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1章 争分夺秒-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811章 争分夺秒



    此时,小鬼子其实也没有闲着。

    值贺忠治就已经察觉到了不对。

    副官走进来,对司令官值贺忠治说:“司令官阁下,先吃点东西吧?”

    “我不饿。”值贺忠治下意识摇头,被狼牙盗走的零零八号九六式长程轰炸机始终不见踪影,他哪有心情吃东西?

    要知道,整个第三飞行团一共也只有十六架九六式长程轰炸机。

    对大日本皇军来说,这种航程超过四千公里的轰炸机,绝对是战略级别的兵器,每损失一架都是难以承受之重。

    如果这架九六式长程轰炸机最终落入敌军手里,后果就更严重!

    尽管紫苑机场守备队的队长竹原已经切腹自尽,从法理论上讲,这桩失机事件就已经揭过去,但法理是一回事,实际情况却又是另一回事。

    如果不能够找到这架失窃的九六式长程轰炸机,并且将其夺回或者击落,那么在德川好敏司令官那里落一个无能的评价,那是一定的!

    值贺忠治还想继续往上爬呢,可不想落个无能的考评。

    当下值贺忠治振作起了精神,说:“小笠原桑,把航图拿过来。”

    “哈依。”副官小笠原重重顿首,然后走到旁边将华中派谴军航空兵团的航空地图拿了出来,又在桌上摊开。

    航图跟陆军的作战地图不同。

    陆军的作战地图是全地形图,山川河流湖泊公路铁路桥梁全都要标注清楚,但是航空地图就没那么复杂,只需标注飞行线路以及适合迫降的公路平原。

    小笠原副官说道:“司令官阁下,你怀疑被狼牙劫走的那架九六式长程轰炸机并没有返回大梅山,而是迫降在了大梅山外围的某条公路上?或者某一处平原上?”

    值贺忠治抬头看了看窗外的天色,摇头说:“现在天还没有亮,在没有地面引导的情形之下,夜间强行迫降那是找死!所以我敢肯定,被狼牙劫走的那架九六式长程轰炸机应该还在某处空域盘旋,并没有降落!”

    “哈依。”小笠原副官重重顿首,深以为然。

    野外迫降原本就是很危险的举动,因为在迫降过程中只需要出现一点小小的意外,立刻就是机毁人亡的结果!譬如说在滑行方向上出现一颗树,或者是一条小水沟,就会导致飞机侧翻。

    如果是小型飞机,那问题还不大。

    可如果是大飞机,后果就严重了,因为大型飞机的惯性非常大,在碰撞翻滚过程中,很容易对机组人员造成严重的物理损伤,如果碰撞翻滚的过程中起火,后果就更加的可怕,残存的燃油会被引燃爆炸,整架大飞机会在顷刻间变成一团巨大火球。

    野外迫降原本就已经十分危险了,夜间迫降那就更是危险至极。

    因为夜间天黑,机组人员根本看不清地面景象,你根本不知道底下是平地、山坡还是湖泊,你就这样子冒冒失失的强行降落,纯粹是找死!

    所以,小笠原副官认为值贺忠治司令官的判断是靠谱的。

    被狼牙劫走的那架九六式长程轰炸机,此刻一定在某处空域盘旋,就是不知道,这架九六式长程轰炸机在哪处空域盘旋?

    心里想着,小笠原就把疑问说了出来:“可是,司令官阁下,这架九六式长程轰炸机会在何处空域盘旋呢?”

    值贺忠治冷冷一笑,沉声说道:“眼下大梅山独立团控制的区域,除了大梅山区,也就是外围的蒲城、单县、官县了,既然大梅山空域没有发现目标,那么,被狼牙劫走的零零八号机一定就在外围三个县的某处空域盘旋。”

    说到这里停顿了下,值贺忠治又说道:“命令。”

    小笠原便立刻上前半步,重重顿首说:“哈依。”

    值贺忠治盯着航空地图的眼睛眯了下,狞声说:“各侦察机分队,立刻扩大外围搜索区域,重点搜索,大梅山区东北方向的官县!”

    “哈依!”小笠原再次顿首,扬长去了。

    (分割线)

    官县,金家集。

    王沪生正亲自带队,争分夺秒在挖地道。

    上次会议之后,整个大梅山根据地便立刻发动起来,为了在二十天内挖出庞大的地道网络,王沪生足足动员了超过十五万人的劳力,除了工业区的工人以及学生,根据地中几乎所有的壮劳力都出动了。

    王沪生本人更是率领五万民夫,来到了官县,配合官县的民兵组织在各乡各镇各村挖地道,并且亲自蹲点金家集挖掘地道。

    因为昨天晚上一直忙碌到半夜,所以今天王沪生睡得比较沉。

    迷迷糊糊之中,王沪生听到他的警卫员在叫,当即翻身坐起,一边寻找他的眼镜一边问道:“小李,怎么了?”

