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3章 把飞机抬回去-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813章 把飞机抬回去



    所有火堆灭完火之后,徐锐还是不放心,又亲自从头到尾检查一遍,把几个仍在冒烟的火头都掐灭了,刚刚忙完,西北天际便响起了隐隐的飞机引擎的轰鸣声,遂即有几盏忽明忽灭的航灯从夜空之中出现,向着这边飞过来。

    莫子辰便砸了砸嘴说:“娘的,小鬼子来的还真快。”

    王沪生也担心的说道:“老徐,咱们的飞机不会被鬼子发现吧?”

    “放心,至少天亮前发现不了。”徐锐说,“不过等到天亮之后,咱们的飞机就无所遁形了,所以得赶紧设法转移。”

    “转移?”王沪生说,“转移到哪去?”

    徐锐问:“附近有没有山洞、树林或者芦苇荡之类的隐秘场所?”

    “山洞恐怕是没有的,树林倒是有,不过隔得远。”王沪生说,“离这不远倒是有一口大湖,湖边就有大片芦苇荡。”

    “就是那里了。”徐锐说道,“赶紧多找些人来,把飞机抬过去。”

    当下王沪生便找来了一百多个民兵,背扛肩挑,合力把足有四吨多吨重的九六式陆上轰炸机机抬到了大约两公里外的金家湖边。

    金家湖边还真的长有大片的芦苇荡。

    将九六式陆上轰炸机藏进芦苇荡后,徐锐又亲自动手进行伪装。

    忙到天亮时分,九六式陆上轰炸机那庞大的机身就已经消失在芦苇荡里。

    为了尽可能做到万无一失,徐锐特意走到湖边看了看,发现至少在一百米外没有任何破绽,从天上往下由于视角缘故,徐锐看不到,但是徐锐对自己的伪装还是极有自信的,只要鬼子的侦察机不从几十米的低空掠过,绝对是发现不了的。

    这时候王沪生的激动劲已经过去,转而开始担心起来。

    王沪生皱眉说:“老徐,把飞机藏在这也不是个事呀?有道是人多口杂,虽然我已经交待下去了,让所有参与行动的民兵保守秘密,可保不准有哪个多嘴的说出去,到时候一定会招来鬼子的轰炸机,随便扔几颗航弹咱们的飞机就玩完了。”

    徐锐点头说道:“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确实是个隐患。”

    王沪生又说道:“要不然,等今天天黑了之后,就把飞机开回大梅山去?”

    “今天肯定是不行,近一段时间都不行!”徐锐断然摇头,“老王你得明白,这可是一架陆上长程轰炸机,也就是所谓的战略轰炸机,你知道战略轰炸机意味着什么吗?这意味着从咱们大梅山起飞,就可以直接对小日本的首都东京,进行轰炸!”

    “我的乖乖。”王沪生听了咋舌说,“这飞机能够飞这么远?”

    “可不是咋的。”徐锐说,“要不然,小鬼子能跟疯了似的,出动那么多的侦察机以及战斗机,完全封锁咱们大梅山?在大梅山空域没等到,就立刻扩大搜索范围,又把目标对准了外围的蒲县、单县还有官县?”

    顿了顿,徐锐又沉声说:“总而言之,不找到并且摧毁掉这架轰炸机,小鬼子是绝不会善罢干休的,至少短时间内,绝不会消停!”

    “那可怎么办?”王沪生说,“老藏在这里,也不是个事啊?”

    “你说的也对,把飞机放在这里,早晚得暴露。”徐锐说道,“所以我想,我们恐怕只能用最笨的办法,把轰炸机运回大梅山。”

    “最笨的办法。”王沪生讶然问,“什么办法?”

    “靠人来抬呗。”徐锐说,“你组织一批身强力壮的青年民兵,分成三队,趁晚上天黑把飞机抬回大梅山去。”

    “你说啥?”王沪生失声说,“抬回去?”

    徐锐说道:“飞回去会被击落,放在这里也不行,那就只能趁天黑抬回去了。”

    顿了一下,徐锐又说:“好在从这里到梅镇最多也就两百多里路,就算一个晚上走四十里,有五个晚上差不多也抬回去了。”

    “也行吧。”王沪生无奈的说,“那就抬回去吧。”

    “还有中途停下来之后的伪装,一定得做仔细。”徐锐这话却是对莫子辰说的,“这个就交给老莫你了,总而言之就一句话,要是这架九六式长程轰炸机半路让鬼子给炸了,你小子也不要回去了,找个没人的地方上吊算了。”

    “驴日的,心真黑。”莫子辰小声腹诽。

    正事说完,徐锐又问王沪生说:“老王,地道挖得怎么样了?”

