃。”

    莫子辰兴奋的一边乱喊乱叫,一边却使劲的摇晃着机舱中间的炸弹投放杆。

    徐锐立刻叫道:“老莫,你他娘的给我冷静点,可千万别现在就把炸弹扔了!”

    要是现在一个不小心把炸弹给扔了,那绝对会成为永远载入大梅山军分区战史的,一个最传奇的战争故事,不过并不是正面的。

    莫子辰这才冷静下来,回头看了眼机舱里挂着的航空炸弹,问道:“团长,等会这炸弹怎么扔啊?”

    徐锐一边驾驶着飞机,一边回答说:“就用你手中的投弹竿,看见上面那个红色的按钮没有,等会到了草场门军火库的上空后,你只要轻轻一摁那按钮,机舱里的四十枚航空炸弹就会投下,将草场门军火库炸个底朝天。”

    “驴日的,这就是投弹用的投弹竿?”莫子辰吓了一跳,赶紧松手。

    “要不然,你以为是什么?”徐锐嘎嘎怪笑着说,“你以为是扶手?”

    莫子辰挠了挠头说道:“团长你别笑,我真以为这不过就是个扶手。”

    说话之间,徐锐驾驶的九六式陆上轰炸机就已经从南京城上空飞过,飞临草场门外,前方的草场门军火库便立刻进入到了徐锐、莫子辰、老汤三人的视野之中,因为草场门军火库的那十几盏大功率探照灯实在太醒目了。

    “老莫,准备!”徐锐控制着操纵杆,将九六式陆上轰炸机的飞行方向,稳定的对准草场门军火库,然后稍微的下降了一点高度,再通过机载通话频道对莫子辰说,“待会一定要看准了再扔,一定要把炸弹扔进军火库去!”

    “团长,你就放心吧!”莫大辰大声回应,然后将一只眼睛对准了观瞄镜。

    下一刻,好几束雪亮的探照灯光便进入到了观瞄镜的视野之中,紧接着,军火库里那连绵不绝的库房也进入到了观瞄镜的视野之中,就是这里了!莫子辰轻哼一声,伸出右手大拇指轻轻一摁,轰炸机的底舱门便哗啦打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