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2章 成功迫降-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812章 成功迫降



    王沪生他们忙着找迫降场地时,徐锐已经驾驶着九六式长程轰炸机,在官县上空盘旋了两个多小时,徐锐无法准确判断具体是在什么空域,因为这个时代并没有卫星定位系统,雷达定位则需要大量的地面雷达基站,而日军并未在大梅山附近修雷达站。

    不过徐锐的飞行经验非常丰富,而且对华中地形也比较熟悉,所以,他仍可以大致的判断出,现在应该就在官县附近空域。

    只不过,由于天还没有亮,所以暂时无法降落。

    盘旋中,莫子辰问:“团长,咱们得等到什么时候啊?”

    “天亮,等天亮了,就可以找一个地方迫降了。”徐锐说。

    莫子辰苦着脸说道:“可是,团长,我肚子疼,想要拉屎。”

    “憋着。”徐锐没好气的说,“实在憋不住了,拉在裤裆里。”

    “不是吧?”莫子辰叫苦道,“那得有多臭啊?得多难受啊?”

    “要不然你以为呢?”徐锐嘿然说,“飞行员可没那么好当。”

    “那我还是算了吧。”莫子辰刚刚还在跟徐锐说,回头也要学飞机驾驶,可一听这话立刻就改了主意,缩了缩脖子说道,“我可受不了这罪。”

    两人正说话间,通讯频道里忽然响起一阵沙沙的杂音。

    徐锐便立刻从通讯频道里嘘了一声,示意莫子辰和老汤噤声,然后调整通讯频道,接着耳机里立刻响起了鬼子飞行员的对话声。

    “宇佐美桑,你那里有发现吗?”

    “报告长机,二号机没有发现。”

    “多部末桑,你那里有发现吗?”

    “报告长机,三号机没有发现。”

    “哟西,看来目标不在三号空域,现在继续搜索四号空域,注意保持飞行高度,同时保持通讯畅通。”

    “哈依!”

    “哈依!”

    紧接着,通讯频道里的对话声便微弱了下去,最后变成沙沙的杂音,这意味着那三架鬼子侦察机已经超出了无线电的通讯范围,机载无线电是存在距离限制的,只有像九六式轰炸机这样的大型飞机,才安装有能跟几百公里外的塔台联络的无线电设备。

    一般的侦察机、战斗机只有短距离的无线电通讯设备,以便于长机指挥各僚机,实行编队飞行,或者作战。

    下一刻,徐锐将通讯频道切换到原来的频道,沉声说:“老莫,老汤,计划有变化,恐怕不能等到天亮了,必须马上强行迫降了!”

    “为啥?”莫子辰立刻大叫道,“团长,你不说夜间迫降很危险的么?”

    “夜间迫降确实危险,说是九死一生也毫不为过。”徐锐沉声说道,“不过我们别无选择了,因为小鬼子的侦察机很快就要搜索到这片区域了,等到鬼子的侦察机一到,我们就是想迫降也没有机会了,左右都是个死,还不如赌他一把!”

    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徐锐又嘿然说道:“不过你们也别太担心,官县我上次来过,这一带的地形还算平坦开阔,都是成片的良田,只要不是运气实在太背,撞了山或者落到了沟里,小命还是能够保住的。”

    莫子辰哦一声,说道:“你都这么说了,那就降呗。”

    徐锐嘿嘿一笑,喝道:“抓紧了,我这就要迫降了,咦……”

    徐锐话没说完,忽然惊咦了一声,刚刚闭上眼睛准备迎接生死劫难的莫子辰便立刻又睁开眼睛,诧异的问:“团长,这就安全降落了?这个也太快了吧?”

    “你想什么呢。”徐锐嘁了一声,又问道,“我刚才好像看到地面上多出了一点火光,你们看下,看是不是我眼花了?”

    莫子辰和老汤便扭头看向舷窗外。

    因为九六式长程轰炸机一直在盘旋,机身是侧着的,所以两人从内侧的舷窗,很容易就能看到地面的情形,结果真看到了一点火光。

    当下莫子辰便大叫道:“团长,有火光,真的有火光!”

    莫子辰话音还没有落,地面上便又绽放出第二点火光,然后是第三点。

    不到片刻功夫,地面上便出现了一大片火光,而且这一片火光还是按照一定的规则排列的,摆成一个巨大的箭头。

    “哈哈!”徐锐见状便立刻大笑了起来,欣喜的叫道,“是老王,老王,一定是老王这个狗曰的,这狗曰的鼻子倒是挺灵,居然知道老子抢了架轰炸机回来,还知道点起火堆进行地面引导,帮助我们迫降,哈哈哈。”

    莫子辰立刻大叫道:“团长,我要报告政委,说你骂他狗曰的。”

    “你敢,你要是敢打老子小报告,等落了地老子非剥了你的皮!”