    “还行吧。”王沪生说,“各村的地道主干差不多已经成型了,接下来需要做的,就是把各个村的地道全都连接起来,然后将每个村的主干地道进行加固,再修建排水系统、通风系统、防毒工程,如果时间还有富余,就尽可能多挖一些地道分支。”

    主干地道,也就是将来的战场,一般都在村庄附近,甚至在村里!

    将来小鬼子开过来,民兵主要就是在主干地道跟小鬼子打游击战。

    不过,要想阻挡淮南方向过来的鬼子兵,只在村子里挖地道是不够的。

    当下徐锐便又说道:“老王,主干地道可不能只挖在村子里,要不然,万一小鬼子被逼急了,拼着被你切断后勤补给线,也要不管不顾的往前快速穿插,那你们就得捉瞎,所以还得选合适位置,多在公路附近挖掘主干地道。”

    “放心吧,老徐。”王沪生说,“地道是九龄设计的,错不了。”

    王沪生这么一说,徐锐也就放下心来了,梅九龄可是徐锐的得意门生,要是连这么点小小的疏漏都考虑不全,也就不可能获得徐锐的信任,并且还被委以工兵营长的重任,要知道大梅山军分区的工兵营可不是一般的工兵营。

    大梅山军区的工兵营,那可是航空兵团、坦克兵团、摩托化步兵团的种子部队!

    王沪生又说:“对了老徐,九龄也在官县,这小子要是知道你弄回来这么一架飞机,不知道会高兴成啥样呢,要不然,见见九龄去?”

    “不去了,没空。”徐锐说,“我得马上赶到肥城去。”

    “去肥城?”王沪生讶然道,“肥城不是有老兵在么?”

    “可这么多天了,老兵也没弄出啥动静。”徐锐说道,“我得亲自去看看,对了,赶紧给小桃红他们发个电报,让他们赶紧回大梅山。”

    昨天临下山之前,徐锐也没有想到会发生后来的事情。

    所以现在,徐锐和莫子辰已经回大梅山,可是小桃红、雷响、时小迁还有风无边他们四个还在紫金山等他呢,想到小桃红,徐锐心里就微微一暖,这小丫头,这么长时间没有见他回紫金山密营,不知会急成啥样呢。

    (分割线)

    徐锐说的没有错,小桃红是真的急坏了。

    徐锐和莫子辰从昨天一大早离开紫金山,到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二十四个小时,却始终没见两个人回来,尤其让小桃红担心的,还是今天凌晨时分,草场门外那场大爆炸,草场门外发生了大爆炸,徐锐和莫子辰却始终不见回来,小桃红就是想不胡思乱想都不行,特别是在两天前,大蟒蛇他们三个刚刚牺牲了。

    半小时前,小桃红又一次爬到紫金山项翘首等待。

    但是,依然没有等到徐锐和莫子辰回来,小桃红便彻底慌了。

    下来之后,小桃红便把雷响叫到了跟前,沉声说:“雷大哥,姑爷和莫大哥这么长时间都不回来,我不放心,我得去草场门外看看。”

    雷响便马上说道:“小桃红,还是我去吧。”

    小桃红却神情紧决的摇头,她一刻也不想在山上等了,此时此刻,她直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到草场门外,飞到徐锐身边,当然,前提是徐锐在那里。

    两个人正争执时,摆在一边的电台却忽然嘀嘀叫起来。

    “有信号!”雷响立刻叫道,“小桃红,没准是团长在呼叫!”

    小桃红精神一振,立刻坐到了电台前,翻译出了代码之后,却不免有些失望,因为呼叫她的不是徐锐,而是政委王沪生,不过小桃红还是认真的录下点划符,然后按照密码本转译成文字,不过才刚刚转译到一半,小桃红便立刻惊叫起来。

    “小桃红。”雷响还道是出了什么事,紧张的问,“怎么了?”

    小桃红这才意识到有些失态,俏脸微微一红说道:“姑爷他已经回大梅山了。”

    “你说啥?”雷响愕然说道,“团长,团长他已经回大梅山了?这是怎么回事?”

    旁边的时小迁和风无边也是面面相觑,这话怎么说的?徐锐把他们撇在紫金山,自己却先回大梅山了?哪有这样的道理。

    “不是的,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小桃红连忙解释说,“政委在电报上说,姑爷昨天晚上从紫苑机场抢走了一架长程轰炸机,并且用这架轰炸机轰炸了草场门军火库,然后他就驾驶着轰炸机先回大梅山了,是这样的。”

    “我的乖。”雷响瞠目结舌的说,“我就说嘛,我就说嘛,我就说昨晚上草场门外的那场大爆炸,一定是团长干的!”