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7章 好大一颗蘑菇-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807章 好大一颗蘑菇



    狗养次郎巡视完草场门军火库时,已经是凌晨零点过,在守备队长朝比奈次的再三邀请下,狗养次郎勉为其难在军火库吃了宵夜,然后准备返回司令部,不过,就在狗养次郎乘坐的吉普车开出军火库大门没多久,却忽然听到隐隐的飞机轰鸣声。

    “河原桑,你听到什么了吗?”狗养次郎霍然回过头,问副官河原。

    副官河原正在副驾驶座打盹,听到狗养次郎喊他,便下意识的起身,结果脑袋嘭的一声撞在了顶篷上,当时就惨叫一声。

    “八嘎。”狗养次郎怒骂一声,但是让河原这么一打搅,就把刚才听到的那声隐隐约约的飞机轰鸣声给忽略了,狗养次郎心想,或许又是航空兵团组织的一次夜间奔袭,零点左右从南京起飞,飞到重庆差不多正好天亮。

    狗养次郎的吉普车继续往前开,飞机引擎的轰鸣声也是越来越响,越来越近。

    某一刻,狗养次郎终于感觉到不对,不对啊,今晚这轰炸机怎么飞得这么低?听这引擎的轰鸣声响,倒似在头顶上飞似的?

    当下狗养次郎命令驾驶员停车,然后跳下车。

    一下车,狗养次郎便猛然抬头,往头顶上看,结果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只见一架体型巨大的轰炸机正从草场门的上空缓缓的飞过,那巨大的机身还有那引擎轰鸣,给人强烈的视觉冲击,狗养次郎甚至都怀疑,这架轰炸机的飞行高度,有可能还不到十米!

    再然后,狗养次郎就陷入凌乱,这架九六式陆上轰炸机也没见有什么故障啊,也不像要迫降的样子,可怎么飞得这么低呢?而且,似乎飞行线路也不对啊,你说你一架轰炸机好端端的飞到草场门军火库上空做什么?

    难道说,这是国民军的轰炸机?是来轰炸的?

    狗养次郎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念头吓了一大跳,不过很快,他就推翻了这念头,因为这明显是日本造的九六式陆上轰炸机,可以清楚的看到机翼下方涂的膏药图案,显然,这是架华中派谴军直属航空兵团的轰炸机,不可能是国民军的轰炸机。

    可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狗养次郎正满头雾水之际,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这架九六式陆上轰炸机从低空缓缓掠过,堪堪飞到草场门军火库上方时,机腹下的舱门突然之间打开,再下一霎那,一排排的航弹便已经挟带着“咻咻”的尖啸声,向着草场门军火库攒落下来。

    “八嘎……牙鲁。”狗养次郎整个人瞬间石化,只有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咒骂。

    下一刻,那一排排的航弹便已经落进了军火库,再然后,军火库里便绽放起了连续不断的耀眼红光,再然后是从地面传导过来的剧烈震颤,再然后才是巨大的爆炸声响,狗养次郎一下就被震翻在地,同时耳膜也几乎被震裂。

    “大佐阁下!”副官河原猛扑上来,将狗养次郎压在身上。

    “八嘎牙鲁,放开我!”狗养次郎勃然大怒,厉声大喝道,“快离开这里,快离开!”

    尽管事发突然,让人没有任何心理准备,但是狗养次郎毕竟是特务出身,脑子始终保持着清醒,所以他非常清楚,眼下的爆炸不过是航空炸弹的爆炸,威力还有限,至少不可能波及到军火库大门口的他们。玄天一剑

    但是,再过一会航空炸弹的爆炸就必定会引发军火库里囤积的数千吨弹药的殉爆,那个爆炸的烈度就简直不得了,足以将整个草场门军火库以及方圆好几里的范围夷为平地,所以他们必须得尽快离开这里,越快越好!

    当下狗养次郎猛然爆发出洪荒力,一把将压在身上的副官河原掀翻在地,然后敏捷如猿猴跳上车,冲驾驶员大吼:“快点开车,快开,快……”

    看到大佐阁下如此急,驾驶员便赶紧将油门踩到底,英国进口的吉普车便立刻发出刺耳的轰鸣声,然后嗖的一声往前窜了出去,副官河原晕头转向的从地上爬起来,正好看到吉普车像箭一样窜出去,便赶紧奋起直追,一边大喊:“等我,大佐阁下,等等我。”

    河原副官奋起直追,追出还不到二十米,身后的草场门军火库里便爆发出了连续不断的殉爆,而且殉爆的烈度、密度变得越来越大,十几秒钟后,草场门军火库里的大范围殉爆终于演变成了总殉爆,随着一团巨大的蘑菇状火光冲天而起,一股毁天灭地的气浪也瞬间以草场门军火库为中心,向着四周猛然扩散出来。