    警卫员小李拿过眼镜递给王沪生,小声说道:“政委,有情况。”

    “有情况?”王沪生戴上了眼镜,皱眉说道,“有鬼子来偷袭?”

    “这倒是没有。”小李摇了摇头,苦笑说道,“政委,我也说不清,你还是自己到外面去听一听吧。”

    “听一听?”王沪生闻言愣了下,什么意思?靠听的?

    不过很快,王沪生就明白警卫员小李说的是什么意思了。

    匆匆穿戴好了,再急匆匆出了门,王沪生便立刻听到了一阵隐隐的飞机引擎轰鸣声,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轰鸣声竟越来越近,并且越来越响,最后几乎就是从他们的头顶上飞掠了过去。

    “这是,鬼子的轰炸机?”王沪生分辩出这不是战斗机,而应该是大体型的轰炸机,因为飞机引擎的轰鸣声不一样,当下脸色变得有些怪异,说道,“小鬼子还真有够破费的,就为了阻止我们挖地道,居然派轰炸机来轰炸?至于么?”

    警卫员小李却说:“政委,小鬼子的这架飞机透着蹊跷。”

    “蹊跷?”王沪生极力睁大眼睛,想看清楚天上的飞机。

    不过由于天色太黑,任由王沪生睁大眼睛,也无法从漆黑如墨的空中看到哪怕一点飞机的轮廓,当下又问:“有什么蹊跷?”

    警卫员小李说道:“这架飞机已经在这一片盘旋了好几个钟头了。”

    “你说什么?盘旋好几个钟头了?”王沪生的脸立刻黑了下来,有些不高兴的说,“你为什么现在才报告?”

    小李挠了挠头,说道:“一开始我们都没有怎么在意,以为小鬼子的飞机只是过路,因为鬼子的飞机从来都不会在金家集这样的小村庄浪费炸弹,所以大伙也就没有当一回事,可是,谁曾想这架飞机居然一直盘旋,不走了。”

    “这么说的话,这事还真透着蹊跷。”王沪生也懵了,然后皱眉说道,“小鬼子的轰炸机难道很闲么?一直在金家集的上空盘旋,而且又不投弹?难道是在搞侦察?搞侦察也用不着开大飞机吧,何况现在又是大晚上,侦察个毛线啊?”

    “毛线?”警卫员小李刚跟王沪生没有多久,听不太懂。

    王沪生便哦了一声说:“这是你们司令员常挂在嘴边的口头禅,我不知不觉也被他影响了,真是的。”

    警卫员小李哦了一声,又问道:“政委,你说这飞机究竟怎么回事?”

    王沪生皱眉沉思片刻,吩咐说:“这样,你立刻去把小赵给我找来。”

    小赵是大梅山军分区通讯处的一个科长,这次亲自带着一个通讯队,跟随王沪生来了官县,以便王沪生随时与根据地联络,指导根据地的工作,王沪生毕竟是军分区的政委,不能一走就什么都不管。

    小赵到来之后,王沪生立刻让他设法联络南京特季。

    这天晚上,南京特委的同志也是一晚上没有睡,都在拼命打听、搜集关于草场门军火库被炸,以及紫苑机场遭狼牙偷袭的具体详情,所以,小赵很快就联络上了南京特委,并获得了第一手信息。

    “政委。”小赵摘下耳机,兴奋的说,“情况已经十分清楚了,狼牙战队袭击了南京紫苑机场,从机场劫走了鬼子的一架轰炸机,并且利用这架轰炸机轰炸了草场门军火库!小鬼子为扫荡咱们大梅山军准备的五千吨军火,已经全部被摧毁!”

    “是吗?这么说老徐他干成了!哈哈,老徐还真行啊!”王沪生兴奋的狠狠击节,遂即又抬头看着天上说,“对了,要是这么说的话,正在咱们头上盘旋的这架大飞机很有可能就是老徐劫走的那架轰炸机!”

    警卫员小李和通讯科长小赵闻言连连点头。

    “快快,快!快跟我去找一处平坦的开阔地!”王沪生便狠狠的扇了自己一个嘴巴,懊恼不已的说,“老徐在天上盘旋这么长时间,是在提醒我找个开阔地带,好让他降落呢,可恨我却是懵然不知,害他在天上盘旋这么久,真是该死。”

    “政委。”小李茫然问,“你咋知道一定是司令员在天上?”

    “二货,这个还用问吗?”王沪生情急之下,又爆了一句徐锐的口头禅,然后再轻扇自己耳光,说,“在咱根据地,除了飞行连的十几个飞行员,也就老徐还有老兵能飞天了,现在飞行连在家里,老兵去了肥城,你说开这架轰炸机的,除了老徐还会有谁?”

    “好像是哦。”小李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