    徐锐说完轻轻一推操纵杆,九六式长程轰炸机便立刻回正身躯,庞大的机身便已经对准地面上的那个巨大的火光箭头,缓缓的降下高度。

    (分割线)

    地面上的这个火光箭头,当然是王沪生干的,意识到头上盘旋的这架轰炸机很有可就是徐锐抢回来的那一架,王沪生便立刻召集了民兵,先在金家集附近找了块平坦的田野,然后让民兵在田野上点起了火把。

    说起来也真是侥幸,这时正好是初冬季节,皖东大地刚刚收割完麦子,田野上到处都是一垛垛的麦秸,民兵就地取材,很快就点燃了几百堆大火,并汇聚成一个巨大的箭头,引导徐锐驾驶的轰炸机迫降。

    “让开,快些让开,飞机马上就要降落了,小心!”

    点燃了几百堆大火,王沪生又带着民兵避到了两侧。

    过了还不到半分钟,一架庞大的飞机就从西北方的夜空中穿了出来,从很低的高度呼啸着掠过,飞机所过之处,熊熊燃烧的几百堆大火立刻被机翼掠起的气流搅得四散开来,化为无数点漫天四溅的火星。

    到最后,庞大的飞机几乎压着燃烧的大火在飞。

    眼看前方的火堆就要烧着飞机时,终于飞过了最后一堆火,下一刻,飞机巨大的机身便猛的落下来,落在刚收割完的麦田上,顷刻间就在麦田里拉出一道深槽,就像是被一架庞大的犁耙犁过,深可及膝。

    大飞机足足滑行了一千多米,才终于减速,最终稳稳停住。

    直到飞机已经彻底停止滑行,徐锐才终于长长的舒了口气。

    徐锐拥有高超的飞行技术这个不假,但是夜间迫降从来就是个高风险的技术活,不到最后一刻,任谁都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大意。

    听到了徐锐的舒气声,莫子辰才弱弱的问:“团长,降落了吗?”

    “没有,迫降失败了。”徐锐嘿然说,“我们已经上了黄泉道了!”

    “什么?我们都死了?”莫子辰立刻苦着脸大叫道,“不要啊,团长,我还没有娶媳妇呢,呜呜,我不要死,我还要娶媳妇呢。”

    “就你还娶媳妇?”徐锐嘿然说,“死了这条心吧。”

    “我为啥就不能娶媳妇?”莫子辰抗议说,“我能够洗衣服,还能做地道的陕北菜,还懂得疼媳妇,像我这样的男人,娶个媳妇不跟玩似的?”

    徐锐说:“既然你这么好,怎不见有一家姑娘家愿意嫁你呢?”

    莫子辰嘁了一声,说道:“那是没遇上合适的姑娘,我要找个最好的。”

    说完了,莫子辰又用小到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嘀咕说,找个跟赛大当家一样的。

    徐锐没有再理会莫子辰,解开保险带从座位起身,上前打开舱门,冷风立刻吹进来,徐锐近乎贪婪的吸了一口冰冷的空气,感到无比的陶醉,驾机在天上飞行的感觉虽然也好,但终归没有脚踏实地给人的感觉更好。

    抬头看,徐锐便看到一大群人打着火把冲了过来。

    只一眼,徐锐就看到了冲在人群最前面的王沪生。

    “老王,我就知道是你,哈哈哈,我就知道是你。”

    “老徐,你小子可以啊,出去一趟又给老子弄回来一架大飞机?你还别说,这加飞机可比上次弄回来的那架强多了,真大啊!得值不少钱吧?”

    徐锐在王沪生胸口捶了一拳,说:“废话,这可是长程轰炸机!”

    王沪生装模做样的惨叫一声,说:“老徐,你想打死我还是怎么着啊?老子可不比你们狼牙,皮糙肉厚的怎么打也不死。”

    莫子辰从舱门钻出来,大声叫道:“报告政委,团长刚才在天上骂你。”

    “是吗?”王沪生的脸立刻拉下来,沉声问道,“这狗曰的怎么骂我?”

    “嘎……”莫子辰的脸立刻垮下来,小声说道,“这狗曰的骂你狗曰的。”

    “快说,你个狗曰的,刚才在天上怎么骂的我?”王沪生揪住徐锐衣襟,“老实交待。”

    “行了,别闹了。”徐锐却笑着说道,“老王,赶紧的让民兵把火给灭了,小鬼子的侦察机就在附近,要是让他们发现了火光,就麻烦了。”

    “哦对对,你不说我差点还忘了,赶紧灭火。”

    王沪生赶紧命令民兵又将田野上的火堆给灭了。

    不到片刻功夫,整个田野便再次陷入到黑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