    这股猛然爆发的气浪,瞬间就追上了河原还有吉普车。

    在这股暴烈的气浪前,足有一吨多重的吉普车就跟个玩具似的,一下被掀得飞起来,翻翻滚滚的飞到了几十米外,跟在吉普车后面的河原就更惨,直接就被暴烈的气浪给撕碎,最后来了个大范围解体降落。

    (分割线)

    这股暴烈气浪同样波及到了空中的九六式陆上轰炸机。

    飞过草场门军火库后,徐锐就始终通过眼角余光关注着舷窗外,当他发现舷窗外的世界猛然一亮,顿时心头一喜,因为他知道,这突然绽放的耀眼的光亮,就意味着草场门军火库里囤积的数千吨弹药已经发生了总殉爆!

    草场门军火库的弹药,终于被炸了!

    徐锐仰天大笑,遂即又抓紧操纵杆,通过通信频道跟莫子辰和老汤大吼道:“老莫,老汤,抓紧了,抓紧你们身边一切能够抓紧的东西,抓紧了……”

    徐锐话音未落,一股暴烈的气浪便席卷而至,一下将九六式轰炸机吞噬了。

    霎那间,舷窗外便只剩下红彤彤的一片,九六式轰炸机好似一下坠入了地狱,窗外的景象要多吓人,就有多吓人!再接着,九六式轰炸机的机身就开始剧烈的晃动起来,甚至还突然间来了一个断崖式下坠,吓得莫子辰在那里连连的惨叫。

    “驴日的,太吓人了,吓死个人,老子再不坐飞机了!”

    “团长,你行不行啊,开稳一点,你倒开得稳一点啊。”

    “啊啊,这狗曰的飞机要坠毁了,要死了,我要死了……”

    莫子辰在那叫个不停,老汤却只是紧紧拉着舱壁扶手,一声都不吭,但是一张脸已经变得煞白煞白,还有些发青。后唐兴衰

    徐锐却显得很是从容,或者淡定。

    因为徐锐非常的清楚,他驾驶的这架九六式陆上轰炸机的飞行高度,最多只会受到军火库爆炸冲击波的少许波及,这点波及,不足以对轰炸机的机身构成威胁,所以,只要轰炸机的机械控制系统不出故障,是绝对不会坠毁的。

    而最终的事实也证明,徐锐的判断是对的。

    几秒钟之后,舷窗外的地狱烈焰般的火红色便迅速隐去,原本在剧烈晃动的机身也迅速恢复平静,莫子辰和老汤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再探头通过舷窗往后看时,却看到了毕生都难以忘脚的一幕,这一幕景象真的是太震撼了。

    但只见,一朵无比巨大的蘑菇云,正从夜空下蒸腾而上。

    高空中,不断有赤红的烈焰绽放,幻灭,再绽放,再幻灭,伴随着烈焰的不断的绽放以及幻灭,那朵蘑菇菇云的体量变得越来越大,也冲得越来越高。

    地面上,则有一圈圈的像波纹般的涟漪,正向着四周扩散,波纹般的涟漪所过处,所有的民房建筑,就像纸片似的顷刻间就被撕碎,化为漫天的飞灰。

    “驴日的!”莫子辰骇然的瞪大了牛眼,梦呓似的说,“团长,我记得草场门军火库四周的一千米内,没有任何建筑物,这也就是说,这些被撕碎的民房建筑全都在一公里外,这军火库爆炸的冲击波真他娘厉害!”

    徐锐说:“你也不想想,那可是足足五千多吨的弹药!”

    说完了,徐锐猛的一拉操纵杆,九六式陆上轰炸机那庞大的机头便开始向上跷起,然后开始了爬升,同时开始加速,很快,舷窗外那朵巨大的火红色的蘑菇便变得越来越小,最终消失在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中。

    莫子辰叹息了一声,问:“团长,接下来去哪?”

    “去肥城!”徐锐嘿然说,“把肥城的军火库也给炸了!”

    “去把肥城的军火库也炸了?”莫子辰闻言愣了一下,然后回头看着空空如也的机舱对徐锐说,“可是,团长,没炸弹了。”

    “你说什么?”徐锐大怒道,“你刚才把炸弹全扔了?”

    莫子辰缩了缩脖子,有些心虚的说道:“刚才一激动,全扔了。”

    “你个败家玩意儿。”徐锐便勃然大怒,“我不是跟你说了,先扔一半!”

    “团长,你刚才只是让我看准了再扔,没说先扔一半。”莫子辰弱弱的反驳。

    “狡辩,还敢狡辩!”徐锐越发大怒道,“看回去老子怎么收拾你,回去老非剥了你的皮不可,我让你狡辩,哼!”

    剥皮?莫子辰忽然觉得好冷,赶紧抱紧了胳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